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98章 第四任太太
  沈曉茹身上穿著一件蕾絲刺繡的抹胸婚紗,正如銷售吹捧的那樣,曲線玲瓏有致,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妥妥的“s”型身材。

  “這件漏得太多,我家達令會有意見。”沈曉茹看似抱怨實則秀恩愛,“我家達令平時管我好嚴的,穿衣服不能太透,穿裙子不能太短,這件抹胸他肯定不樂意。誒,我好多漂亮衣服都穿不了,真的好討厭。”

  銷售笑:“男人嘛,別人的老婆露得越多越好,自己的老婆恨不能拿塊黑紗包起來才好,孟先生管得嚴,說明他真的很在乎您。”

  這話對沈曉茹格外受用,她正打算更深入地秀一把恩愛,一轉眸,看到了沈千顏和安西晚。

  “喲!”沈曉茹冷嗤了聲,推門出來,“沈千顏,你一個都離婚了的人在這婚紗店里干什么?怎么?找到第二春了,要開始第二段婚姻了?”

  沈千顏不理沈曉茹,拉上安西晚就走。

  她知道,沈曉茹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開口就能把人氣死,以前如此,如今傍上了孟家,更是變本加厲。

  “這人就是你堂姐?”安西晚對沈曉茹的惡名早有耳聞。

  這女人在錦城的名媛圈里口碑一直很差,是那種把“見不得別人好”的心思掛在臉上的人,又蠢又惡。

  “嗯。別理她,你去試禮服吧。”沈千顏不想和沈曉茹糾纏不清的另一個原因,是不想影響安西晚的心情。

  安西晚本就心情不佳,看到這些婚紗,好不容易提升了幸福感,可不能讓沈曉茹破壞了這種幸福感。

  jessica是婚紗中心的首席設計師,一般人預約不上她的檔期,也不知道段明錚怎么會有門路,輕松請到了jessica為安西晚服務。

  “段太明艷動人,我現在知道明少為何能為段太收心了。”jessica見到安西晚,發出這樣一句感慨。

  安西晚不作表態,段明錚傳出領證的消息后,似乎所有人都在好奇他這樣的花花公子到底會為怎樣的一個女人回頭,那些來自四面八方的審視,讓她覺得莫名不適。

  jessica把安西晚選中的禮服都拿到了試衣廳,不愧是頂級設計師,jessica的設計比外面展示的那些款式更靈動更賞心悅目,也更能激起新娘子對婚禮的期待。

  別說安西晚了,就連沈千顏看了,都心馳神往。

  安西晚剛換上第一套禮服,店里的工作人員忽然跑來敲門。

  “j姐,經理有事找你。”

  jessica看了那工作人員一眼:“沒看我正忙著招待客人?有事直接在這里說就可以了。”

  工作人員看了看安西晚和沈千顏,明顯有點為難。

  “到底什么事?讓你說就說。”jessica是個直脾氣,尤其不喜歡店經理曲意逢迎那一套,兩人平時就不太合。

  “剛才我們把你設計的禮服送到這邊試衣廳的時候,隔壁那位孟太太把我們攔下,她說她看上了你的設計,讓你把所有禮服都送到她那邊去。”工作人員越說越小聲。

  “孟太太?哪個孟太?”jessica問。

  “錦城孟家孟大少的第四任太太。”

  jessica蹙了下眉,大概知道了店經理為什么要把她喊出去,錦城孟家也是有點背景的,店經理肯定覺得自己得罪不起,所以來找她商量。

  “你去告訴那位孟太,我設計的禮服,不是誰都能穿的。”jessica一字一句,鏗鏘有力。

  她最討厭有錢人仗勢欺人,那位孟太敢這樣明目張膽地搶衣服,肯定是覺得她不敢得罪她,可她偏是塊難啃的硬骨頭。

  店員聽到jessica這么說,嚇壞了,這話讓她怎么轉述,怎么轉述都要得罪人啊。

  “j姐……”

  jessica也不想為難同事,她揮手讓店員出去,說:“我來打電話和經理說。”

  “嗯嗯。”店員像是得了大赦,趕緊開溜。

  jessica在電話里毫不留情地把店經理說了一頓,她還是那句話,不是所有人都能穿她設計的衣服的。

  電話剛掛下不久,試衣廳的門就被人踹開了。

  jessica不滿轉頭。

  “哪位這么無禮?”

