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141章 抱子得子
  沈千顏掛了電話,看了眼靳仲廷。

  “我有事,得先走了。”

  “我們的事就不是事嗎?”靳仲廷擋在她的面前。

  “我和你之間已經沒有事了。”早在他傾向姚雪煙的那一刻開始,他們之間就結束了。

  沈千顏推開靳仲廷,去和度假村現場的工作人員打了個招呼,匆匆往玉膳樓趕去。

  果然,如羅江河所說,今天不止是程玉梅在,就連沈君成都來了,而且,沈君成還換上了西裝,看起來一副商界精英的模樣。

  不過,他站在店里,并沒有程玉梅那樣坦然,相反,他顯得過于拘束,或許是因為他那身過于正式的西裝緣故。

  “姐。”沈君成一看到沈千顏,立馬迎上來。

  “今天怎么來店里了?”自父親沈隋唐去世后,沈君成就沒有來過店里,他選擇在這個敏感的時間點和程玉梅一起來店里,不免讓人心生懷疑。

  “姐,去你辦公室聊吧。”沈君成小心翼翼的。

  “好。”

  沈千顏帶著沈君成上樓,沒一會兒,程玉梅也上來了。

  “說吧,你們突然過來是什么事?”沈千顏關上辦公室的門,直截了當地問。

  “你這么問是什么意思?你這話聽起來,就好像我和你弟弟不能來似的。”

  “能來,我從來沒有說過你們不能來。”沈千顏看著程玉梅,“但是媽,玉膳樓現在是我在打理,你們作為我的家人,突然跑過來對員工指手畫腳的,他們怎么想?而且你們過來,至少應該和我先打個招呼吧。”

  “回自己的家還要打招呼,有這個道理嗎?”程玉梅不滿,“玉膳樓是你爸的產業,別覺得你打理了兩年,就是你的了……”

  “媽!”沈君成打斷程玉梅的話,“你讓我和姐好好聊一下行嗎?”

  程玉梅誰的話都不聽,但沈君成的話還是會聽的,她閉上嘴,抱肘往沙發里一靠,不與沈千顏針尖對麥芒似的互不相讓了。

  “姐,其實今天不怪媽,是我非要來的。”沈君成湊到沈千顏面前,“你知道的,我前段時間喜歡上了一個姑娘,她以為我是玉膳樓的負責人,今天她家里來了親戚,想到玉膳樓聚餐,讓我給她安排個好一點的包廂,所以我才來店里的。”

  “她為什么會覺得你是玉膳樓的負責人?”沈千顏思路清晰。

  “因為前段時間有同事在她面前開玩笑,說我是玉膳樓的負責人,當時我為了在她面前掙點面子,頭腦一熱,就沒有否認。”沈君成微嘆一口氣,“你也知道,我這腿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恢復到車禍之前的樣子了,我覺得自己在她面前就是個殘廢,我配不上她那么好的姑娘,所以,自尊心作祟。”

  那邊沙發上的程玉梅已經聽哭了,兒子明明長得那么帥氣,卻因為意外傷了腿而自卑成這樣,在心愛的姑娘面前都不能自信地表現自己,當媽的怎么可能不心疼?

  沈千顏作為姐姐也是心疼的,她聽得出來,沈君成言辭懇切,每一句都很真誠,不像是在說謊。

  畢竟是自己的親弟弟,要在玉膳樓招待他喜歡的姑娘,她這個做姐姐的,能不配合嗎?

  “你想我怎么做?”

  “我想……”沈君成撓撓頭,有點不好意思講出口。

  “你來都來了,還有什么不好意思說的,直接說吧,我能配合的我一定全力配合。”

  “好,那我說了。我想你通知店里的員工一聲,等下他們來了之后,大家喊我沈總,有什么大小事,都聽我指揮。”

  “你要是指揮不了呢?”沈千顏問。

  開門做生意,每天突發狀況一堆,客人一會兒要這樣一會兒要那樣的,有些狀況連沈千顏都不一定能處理,讓沈君成一個新手怎么指揮解決?

  “那……那我就來找你。姐,你放心,我也不是那種亂來的二世祖。”

  這點沈千顏倒是很相信弟弟的。

  沈君成雖然也是被沈隋唐和程玉梅富養長大的,但是,那些富二代驕奢淫逸的臭毛病,他并沒有,畢竟,沈隋唐是個好父親,他不像程玉梅慣會寵溺兒子,他在世的時候,對沈君成的教育抓得還是很嚴格的。

  “這樣吧,等下我就在你的身邊,做你的副手。”

  “真的嗎?”

