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149章 盤活玉膳樓
  沈君成和程玉梅的確沒有想到事情的發展會忽然變得如此不可控。

  周末,玉膳樓客流量依然少得可憐,偶爾幾個散客,消費也不高,完全撐不起周末該有的業績。

  沈君成看著眼前的景象,頭都有些大了。

  樓下,程玉梅正逮著一個沒有及時收盤子的服務員破口大罵。這段日子,程玉梅就像是一個炮仗,走哪兒點哪兒,員工但凡出點雞毛蒜皮的錯,她都能揪著罵半天,也正因如此,玉膳樓的離職率破天荒得高。

  羅江河幾次勸說無果,氣得直搖頭,甚至自己都產生了要走的念頭。

  沈君成意識到,如果再這么下去,姐姐好不容易救起來的玉膳樓,得毀在他的手里。如果真的是這樣,他更對不起為救自己而離世的父親了。

  就在樓下亂糟糟的時候,門口進來幾個年輕的女人。

  沈君成一眼就認出來,其中一個是仲蘇眠。

  程玉梅也認出來,那是兒子喜歡的女生,她立馬撥開了面前被她罵得面紅耳赤的服務員,換上笑臉,揚手朝仲蘇眠打招呼。

  “你好呀,仲醫生。”

  “你好,阿姨,我帶幾個朋友來吃飯。”

  “好啊好啊,君成在樓上,我讓他下來哈。”

  “不用了阿姨,不用特地去打擾他,我們就吃個飯而已。”

  “不打擾的,他看到你來一定會很高興的。”程玉梅正準備去二樓,看到沈君成下來了。

  “君成。”仲蘇眠轉身指了指朋友,“上次來吃飯覺得味道不錯,今天特地帶幾個小姐妹過來嘗嘗。”

  仲蘇眠身后一個胖嘟嘟的女生看了眼沈君成,夸道:“沈總年紀輕輕就經營著這么大一個品牌,真是厲害,難怪我們蘇眠提起你都豎大拇指。”

  程玉梅正洋洋自得,卻聽沈君成說:“其實玉膳樓一直都是我姐姐在經營,我只是過來學習,后面的生意應該還是會由我姐姐負責打理,因為我在經營這一塊能力還很欠缺。”

  終于說出來了!

  沈君成感覺自己渾身輕松,說謊的滋味,他再也不要體驗第二次。

  女生恍然:“原來是這樣啊。”

  “嗯。”

  沈君成看了仲蘇眠一眼,她神色如常,并沒有露出特別失望的表情。

  也是,仲蘇眠從來就不是一個貪慕虛榮的女生,之前實在是他自己虛榮心作祟。

  “你們上去吧。”

  “好。”

  沈君成想要把仲蘇眠她們送上樓,卻被程玉梅一把拉住。

  “君成,你剛說什么呢,你要把玉膳樓的經營權還給沈千顏?”

  “對。”

  “你瘋了是嗎?”

  “我沒瘋,我想過了,與其把玉膳樓毀在我們兩個手里,不如把它交給姐姐,至少她能保住爸爸的心血。”

  程玉梅完全不敢置信:“沈千顏不是你的親姐姐!你要把你爸的心血交給外人嗎?”

  “在我心里,她一直都是我的親姐姐。”

  無論如何,沈君成都不會忘記,他出車禍最難的時候,是沈千顏犧牲自己的幸福換錢給他治病。

  如果沒有沈千顏,或許他早就自暴自棄而死。

  “那……那樓上的那個你是不想追了嗎?”

  “順其自然吧。”

  沈君成想通了,正如沈千顏所說,謊言換不回真情,仲蘇眠如果真的喜歡他,哪怕他是個跛子是個乞丐她也會喜歡,他不必給自己立多么華美的人設。

  *

  宋寧遠和鄭祁柯是下午走的。

  沈千顏其實希望靳仲廷能一起走,可是,他偏死賴著不肯,甚至,還去車里拿來了電腦,一副要跟著沈千顏在這里安家的勢頭。

  “這里沒有網。”沈千顏提醒他。

  “等下就有了。”

  “什么意思?”

  沈千顏話落,就看到兩個穿著電信公司制服的男人進來,在小院里一通搗鼓,然后,她聽到那兩個男人對靳仲廷說:“靳總,網絡已經通了。”

  這可真是說什么來什么。

  下午,沈千顏就在廚房里錄做菜視頻,靳仲廷在小院里辦公,兩人各自忙各自的,互不打擾。

  她隔著木窗看著靳仲廷端坐的背影,忽然想起鄭祁柯走的時候問她:“你倆是打算在這里‘男耕女織’過一輩子了嗎?”

