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145章 秋山饕客
  沈千顏只花了大半天的時間,就把家里都收拾了個遍。

  外婆去世后,她雖然常年不回來,但是,她有拜托同村的一個大媽定期過來幫忙打掃,每個月給點錢,大媽很樂意,所以,這常年不住人的房子,并沒有蜘蛛網橫生的破敗,只是家具上稍稍落了些灰,打掃起來并不費力。

  打掃完屋子,沈千顏又去街上買了點日用品,逛了菜市場,看著往來質樸的面孔,聽著熟悉的方言,她忽然有種重獲新生的感覺。

  這樣也挺好的,一切都是新的開始。

  晚上,沈千顏就給自己做了栗子燒肉,做菜的時候,她突發奇想,把自己的做菜的視頻錄了下來,發到了社交平臺上。

  她沒想到的是,這段視頻在第二天就收獲了不少人的關注。

  “這栗子圓滾滾的,肉又肥瘦相宜,看著好好吃啊!”

  “看博主的手又細又長,一定是個漂亮姐姐,姐姐快出詳細教程吧!想學!”

  “+1,想學!”

  “湯汁怎么調的,感覺比我們平時做的色澤更誘人,更濃稠。”

  “……”

  沈千顏醒來看到這么多的點贊和評論,嚇了一大跳。

  正好,她閑來無事,就把昨天的視頻重新剪輯了一下,加上了文字標明了每一個做菜步驟需要用的食材和調料,上傳到了評論區。

  “啊啊啊啊啊!小姐姐好好啊,讓教就教!”

  “今天就去買栗子和肉!”

  “……”

  沈千顏沒事就翻翻評論區,到了下午,評論區的又一次沸騰了。

  “已學已做,簡直太好吃了!”

  “以前看視頻學做菜都是一看就會,一學就廢,沒想到這次一下就成功了!”

  “太好吃了!我媽吃了我做的菜,一口咬定是我餐廳里打包回來的,我該怎么自證清白!”

  “博主快教我們做點其他菜吧。”

  “……”

  沈千顏見大家都這么喜歡她的做菜視頻,心里忽然就生了個計劃。

  下午,她又去了一趟街上,在一家專賣電子設備的店里,買了錄制視頻的專用相機和相機支架。

  她決定用短視頻的方式留存自己回到蘇山村的生活,以教做菜的方式記錄一日三餐,讓自己的生活節奏慢一慢。

  之前她在玉膳樓的時候,每天都像一臺工作機器,腦子里的弦繃得很緊,現在終于可以喘口氣做點自己喜歡的事情了。

  回到家后,沈千顏興致勃勃地準備食材,打算錄下一個視頻。

  手機忽然瘋狂地震動了起來。

  該不會又是靳仲廷吧?

  那日沈千顏從酒店逃似的逃走后,靳仲廷就不停地給她打電話,但她都沒有接,直接按掉了,可靳仲廷鍥而不舍,像是要把她的手機打爆似的。

  果然,如果不想負責,一夜放縱這種事最好還是別做。

  不過幸好,這次的電話不是靳仲廷打來的,而是鄭祁柯。

  “你躲去哪里了!”

  沈千顏一接電話,鄭祁柯就朝她喊過來。

  “找我干什么?”

  “你說呢?你媽現在是住在店里了嗎?她什么時候能不來玉膳樓,后廚天天被她搞得烏煙瘴氣的,我們都不能工作了。”

  “那不是我的媽。”沈千顏淡淡地說。

  “你什么意思?”

  “我是抱來的。”

  “ohmygod!還有這種事?”鄭祁柯發出一聲驚呼,然后又有些擔心地問:“所以你現在到底在哪兒?”

  “在蘇山村。”

  “我現在就來找你。”

  “你別來,你好好上班。”沈千顏雖然自己離開了玉膳樓,但還是希望玉膳樓能保持穩定的經營模式。

  “你都不在了,我還上個屁班!讓我對著這張更年期的臉,工資起碼再高開十倍,否則,noway!”

  “……”

  *

  宋寧遠和宋長德父子,也很快發現了玉膳樓的變故。

  自從宋長德知道沈千顏是自家失散多年的女兒后,他時不時就要跑去玉膳樓吃飯看女兒。

  周五那天下班,他徑直來到宋寧遠的辦公室。

  “你吃飯了嗎?”

