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143章 醉生夢死
  “亂來?”那位性感的美女抬眸看了沈千顏一眼,“姐姐,你這話什么意思?”

  沈千顏還沒說話,就見酒店門口跑進來一個中年婦女,婦女直沖到那位性感美女面前,“啪”的一掌拍在那美女的背上。

  “哎喲!媽你干嘛!痛死了!”

  “你個死丫頭,穿成這樣,是不是又去酒吧瞎玩了!”婦女直接伸手,去撕她蒼蠅腿一樣的假睫毛,“你幾歲,每天打扮成這樣?”

  “我十九啦,早就成年啦!”

  十九?

  沈千顏嚇了一跳,她才十九?剛第一面看到的時候,這濃妝艷抹的,沈千顏還以為她已經二十八九了。

  “剛成年就亂來嗎?不好好在學校讀書每天混夜場是怎么回事?”婦人恨鐵不成鋼,“回來了也不知道回家,還要住酒店,要不是你表哥在酒吧碰到你給我打電話,我都不知道你回來了,你把我當媽了嗎?”

  表哥?

  段明錚是這女孩子的表哥?

  沈千顏頓時反應過來,是自己誤會了,她還以為是段明錚明目張膽地帶著這女孩來開|房出軌的,看來是她想太多了。

  女孩朝段明錚翻了個白眼,一副“你竟然出賣我”的表情。

  段明錚假裝沒看見。

  婦人攥住女孩的手:“走,跟我回家。”

  “我不要,房間都開好了,我不想回去,免得招你老公痛快。”說完,拿起前臺給的房卡,快步往電梯口走去。

  “你真的太犟了!”婦人追上去,“父女哪兒有隔夜仇,再說了,你爸說你也是為你好,你看看你整天穿得像什么……”

  她們走了,只剩下沈千顏和段明錚還站在原地。

  “女士你好,請問要辦入住嗎?”前臺微笑看著沈千顏。

  “對,先辦一周時間。”

  “好,麻煩把身份證給我一下。”

  沈千顏把身份證遞給前臺,然后轉頭看向段明錚。

  “不好意思,剛才是我誤會了。”她道歉。

  段明錚聳聳肩:“無所謂,是我名聲不好,讓人無法產生信任感,不怪你。”

  沈千顏能聽出來,他說這句話是自嘲也是無奈。

  “你和晚晚……”

  “她挺好,挺信任我的。”段明錚這句話自嘲和無奈的感覺更濃了。

  沈千顏忽然想到之前安西晚說得那封匿名郵件和段明錚亂玩的照片,一切會不會都是像今天這樣的誤會呢?

  說實話,這次見到段明錚,感覺他從內到外都成熟了很多,不再是之前那吊兒郎當的樣子了。

  “如果你們之間有什么誤會,其實可以坐下來交流一下,說清楚。”

  段明錚笑而不語。

  誤會,他倒希望安西晚能對他有什么誤會,可是他們之間最大的問題根本不是什么誤會,而是一個太在乎而另一個太不在乎。

  “算了,不說這個。”段明錚看了眼沈千顏身邊的兩個大行李箱,“你怎么回事?也叛逆不住家里?”

  沈千顏眼神閃躲了一下,囫圇承認:“啊對,換個環境換個心情。”

  “是發生什么事了嗎?”

  “沒事。”

  沈千顏根本不知道該怎么說起自己今天遭遇的狗血事件,而段明錚,也不是適合傾訴的人。

  恰好,前臺把房卡和身份證一起遞給了沈千顏。

  “我先上去休息了,再見。”沈千顏趕緊拉上行李箱上樓。

  *

  段明錚站在原地,看著沈千顏的背影,掏出手機撥通了靳仲廷的電話。

  靳仲廷在上班,辦公桌上厚厚一沓的文件正等著他簽字。

  “沒空。”他一接起電話,就丟給段明錚這冰冷的兩個字。

  “大哥,我還沒說我找你什么事兒呢,你就說沒空?”

  “無論你找我什么事,我都沒空。”

  “你說的,別后悔。”

  “別賣關子,有事說事。”

  “我在酒店碰到沈千顏了。”

  靳仲廷手上簽字的動作停下來:“哪個酒店?”

  段明錚哼哼兩聲:“求我。”

  “你自己提要求。”

  “遼江那個高爾夫球場……”

  “送你了。”

  “啊?”段明錚吃驚,他其實并沒有這個意思,他原本想說的是,五一假期的時候想帶員工去那里團建,讓他清幾天場就可以了,沒想到靳老板大手一揮,直接說送給他。

  這可真是天降餡餅啊!

