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129章 渣男賤女
  沐沁漪聽他這么說,也不生氣,反而還高興。

  “既然你不生氣,那我們還是可以做朋友的對吧?”她鍥而不舍,“把你的手機號碼告訴我吧,這樣我想要聯系你的時候也方便點,不至于跑到你公司樓下來,惹人誤會多不好啊對不對?”

  宋寧遠冷哼了聲,她倒還知道影響不好。

  “我們之間沒有需要聯系的事情。”宋寧遠冷冷的。

  他原本還覺得沐沁漪外表嬌柔,實則堅韌勇敢,和外面的那些女人不一樣,可其實,她也不過只是把他當成金龜婿,想踩著他上位而已。

  宋寧遠承認,他聽到那些話的時候,心里不爽到了極點。

  “怎么會沒有呢,你救了我兩次,我不得好好謝謝你嗎?”

  “不用了。”

  宋寧遠不想再和她有任何瓜葛。

  他說罷就要走。

  沐沁漪看得出來,他這次態度很堅決,明顯還是在生她的氣,根本不是他所說的一點都不在乎。

  她不知道自己是該開心還是難過,但她知道,今天一定得要到他的手機號碼,否則,他們真的會斷了聯系。

  “你把你的手機號碼給我,否則,我就不客氣了。”沐沁漪說。

  宋寧遠挑眉,剛才還一副軟嬌嬌的模樣,怎么一轉身就開始威脅人了?這女人變臉可真快啊。

  呵,他倒要看看,她是怎么不客氣法。

  宋寧遠不理她,大步往前走。

  沐沁漪趕緊拉住他:“你別后悔啊,你走我就喊了啊。”

  “喊什么?”

  “喊你負心漢,喊你家暴男。”

  “我負了誰,又家暴了誰?”

  沐沁漪指著自己:“我。”

  “幼稚。”

  他丟下這兩個字,就拂開了她的手。

  “你別不信,我真的會喊的!”沐沁漪看了眼周圍,“這里都是你的員工,別看他們現在個忙個的,其實余光都注意著我們呢,剛才和我和你拉拉扯扯他們都已經看到了,現在只要我隨便嚎一嗓子,他們肯定都朝我們看過來。等他們看過來,我就哭,我就說你睡了我不負責任,你只想讓我做見不得光的情人,我光明正大地做你女朋友你就打我,正好,我身上一身的傷,關鍵時刻,我還可以把手上的傷都亮出來……”

  “你可真能胡扯。”

  宋寧遠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他斷定沐沁漪不敢,畢竟,女孩子最重要的是名聲。

  可他太小低估沐沁漪的臉皮了,她畢竟是混娛樂圈的,平時當著那么多人那么多鏡頭,她早就練出了國防臉皮。

  “宋寧遠!你不要離開我!我真的好愛你啊……”

  沐沁漪張嘴就來,臺詞聲情并茂。

  宋氏大廳里的員工都看過來。

  “看什么?都不用工作是不是?”宋寧遠喝了聲。

  老板難得發火,所有人都嚇得低下頭去,不敢再看。

  “你瘋了是不是?”

  “是啊,為愛發瘋,我還可以再瘋一點,你要不要聽聽看?”

  宋寧遠怕她真的又再嚎一嗓子,立刻沖過去伸手將她的嘴捂住,一把將拖出門外,塞進自己的車里。

  沐沁漪見他慌了神,得意洋洋。

  “給我吧,就一串數字而已,你怕什么?怕真的和我發展出緣分?”

  宋寧遠扶額,想了想,報了一串數字,那是他的手機號碼。

  “誒,等等,我記一下。”沐沁漪拿出手機,將宋寧遠剛才報出的數字存進手機里,她擔心他瞎報數字打發她,還特地撥過去,聽見宋寧遠的手機響了才放心。

  “可以走了?”宋寧遠已經被攪得不耐煩至極。

  “可以了。”沐沁漪見好就收,下車后朝他揮揮手,“我走咯,常聯系,不可以把我拉黑哦,你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的。”

  宋寧遠:“……”