  沈君成驚喜,他還以為沈千顏會因為他在外面吹牛玉膳樓是他的而生氣,沒想到她竟然不僅沒生氣,還愿意幫他演戲。

  “真的。”沈千顏也是出于大局考慮,總不能因為弟弟追女朋友,讓店里都亂套吧。

  “謝謝姐。”

  *

  傍晚五點半,仲蘇眠帶著家里人來到玉膳樓。

  沈君成立馬迎上去,熱情地招呼他們。

  “叔叔阿姨,歡迎你們光臨玉膳樓。”

  仲蘇眠是高干家庭,父母都是上頭退下來的,仲蘇眠讀書的時候,父母對她管教森嚴,不許她早戀不許她與男生接觸,如今工作了,父母又和其他父母一樣,天天催婚。

  這是仲蘇眠第一次帶他們來見男性朋友,兩老免不了多想,當他們看到沈君成彬彬有禮的樣子時,心里已經給出了很高的分數。

  沈君成把他們送到包間里,一大家子圍坐成一桌,談笑間都在偷偷觀察著沈君成,沈君成當然也感覺得到,所以,他一心想要表現得更好。

  “小沈能不能和我們說說玉膳樓為什么叫玉膳樓啊?”仲蘇眠的叔叔最先發問。

  這個功課沈君成自然是提前做過的,他娓娓道來,將玉膳樓得名的淵源說得詳細又充滿故事性,聽得在場的親朋有嘖嘖稱贊。

  大家七嘴八舌地提問,沈君成大多都能接住,實在接不住的,就求助一旁的沈千顏,沈千顏配合著他,把一群人哄得很開心。

  “沈總,可以上菜了嗎?”服務員進來問。

  因為提前通知過,店里的服務員都配合得很好,對著沈君成一口一個沈總喊得自然。

  “可以了,通知后廚上吧。”

  “好。”

  “小沈,聽說玉膳樓是你在打理啊?”仲蘇眠的母親也加入到了提問大軍中。

  “是的阿姨。”沈君成已經完全投入到自己的角色當中了,回答得很自然。

  “不錯不錯,年輕有為。”

  “對啊,小小年紀,都是幾百家連鎖門店的負責人了,真是了不得啊。”

  “后生可畏。”

  沈君成聽到仲蘇眠的家人親戚給他這么高的評價,頓時虛榮心膨脹,有一瞬甚至產生了一個邪惡的念頭,如果玉膳樓真的只屬于他就好了,這樣的話,連帶仲蘇眠都一定會高看他一眼的。

  只可惜,一切都是假的。

  菜都上齊后,沈君成和沈千顏為了不打擾他們家庭聚會的氛圍,從包間里退了出來。

  “姐,剛才謝謝你了,要不是你跟著,很多問題我都答不上來。”

  “沒事。不過君成,我還是覺得,和女孩子交往最重要的就是坦誠,雖然今天我陪你逢場作戲,但我覺得這其實很不可取。”

  沈君成原本心情不錯,聽沈千顏這么說,忽然就冷了臉。

  “你什么意思啊?”

  “我只是覺得,如果你真心想要和人家交往的話,有機會還是解釋清楚比較好,畢竟,一開始就充滿謊言的感情,都不會牢固。”

  “人都在里面呢,你現在和我說這些?”沈君成生氣,“我看你就是怕我真的搶你沈總的頭銜和風頭吧。”

  “我不是這個意思。”

  “不管你是不是這個意思,我請你記住,這是爸爸留下來的產業,不是給你一個人的,我也有份的,我要真想和你爭,你未必爭得過我。”

  “沈君成!”沈千顏怒意上頭,她不理解,明明之前還好好的弟弟,怎么突然像是程玉梅附體,也變得這么不可理喻。

  “你吼你弟弟干什么?”程玉梅忽然從拐角出來,“你明知道你弟弟喜歡的女孩子一家都在這里,你喊什么?存心讓你弟弟下不來臺是吧?”

