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115章 DNA鑒定
  “沈小姐,現場都安排好了嗎?”宋寧遠問。

  “安排好了,你放心,一切都沒有問題。”

  “好。”

  沈千顏答完宋寧遠的話,忽然想起來,剛才宋長德向她要名片,她還沒有給,她立刻從自己的手包里掏出一張名片,雙手遞給宋長德。

  “宋董,這是我的名片。您要是想來玉膳樓用餐,請隨時聯系我。”沈千顏說。

  “好。”宋長德接過沈千顏的名片看了一眼,握住手心里,“既然你和阿遠是朋友,那我一定帶著阿遠多多捧場。”

  “謝謝。”

  原來一切只是為了吃飯,身后的員工長舒一口氣,是他們腦部太多。

  “那就先這樣,不耽誤宋董和宋先生工作。”沈千顏往邊上側了一步,為他們讓開一條道。

  父子兩朝她笑了一下,大步離開。

  沈千顏站在原地,目送他們走遠了,才往大門口走。

  她剛一走出玻璃旋轉門,就看到阮曼霓,帶著兩個男人,抬著一個很大的祝賀花籃。她們距離上次見面,已經過去了許久,沈千顏不看到她,差點忘了自己還有這么一個對頭。

  阮曼霓看到沈千顏還是一副拽的二五八萬的樣子,她滿臉嫌棄,昂著頭闊步往里走。

  沈千顏和阮曼霓擦肩而過,她其實至今不知道,阮曼霓為什么這么討厭她,但也無妨,她并不靠著誰的喜歡過日子。

  阮曼霓走進大廳后,示意身后的工作人員把花籃放下,然后掏出手機,給宋寧遠打電話。

  電話響了很久,宋寧遠才接起來。

  “喂?”

  “宋寧遠,你猜猜我現在在哪兒?”阮曼霓隨手撥弄著花籃里的玫瑰,上面夾了卡片,卡片是她親手寫的,因為不滿意自己的字,她寫廢了好幾張賀卡。

  “我現在有點忙。”

  “我知道你忙,但是和我通個電話能耽誤你多長時間呢?”阮曼霓不滿。

  “你直說找我什么事?”

  “你不猜我在哪兒了嗎?”

  “就是這個事?讓我猜你在哪兒?”

  “宋寧遠,我在你們公司樓下呢。”阮曼霓聽出他語氣里的不耐,知道再賣關子可能會適得其反,立馬自己坦白。

  “你來公司干什么?”

  “今天不是你們公司周年慶嗎?我挑了個花籃,送過來。”

  這伸手不打笑臉人,更何況是來送禮的。

  “謝謝。”宋寧遠沉氣,“花籃我收下了,你先回去,改天請你吃飯。”

  “也不用吃飯,我來都來了,讓我上去見見你唄。”阮曼霓剛才看到宋寧遠的父親宋長德,如果能趁著今天這個機會把家長見了,讓宋長德對自己留下一個好印象,那就不虛此行了。

  “抱歉,我今天有很多事情要處理,無法單獨招待你。”

  “宋寧遠……”

  “沒其他事的話,我先掛了。”

  “我……”

  電話掛斷了。

  阮曼霓真的氣得發抖,憑什么,明明是她先認識宋寧遠的,可偏偏讓沈千顏搶了先?阮曼霓想到剛才在大廳里看到的那一幕,宋寧遠竟然把沈千顏引薦給了他父親認識,卻不愿意讓她上去,難道,他真的愛上沈千顏了嗎?

  *

  宋寧遠掛了電話。

  “誰的電話?”幾步之遙,宋長德坐在沙發里,搖晃著手里的茶杯。

  剛才,從電梯出來,宋長德就支開了手底下的人,直接跟著宋寧遠進了他的辦公室。

  “一朋友。”

  “是女朋友?”宋長德聽到那嘰嘰咕咕的聲音是女人的聲音。

  “不是。”

  宋長德看兒子一眼:“你年紀也差不多了,就算有女朋友,那也很正常,我現在就盼著你能成家。”

  “真的不是女朋友,我有女朋友了肯定第一個帶回家來給你看看啊。”

  宋長德笑了一下,這話他信。

  宋寧遠一直都是個很暖心的兒子,不會像其他男孩子那樣粗心大意,他時刻關心著他這個老父親的感受,有時候細膩地就像是個女孩兒,填補了他心里很多的空缺。

  這些年,他們父子兩相依為命,相處很透明,完全沒有秘密可言。

  “如果你媽在的話,你這個年紀還沒有對象,她早就張羅著給你相親了,我有時候挺擔心我這個父親沒有做好,耽誤你的終身大事。”

  “找對象的事我自己能看著辦,不需要相親。”宋寧遠過去拍了一下宋長德的肩膀,寬慰到:“再說了,你兒子這顏值,需要相親嗎?”

