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127章 外號“孤狼”
  沐沁漪理了理思緒,頓時明白了母親靳巧心的意思。

  靳巧心原本是看上了尹少群青年才俊,意氣風發,豪門家底,結果這會兒發現他點頭哈腰,一點都不硬氣,而宋寧遠,這個讓尹少群拍馬屁的男人,不僅比尹少群長得好看,而且,他的身份地位明顯高于這個尹小公子。

  那沐沁漪不就是得遇良人了?

  “漪漪啊,剛才是媽隔得太遠沒看清,是媽誤會了,我現在這樣近距離看看,你的男朋友,那可真是儀表堂堂,一身正氣啊。”靳巧心瞬間變得眉開眼笑,仿佛徹底將那個尹家小公子拋到了九霄云外,“你不是說要帶回來給媽看看嘛?趕緊安排啊,這幾天你爸也在家,他要是知道你交了這么好的男朋友,他一定會很開心的。”

  沐沁漪真是太煩靳巧心以身份地位階層來評判一個人的好壞這一套了,她記得母親以前不是這樣的人,自從父親被傳在外面養了小三之后,母親就徹底變了,她對母親越來越嚴苛,控制欲也越來越強。沐沁漪知道,母親是希望她能爭氣,給她掙回一點面子。

  可沐沁漪覺得女孩子爭氣的方式有很多種,嫁得好壞并不是評判女人一生的唯一標準。

  “媽,你不用管他是誰了。”

  “什么意思?”

  “你剛才不是說不同意我和他交往嗎,所以我在你吹蠟燭時候和他發信息提了分手,他已經不是我的男朋友了。”

  “沐沁漪!”靳巧心氣得一把將自己的手提包砸在沐沁漪的身上,“你是不是非得在我生日這天氣死我你才滿意?是不是?”

  “媽,我可沒有,我那不是聽你的話嗎?你說他不三不四,讓我不要帶回家,我才提的分手,怎么?你又不滿意了?”

  “好好好,你現在是厲害了,不用聽我的話了!”靳巧心不解氣,又在沐沁漪身上拍打了幾下,“我白養你這么大了,你和你爸一樣,非得和我對著干,非得和我對著干!”

  “媽,我不是要和你對著干,只是我……”

  “閉嘴!”靳巧心揉著太陽穴拉門上車。

  沐沁漪想跟著母親上車,靳巧心直接甩上了車門:“你別在我眼前晃來晃去的,別回來!”

  “媽……”

  “我不想見你,除非你把你的男朋友一起帶來見我,否則,別再踏進家門一步。”

  沐沁漪站在原地,看著司機母親發動車子離開,沒一會兒,又見母親倒車回到她的面前。

  “媽,我就知道你不忍心拋下我……”

  沐沁漪話還沒說完,就見靳巧心降下車窗,直接將她放在車里的包包扔了出來,“嘭”的一聲,沐沁漪包里的卸妝水直接炸開了。

  她嚇了一跳,往后倒退了兩步,這間隙,靳巧心已經毫不留情地驅車離去。

  得,這下是徹底被拋棄了。

  沐沁漪望著流了滿地的卸妝水和她幾乎報廢的dior包,欲哭無淚。

  *

  “沒事吧?”

  沐沁漪正蹲著把自己的證件從包里拯救出來,身后傳來了宋寧遠的聲音。

  她回頭,看到宋寧遠正弓身看著她,就像是她剛才在鯨海宴的大廳盯著那些魚蝦,新奇又帶點審視。

  “有事。”沐沁漪直接站起來,“你得對我負責。”

  宋寧遠靜靜地看著她,沒有說話,那表情仿佛是在說:“我看你能編出點什么故事來。”

  “你剛才當街對我摟摟抱抱,我媽看到了,現在她覺得我不檢點,要打死我。”沐沁漪胡話張口就來。

  “你都這么大了,還不許你談個戀愛?”宋寧遠有一瞬信以為真,因為他剛才扭頭的時候,的確看到那位婦人將手里的坤包砸向沐沁漪,而且看著,力道還不輕,的確是生氣的樣子。

  “你剛不還喊我小朋友?而且,我們也不是談戀愛啊。”沐沁漪頭一昂,“我連你的聯系方式都沒有,和誰談戀愛?怎么談戀愛?”

