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130章 演藝生涯毀了
  司機可能有過抓記者的經驗,動作敏銳,沐沁漪一度躲閃不及,差點被他趕上。

  幸虧她跑得快,躲進了度假村的餐廳,只可惜這個時候不是飯點,餐廳人不多,她還是有暴露的危險。

  司機還在到處找她。

  眼看沐沁漪要暴露在司機的視線里,她忽然看到餐廳門口有個高大的人影進來,來人不是別人,正是她朝思暮想的宋寧遠。

  沐沁漪想也不想,沖過去,把宋寧遠推到了墻邊,攀上他的脖子,踮腳吻了上去。

  宋寧遠還沒反應過來,只感覺唇上一軟,腦袋里“哄”的一聲,山崩地裂也不過如此,這女的是真的瘋了吧!

  他下意識地去推她。

  沐沁漪卻更用力地往他懷里鉆。

  “救命啊,有人在追我,幫我做一下掩護。”

  宋寧遠將信將疑,直到看到阮翊的司機黑著一張臉跑進來,那小心翼翼東張西望的模樣明顯不懷好意。

  “幫我一下。”沐沁漪靠在他身上,“那個人好恐怖,我被他抓住的話我就完了。”

  她盡量往嚴重了說。

  宋寧遠看了沐沁漪一眼,她一雙大眼睛水靈靈的,寫滿了害怕。

  他無暇去辯她是不是又在演戲,下意識就把她摟到了懷里,用自己的身軀擋住了她的臉,為她掩護。

  阮翊的司機找了一圈,目光掃過沐沁漪的時候,壓根沒想到這個正在和男朋友卿卿我我的女人就是剛才的偷拍者。

  他尋了一圈沒見著人,就快速地過去,又跑到了別的地方去了。

  宋寧遠見人走了,立馬將她推開。

  沐沁漪原本還想在宋寧遠暖乎乎的懷抱里多賴一會兒,他突然抽身,她一個趔趄沒站穩,差點摔倒。

  真不懂憐香惜玉。

  沐沁漪穩了穩重心,問:“你怎么在這里?”

  這個點他沒有理由會在這里,難不成是因為他收到了她的信息,擔心她落水感冒才來的嗎?

  沐沁漪剛小小地激動了一下,就聽宋寧遠一盆冷水潑過來。

  “我有個客戶在這里,我來找他談合作。”

  好吧。

  果然是她自作多情了。

  “剛才那個人是誰?”

  “沒誰。”

  “沐沁漪,我至少幫了你,這點坦誠都沒有?”

  “那我可以理解成你在關心我嗎?”沐沁漪笑嘻嘻地看著他。

  宋寧遠真是服了她了,他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見縫插針的高手。

  “算了,你愛說不說。”

  宋寧遠推開她,正打算走,沐沁漪忽然瞥見阮翊的司機又折回來了,她趕緊一伸手,又朝宋寧遠抱過去。

  司機繞了一圈沒找到人,似乎對他們這對的奇奇怪怪的小情侶起了疑,他正準備靠近去看清楚沐沁漪的臉,宋寧遠轉身一低頭,吻住了沐沁漪的唇。

  沐沁漪愣住了,雖然只是唇與唇的相貼,并沒有深入地糾纏,但她還是有一種天旋地轉的失重感,一切如此夢幻。

  從前的她并不期待愛情,覺得愛情不過是海市蜃樓,可望不可即,可這一刻,她清晰地明了,她觸碰到了愛情。

  *

  司機看到他們這么親密黏糊,又打消了他的懷疑,原路往后花園的方向折回去。

  沐沁漪因為宋寧遠主動的吻還懵著,他已經牽起她的手大步往停車場的方向去了。

  “你帶我去哪兒?”

  “去別的地方說。”

  如果繼續站在原地,萬一那個男人又回來,他們豈不是還得再親一次?

  兩人一路走到停車場,宋寧遠的車就停在出口,他拉開車門,讓沐沁漪先上了車,然后繞過車頭坐上了駕駛座。

  “那個男人到底是誰?”宋寧遠問。

  “比起那個男人是誰,你剛才主動親了我這個問題更重要吧?”