  “媽……”

  “好了,別說了,玉膳樓是姓沈的,具體該怎么分,還是得沈家人說了算,等過幾天,我就去請沈家的長輩定奪。”

  “……”

  沈千顏以為程玉梅只是說說而已,畢竟,這些年來,程玉梅也算是吃盡沈家那些長輩的苦頭,她應該還沒有那么傻,傻到要讓那些人來插手玉膳樓的事情。

  可沒想到,一周后,程玉梅真的把沈家那些人請到了玉膳樓。

  *

  程玉梅請來的是她的公婆,還有沈明耀,老太太已經老年癡呆了,純屬過來充數,已經做不了主了,厲害的是沈家的老爺子和沈明耀。

  “隋唐去了之后,我一度以為玉膳樓撐不下去,現在它能繼續發光發熱,在錦城的餐飲界占據一席之地,千顏的確功不可沒。”老爺子一上來先肯定沈千顏的功勞,很快,又來一句轉折:“但是,千顏畢竟是女兒家,終歸要出嫁的,玉膳樓總不能跟著千顏出嫁,所以,最終啊,還得是沈家的男兒來繼承。”

  沈千顏聽著都想笑,這都什么時代了,還在搞男尊女卑這種封建思想。

  “爺爺,你的意思是,我得把玉膳樓讓出來是嗎?”沈千顏問。

  “不是讓。”沈明耀在旁插嘴,“注意你的措辭,玉膳樓本來就不是你的,是我們沈家的產業。”

  “怎么,我不姓沈么?我不是我爸的孩子么?”

  沈明耀冷哼了聲:“你姓不姓沈,得問你那位媽。”

  沈千顏一頭霧水,她根本聽不懂沈明耀的話。

  “什么意思?”沈千顏看向程玉梅,“我不是沈家的孩子?”

  程玉梅原本想著玉膳樓還要靠沈千顏撐一下,她身世的秘密能瞞一陣是一陣,可如今,沈千顏威脅到了自己親生兒子的利益,她當然沒有再隱瞞的必要。

  “千顏,抱歉,這些年一直沒有告訴你,其實你不是我和你爸親生的女兒,你是我們抱來的。”

  程玉梅和沈隋唐結婚之后,遲遲未有身孕,夫妻倆跑遍各大醫院,中藥西藥也吃了無數,可肚子還是不見動靜。

  因為沒有孩子,程玉梅在沈家的日子更加難熬了,她完全不知道該怎么辦好,甚至產生了離婚的念頭。

  這時候,她有個朋友告訴她,去領養一個女兒吧,說是領養女兒,兒子就會入肚,這叫“抱子得子”。

  程玉梅已經走投無路,還有什么不能嘗試的呢。

  她和沈隋唐商量好后,就去孤兒院領養了沈千顏,說玄乎還真玄乎,沈千顏來到沈家每兩年,程玉梅就真的懷孕了。

  程玉梅懷孕有了自己的孩子之后,沈千顏自然就顯得非常多余,但已經辦了領養手續,又不能說不要就不要,程玉梅思來想去后,最終把沈千顏送回到她母親的身邊,交由自己的母親照顧,既眼前清凈,也沒有太深的負罪感……

  “所以,我是抱來的!”

  這個身世的秘密來得措手不及,沈千顏簡直晴天霹靂,雖然每次和程玉梅鬧不和的時候,她都會想母親這么不愛自己,自己會不會是抱來的,可想歸想,她心底還是覺得自己是程玉梅親生的,否則,外婆也不必對自己這么好。

  可現在,他們卻告訴她,她不是親生的,她只是孤兒院里抱來的孩子。那么,她是誰?她的親生父母又在哪里?

  怎么突然會這樣?

  沈千顏的心情復雜極了,她有點想哭,但她知道,眼前這幾個人沒有一個會在她脆弱的時候伸出手給她依靠,哭也沒有用。

  “你說的都是真的?”她仍不可置信,顫抖著向程玉梅確認。

  程玉梅見沈千顏這樣,稍稍動了惻隱之心,但很快又硬下心腸,反正都已經把話說開了,也就不必再演什么母女情深的戲碼了。

  “是真的,可我雖然不是你的親生母親,但也把你養的這么大,生恩不如養恩……”

  “把我養大的不是你,是外婆。”

  沈千顏打斷程玉梅的話,她現在終于知道了,一個母親為什么能把自己的孩子放在鄉下不聞不問,原來,不是沈家重男輕女,而是她壓根不是沈家的孩子。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