  *

  沐沁漪拿到宋寧遠的手機號碼后,倒也沒有天天去煩他。

  她知道,男人也不能逼得太緊,放一放,收一收,偶爾刷刷存在感,不讓他忘記就可以了。

  這期間,她還是認真在劇組拍戲。

  警局那邊雖然父親沐巍去打點了關系也施了壓,但那三個人就是一口咬定沒有主使,警察沒有辦法,只能將那三人定罪結了案。

  可沐沁漪心里有數,一定是楊曦在背后搞的鬼,只是她沒有證據。

  周一沐沁漪有場下水戲,春寒料峭,那池塘的水光是看著就讓人瑟瑟發抖,更何況要整個人跳進去呢。

  導演好幾次派助理來確認,問沐沁漪能不能下水,需不需要替身。

  沐沁漪雖然是沐家的小姐,但她從小獨立,一點都不嬌生慣養,她知道,用替身拍出來的戲肯定不如本人拍出來的效果好,水雖然冷,但忍一忍就好了。

  “不用了,我自己下水。”

  沐沁漪說著,掏出手機拍了一張池塘的照片發給宋寧遠,并配了個慘兮兮的表情包,告訴他:“我今天有場下水戲,好冷啊。”

  賣慘、裝可憐,沐沁漪是第一次,但得心應手。

  宋寧遠一如既往地沒有回復。

  這些天沐沁漪給他發的幾條信息都石沉大海,若不是那日親耳聽到他的手機鈴聲響了,她會以為他給的是個假號碼。

  “漪漪,準備一下,馬上到你的戲了!”副導演喊。

  “好,來了。”

  沐沁漪沒再管宋寧遠,眼下當然是工作重要。

  池塘的水比想象的還要冷,沐沁漪跳了第一次之后,看到導演的眉頭緊鎖,顯然是不滿意效果,但礙于她是靳家人,導演又不敢過來要她再跳一次。

  沐沁漪披著浴巾走到導演身邊,看了眼監視器。

  “導演,我覺得跳得不太好,我要求再來一次。”

  導演眼睛一亮。

  沐沁漪笑了笑:“導演,你是導演,我是演員,無論我姓什么是誰家的人,在這個劇組,就是你最大。”

  年輕的導演一愣,眼眶里瞬間浮起淚花,他原本也是這樣想的,可自從挑選了楊曦做女主角,他就像是墜入了無邊的噩夢,在這個劇組一點點被擠壓,最后連基本的話語權都沒有了。

  “謝謝。”

  沐沁漪又跳了兩遍,終于跳到了導演想要的效果。

  導演一聲“咔”之后,現場響起了掌聲,所有工作人員都給沐沁漪鼓起掌來。

  沐沁漪朝大家揮揮手,立刻裹上助理遞來的毛巾去換衣服。

  *

  后臺的換裝間連著休息室。

  沐沁漪剛換下濕衣服,準備回房間去沖個澡,就聽到隔壁的休息室傳來了楊曦的聲音。

  “這個沐沁漪真的好惡心,在劇組裝什么敬業咖,聽到她和導演說的那些話,我都要吐了好嘛?”

  “我也是,她這是含沙射影地膈應誰呢?”楊曦的助理搭話。

  “還能膈應誰?不就是膈應我嗎?”楊曦挺有自知之明。

  “小曦你別和她一般見識,那池塘的水又臟又冷的,她喜歡跳就讓她多跳幾遍好了,傻不拉幾的。”

  “我當然不會和她一般見識,如果是我,導演敢讓我跳,我就立刻讓我爸換了導演。”

  “對,這導演也不知好歹,他難道不知道這部戲全靠你和你爸才能拍攝的嗎?還有這場地,不都靠你爸嗎?”

  楊曦冷哼了兩聲就沒再說話,就當沐沁漪以為話題就此為止時,楊曦的助理又小心翼翼地問了句:“小曦,上次那事兒怎么樣了?”

  沐沁漪很敏感,一聽小助理那語氣,就預感她們即將要說的肯定是她差點被非禮那件事。她豎起了耳朵,悄悄打開了手機的錄音機。

  “還能怎么樣,我給了那么多錢,而且后事都安排好了,他們肯定守口如瓶啊。”楊曦漫不經心。

  “那就好,只要他們守口如瓶,那沐沁漪就永遠不可能會知道是你在背后搞她。”小助理越說越上癮,“不過那個沐沁漪運氣也真好,這樣都能安然脫身。”

  “還不是因為那個多管閑事的男人,每次都是他,真晦氣。”

  那個多管閑事的男人,明顯是在說宋寧遠,想到宋寧遠,沐沁漪發現他還是沒有回復她的信息,狗男人,還挺難撩。

  但也真的是多虧了這個狗男人,她才兩次脫困。

  楊曦的助理還想說什么,就聽楊曦說了聲“噓”,沐沁漪心一驚,難不成她在隔壁偷聽還被發現了?