  “還不是因為要救你?”宋寧遠有些不自然。

  剛才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下意識地學著她的模樣,以吻去做掩護,腦海里根本沒有想其他,只是一心想要保護她。

  “救我是因為關心我吧。”

  “沐沁漪,你夠了。”

  “沒事,我不生氣,我也親了你,我們扯平了。”

  宋寧遠沉了一口氣,覺得無奈又無語,他這輩子,算是遇到對手了。可即便是她這么厚臉皮又難纏,他竟然也不覺得和她接吻是一件令他不適的事情。

  甚至,他覺得自己唇上殘留的那絲花果的清香擾亂了他的意志,讓他想更深入地嘗一嘗。

  他也瘋了吧。

  “那個人到底是誰?”宋寧遠轉開了話題。

  沐沁漪掏出手機,將剛才手機里拍到的兩段視頻點開和宋寧遠分享。

  宋寧遠看完視頻,瞬間黑臉。

  她竟然在他的車上給他看別人車震的視頻,這丫頭玩火也玩得太過了。

  “沐沁漪!你知道他們在干什么嗎?你是不是故意的?”

  “我故意干什么?故意用這種帶顏色的視頻來撩你嗎?”沐沁漪翻了個白眼,“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

  “那這是什么?”

  “這是楊曦和阮翊出軌偷情的證據。阮翊你知道是誰吧?”

  宋寧遠還真不知道。

  他搖了搖頭。

  “你不知道?阮翊那么紅,你竟然不知道他是誰?”

  “我沒時間也沒興趣關心娛樂圈的人和事情。”宋寧遠說。

  “那你不是挺關心我的嗎?”沐沁漪湊到宋寧遠的跟前,“你對我有興趣,對吧?”

  宋寧遠直接把她的臉推開:“說正事的時候你能不插科打諢嗎?”

  “好吧。”沐沁漪恢復正經,“阮翊是娛樂圈當紅的一線小生,他已經結婚很多年了,孩子都快可以打醬油了,楊曦和阮翊在一起,就是出軌,就是道德敗壞。剛才追我的那個男人是阮翊的司機,估計是想搶我的視頻。”

  “那你現在拿著這個視頻打算怎么處理?”

  “好不容易拍到這么珍貴的畫面,我當然要先去找楊曦,讓她難受一下。”

  宋寧遠看著沐沁漪眼里閃過狡黠的光,忽然覺得這丫頭像極了一只小狐貍,她有她的善良,她也有她的精明。

  “注意安全。”宋寧遠脫口而出。

  那個楊曦,從她的所作所為來看,是個沒什么到道德底線的人,把她逼急了,誰知道她會做出什么事情來。

  沐沁漪笑:“你看,你又在關心我了。”

  宋寧遠:“……”

  這人,稍微給她點顏色她能就地給你開染坊。

  *

  沐沁漪把兩段視頻備份好之后,主動上門去找了楊曦。

  楊曦因為被拍到了和阮翊在一起的畫面,正著急地在房間里團團轉,作為娛樂圈的人,她看過太多人高樓起又高樓塌。

  她初出茅廬,剛有點人氣,如果傳出第三者的丑聞,那她絕對會被輿論打入塵埃里,永世不得翻身,到時候,就算她爸再有錢,也不可能挽回她在娛樂圈的名聲。

  該怎么辦?到底該怎么辦?

  她雖然喜歡阮翊,但也沒有喜歡到愿意為了他犧牲自己的地步,他們是很純粹的皮肉關系,走腎不走心,阮翊也不可能會放棄家庭來娶她。

  正當楊曦一籌莫展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時候,她房間的門鈴響了。

  楊曦看了眼助理,助理警覺地走到門口,往貓眼里看了一眼。

  “小曦,是沐沁漪。”助理輕聲說。

  “這個時候她來添什么亂?”楊曦煩得很,“不見,你去打發她。”

  “是。”

  楊曦的助理打開了門,正準備隨便找個理由打發沐沁漪,沐沁漪直接推開了助理,走進了楊曦的房間。

  “楊曦,你干什么呢,開個門這么慢?”沐沁漪一臉笑意。

  “你進來干什么?有沒有禮貌?有沒有教養?我和你很熟嗎?”楊曦揮手趕人,“你趕緊從我這里出去,否則我喊保安過來了。”

  “你一個第三者和我談禮貌談教養?你配嗎?”

  楊曦一個激靈,沐沁漪怎么知道她和阮翊的事情?難道網上已經爆出來了嗎?她趕緊打開手機登錄社交軟件,微博上安安靜靜,沒有一條熱搜有她和阮翊的名字。

  她松了一口氣,但很快又繃起了神經。

  網上沒有爆出這個消息,但沐沁漪卻好像什么都知道,那是不是就說明,今天在后花園拍到她和阮翊在一起的人,就是沐沁漪?