  “還沒。”宋寧遠正打算讓秘書安排外賣。

  “還沒吃那就一起吧,去玉膳樓轉轉。”

  “爸,這樣會不會去得太頻繁了?”宋寧遠都有點不好意思了,“老是去我怕妹妹會起疑。”

  “起疑就起疑,這怕什么?我上周出差,算起來都三天沒見到她了。”

  三天對宋長德來說,已經很長了,他現在恨不能一日三餐都在玉膳樓。

  宋寧遠有些無語,但也理解宋長德思女心切。

  “好,那走吧。”

  宋寧遠放下手里的文件,和父親一起出門。

  他們到達玉膳樓的時候,發現玉膳樓今天比往常都要熱鬧,大廳里坐滿了人不說,外面等著等著叫號的都排了老長的隊伍。

  幸好,宋長德和宋寧遠父子在玉膳樓充值了vip,有優先的用餐權。

  “你好,我想請問一下,今天怎么這么多人?”進門的時候,宋長德問店里的服務員。

  “今天我們店里來了位大網紅。”服務員有些自豪地說,“社交平臺上非常火的美食推薦官秋山饕客你們聽說過吧。”

  宋長德和宋寧遠平時也不關注這些,還真沒有聽說過。

  “秋山饕客你們沒聽說過嗎?”服務員有些不可思議,“就是陳秋山啊,很火的,他推薦的餐廳酒樓,每日都是客滿為患,叫號機都罷工的程度,你們看看外面,就是秋山饕客帶來的流量效應。”

  “是挺厲害的。”宋長德捧場道,“不過最主要的是你們玉膳樓的味道的確不錯。”

  “那當然了,想當初,我們沈總帶著玉膳樓的菜去找陳秋山,那可是一口驚艷的程度。別的餐廳酒樓,都被陳秋山刷下來了,唯獨玉膳樓,陳秋山在社交平臺上重復推薦了兩遍!”

  “你們沈總也是厲害。”宋長德對女兒自然更不吝贊揚。

  “是的,我們沈總真的很不錯,只可惜……”

  服務員話還沒說完,就程玉梅喊走去端菜了。

  *

  宋長德和宋寧遠去了樓上,樓上有給vip客戶預留的專屬包廂。

  兩人剛坐下來,還沒點菜,就聽到隔壁傳來說話聲。

  “麻煩把你們沈總叫來!”女人說話的聲音聽起來有些不滿,“就說是陳秋山陳老師要見她。”

  “好。”

  服務員應了聲,身影在走廊里一閃而過,沒一會兒,腳步聲傳來。

  “你好,陳老師,請問有什么可以幫您的?”是一個年輕男人的聲音。

  那頭一陣靜默。

  很快,剛才那個不滿的女聲再次傳來:“我們要找的是沈總,怎么?沈總沒空來見陳老師?她是不是忘了,當初自己是怎么眼巴巴地等著要見陳老師一面,為玉膳樓做推廣的?現在過河拆橋了?”

  “我就是沈總。”年輕的男人說。

  “你?”

  “對,不好意思,剛才還沒來得及自我介紹,我是玉膳樓的新負責人,沈君成。”

  “原來的沈總沈千顏呢?”

  “哦,她已經離職了。”

  離職?

  沈千顏離職了?

  宋長德和宋寧遠父子相互對視一眼,玉膳樓是沈家的產業,沈千顏作為沈家的女兒、玉膳樓的大功臣,怎么會突然離職了?

  “沈總離職了?”那女人顯然和宋寧遠他們一樣的疑問,“能打聽一下是什么原因嗎?”

  “不好意思,這是我們的家事,不方便說。”沈君成直接拒絕了回答。

  “行,那我就不問沈小姐的去向了,陳秋山老師的疑惑,請沈總您直接解答吧。陳老師想知道,為什么玉膳樓的味道和之前相差這么大?就好像廚師的水平降了好幾級一樣。”

  沈君成一時不知道該怎么回答。

  自沈千顏離開玉膳樓之后,玉膳樓總店的大廚接二連三地出走,先是鄭祁柯,后是另外兩位,一下子走了三個主廚,后廚徹底周轉不過來了,分店也一時調不出人手,所以沈君成臨時特招了兩個廚師來幫忙。誰知道,屋漏偏逢連夜雨,恰是這樣的時候,偏來了陳秋山這個嘴刁的。

