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137章 單戀
  那日之后,沈千顏和程玉梅陷入了冷戰。她完全不能接受,程玉梅利用她,把她當成工具人。

  她想搬出去住,托了中介在外面找房子,可一時半會兒又找不到稱心的房子。

  因為和程玉梅的沖突,沈千顏連帶著都不知道該怎么面對沈君成了。不過沈君成倒是和往常一樣,進進出出仍正常和沈千顏打招呼,看起來似乎對程玉梅去店里的事情一無所知。

  周一早上,沈君成突然拉住了沈千顏。

  “姐,我問你個事兒。”

  沈千顏心一緊,以為是她和程玉梅冷臉相對的相處方式讓沈君成看出了端倪,她正斟酌著該怎么說起自己和母親的矛盾,卻聽沈君成問:“你覺得女孩子生日,該送什么禮物好?”

  “你談戀愛了?”

  沈君成立馬漲紅了臉:“不是不是,就是一個普通的朋友。”

  沈千顏看他的臉紅成這樣,就知道肯定不是普通朋友這么簡單。

  “送女孩子禮物,盡量不要千篇一律,最好能體現出你的用心。”

  “比如呢?具體呢?”

  “這就難說了,主要還得看你自己觀察,看她有沒有提過自己特別想要什么?或者她無意流露出來對某種東西很感興趣的,你就可以從她感興趣的點入手。”

  沈君成若有所思地想了想,似乎還是摸不到門道。

  “姐,那姐夫有沒有送過什么讓你特別感動的東西?”

  沈君成喊靳仲廷姐夫已經喊習慣了,但沈千顏聽到這個稱呼心里卻一陣隱痛,這幾天靳仲廷沒有聯系她,好像默認了他們的分開。

  雖然分手是她提的,但看到他真的抽身離去,她還是有一點難過。

  “姐?”沈君成看沈千顏神色不太對,甩手在她面前晃了晃,“你怎么了?”

  “沒事。”

  “那姐夫……”

  “他送的最多的就是鮮花,挺老土的,你別學。”沈千顏沒告訴沈君成他們分手的消息,“你可以自己再想想,你女朋友喜歡什么。”

  “不是我女朋友!”沈君成又一次紅了臉。

  沈千顏見弟弟這樣容易臉紅,笑了笑:“錢夠花嗎?不夠我再給你轉一點,談戀愛的時候,男孩子主動一些。”

  “夠花。”

  “嗯,那就是在談戀愛對嗎?”

  “姐!”

  沈千顏徹底笑了,“你再好好想想人女孩子喜歡什么,我先去店里了。”

  “嗯。”

  沈君成坐到沙發里,在網上搜索引擎那一欄打下“單戀的女孩子生日送什么禮物好”結果“嘩嘩”跳出幾十條相關,他正打算一條一條研究,手機震了一下,收到了一條來自沈千顏的微信。

  他點開一看。

  好家伙,是沈千顏給他轉得零花錢,這個月的零花錢比上個月翻了好幾倍。

  “謝謝姐。”沈君成平時是羞于表達的人,今天卻忍不住給沈千顏發送了一個擁抱的表情包。

  “乖,早日帶弟妹回來。”

  沈君成看著“弟妹”兩個字,臉又發燙了。

  其實這一切八字都還沒有一撇呢。

  沈君成喜歡的女生名叫仲蘇眠,是錦城復健中心的醫生。

  去年冬天的時候,沈君成第一次遇到仲蘇眠,可那時候他只顧著沉溺在自己可能殘疾的痛苦里,根本沒有注意到協助主任幫他復健的仲蘇眠。

  直到過了一周,沈君成仍因為不肯配合無法開展正式的復健課程,主任他們苦口婆心地勸說了好幾次無果后,一度想要放棄他這單生意了,是仲蘇眠把他關在復健中心的會議室里,劈頭蓋臉地痛罵了他一頓。

  “你才幾歲?美好的人生都還沒有開始呢,就想著要放棄了嗎?”

  “意外已經發生了,傷害已經造成了,你無法改變過去,但可以改變未來啊!”

  “你覺得你很慘是嘛?你去醫院看看,去網上查一查,這個世界上有的是比你傷得更重,比你更不幸的人,至少你還有錢能來這里進行高質量的復健,很多人他們遭受意外之后根本沒有你這個條件來進行康復訓練,你自己想想,老天雖然給你安排了磨難,但也沒有對你趕盡殺絕,你到底憑什么自暴自棄?”