  “今天在后花園的是你?”

  “對啊,是我,想上去和你打個招呼,但又怕打擾你和阮翊。”沐沁漪眨巴著眼,“你倆挺刺激啊,大白天的在車上天雷勾地火,也不怕別人看到?”

  “你胡說什么?什么天雷勾地火?我們只是在車上討論劇本而已。”楊曦還嘴硬,“我們下一部戲要合作,提前熟悉一下,談談各自對劇本的理解,怎么就被你說得這么齷齪?”

  “談劇本?談得車子都震動了起來?你們下一部戲怕是有打戲吧?”

  楊曦的臉都綠了,但她還暗存僥幸,希望沐沁漪只是看到了,什么都沒有拍到,只要沒有證據,她到時候一口咬定沐沁漪胡說就行了。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不知道我在說什么,應該能看懂我拍到了什么嗎?”沐沁漪拿出手機,把她拍到的兩段視頻放給楊曦看,第一段視頻雖然只拍到了楊曦上車的畫面,但第二段視頻卻清晰地拍到了楊曦和阮翊事后下車你儂我儂。

  兩段視頻連在一起看,一切都明明白白,無可抵賴。

  “沐沁漪,你真無恥,竟然跟蹤和偷拍!”

  “無恥的是我嗎?無恥的應該是你吧?別告訴我你不知道阮翊已經結婚生孩子了!你介入人家家庭,和有婦之夫糾纏不清,無恥兩個字和你絕配。”

  楊曦見沐沁漪有視頻在手,知道和她爭吵吃虧的一定是自己,她放軟了語調,試圖把沐沁漪拉到同一陣營里來。

  “漪漪,之前所有事情都是我不好,是我看你長得太漂亮,演技又好,我被嫉妒蒙了心,你原諒我好不好?”

  沐沁漪冷哼了聲,不說話。

  楊曦拉著她繼續說:“我們好歹是一個劇組的,你也知道導演和劇組的工作人員為了我們這部戲付出了多少心血,我是女主角,如果我出事了,這部戲就完了,那么,大家所有的心血都白費了,你那么善良,一定不忍心看大家的辛苦都白費,對吧?”

  “楊曦,你自己算算,開機到今天,你這個女主角拍過幾場戲?”

  前段時間倒春寒,天氣很冷,楊曦以此為借口,總是請假不愿去戶外拍戲,耽誤了劇組的很多時間。

  不過,也正是因為如此,女主角的鏡頭就那么幾個,哪怕重拍都廢不了多少功夫。

  “我正因為知道大家付出了多少努力,才更不能讓你毀了這部戲,及時止損,大家一定都會認可我這個選擇的。”

  “漪漪,你別這樣,我求你了,如果這兩段視頻流出去,那我的演藝生涯就毀了。”楊曦一把抱住了沐沁漪的胳膊,“你說,你要我怎么做,我都可以配合,只求你別放出視頻。”

  “真的做什么都可以配合?”

  “嗯嗯嗯,什么都可以配合。”

  “那你去自首吧。”沐沁漪拂開了楊曦的手,“之前找人非禮我,也是你干的吧?”

  “我沒有,我從來沒有,漪漪,你怎么會這么想呢。我雖然不喜歡你,但也不至于用這么下作的手段啊。”楊曦一臉無辜。

  “你演技挺好,可惜沒用在正途上。我再給你一次機會,要不要去自首?”

  “我沒有做你要我自首什么?我敢作敢當,如果是我做的,我絕對不會否認。”

  “行,我現在就安排人把視頻放出去。”沐沁漪笑了笑,“證據確鑿的事,你敢作敢當對吧。”

  “別別別……”

  楊曦再次拉住沐沁漪,權衡了一下。

  如果是傷害沐沁漪的事情,她去自首之后,讓父親悄悄打點一下,這事兒應該不會有人知道,輿論也不至于會發酵,一切都是可控的。

  如果是她和阮翊偷情的事情曝光了,那以阮翊的人氣,輿論一定狂飆發酵,以最快的速度沖上熱搜,到時候,她一定會被罵得體無完膚,祖宗十八代都被扒得干干凈凈的,那么,她的星途也就徹底毀了。

  “好,我去自首。”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