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103章 纏人的前夫
  真是邏輯鬼才。

  沈千顏悄無聲息地推開他的手,微抬起下巴駁說:“我說不是指那種快樂,也不代表,就是承認你能讓我快樂。”

  “所以,是還不夠快樂……”他若有所思,然后又看著她,似承諾又似挑逗道:“改天加把勁,努力讓你快樂起來。”

  沈千顏感覺他的眼睛就像是一個發電站,明明就只是這樣淡淡地看著她,她卻渾身止不住地泛起酥麻感。

  兩人正眼神拉絲,一個身穿黑色襯衣的男士徑直過來,停在了沈千顏的座椅后頭。

  這是馮家的小公子馮安平,馮安平濃眉大眼,看起來一臉正氣。

  “你好,沈小姐。”

  “你好。”沈千顏朝他點點頭。

  “我是馮安平。”馮安平自我介紹。

  “幸會。”沈千顏禮貌地說。

  馮安平對她笑了一下,像個陽光大男孩。

  據說,馮安平之前當過兵,是個練家子,身手很不錯,退伍后也沒有按部就班地繼承家業,而是自己開了一家安保公司,給明星和富商提供安保,在錦城有不錯的人脈。

  “安平過來,是不是想讓伴娘看看合不合眼緣吶?”同桌有人開玩笑。

  馮安平臉一紅,更像是情竇初開的大男孩了。

  “喲喲,還臉紅上了呢。”開玩笑的那位見馮安平臉紅,立馬起身過來拍了拍馮安平的肩膀,“你這長相這么周正,女人都喜歡的啦,對不對,沈小姐?”

  沈千顏微微一笑:“馮先生是真的很帥。”

  她只附和了前半句,至于“女人都喜歡”,各花入各眼,她可不能代表所有女人。

  沈千顏夸了句帥,眾人都覺得有戲,紛紛起哄。

  “安平也算是富二代里最不作妖的一位了,自己創業,身價攀升,鉆石王老五啊。”

  “是啊,據說娛樂圈就有很多女明星覬覦著安平,沈小姐要是覺得看對眼,可得加把勁兒啊,別讓機會從眼前溜走哇。”

  “我看著你們兩個挺般配,別的不多說,就你倆這眼睛,以后生的孩子肯定濃眉大眼,特漂亮。”

  “……”

  連孩子都安排上了,屬實有些夸張。

  一旁的靳仲廷臉色鐵青,眼神冰冷,說話的這幾個,城科的張耀、久光百貨的費天明,還有童程教育的陳驍,不管他們是不知道沈千顏是他的前妻,還是明知故犯,他都記住了,這筆賬,以后慢慢清算。

  沈千顏被人按頭相親,也是不樂意的,但這畢竟是安西晚的婚禮,左右還得顧新人的面子。

  “大家真是說笑了,馮先生過來都還沒說清楚來意,大家連孩子的眼睛長什么樣都想好了,萬一他過來有別的正事,豈不是太過烏龍了?”她笑著看向馮樂平,問“馮先生,你剛找我,是想說什么?”

  馮樂平見沈千顏表面笑著,但笑意其實并沒有到達眼睛,他猜想大概率是沒戲,可他實在喜歡沈千顏這款,剛在臺上驚鴻一瞥,就一見鐘情,無論結果是不是被拒絕,他都想試一試。

  “我過來其實就是想問一問,沈小姐婚禮結束后有沒有其他安排,我知道這附近等下有煙火秀,如果沈小姐有時間的話,我們一起去看看?”馮樂平問得小心翼翼。

  “哎喲哎喲,肯定有時間的啦,伴娘又不是新娘,等下還要洞房,怎么會沒時間呢。”

  “就是啊,帥哥都開口了,美女肯定要給面子,不然后悔莫及。”

  “煙火秀,聽著就很浪漫,不去可惜啦,看完煙火秀,兩人還能更深入交流交流。”

  “……”

  桌上幾個男人又高chao了,沈千顏對馮樂平這個人沒有意見,他全程都對自己是很禮貌很尊重的姿態,沈千顏討厭的是同桌的這幾個男人,多管閑事,滿口huang腔,一個比一個惡臭。