  “……”

  那天她給他講了很多的道理,一開始是心平氣和地勸,后來是扯著嗓子的嚷,到最后見他還是一副半死不活沒有生氣的樣子,她干脆爆出口開罵,罵得氣勢磅礴,酣暢淋漓。

  那是沈君成第一次被女生罵哭。

  是的,仲蘇眠罵道他是對不起父母的懦夫的時候,他哭了。

  仲蘇眠見他哭,關閉了會議室里的燈,等他哭完后,她又開始新一輪心平氣和地勸……

  那天他們兩個在昏暗的會議室里單獨相處了好幾個小時,等從會議室出來,沈君成已經打定主意重新振作,克服復健中會遇到的所有焦慮和痛苦。

  康復中心大廳的燈光明亮,他擦干淚眼,第一次認真地打量起她。

  那是一張辨識度很高的鵝蛋臉,眉清目秀的,不說話的時候,簡直就是畫中走出來的女子,完全無法將她和剛才會議室爆粗的女人聯系起來。

  她見他看著自己,有點不好意思地笑了起來,沈君成就覺得自己的心被狙中了,他從來沒有見過一個女孩子的笑容那樣干凈,原本以為姐姐沈千顏足夠美了,這會兒卻發現,仲蘇眠有種不輸姐姐的美貌。

  “抱歉啊,剛才對你太兇了,我也不是故意的,主要是怕你自暴自棄,錯過了復健的黃金時期。”仲蘇眠對他說。

  “你不用道歉,是我應該謝謝你。”

  “不用客氣啦,你后面好好配合我們的工作,就是對我最大的感謝了。”

  “嗯。”沈君成鄭重點頭,“我一定會配合你們的工作的。”

  *

  沈君成說到做到。

  那日之后,他非常耐心地配合康復中心的醫生完成復健的課程,再也沒有甩過臉子,尤其在仲蘇眠面前,他表現得格外積極。

  仲蘇眠也很有趣,時不時獎勵他一個棒棒糖,或者上班路上給他個甜甜圈,總之,把他當成小孩子哄。

  因為仲蘇眠,沈君成愛上了復健,雖然那些復健項目都很痛苦,可一想到能看到仲蘇眠,所有痛苦都化成了甜蜜。

  沈君成第一次明確地感覺到自己喜歡上仲蘇眠,是他從輪椅上站起來的那天。那是個普通的星期三,仲蘇眠在給他上課的時候,不小心碰到翻了一個水杯,水杯里的水還燙著,眼看要砸到仲蘇眠的腳背,沈君成一個眼明手快起身將她拉到了自己的身旁。

  “嘭”的一聲,水杯落地,在場的所有醫生都愣住了。

  沈君成一開始還沒反應過來,直到旁邊主任忽然激動地說了句:“君成啊,你站起來了。”

  大家紛紛過來抱他,祝賀他,仲蘇眠也像其他人一樣,開心地擁抱了他,并且拍了拍他的肩膀說:“恭喜你有了質的飛躍,明天買個小蛋糕給你慶祝下。”

  她明明只是抱了幾秒就松開,很迅速也很公式化,但沈君成被她抱住的時候,卻渾身酥麻,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悸動。

  他聞到了她身上的香,在那么多人的中間,她身上的香是獨一無二的,像佛手柑的味道,夾雜著一絲茉莉花的清香。

  第二天,仲蘇眠真的買了一個蛋糕來,但蛋糕一點都不小,上面還寫了字,“慶祝君成弟弟取得第一階段的勝利”,那日沈君成親手切了蛋糕,分給幫助他復健的所有醫生,但是,他并沒有覺得那么快樂,可能,是因為“弟弟”兩個字讓意識到在仲蘇眠的心里,他一直都是那個鬧脾氣的小孩。

  可明明,他們只相差三歲而已。

  那天還發生了一件讓沈君成更難受的事情,他的復健課程剛上完,仲蘇眠就接到了一個電話跑出去,去了十來分鐘,等她回來的時候,手里多了一束紅玫瑰。

  辦公室的所有人都起哄,說:“蘇眠可真受歡迎,隔三差五就有追求者送花來。”

  仲蘇眠大概是習以為常,笑笑說:“嗨,長得漂亮有什么辦法呢。”

  大家都笑起來,沒有人覺得她是凡爾賽,也沒有人覺得她討厭,好像大家覺得,落落大方地接受大家的贊美是一個美人的自我修養。

  只有沈君成耿耿于懷,她那么受歡迎,而他只是個走路都還走不利索的殘廢,骨子里的自卑感再一次噴涌而出。

  沈君成悶悶不樂一整天,直到臨近仲蘇眠下班,他才鼓起勇氣問了句:“今天送花的是你男朋友嗎?”