  “你小子,真是口無遮攔。”

  “這也沒外人。”

  “對了,剛才樓下那個沈千顏,也是你的朋友?”宋長德想起那女孩子,眉心就“突突”地跳。

  “算吧,認識的時間還不長。”

  宋長德沉默了片刻,眉頭緊鎖,不知在想什么。

  “爸,你想說什么就說。”

  “阿遠,你應該記得,你有一個妹妹,對吧。”這個送走的女兒一直都是宋長德心頭的刺,拔不掉也碰不得,他以前經常做夢夢到襁褓里小女嬰哇哇啼哭,導致他夜不能寐,后來看了很長一段時間的心理醫生,情況才慢慢好轉。

  但這個孩子,依然是他的心頭最難啟齒的傷痛。

  “記得。”

  “剛才我看到這個沈千顏的時候,不知怎的,忽然想起你的妹妹。”

  “為什么?”

  “因為,她長得和你母親年輕的時候,實在是太像了。”

  “像嗎?”

  宋寧遠印象里的母親和沈千顏并不相像,他之所以會懷疑沈千顏的身世,完全是因為那么一枚胎記。

  “像的,特別像,尤其是眉眼山根那個位置,簡直一模一樣。”宋長德嘆了一口氣,“你母親年輕的時候,也是花容月貌的女子,只是后來跟了我,被生活摧殘,才漸漸變得憔悴蒼老,生你之后,她剪掉了一頭長發,每天既要照顧你,又要打零工賺錢,根本沒有時間打扮自己,漸漸就變成了你印象中的婦女形象,可其實,她特別美。”

  宋長德說起發妻,眼底就蓄滿了愧疚。

  “爸,你別難過了。”宋寧遠安慰,“媽去了天堂,就不會再受苦了,如今她看著你我不愁吃不愁穿,過上了好日子,心里一定也特別開心。”

  “你我是不用她再擔心了,但是你妹妹呢,這些年,也不知道她過得好不好?”宋長德心底的哀思徹底被勾起來,眼眶也忍不住紅了。

  宋寧遠想了想,還是決定把胎記的事情告訴父親。

  “爸,其實,沈千顏很有可能就是妹妹。”

  “你為什么這么說?”宋長德立馬坐正了身體,目光炯炯地盯著兒子,“你是不是查到了什么?”

  “暫時沒有查到什么,但是,我看到過沈千顏腕骨上的胎記,和妹妹當年的胎記一個位置。”

  宋寧遠原本不敢確定,可聽了父親剛才那番話之后,他基本就可以肯定沈千顏就是他的妹妹,不然,怎么可能有一樣位置的胎記和神似母親的容貌那么多的巧合疊加在一起?

  “那肯定就是她!”宋長德撂下茶杯,激動地跳起來,“肯定就是她!我要下去找她好好聊一聊!”

  “爸!”宋寧遠趕緊將父親攔下,“你別沖動!”

  “那是你妹妹,阿遠,那是你妹妹啊!你知道我找了她多久!我做夢都想要再見她!”宋長德的眼淚已經從眼眶里流了出來。

  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更何況是他這把年紀的男人,只是,這一刻,他實在是忍不住,對亡妻的愧疚,對女兒的思念,多年累積的情緒,都在這一刻爆發出來。

  “爸,雖然巧合很多,但我們還沒有確切的證據。沈小姐現在有她自己的生活,我們貿貿然去找她,去告訴她當年的事情,對她來說,就是要徹底顛覆她此時平靜的生活,她未必能接受,而且……”

  而且,對她也不公平。

  當年丟棄她雖然是生活所迫,逼不得已,但無論有多少理由,對沈千顏來說,那都是自私的借口。

  如今要是再突然去與她相認,破壞她現有的生活,那更是自私。

  “爸,你冷靜一點,你好好想想,我們不能只站在自己的角度考慮問題,我們也得考慮妹妹的感受,對不對?”

  宋長德冷靜下來,覺得兒子說得也有道理,如果沈千顏現在生活和樂,家庭幸福,突然有一個陌生人蹦出來說是她的親生父親,那簡直就是災難。

  多年后相見,他不想給女兒留下這么可怕的印象,但不相認,他也做不到。

  “那我們現在應該怎么辦?”

  “我會想辦法,先拿到沈小姐的頭發去做親子鑒定,等結果出來,如果確定她是妹妹,我會再考慮相認的事情。”

  “對對對,有道理,先做dna鑒定,別到時候搞出一場烏龍,空歡喜一場。”宋長德已經徹底冷靜下來了,“你盡快安排。”

  宋寧遠點頭,他當然想盡快安排,可是,要拿到沈千顏的頭發也不容易,他們現在還沒有熟到這個地步,如果這么快對她表現出什么企圖,恐怕會引起她的懷疑。

  “我現在慢慢和她走近,等有機會了,我會盡快安排。”

  “好。”

  宋長德擦掉眼淚,感覺自己心里最陰暗的角落終于照進了一束光,有了女兒的消息,他的生活也終于開始有了除賺錢之外更好的盼頭。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