  “真送啊?”段明錚確認一下自己有沒有聽錯。

  “嗯。”

  “別后悔啊,我收了我可不會還給你的。”

  “你廢話真多。”靳仲廷不耐煩了,“沈千顏在哪?”

  段明錚報了酒店的名字和他剛才偷瞄到的房間號,靳仲廷的電話就掛了。

  “喂!喂?”

  “……”

  艸,別匡他啊,那可是段明錚的夢中情高爾夫球場啊。

  靳仲廷掛了電話,拎起椅背上的外套就往外走,助理看到靳仲廷出來,忙迎上來。

  “靳總,文件都簽好了嗎?”

  “放著,明天再說。”

  “可那些文件……”

  他話還沒說完,靳仲廷已經走遠了。

  可那些文件,都是要加急處理的呀,老板你自己十五分鐘之前開會的時候自己說的,怎么忽然又可以放著明天再說了?

  老板最近好情緒化啊。

  靳仲廷直接開車趕往酒店,因為酒店有規定外人不能入內,所以靳仲廷自己也訂了一間房,就在沈千顏的房間對面。

  他拿了房卡后,徑直上樓。

  沈千顏的房門緊閉著,他想敲門,可又怕唐突,讓她再生排斥心理,畢竟,他們前兩次的碰面都鬧得不太愉快。

  他思來想去,最終決定在外等著,等沈千顏出來后裝作是偶遇,然后再搭話,盡量不讓她覺得他很刻意。

  可一直等到天黑,也不見沈千顏出來或者點餐。

  靳仲廷有些按耐不住了,他又給段明錚打了個電話。

  段明錚正在與朋友吃飯,接到靳仲廷的電話,忙問:“高爾夫球場的事情,你不會是后悔了吧?”

  “我是那種出爾反爾的人嗎?”

  “那你找我干什么?”

  “有點事問問你。”

  “什么事兒?”

  “你見到沈千顏的時候,她心情怎么樣?”

  “這你問我干什么?你直接去找她不就好了嗎?”段明錚有些不可置信,“拜托,你可是靳仲廷誒,追個女人也和我等凡人一樣猶猶豫豫的?”

  “問什么你答什么,怎么廢話那么多?”

  “哦,你問什么來著?”

  “我說,你見到沈千顏的時候,她心情怎么樣?”

  段明錚想了想,說:“感覺不怎么樣。”

  靳仲廷聞言,對沈千顏的擔心更重了幾分,他掛了電話,終于忍不住,走到沈千顏的門口,按響了門鈴。

  *

  沈千顏走進房間后,什么都沒做,就是呆坐在單人沙發上,望著落地窗外的景一點點變黑,她腦子里亂糟糟的,很多問題壓在弦上,卻怎么也理不出一個思路。

  她到底是誰?她的父母還健在嗎?親生父母當初為什么不要她?

  ……

  沈千顏真的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有朝一日竟然還要思考這樣的問題。她以為她小的時候在外婆身邊,想的那個“爸媽到底為什么把我送來鄉下”這個問題已經很離譜了,沒想到,離譜的更在后頭。

  她好難受,心底那種孤立無援的感受更強烈了,她想著有什么能讓她短暫逃離現實,想來想去,也只有酒精。

  沈千顏打電話叫客房服務,讓他們送酒上來。

  電話剛撥出去沒多久,門鈴就響了,她正感嘆酒店的效率時,一拉開門,看到的卻是靳仲廷。

  “怎么是你?”沈千顏蹙眉。

  “你以為是誰?”靳仲廷也蹙眉,她在酒店等誰?

  “反正不是你。”

  沈千顏說著就要關門,她現在急需慰藉,此時看到靳仲廷并不是一件好事,她怕自己因此心軟,而再一次讓他們之間的誤會隨意淌過。

  “沈千顏!”靳仲廷用手撐住房門,“告訴我,你發生什么事了?”

  段明錚那個粗線條的人尚能看得出沈千顏心情不怎么樣,靳仲廷作為和沈千顏生活過的人,更是一眼就能看出她狀態糟糕,已經不是一句“心情不好”可以概括的了。

  “沒事。”

  “和我還要逞強?”靳仲廷沉氣,“你是不是還不相信我和姚雪煙之間是清白的?我要怎么說你才相信,發誓?”