  這小丫頭還挺厲害,這不繞啊繞的,又繞回了最原始的話題。

  “打都挨了,再給你聯系方式也來不及了,算了吧。”

  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他總有辦法治她。

  “不能就這么算了!”沐沁漪抓住了宋寧遠的胳膊,裝作可憐兮兮地樣子,“我媽說了,如果是陌生男人和我當街摟摟抱抱,她就打死我,但如果是我正兒八經的男朋友,就沒有關系。”

  “所以呢,現在不止要給聯系方式,還得做你男朋友?”

  “也可以假裝,陪我回去見見我媽就行,否則,她不讓我回家。”

  “做男朋友都不夠,還得回去見你媽?”宋寧遠順著她的思路,“去見了你媽,是不是就得娶你了?”

  “怎么?娶我虧你了?”沐沁漪不滿,“我年輕漂亮,可愛大方,是哪里配不上你了?”

  宋寧遠沉默,覺得此時站在這里和她聊這個真的毫無意義且有點幼稚。

  “我要回去了。”他看一眼她被扔在地上的包包,問她:“要不要送你?”

  送她已經超綱,但看在她剛才因為他那個唐突的擁抱挨打的份上,就算是補償了。

  “好啊。”沐沁漪頓時心花怒放,像是占了什么大便宜。

  她胡亂地收了一下包里的東西,將卸妝水瓶就近扔進了垃圾桶,然后跟著宋寧遠上車。

  今天他沒有開那輛大路虎,而是換了一輛限量款的轎跑,兩座的,空間不大,沐沁漪包也沒地方放,只能擱在腳邊。

  “去哪兒?”宋寧遠上車后問。

  “我媽不讓我回家,你能收留我一晚嗎?”沐沁漪舔著臉說。

  “不能。”

  他是送她回去,不是帶她回去,兩者完全不同的概念。

  沐沁漪就知道,他肯定不會同意的,她也就隨口逗逗他,他要真同意了,她還就覺得沒意思了呢。

  “送我回度假村吧。”她明天早上有一場戲,本來也沒打算回家里住。

  “好。”

  *

  轎跑一路飛馳。

  沐沁漪總想找個話題,但宋寧遠凜著臉,一副生人勿擾的樣子,似乎并不想和她交談。

  “你這車好單調啊,連個掛飾都沒有。”沐沁漪掃了一眼他的車廂后說。

  宋寧遠“嗯”了聲,他不習慣給車掛上花花綠綠的東西,他車庫里的所有車都一樣,都是光桿司令。

  沐沁漪再想開口,宋寧遠的手機響了。

  宋寧遠只看了眼來電顯示,就立刻靠邊停車接起電話。

  “沈小姐。”

  沐沁漪聽到這三個字,猜想或許是沈千顏打來的電話,但那頭說話聲模模糊糊的,聽不真切,她只聽到宋寧遠接電話的語氣很溫柔,與和她說話時完全不一樣。

  狗男人,還挺會區別對待,連個聯系方式都不肯給她,但卻與別人聊得這般熱絡親昵。

  哼哼,但愿他別落在她手里,否則,她一定要加倍虐他。

  宋寧遠掛了電話,繼續開車向前。

  “是我嫂子的電話嗎?”沐沁漪問。

  “你嫂子?”宋寧遠似乎一時沒想起來。

  “沈千顏。”

  “嗯,是她。”

  “你該不會對我嫂子有意思吧?我勸你死了這份心,我嫂子和我哥感情很好的,他們兩個雖然經歷過失敗的婚姻,但照我看,他們遲早還會結婚的。你就別湊熱鬧了。”沐沁漪非常誠懇地勸說道。

  宋寧遠沒什么反應,他專注地看著前方,仿佛根本沒有把沐沁漪的話入耳,又或者,這就是一種無聲地反駁。

  沐沁漪還挺喜歡沈千顏的,如果她的情敵真的是沈千顏的話,那她的勝算明顯又低了幾分。

  她忽然覺得沒勁兒,也不主動和宋寧遠搭話了,她不說話,宋寧遠更不會說話,車內的氣氛一路靜到了度假村。

  車子停到度假村門口。

  “到了。”宋寧遠說。

  “你真的不把聯系方式給我?”沐沁漪決定再厚著臉皮問一遍。

  “嗯,沒必要。”

  好吧。

  既然郎無情,那她也沒必要再糾纏了。

  “謝謝你送我回來,再見。”

  沐沁漪用比較輕快的語氣和他說再見,盡量不讓他聽到她的失望。

  “再見。”

  沐沁漪推門下車,頭也不回地往里走,在這之前,她甚至沒有覺得自己對宋寧遠是一見鐘情,可此刻,她的心卻失重到仿佛失戀一般難受。

  “沒必要沐沁漪。”她拍了拍自己的臉,“沒必要沒必要真的沒必要,以后長得帥又年輕的小鮮肉多得是,不差他一個。”

  沐沁漪正喃喃地安慰自己,忽然迎面一黑,她被一個麻袋兜頭給套住了。

  “啊!”