  她屏住了呼吸,不敢發出任何動靜。

  這時,楊曦又說了一句:“他來了。”

  他?

  “來了嗎?那我出去看看。”楊曦的助理很謹慎。

  “好。如果沒有人看見,你給我發信息,我出來。”

  “好。”

  隔壁傳來很輕的開門聲和關門聲。

  沐沁漪伏在窗口,看到楊曦的助理一路小跑出去,跑到一輛奔馳保姆車前,與車里的人不知說了幾句什么,車子就開去了另一個方向。

  很快,隔壁又傳來了開門聲和關門聲。

  是楊曦走了。

  沐沁漪連忙悄悄跟上去,兩人隔得遠,再加上楊曦一路低頭發信息,根本沒有發現身后跟著一個人。

  楊曦去了度假村的后花園,那輛奔馳車就停在后花園的林子里,她拉門上了車,動作很快,沐沁漪看不清車上的人到底是誰。

  *

  沐沁漪躲在灌木叢后面,悄悄觀望著。

  奔馳車的車門很快打開了,司機從車上下來,叼著一支煙,遠遠走到花壇邊抽煙玩手機去了。

  這明顯是清場。

  沐沁漪等了很久,都沒有等到車上其他人下來,但看得出來,車上的兩個人明顯正在進行什么不可描述的運動,車身晃動得劇烈且有規律。

  好家伙,大白天的楊曦還挺有興致。

  沐沁漪更好奇了,楊曦是和誰在一起呢?楊曦在圈里一直立著單身小仙女的人設,好幾次采訪中都說自己沒有男朋友。

  沒有男朋友車里的是什么呢?炮友?

  沐沁漪悄悄錄了一段視頻,又耐心地等了約莫個把小時,終于等到車上的人下來透氣。

  天吶,和楊曦約會的男人竟然是阮翊。

  阮翊是娛樂圈正當紅的一線小生,難得的是,他的演技和顏值同樣在線,前段時間爆火的一個古裝劇,就是他領銜主演的,劇一上線,就喜提好幾個熱搜,這個劇不僅讓阮翊的人氣更上一層樓,還帶火了劇中的一眾配角。

  沐沁漪對阮翊的印象一直不錯,不僅因為他演技好,更重要的是,他是娛樂圈為數不多早早宣布自己結婚生子的男明星。

  她記得,當初阮翊宣布自己領證結婚的時候,不少粉絲哭暈在廁所,想不通男神到底為什么要英年早婚?

  阮翊一時脫粉無數,但他在社交平臺上還是很堅定地表達了自己對妻子的愛,之后,他更是用演技重新吸粉走上巔峰。

  沐沁漪記得,去年大概這個時候,阮翊還在公眾平臺上宣布,老婆給他生了個大胖兒子,當年哭暈在廁所的粉絲,早已接受了阮翊英年早婚的事實,都紛紛送上祝福,評論區一派和諧,還有不少人夸阮翊是娛樂圈少見的出淤泥而不染的男明星。

  可現在是什么意思?

  阮翊出軌了!他背叛了妻子和家庭!

  沐沁漪聯想起父親出軌養小三的事情,胃里一陣翻騰,惡心得難以控制。是不是男人都一樣下半身思考問題?不偷腥就會死?

  阮翊在人前立著好丈夫好爸爸的人設,背后也不過如此!

  后花園沒有其他人,楊曦和阮翊很大膽,兩人手牽著手,走到湖邊的時候,還意猶未盡地又接了一個吻。

  沐沁漪遠遠地看著,也錄著視頻。

  有這個證據在手,楊曦和阮翊在娛樂圈也算徹底翻車了,一個出軌的渣男,一個破壞別人家庭的賤女,根本不值得任何粉絲的支持。

  沐沁漪原本打算錄了視頻就走的,可正和楊曦卿卿我我的阮翊不知怎么的一轉身,看到了沐沁漪探出灌木叢的手機。

  “有人偷拍!”阮翊一聲低呼。

  楊曦嚇得四處張望,捂著臉趕緊躲回車里,阮翊也豎起衣領遮著臉快步地往車里走,他一邊走一邊打電話,應該是和司機打電話。

  原本在花壇邊玩手機的司機接到阮翊的電話,快步朝灌木叢這邊的方向走來,應該是把沐沁漪當成了記者,想來搶手機或者協商高價買下視頻的。

  沐沁漪當然不會讓司機抓到她,她收好手機,趕緊開溜。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