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112章 不許再對別的男人那樣笑了
  “寧遠!”

  兩人正說著話,宋寧遠的戰友已經在車上朝他招手了。

  “沈小姐,我還有別的局,先這樣,改天再聯系。”

  “好。”

  宋寧遠對沈千顏點了點頭,大步流星地朝那輛大路虎走去,路虎的車窗里探出兩張英氣十足的臉,正遙遙望著沈千顏。

  沈千顏對他們也笑了一下。

  “哇哦,寧遠,這女孩子誰啊?長得可真標志。”

  “不會是你女朋友吧?”

  宋寧遠搖了下頭:“我沒有女朋友。”

  “沒有女朋友可以發展成女朋友嘛,我看她文文靜靜的,和你不僅顏值般配,氣質挺般配。”老大哥徐海說。

  “我對她不是那種念想。”

  “那是什么念想?純友誼?”

  宋寧遠沉默了幾秒,忽然說了句:“她腕骨上有一枚胎記。”

  車廂里的人相互看了眼,頓時明白了宋寧遠的意思。

  大家都知道,宋家雖然現在家大業大,但早年其實窮困潦倒,非常落魄,宋寧遠的母親在生下他后,其實還生過一個妹妹,但當時醫療條件差,宋母在生產過程中不幸難產去世了,而當時的宋父欠著很多外債,一個人實在養不活兩個孩子,所以忍痛把剛出生不久的小女兒悄悄放到了福利院的門口。

  那個小女孩,手腕骨上就有一枚胎記。

  后來,宋家慢慢發家,有了足夠的金錢和地位,宋寧遠和他父親最大的心愿就是能把當年忍痛送走的妹妹找回來,可是,這么多年過去了,當時的福利院早就已經倒閉,當年的那些孩子也早已四散天涯,根本無處找尋。

  徐海記得,那年他們剛去邊塞,宋寧遠在當地遇到一個女生,無意瞥見對方手腕上有一塊紅紅的類似胎記的東西,宋寧遠激動地開車追著那個女生跑了好幾公里,好不容易追上,詢問之下,才得知那并不是天生的胎記,而是女孩小時候貪玩留下的傷疤。

  宋寧遠從欣喜到失落,眼神里的落差感徐海至今還記得,也是那時,徐海他們知道宋寧遠還有一個失散多年的妹妹。宋寧遠的妹妹也就是他們的妹妹,所以,前年退伍后,兄弟們各自回到各自的家鄉,走到哪兒都在幫著宋寧遠留意手腕上有胎記的女生,都不知道逮錯過多少姑娘……

  說起來,隊里老幺剛結婚的那老婆,就是在大街上拉人確認胎記的時候認識的。他們結婚的時候還特地在婚禮上感謝了宋寧遠和他那位素未蒙面的妹妹,宋寧遠也笑著感慨,這陰差陽錯的緣分,是他尋妹路上的最大的慰藉了。

  “你還沒確認過?”

  “沒有。”

  “為什么不確認?”徐海奇怪,他們都知道宋寧遠有多急切地想要找到他的妹妹,這次怎么不著急了?

  宋寧遠不說話,因為這次感覺太強烈了,所以,他不敢輕易去確認。

  其實,在遇到沈千顏之初,他就已經派人去查過沈千顏了,她是沈家的千金,有父有母有弟弟,家庭背景一切看起來都那么正常,這份正常讓他更不敢隨隨便便去破壞她現在的平靜生活。

  他想過了,他得循序漸進,慢慢來,不能嚇著她。

  *

  沈千顏目送宋寧遠他們的車離開后,就繼續投入了工作,她沒有把今日的插曲放在心上,也沒有把那句“以后多多照顧生意”放在心上,因為,這句話她實在對太多客戶說過了,宋寧遠只是其中之一,她也沒有指望他這大忙人能將這句話入心。

  可沒想到,才過一周,宋寧遠真的帶著助理找上門來了。

  宋寧遠的助理是個戴著眼鏡,看起來很干練的女生。

  “你好,沈總,我是宋總的助理陳彥舒。”

  “你好。”

  “宋總這次帶我過來,主要是想和沈總談一下宋氏十五周年慶的餐飲供應,不知道沈總方便嗎?”

  方便,當然方便,送上門來的大生意,怎么可能不方便?

  沈千顏立馬把陳彥舒請上了二樓辦公室,宋寧遠也跟著上了樓,但他似乎全程都沒把心思花在談合作的事情上,他的眼睛一直看著沈千顏辦公桌上的照片。

  那是沈千顏小的時候賴在外婆懷里撒嬌的照片,外婆側著身,雖然沒有露臉,但沈千顏卻一直把這張照片當成寶貝,因為這是她和外婆為數不多的合影照片。

  沈千顏一邊和陳彥舒溝通,一邊注意著宋寧遠的反應,直到兩人敲定了合作方案,宋寧遠的目光都還沒有從這張照片上挪開。

  “宋先生,你在看什么看得這么出神?”沈千顏猜想,難道宋寧遠也認識她的外婆?可不該啊,外婆都沒有露全臉,這一個側影很難認出來吧。

  或許,這就是他看這么久的原因?