  如果真的能遠離喧囂,這樣簡單平凡的過一輩子,也挺好的。

  可他們都是俗世中人,根本無法擁有這樣的平凡,尤其是靳仲廷,他身上背負著太多。

  沈千顏猜想他絕對不可能在這里久住。

  果然,還不到兩天,靳仲廷的手機都快被打爆了,除了公司的電話,還有靳家的電話,是靳家的管家打來的,他告訴靳仲廷,靳老太君在家里暈倒了。

  靳仲廷接到這個電話的時候,沈千顏剛洗完澡,正在房間里擦身體乳,靳仲廷忽然推門進來,嚇得她趕緊披上了睡袍。

  “怎么了?”

  “我得回去一趟。”

  沈千顏心想,看吧,終于是憋不住了要走了,卻聽靳仲廷說:“奶奶暈倒了。”

  “怎么會這樣?”

  “暫時不清楚,我回去一趟。”

  沈千顏擔心老太太,本想著和靳仲廷一起回去看看,可再轉念一想,自己現在沒名沒分的,哪怕去了估計在靳家也沒有一方立足之地。

  “好。”

  “你乖乖在這里。”他戀戀不舍地抬手摸了一下沈千顏的發心,“等我回來。”

  靳仲廷電腦一拎就走了,他在時沈千顏只覺得他晃來晃去怪煩人的,可他一走,又覺得這小院空空落落,實在冷清。

  沈千顏正準備去關門,就聽到門口又傳來了腳步聲。

  她心里不由一喜,是奶奶沒事他又回來了嗎?

  可來人并不是靳仲廷,而是沈君成。

  幾天沒見,沈君成明顯瘦了,他穿著不太合身的西裝,看起來就像是小孩偷穿了大人的衣服。

  “姐。”

  沈君成像往常一樣喊沈千顏“姐”,沈千顏原本覺得自己再見沈家人一定可以做到鐵石心腸,可事實上,沈君成這一個“姐”字,就讓沈千顏破了防。

  她知道,不管當年發生了什么,當時還是個奶娃娃的沈君成并沒有錯,他不該遭受她的怨恨。

  *

  “進來坐吧。”沈千顏對沈君成說。

  “好。”

  沈君成進門之后先打量了一下這個小院,他小的時候來過這里,但印象不深,因為媽媽程玉梅不喜歡帶著他去外婆家。

  那時候他不懂程玉梅的心思,但現在明白了,程玉梅大概是不想在這里看到被她送走的沈千顏吧。

  “好久沒來了。”沈君成說,“這里倒沒怎么變樣,好多東西還是原來的那些東西。”

  “外婆念舊,沒壞的東西都舍不得丟。”沈千顏搬了張椅子給沈君成,問他,“要喝什么?”

  “有什么?”

  “茶和咖啡。”

  “咖啡也有?”沈君成意外,好像咖啡是和這樸素小院完全不搭的東西。

  沈千顏點點頭,那是靳仲廷買來的,他工作的時候習慣了喝咖啡。

  “那就來一杯咖啡吧。”

  沈千顏泡了兩杯咖啡,姐弟兩肩并肩坐在小院里,看著院門口的那棵棗樹,從當初清嶙的一棵小樹苗,變成如今果實累累的粗壯大樹,各自感慨著時間飛逝。

  “姐,我來找你是想讓你回玉膳樓的。”沈君成說起來意。

  “我不回去了。那是你們沈家的產業,而我的身體里并沒有沈家的血。”沈千顏看了眼沈君成,“你媽應該和你說了吧,我并不是你親生姐姐。”

  “說了,但是,在我心里你一直都是我的姐姐,在我最需要的時候,是你救了我,我的命有一半是你給的。”沈君成一臉誠懇,“姐,之前頂撞你的事情是我不對,是我被豬油蒙了心,是我面對喜歡的女孩子時太自卑,所以想要用物質來掩飾我的自卑,但現在我已經知道錯了。”

  沈千顏不語,她實在無法對沈君成說出太冷硬的話。

  “姐,你回去救救玉膳樓吧。自從你走之后,玉膳樓的廚師就走了大半,前段時間陳秋山來我們店里,說玉膳樓再也不是以前的味道了,說我們店大欺客,在網上洋洋灑灑寫了一大篇文章批判我們,玉膳樓的客源因此流失了大半。”