  沐沁漪尖叫了一聲,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了什么事情,就被人原地推倒,拳腳像雨點一樣地落了下來。

  好痛!

  她嬌生慣養一個女孩子,哪里受得了這樣的對待?

  “救命!”

  沐沁漪抱著頭,瑟縮在麻袋里,高聲呼救。

  “閉嘴!”一個流里流氣的男人聲音從麻袋外傳來,“你要是再喊,小心我撕了麻袋給你好看。”

  給她好看,這四個字讓沐沁漪頭皮發麻,男人雖然沒有明說,但沐沁漪已經能猜到所謂的給她好看是指什么了。

  “你是誰?為什么要這么對我?誰派你來的?對方給你多少錢,我給你雙倍!”沐沁漪一邊挨打,一邊忍痛與對方談判。

  “給雙倍?這么說是有錢人家的小姐咯?嘿,我還真沒玩過有錢人家的小姐,不如,今天嘗嘗滋味。”

  麻袋被撕開,沐沁漪看到三張戴著口罩的面孔,雖然遮著半張臉,但他們眉目間流露出一樣惡心的色相。

  他們想干什么,沐沁漪一眼就看出來了。

  “幾位大哥,放過我,我可以給你們錢,求你們放過我!”沐沁漪雖然平時總表現出天不怕地不怕的氣勢,但說到底,也不過只是一個二十幾歲的小姑娘而已。

  她一想到自己即將被這幾個油膩男糟蹋,心里就怕得要命。

  “我們不求財。”三人中最胖的那個說。

  “對,我們只想嘗嘗小雛兒的味道。”

  沐沁漪聽著他們的話,都快絕望了,她坐在地上,不斷地往后扭退,但他們三個快速圍攏過來,她根本無處可逃。

  胖子最先上手,一把剝掉了沐沁漪的外套。

  “別這樣!大哥!我求你們了!”沐沁漪不斷地求饒拖延時間,希望附近能有人經過救救她。

  “別廢話了,說再多都沒用。”

  三個男人“嘿嘿”笑著,正準備朝沐沁漪撲過去時,身后傳來了腳步聲。

  “三個大男人欺負一個小姑娘?”

  是宋寧遠的聲音。

  沐沁漪原本整個人都快要窒息了,在聽見宋寧遠聲音的那一刻,她頓時有種逃出升天的感覺。

  仿佛他來了,一切都好了。

  三個男人一齊回頭,目光落在宋寧遠的身上,見他只有一個人,三個男人都放了心,說話語氣也充滿了挑釁。

  “你誰啊?多管閑事,活得不耐煩了?”

  宋寧遠笑了一下,那笑容仿佛在問,到底是誰活得不耐煩了?

  他這不屑一顧的笑容顯然把三個人都激怒了。

  “艸,看不起誰呢?兄弟們,上!”

  胖子一聲令下,三人齊上陣,但他們不知道的是,宋寧遠當過兵,在部隊的時候,他就有個外號叫“孤狼”,同是訓練營精壯的兵,他一個人就能干翻七八個,更何況是眼前這三個一身肥肉的小混子。

  沒幾分鐘,三人就趴在宋寧遠的腳邊“哎喲哎喲”地叫個不停了,宋寧遠解下三人的鞋帶,將他們的手都綁了起來,然后報了警。

  等做完這一切,他才朝沐沁漪走過來。

  “怎么樣?沒事吧?”他在沐沁漪面前蹲下來。

  沐沁漪的外套被脫掉了,身上只著一件清涼的吊帶,白皙的肩頭在月光下如白玉一般剔透,她的長發凌亂,嘴角有傷,整個人都透著一種破碎的美。

  “有事。”沐沁漪眼眶一紅,瞳仁瞬間就被淚水覆蓋,“我渾身都疼。”

  宋寧遠見她掉下眼淚,那晶瑩剔透的淚珠,像碎石從天而降,砸在他的心上。

  “先起來。”他把沐沁漪扶起來,細細地打量著她,除了臉上的傷,她還一直捂著小腹,“肚子不舒服?”

  沐沁漪點點頭,她的小腹剛被踹了兩腳,這會兒隱隱作痛。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