  “這是你小時候嗎?”宋寧遠指著照片上的小女孩問。

  “是的,你是在看我嗎?”沈千顏笑,“覺得我和小時候長得不像嗎?”

  “像,五官像是等比例放大的。”宋寧遠的目光在沈千顏和小沈千顏身上來回對比了一下,“你小時候就很漂亮,長大了更漂亮。”

  突如其來的夸獎讓沈千顏不好意思。

  “謝謝。”

  “不客氣,我只是實話實說。抱著你的這位,是你母親嗎?”宋寧遠又問。

  “不是的,是我外婆。”

  宋寧遠點了點頭,想到之前派去調查的人說,沈千顏從小跟著外婆一起生活,這么一想,也算是和之前的信息都對上了。

  “看得出來,你和外婆感情很好。”

  沈千顏“嗯”了聲,想了想將那句“如父如母”憋了回去,雖然宋寧遠幫過她兩次的,但他們其實并不算熟,有些話可講可不講,便沒必要講。

  “合作的事情都談好了嗎?”宋寧遠看向助理陳彥舒。

  “都談好了,宋總。”

  “行,那你先回去吧。”

  “是。”

  陳彥舒走后,宋寧遠開口邀請沈千顏喝下午茶。

  “一起喝個下午茶有時間嗎?沈小姐。”

  大客戶提出的要求,沈千顏當然不會拒絕。

  “好。”

  *

  宋寧遠帶著沈千顏去了隔壁青山的茶莊。

  沈千顏原本還以為,他們兩個不太熟的人獨處會冷場,沒想到宋寧遠健談且,話題一個接著一個,把沈千顏逗得“咯咯”直樂。

  忽然,沈千顏的手機一震,有微信進來了。

  她低頭一看,看到靳仲廷的信息:“笑得挺開心啊。”

  這幽怨的氣息,簡直要沖出屏幕。

  靳仲廷也在這里?

  沈千顏立馬扭頭去找,看到靳仲廷站在庭院里,隔著落地玻璃遙遙地看著她。

  “你在看什么?”宋寧遠坐的位置有盲區,正好看不到靳仲廷。

  “沒什么,我只是在看,這里的洗手間在哪兒?”

  “出門,穿過庭院就是。”

  “好,那宋先生稍等,我去一下洗手間。”

  宋寧遠點頭。

  沈千顏快步穿過庭院,剛走到那棵高大的松樹后頭,就被靳仲廷一把扯進了懷里,他的外套上沾染著山里的寒意,并不暖和。

  “笑得挺開心啊。”靳仲廷又把剛才信息里的那句話重復了一遍。

  當面聽,更顯醋意滿滿。

  “吃醋啊?”沈千顏昂頭朝著他笑。

  “你說呢?”

  “我不知道啊,我聞聞。”她低頭,在他身上嗅了嗅,其實只聞到茶香和松葉的清香,但她卻捏著鼻子,假意道:“好酸吶,這醋味絕了。”

  靳仲廷冷哼了聲,更用力的把她箍在自己的懷里。

  “你怎么和宋寧遠有往來?”他問。

  “你認識宋先生啊?”

  “有過一面之緣,在之前紫原的慈善活動上。”

  沈千顏想了想,對哦,她之前碰到宋寧遠,就是在去紫原的路上,可真巧。

  “你怎么會和他認識?”靳仲廷又問。

  “他是我的客戶,今天來店里談了生意。”

  “什么生意?”

  “你追問得這么緊做什么?宋先生又不是壞人。”

  靳仲廷知道宋寧遠不是壞人,雖然他和宋寧遠只有一面之緣,但他早些時候就聽說過宋寧遠,聽說他是軍人出生,沒有見錢眼開的商人做派,做人做事都非常有原則,只要和他合作過的人,都會對他豎起大拇指,贊不絕口。

  想來,這些傳言也不會假,畢竟,宋寧遠是能跑到紫原那種地方去做慈善的人,能去紫原做慈善的,那都是真心實意做慈善的,沒有一點作秀的成分。

  “他不是壞人,但他是男人。”靳仲廷沒好氣地提醒。

  而且,還是個相當有魅力的男人,能讓他不警覺起來嗎?

  “我已經有靳總你這樣優秀的男朋友了,別的男人怎么可能還會入我的眼。”沈千顏調皮地拍了拍靳仲廷的胸膛,“靳總你放心,我不會喜歡上他的。”

  “他喜歡上你,也很棘手。”靳仲廷想到沈千顏剛才那個燦爛的笑容就上火,哪個正常的男人能抵御住她那樣的笑容。

  “靳總,你會不會有點情人眼里出西施,多慮了?”沈千顏朝宋寧遠的方向看了一眼,“這位宋先生,一看就身邊不缺美人,他沒那么容易喜歡我的,而且,就算他喜歡我,我也是一片紅心向著你呀,這點信任都沒有嗎?”

  靳仲廷抬手刮了一下沈千顏的鼻頭,緊接著一低頭,吻住了她巧言善辯的嘴。

  “不管怎么樣,總之,不許再對別的男人那樣笑了。”靳仲廷再一次強調。

  沈千顏覺得大佬吃醋的樣子有點好笑,她忍著笑點點頭:“好啊,我盡量。”

  “不是盡量,是一定要做到。”

  因為她那樣笑,實在是太讓人有危機感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