  “不是,是之前的一個小病人的家屬,為了感謝我之前照顧他家的孩子,所以送的花。”仲蘇眠說。

  沈君成心頭籠罩的陰云瞬間散了大半,他一鼓作氣,順著這個話題繼續問:“那仲醫生有男朋友了嗎?”

  仲蘇眠嘆口氣:“每天這么忙,照顧你們這群讓人操心的家伙已經讓我耗盡心里,我下班回到家就想葛優癱,哪有力氣去談戀愛。”

  “找個男朋友照顧你不是挺好的。”

  “呵呵,你確定不是我照顧他。”仲蘇眠擺擺手,“我還是單著吧,一個人沒那么多事兒,挺好的。”

  *

  沈君成知道仲蘇眠沒有男朋友的那天晚上,開心得根本睡不著覺。

  之后,他更努力地復健,只想快點恢復,只想能快點縮短他和她的差距,雖然,他知道自己永遠不可能配得上她,但他還是想努力靠近她一點點。

  上周復健結束的時候,他聽到主任的助理醫師和別人聊天,聊到仲蘇眠馬上要生日了,大家給她搞點什么節目好。

  她的生日……

  沈君成一下子就入心了,所以,也就有了今天他和沈千顏的一番對話。

  思來想去三天,沈君成最終托制香的朋友特調了一款專屬于仲蘇眠的香水,打算在她生日的那天送給她。

  復健中心的幾個同事準備在仲蘇眠生日的那天和她一起去唱k,沈君成聽到后,立馬湊到他們跟前問:“介不介意加我一個?”

  大家都和沈君成很熟,也知道他平時仲蘇眠帶得多,和仲醫生有很深的感情,當然是不介意的。

  周六,仲蘇眠的生日,沈君成特地向仲蘇眠請了一天假,造成自己一天都不會見到她的假象,但下午兩三點的時候,他就開始躲在房間里洗澡試衣服,試了好幾套之后,才勉強選中一件白襯衫,讓他看起來和平時一樣,不刻意但又稍顯正式。

  沈君成卡著點去約定的ktv,可他剛走到ktv的門口,就看到了一個身材英挺的男人在給仲蘇眠送花。

  雖然遠望過去看不清那男人的面容,但沈君成能看到,男人手里拿著的是一束紅玫瑰,和仲蘇眠之前收到的那玫瑰一模一樣。

  是同一個男人?

  不是說只是復健孩子的家長嗎?

  沈君成不知道到底哪里出了錯,一切只是巧合?又或者,那天只是仲蘇眠隨口敷衍他的托詞?

  他看著仲蘇眠和那個男人站在門口說了許久的話,兩人之間的相處明顯不自然,他一時也不知道這種不自然是好還是壞。

  畢竟,相互喜歡的人相處,也會不自然。

  沈君成在行道樹后面等了一會兒,等到仲蘇眠上樓,那個男人駕著法拉利離開,他才珊珊上樓。

  這一路奔赴而來的欣喜,在看到那個男人之后消失得干干凈凈。

  無論那個男人是誰,單就他人高馬大,行走正常,他就已經很難超越他了,更何況,人家開著法拉利,一看就是家境優渥的富家子。

  “你們別看君成還小,其實啊,他是玉膳樓的太子爺,再過段時間,就要回去繼承玉膳樓的。”包間里,主任的那個助理醫師正眉飛色舞地說起不知是從哪里聽來的八卦。

  “玉膳樓,是我知道的那個百年老字號,全國百來家門店的玉膳樓?”

  “對啊,厲害吧。”

  “看不出來,君成也是個隱藏的富二代呢。”

  “……”

  沈君成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成為大家話題的中心,他推門而入。

  那位助理醫師見他來,立刻大聲地問:“君成,你是玉膳樓的小老板,馬上要回去管理玉膳樓的,對吧。”

  沈君成本來想解釋的,玉膳樓是他姐姐在打理,但轉頭看了仲蘇眠一眼后,也不知道怎么就鬼使神差地一點頭,說:“對。”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