  “抱歉陳老師,最近這段時間玉膳樓內部不太穩定,您提的意見我收到了,我們一定會盡快整改的。”沈君成和稀泥。

  “陳老師不管你們內部出了什么問題,陳老師關心的是玉膳樓的味道出了什么問題,他之前在社交平臺上對玉膳樓大推特推,這次過來用餐,也是大張旗鼓地先發了微博,想要為玉膳樓引流,可沒想到,玉膳樓竟然已經不是之前的那個味道了,這讓陳老師情何以堪?”女人有點生氣,“沈總你想想,相信陳老師的粉絲,聞訊趕來,結果嘗到這樣的味道敗興而歸,會不會覺得陳老師這個大v其實是個騙子?這可是事關陳老師名聲的事啊!”

  “是是是。”沈君成頭大不已,“那請問你們想怎么辦?”

  “我們想怎么辦?”女人啞然失笑,“沈總啊,你這話問得,好像是我們故意要為難你一樣。”

  “不不不,我當然不是這個意思,我也是想能盡快地解決問題,所以才想聽聽你們的意見。”

  “我們么當然是希望玉膳樓能出面說明今天這味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咯,否則的話,陳老師可是要對玉膳樓打上‘失望’的評語了。”

  陳秋山“失望”兩個字的殺傷力有多大,沈君成自然是知道的。可讓玉膳樓自己承認這兩天味道不正宗,這影響同樣也不好。

  沈君成陷入了兩難。

  他是臨危受命,完全沒有經驗處理這樣的事情,如果沈千顏在這里,就好了,她一定有辦法能處理好。

  沈君成對沈千顏身世的事情還一無所知,這兩天他自己也在奇怪,姐姐沈千顏為什么說走就走,難道,她就這么容不下他嗎?

  “抱歉,這事兒我得去商量一下解決對策。”

  “可以。”

  “那我先……”

  “等等。”包間里傳來一個低沉有力的男聲,“沈總,再請問你一件事情。”

  “陳老師您請說。”沈君成雖然是第一次見陳秋山本人,但他之前在網上刷到過關于他的小視頻,所以一眼就認出了陳秋山。

  “鄭祁柯鄭大廚在嗎?”陳秋山問。

  他始終忘不掉那個能做出和蘇老一樣味道的年輕人,當然,他更忘不掉的是蘇老這一手絕佳的手藝。

  “鄭大廚他今天有事不在。”沈君成不敢說鄭祁柯也離職了,而且他離職是毫無征兆的,就在早上,忽然進沈君成的辦公室甩了離職信。

  沈君成想拉著鄭祁柯問問情況,鄭祁柯一把甩開了他的手,說了句“我不給白眼狼打工”,說完,揚長而去。

  白眼狼……

  沈君成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就被冠上了這樣的稱號,但他看得出來,鄭祁柯對他和對玉膳樓意見很大,要他回來,估計很難了。

  玉膳樓就這樣無緣無故地失去了一枚大將。

  “那他什么時候來?”陳秋山問。

  “這……鄭大廚家里出了點事情,他回去處理一下,具體什么時候回來,我也不確定。”沈君成決定先說謊拖住陳秋山再說。

  “沈總,你說實話,鄭祁柯鄭大廚是不是也離職了?”陳秋山一針見血。

  沈君成徹底慌了,支支吾吾說不出個大概。

  “沈總,就這么和你明說吧,我今天來就是沖著鄭大廚的手藝來的,他要是也離職了,那恕我直言,玉膳樓的味道,根本不值得推薦。”陳秋山說,“你也不用去和誰商量了,我就當今天是來探店的,我會如實告訴粉絲,玉膳樓已經更換主廚,味道大不如前。”

  “別啊陳老師!”沈君成連忙制止,“鄭大廚沒有離職,他真的過兩天就回來了。”

  “真的?”

  “當然真的。”

  “行,那我今天就說我臨時不舒服,沒有吃上玉膳樓,我兩日后再來,兩日后若是不見鄭祁柯鄭大廚,我真的會給差評。”

  陳秋山說完就帶著他的女助理走人。

  沈君成站在原地,整個人汗流浹背的,他真的第一次遇到這么棘手的問題。

  “小成,怎么樣了?”程玉梅見陳秋山他們一行人離開,連忙跑過來問情況,“這個陳秋山怎么說?”

  “媽,你先別管他怎么說了,我就問問你,你和姐到底怎么回事?她怎么說不見就不見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