  沈君成說的和鄭祁柯之前說的一模一樣。

  “還有大伯,大伯簡直太可惡了,他嘴上說著玉膳樓和耀食府都是沈家的產業,可轉頭卻落井下石,不僅搶玉膳樓的客源,還把玉膳樓的大廚都悉數請進了耀食府,他這是明擺著要踩著玉膳樓復刻玉膳樓啊。”

  “你說的這些事,我也沒有辦法。”沈千顏說。

  “不,姐,我知道你肯定有辦法的,當初你接手玉膳樓的時候,玉膳樓的處境比現在難十倍百倍,你都挺過來了,現在這點麻煩,你一定能解決的。”

  沈千顏笑了笑:“君成,你太看得起我了。退一萬步講,就算我能解決,我為什么要去解決?我現在已經不是玉膳樓的負責人了,我拿著錢過逍遙日子不好嗎?為什么我要去淌這趟渾水?到頭來,還不是為你們沈家做嫁衣,而你們沈家,想什么時候把我趕走就什么時候把我趕走,根本不講一點情分。”

  沈君成知道沈千顏這次是真的被傷了心,馬上又說:“姐,你別這樣,你想想玉膳樓的員工們,他們都是真心實意地想要跟著你做事的,你走之后,業績下滑,很多人的日子一下就艱難了起來。你想想他們,看在員工們的面子上回去吧。只要你愿意回去,我保證我和媽不再插手玉膳樓的事情,一切都由你說了算。以后,玉膳樓不姓沈,它就是玉膳樓。”

  *

  沈君成來了就住下了,比靳仲廷還難纏。

  沈千顏又不能趕他,畢竟外婆不是她一個人的外婆,也是沈君成的外婆,這小院要是嚴格算起歸屬權來,那要走的人也是沈千顏。

  “姐,你考慮一下我的話,回去救救玉膳樓吧。”沈君成每天早上碰到沈千顏都是這句話。

  沈千顏也的確有在慎重考慮,玉膳樓就像是她親手培養起來的孩子,無論如何,都是有感情的。

  三天后,羅江河也打電話來勸說沈千顏回去。

  他說:“千顏,你要是不回來,我也準備辭職了,就當是我對不住你爸,這店,我是守不住了,這些員工,我也守不住了。”

  沈千顏聽得淚目,羅江河這些年對玉膳樓付出得比沈千顏更多,如果玉膳樓真的這樣倉促倒閉,對于這一批老功臣來說,實在有些意難平。

  思來想去之后,沈千顏最終決定回去。

  她回去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帶著鄭祁柯去拜訪陳秋山,將之前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向陳秋山老師坦白,希望他能撤回那篇抨擊玉膳樓的文章。

  陳秋山原本是不同意的,但又實在懷念鄭祁柯那一手“仿蘇老”的手藝。

  “行吧,我這人向來對事不對店,只要玉膳樓的味道能重新起來,我的評價肯定也會變得正向。”

  “當然,玉膳樓永遠是那個味道。”

  鄭祁柯用廚藝把陳秋山哄開心后,沈千顏又轟轟烈烈地搞了一個“尋找老顧客,尋找老味道”的試吃活動。

  只要是之前在玉膳樓消費過的老顧客,再次來玉膳樓消費,前三個菜免費,如果菜品味道和之前有出入的話,整桌都免費。

  這個活動吸引了無數老顧客參加,大家都是沖著“免費”來的,可是玉膳樓的味道變回來之后,越吃越上頭,三個菜完全不夠安撫味蕾,于是這一桌一桌的,多多少少還會再加幾個菜。

  玉膳樓已經好久沒有出業績了,每天的業績報表都死氣沉沉的,沈千顏這個活動一出,店里的業績瞬間回暖,網上玉膳樓的口碑也慢慢變回來了。

  沈君成看著店里又開始熱鬧起來,一顆心放回了原位,他就知道,無論如何,沈千顏總有辦法扭轉乾坤。

  為了表示決心和誠意,沈君成還專門請律師擬定了合同,正式以文書的形式將玉膳樓的經營權交給沈千顏,且利潤給她拿大頭。

  程玉梅對于兒子的做法氣得吃不下飯,在床上躺了好幾天,但她沒有辦法,誰讓她和兒子沒有能力,只能靠沈千顏盤活玉膳樓呢。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