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138章 挺土的
  包廂里的人瞬間起哄。

  “那我們下次去玉膳樓吃飯是不是報你的名字就可以了?”

  沈君成點頭:“當然。”

  “太好了,我老婆是玉膳樓的死忠粉,回去我可以炫耀一下了。”

  “我男朋友也特別喜歡玉膳樓的菜。”

  “下次組團一起去打卡。”

  “可以啊,我們下次團建的地點就可以定在那里。”

  沈君成下意識地去看仲蘇眠的反應,她正看著他,表情倒沒有其他人那么夸張,但他的虛榮心還是在她的注視下慢慢膨脹了。

  他走過去,坐到她的身邊,裝作很自然的樣子將他準備好的禮物帶過去。

  “喏,給你的,生日快樂。”

  “謝謝。”她摸著盒子,愛不釋手的樣子,“好精致啊。”

  “是我自己調得香水,獨一無二,只此一款。”

  “你自己調的?這么用心?”

  “嗯。”沈君成紅著臉,聽到她說“用心”,頓時感覺什么都值了。

  仲蘇眠作為壽星,今天手機里祝福短信接連不斷,她沒和沈君成聊幾句,就低頭去回復信息了。

  沈君成坐在她身邊,有點無聊地把玩著茶幾上的酒瓶。

  “君成,喝酒嗎?”有人問。

  沈君成還沒回答,就見仲蘇眠抬頭:“他還在恢復中,不能喝酒。”

  “哦哦哦,仲醫生管得真嚴。”

  “他是我的人,我能管得不嚴嗎?”仲蘇眠一本正經的。

  她的人……

  沈君成的心瞬間狂跳起來,雖然知道她的話就是字面意思,完全沒有他想的那一層曖昧,但他還是感覺到了隱隱的甜。

  “好好好,君成不喝,我們喝。”

  一群人唱k喝酒,借著仲蘇眠生日的由頭,也算是放縱了一回。

  中間主任的那位小助理喝高了,沈君成架著他去洗手間,他吐了一陣,趴在洗手臺上和沈君成聊天。

  “君成啊!”喝高了的人嗓音也特別高,“你小子看不出啊,原來是個鉆石王老五。玉膳樓全國那么多家門店,你這坐在家里什么都不用干,也夠你吃一輩子了吧,大老板大老板。”

  沈君成有點不好意思被這樣恭維,想著仲蘇眠也不在,就解釋了一嘴:“其實玉膳樓現在的負責人是我姐。”

  “姐?你還有姐姐啊?親姐姐?”

  “對。”

  “誒,姐姐嘛,終歸是個女人,女人最后嫁出去就是潑出去的水了,那玉膳樓和家業還不得落在你的手里。”

  沈君成干笑。

  “我和你說,趕緊讓你爹媽給你姐物色一門親事,把她嫁出去就好了……”

  “垚哥,你喝醉了。”

  沈君成把馮垚扶出洗手間,剛走到走廊,就聽打火機“吧嗒”一聲,沈君成抬起頭,看到靳仲廷站在外面。

  “姐夫。”沈君成嚇了一跳,想到剛才馮垚在洗手間里說的那些話或許被靳仲廷聽到了,他就覺得心虛。

  “嗯。”靳仲廷點了下頭,“和朋友聚會?”

  “是的,有個朋友生日。”

  靳仲廷抽了口煙,看了馮垚,說:“把他送回去,我們單獨聊一下。”

  “哦,好。”

  沈君成把馮垚扶回包廂,立馬折回走廊里,靳仲廷還站在那里,手里的煙燃了半截,他沒再抽。

  “姐夫。”沈君成叫了聲,解釋道:“剛才我朋友喝醉了胡說的,你別放在心上。”

  “我怎么想不重要,關鍵是你怎么想。”

  “我……我沒怎么想。”沈君成說。

  “嗯。你沒怎么想最好,你姐為玉膳樓付出了多少,外人不知道,你應該清清楚楚。讓她難過的心思,你最好不要動。”

  “我知道了姐夫。”

  沈君成嘴上乖乖地應著,可心里想到的卻是程玉梅前幾天和他說的話。

  他記得程玉梅那天和他說,讓他復健結束之后開始去玉膳樓學習經營和管理,不然的話,這玉膳樓以后保不齊就得讓姐姐沈千顏帶到婆家去,如果真的這樣的話,那么他們母子就得一輩子靠著沈千顏轉的生活費過日子。

  靳仲廷現在這樣敲打他,是不是想著讓玉膳樓以后劃入靳家的商業版圖才好呢?

  沈君成忽然有了危機感,可當著靳仲廷的面又不敢表現出來。

  “姐夫,沒什么事情的話,我去給朋友過生日了。”

  沈君成之前他還挺喜歡靳仲廷的,畢竟,靳仲廷作為過來人給了他很多的提點和幫助,可這會兒,他卻忽然意識到,靳仲廷對他的幫助也許只是打玉膳樓的主意,這樣一想,他就覺得靳仲廷心機深沉。

  “好,去吧。”靳仲廷掐滅了煙。

  “那我走了。”

  沈君成邁開步子,剛走兩步,就聽靳仲廷又在身后喊他。

  “君成。”

  他做好表情管理,轉過臉:“怎么啦姐夫?”

  “你姐最近還好嗎?”

  沈君成是個敏感的人,立刻從這句話之中聽出的了端倪。

  “你們吵架了嗎?”

  “沒有。”靳仲廷說,“我最近這幾天去國外出了個差,今天剛落地就被拉來應酬,還沒有見過她。”

  靳仲廷說的是實話,國外的工作無論如何也推不掉,他便想著正好,趁這段時間讓他和沈千顏都冷靜一下,可他出了國,其實無時無刻都在想她,想他們之間的誤會,想他口不擇言傷害她的話。

  “哦,原來是這樣啊,姐姐最近挺好的啊。”沈君成沒把沈千顏和程玉梅鬧矛盾的事情告訴靳仲廷,畢竟,他自己在沈千顏面前也裝作不知道。

  “那她……有提起我嗎?”靳仲廷盡量問得自然。

  沈君成把靳仲廷這句打聽想象成情侶之間的問詢,倒也沒往深了想。

  “沒有提起。”

  “嗯。”靳仲廷有點失望,“你去玩吧,早點回家。”

  “好。”沈君成轉身,忽然又想起什么來,“對了姐夫,姐姐提起了你一次。”

  靳仲廷的眸光瞬間一亮。

  “怎么說的?”

  沈君成把那日詢問沈千顏該送女孩子什么禮物的事情復述了一遍。

  “姐姐說你平時給她送禮送的最多的是鮮花,挺土的。”

  靳仲廷:“……”

  挺土的?

  收到這個評價,就挺突然的。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