  沈千顏看著他認真的樣子,覺得自己的防線在潰散。

  “沒必要。”

  “那你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沈千顏還沒回答,酒店的客房服務送酒過來了,她點了兩瓶紅酒,打算自己一個人喝完,正好是她一醉方休的量。

  酒店的工作人員以為有人陪她喝,還特地給她準備兩個高腳杯。

  靳仲廷看到這紅酒和兩個高腳杯,臉徹底臭了。

  “你約了誰喝酒,洛司嶼?”

  “你胡說什么?洛司嶼早就已經出國了。”

  出國了?

  靳仲廷一喜,這么說來,那天晚上沈千顏和洛司嶼的那個擁抱只是告別?看來,真是他誤會了。

  “那你到底和誰喝酒?”

  “為什么一定要問我和誰喝酒?我就不能自己喝?”

  “不能。”靳仲廷闖進沈千顏的房間,“我陪你喝。”

  *

  沈千顏本來想趕靳仲廷出去的,可是,轉念又想到自己如浮萍一樣飄搖二十幾年,在這個世界上竟然找不到自己的根在哪兒,就悲從中來。

  她迫切的需要一點慰藉,一點陪伴,雖然作為前夫和前男友,他并不合適,但是,除去沈家的人,這些年和她牽扯最多的,就是靳仲廷了。

  除了他,她也沒有別的選擇了。

  沈千顏關上了房門,靳仲廷見她沒有趕他,微微松了一口氣。

  “你開酒吧。”沈千顏說。

  正好,她不會開。

  靳仲廷那酒打開,沈千顏過來,直接往高腳杯中倒了滿滿一杯,一飲而盡。

  靳仲廷:“……”

  他還是第一次見到把紅酒喝出涼白開氣勢的女人。

  “別這樣,慢慢喝。”

  靳仲廷伸手去按她的酒杯,卻被她一把拂開了手。

  “我是來讓你進來陪我喝酒的,不是管我的。”沈千顏給他也倒了一杯,“喝!”

  靳仲廷沒辦法,要套出她的話,只能先打入她的陣營。

  他也一飲而盡。

  沈千顏對他聽話的樣子很滿意。

  她又各倒了一人一杯,兩人很快喝完了兩瓶酒,當然,沈千顏喝得遠比靳仲廷多,可是,她竟然沒有醉。

  平時三杯倒的人,今天竟然喝出了千杯不醉的架勢。

  命運弄人。

  沈千顏看著兩個歪倒的空酒瓶,沉沉嘆了一口氣。

  靳仲廷見她似乎還沒有喝盡興,問她:“還要喝嗎?”

  沈千顏抬眸,盯著他,搖了搖頭。

  后來發生的事情,沈千顏有點記不清了,但她記得,一切都是她主動的,她太想找一個方式幫她逃避現實。

  酒精不行,但性愛肯定可以。

  是她跨過了茶幾,邁開腿坐到靳仲廷的大腿上,伸手解了他的皮帶。

  靳仲廷眸色一深,用力按住了她的手:“醉了?”

  “你就當我是醉了吧。”

  “沈千顏你到底怎么了?”

  “你別問那么多。”沈千顏湊到靳仲廷的耳邊,原本香甜的呼吸混了酒氣,變得曖昧十足,“我就問你一句話,做不做?”

  靳仲廷不是柳下惠,他用吻代替了回答。

  兩人先在沙發上,之后,她被他抱上了床。

  靳仲廷除去衣物的時候,沈千顏又看到了他胸口的那個“m”紋身,她一直都沒有問過他,關于這個紋身的故事。

  當然,她今天也沒有興致去問,只是,她想著,是不是每個人都有著自己的不為人知的故事和秘密?

  “想什么?”靳仲廷見她呆呆的,像是神游天外,停下來看著她。

  “沒什么。”她朝他妖冶一笑,“只是在想,你能不能厲害一點,讓我醉生夢死,忘了現實的一切。”

  她以前從不會說這樣露骨的話,提這種夸張的要求。

  今晚,她就像是換了一個人。

  靳仲廷始終覺得她狀態不對,不僅不對,還是糟糕到極點的那種不對。

  “沈千顏……”

  “你別說話。”

  她湊過來,吻住他的唇,雙手像抓著浮木一樣,緊緊攀在他的背上。

  那一夜,靳仲廷從未有過的賣力,想要給她醉生夢死的感覺,盡管,他不止一次地感覺到,對那一晚的她來說,他只是個工具人。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