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104章 做我女朋友吧
  沈千顏笑了一下,這是今晚她為數不多的真心笑容。

  兩人走到安西晚和段明錚的身側。

  “顏顏,靳總,今天你們跟著受累了。”安西晚回頭望了眼場內的賓客,說:“現在人也不多了,你們的任務已經圓滿完成,趕緊去休息吧。”

  “是啊,去休息吧,就在這酒店樓上,我讓人給你們開好了房間,行李已經給你們送上去了。”段明錚遞過來兩張房卡,“今天辛苦了,改日一定重謝。”

  客房在八樓。

  段明錚的助理很貼心地訂了兩間相鄰的房間,他知道靳仲廷對住宿要求高,所以特地訂了可以望見江景的總統套房,可他不知道的是,如果只訂一間房,靳仲廷會更滿意。

  沈千顏刷開房門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找拖鞋,這高跟鞋簡直要她的命,腳后跟已經痛得麻木,她在沙發上靜坐好一會兒,才緩過勁兒來。

  她泡了個熱水澡,換上自己帶來的睡衣,剛把頭發吹干準備入睡,就聽到門口傳來門鈴的聲音。

  這么晚了,是誰會在這個點來敲她的門?

  沈千顏走到門口,往貓眼里看了一眼,是隔壁的靳仲廷。

  “怎么了?”沈千顏拉開房門,上下打量靳仲廷一眼,他還穿著西裝,一絲不茍,渾身上下唯一不太正經的是他松弛的領帶。

  “我房間的熱水器壞了。”靳仲廷說。

  “熱水器壞了你找客房服務啊,找我干什么?”

  沈千顏欲無情地關門卻被靳仲廷抬肘撐住了門。

  “借你的浴室用一下。”

  “你可以找人來修,或者直接換個房間。”

  “太麻煩了,我只想沖個澡睡覺。”他一副正人君子的表情,“我沖個澡很快,不會耽誤你太長時間。”

  沈千顏想想時間也的確不早了,他這一天下來估計也累了,沖個澡就能搞定的事情,何必再折騰來折騰去呢。

  她側身讓靳仲廷進門,并且嚴肅地補一句:“速戰速決。”

  “好。”

  靳仲廷走進了房間,卻不急著走向浴室。

  “你不是要沖澡?”沈千顏警覺,心想今天累了這么一天了,他不會依然精力充沛地想干點什么吧?

  “感謝你借用浴室,先給你看樣東西。”

  靳仲廷掏出手機,示意沈千顏過去。

  沈千顏遙遙看了一眼,他的手機里是一段小視頻,她也不知道是怎么腦子抽了一下,忽然開口說了一句:“靳總,這大半夜的,你給我看這種帶顏色的視頻,合適嗎?”

  帶顏色的視頻?

  靳仲廷反應了半天才反應過來,她所謂的顏色是什么顏色。

  他忍不住笑起來,沈千顏這腦回路真是絕了,他是什么變態嗎?大半夜敲門過來,就是為了給她看那種視頻?

  “你先看看,才知道合不合適。”

  靳仲廷點開了視頻,背景是黑色的夜幕,偶有星星閃爍,播到三四秒的時候,忽然聽“嘭”的一聲,畫面里綻開了一朵心型的絢爛煙花,緊接著,各種形狀的煙花一朵跟著一朵地在空中綻放……

  *

  畫面太美。

  沈千顏一時忘了眨眼,直到最后,畫面里忽然跳出了“i?u”的字樣,她才一個激靈,猛然回神。

  心在胸腔里“突突”直跳,她期待著什么,卻又害怕著什么。

  “你哪來的視頻?”沈千顏問。

  “半山的煙火秀,我剛去拍的。”

  半山的煙火秀,就是馮樂平原本想帶沈千顏去看的煙火秀,靳仲廷是去了才知道,這是情侶主題的煙火秀,現場的基本都是情侶,煙火開始之后,親親抱抱的一堆,馮樂平這小子可真有心機,幸虧他沒約到沈千顏,否則,真帶去了現場,保不齊他能做出什么事情來。

  “你剛才去半山了?”沈千顏詫異,她還以為他也是回房休息了,沒想到他跑那么遠去拍了煙花秀。

  “嗯。”

  “為什么去拍煙花秀?”

  “你不是說你喜歡。”

  沈千顏往回想了想,想到自己之前拒絕馮樂平時說的那句喜歡,其實那不過是托詞,她總不能直截了當地說自己不喜歡煙火吧,那么多人在呢,她就算不需要給人留面子,也需要注意自己的情商。

  誰知道,靳仲廷竟然為了這句話深更半夜特地跑去拍煙火,這個男人,總能出其不意地給她制造浪漫。

  “這煙火秀,是情侶主題的。”靳仲廷忽然補充。

  “所以呢?”

  “一起看煙火的男女都會變成情侶。”

  沈千顏還沒反應過來,就聽到靳仲廷認真地說:“我們剛才一起看了。”

  “所以呢?”

  “沈千顏,做我女朋友吧。”

  這樣也可以?

  “靳總,你這和強買強賣有什么區別?”沈千顏看著靳仲廷,“而且,打開手機邀請別人看一個小視頻就能賺到一個女朋友,那豈不是所有女人都能成為你的女朋友。”

  “我不要所有女人,我只要你。”

  沈千顏的心自然是動搖的,可是,看到剛才的煙火,有一瞬,她想到的是去年過年的時候,靳家庭院里綻放的那最殤的煙火……

  靳仲廷看她臉色微變,大概猜到了她在想什么。

  他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誠懇道:“我知道自己以前有很多事都做得不夠好,過往一切都是我不對,你給我個機會,讓我可以加倍補償給你,好不好?”

  沈千顏內心還是有點猶豫,她承認自己是膽小的人,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她怕自己再一次深深地沉淪,而他,總能游刃有余地全身而退。

  “我覺得我們現在的關系也不賴。”

  黑夜里放縱,無需彼此負責,無需投入感情,來去都很自由,也不會被傷害。

  “不清不楚不是我要的關系。”靳仲廷面色嚴肅,“我想要有一個明確的身份。”

  “你現在也有啊。”沈千顏笑,“前夫。”

  靳仲廷一把扣住她的纖腰:“我想要一個可以名正言順保護你的身份。”

  就像剛才,她在桌上被那些男人調笑,如果他是她的男朋友,他從一開始就可以站出來,但前夫,不夠格。

  “答應我,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