  靳仲廷原本還想秋后算賬,但這些話一聽,瞬間就忍不了了。

  沈千顏坐在靳仲廷的身邊,第一個感受到他氣場的變化,猜測他可能要掀桌子,連忙再桌下勾住了他的腿。

  這可是安西晚的婚禮,沈千顏絕對不允許姐妹的婚禮因為她而鬧出什么不快的幺蛾子,而且,這都接近尾聲了,再為這幾個惡臭男破壞這浪漫美好的一天,不值得。

  靳仲廷的小腿被沈千顏柔軟的腳勾住的剎那,他整個人瞬間緊繃。

  他轉眸看向沈千顏,她也看著他,那眼神,很明顯是無聲的制止。

  靳仲廷的怒火瞬間被她那百轉千回的一眼給平息,也是,這好歹是段明錚和安西晚的婚禮,如果他到最后一刻開火砸場子,那真的是太不給新人面子了,也太對不住伴郎這個身份了。

  他松開了緊握的拳,若無其事地喝湯,但心里又給這幾個人狠狠地記了一筆。

  沈千顏見靳仲廷收起要干架的氣勢,連忙將自己的腳收回來,剛才是迫不得已,但轉念想想,這個姿勢簡直不要太曖昧了。

  還有,靳仲廷小腿肌肉怎么這么硬,這男人身上沒有一處是軟的,哦不,他的舌頭是軟的,他溫溫柔柔吻她時,簡直能把她的靈魂勾出來……

  “沈小姐?”馮樂平見沈千顏有些出神,開口追問,“不知道沈小姐是否有時間?”

  “謝謝馮先生的邀請。”沈千顏很客氣地回復:“煙火我很喜歡看,但很抱歉,我今天跑了一天有點累了,雙腳也磨破了皮,婚禮結束后只想回去休息,實在沒有多余的精力去看煙火。”

  馮樂平聽她說得這么真誠,隱隱覺得還是有戲,畢竟,沈千顏也沒有說謊,他也在朋友的婚禮上做過伴郎,真的是非常累,他一個男人的吃不消,更何況穿著高跟鞋的女人呢。

  都怪他考慮不周,就不該約的這么著急的。

  馮樂平正想提議“下次一起”,就聽沈千顏又接了一句:“煙火短暫,錯過可惜,馮先生趕緊約上別人去看吧。”

  得,這下后路全被堵死了。

  剛剛幫著撮合的幾個人聽了沈千顏的回答,都暗自咋舌,這女人可真是不知好歹,她除了有幾分姿色,還有什么?

  “沈小姐可別后悔,這可是馮家的公子,雖然現在馮公子在外面創業,但早晚要回去繼承家業的,到時候,家大業大的,不就是傳說中的豪門?”其中有一人還想勸。

  靳仲廷手里的湯蠱直接落在了桌面上,“嘭”的一聲。

  “費總不知道有沒有聽過這么一句話,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云。”靳仲廷淡淡的把玩手里的湯勺,“沈小姐已經早已經歷過最好的,她還會在乎什么?”

  剛亂點鴛鴦譜的幾個人一愣,他們是真不知道,沈千顏是靳仲廷的前妻,直到身邊另一位同伴輕聲提醒,他們才知道自己剛才干了多么自掘墳墓的事情,也了然沈千顏為什么看不上馮樂平,這都是進過頂級豪門的人了,哪里還會在乎一個馮家。

  “啊,抱歉抱歉靳總。”

  靳仲廷指了指沈千顏:“向她道歉。”

  幾個人立馬轉頭看向沈千顏,識相道歉:“對不住對不住沈小姐,太高興喝多了酒,剛才玩笑有些過了,你可千萬別介意啊。”

  沈千顏笑了下:“那以后就少喝點吧,病從口入,禍從口出,飯可以亂吃,話不可以亂講。”

  “是是是,你說的是。”

  馮樂平還云里霧里,不知道桌上的形勢怎么會變成這樣。

  這時,靳仲廷轉頭看向馮樂平,對他說:“馮先生你請回吧,沈小姐還沒有從上一段婚姻里脫身出來,她前夫對她纏得緊,她暫時沒精力開始新戀情。”

  沈千顏真想翻一個白眼,纏人的前夫,靳仲廷對自己的定位還挺準確的。

  她又看了眼馮樂平,他面對沈千顏的拒絕,起初還很平靜,但聽完靳仲廷的話,臉上的表情登時就精彩紛呈了起來,從一開始的震驚沈千顏竟然離過婚,到接下來的慶幸沒約上,那情緒變化,簡直一目了然。

  馮家畢竟家大業大,馮樂平就算再喜歡,也絕對不可能娶一個離過婚的女人進門,就算他自己愿意,他的母親也絕對不會同意的,別說進門了,母親可能連談戀愛都不許他們談,這多丟人?

  他一邊萬幸沈千顏拒絕了他,沒有讓事態更深入的發展,一邊又懊惱,一個離過婚的女人憑什么拒絕他?他家大業大,有顏有錢,除了有點矮,哪里差了?難不成,她的前夫有靳仲廷那么帥?

  沈千顏看著馮樂平,深感眼前的男人膚淺,離過婚的女人怎么了?女人的價值,從來不需要依靠男人實現。虧她一開始還覺得馮樂平長了張國泰民安的臉,看著面善,還好言好語怎么就,呵呵,原來是個封建傳統的大男子主義。

  安西晚那邊已經在送賓客了,婚禮已經到尾聲了。

  沈千顏見狀,提裙站起來,看也不看馮樂平,直接朝安西晚走去,她沒走幾步,就感覺身后有人追上來。

  她以為還是馮樂平,轉頭正要懟,卻看到來人是靳仲廷。

  “你跟著我干什么?”沈千顏問。

  “當然是保持人設,做纏人的前夫。”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