  “是我。”沈曉茹從門外進來,目光落在jessica身上,“我是想來看看,哪位設計師有眼無珠,竟然不讓我穿她的設計。”

  jessica頓時猜到來人是誰:“你就是孟太太?”

  沈曉茹很喜歡聽人喊她“孟太太”,她覺得這三個字能為她抬咖,所以,她不由地昂起下巴,姿態更顯倨傲:“你知道就好。”

  “不知道,猜的。”jessica笑了笑,“想來,這個店里能做出這樣無禮的事情來的,也只有您了。”

  “你……”沈曉茹沒想到一個小小的設計師竟然敢沖撞她,頓時更加不滿了,“你知道我家達令這孟姓是那個孟家嗎?你別大水沖了龍王廟還云里霧里的。”

  “我知道,孟川孟總。”jessica絲毫沒有被嚇到,“我服務過孟總之前的那幾位太太,不得不說,孟總找老婆的眼光是越來越差了。不過也是,畢竟孟總年紀也上去了,還是四婚,再想找到像之前那樣高素質高修養的漂亮老婆,也沒戲了,他只能退而求其次。”

  “你說誰是次?”

  “誰是次不是一目了然的事情嗎?”

  “你簡直反了!我看你是這份工作都不想要了。”沈曉茹抓狂,吩咐陪同她一起來的助理說:“快去把店經理找來。”

  jessica并沒有在怕的,她靠手藝吃飯,在哪兒都吃得開,并不是非要在這家店里,所以她底氣十足,也不需要看誰的臉色。

  “沈曉茹,你夠了,別一天到晚瘋狗一樣亂咬人。”沈千顏忍不住開口,她知道沈曉茹并不是真的看上了jessica的設計,她只是單純地想搶奪她或者她朋友想要的東西,以此來刷存在感,證明她比沈千顏混得更好。

  “我是來消費的,我想要挑一件自己中意的婚紗,有什么不對?倒是這位設計師,顧客想試一試她設計的禮服,她百般推脫,搪塞敷衍,是不是可以去投訴?”

  “出門左拐走到底。”jessica比了個請的手勢,“客戶服務中心,有處理投訴的服務,你請隨意。”

  沈曉茹倒是沒想到,jessica竟然這么拽,她呵呵兩聲:“水往低處流,人往高處走,你一個設計師,這么不懂人情世故可怎么在這個圈子里混啊。”

  jessica淡淡地看著沈曉茹,完全不把她的話聽進耳朵里。

  “你把自己的設計給她們穿,就是拉低自己的檔次。”沈曉茹的目光掠過沈千顏和安西晚,“她們一個是靳家不要的下堂妻,一個是即將破產的落魄千金,她們還能有什么好婚事?相反,我和孟川即將舉辦的婚禮,賓客非富即貴,我能穿著你的設計亮相,那就是給你打免費廣告,你連這都不懂,還怎么打響自己的知名度?”

  jessica簡直要笑死。

  這位孟太太的消息是否太滯后了,她竟然還停留在安家即將破產這一消息層面上,不知道安西晚此時已經是段家的媳婦了。

  論段家的財富和權勢,可不比孟家差。

  “我說的再直白一點,就算這位安小姐今天選中了你的禮服,她都未必支付得起禮服的高昂費用。”沈曉茹再次補刀。

  安西晚淡淡地站著,安家的這次危機,真的讓她看穿了太多人的嘴臉,現在什么阿貓阿狗都敢來她面前玩落井下石的戲碼,難怪段明錚那天意味深長地她說:“無論你想不想要,婚禮對你很重要。”

  他大概也是聽到了外面各種風言風語,想要借著婚禮對外公布,她安西晚已經是段家的人了,不是誰都可以來欺負的。

  這么一想,段明錚也是用心良苦。

  安西晚腦海里剛閃過段明錚的名字,門外就響起了腳步聲。

  “段總,您這邊請,段太太正在里面試禮服。”店員引著段明錚走進試衣廳。

  安西晚看到段明錚,一愣,這可真是白天不念人,晚上不念鬼,說曹操曹操到,而更讓她意外的是,段明錚身后竟然還跟著靳仲廷。

  兩個男人一樣都是高定西裝,一個墨黑一個煙灰,一個深沉,一個清雋,各有各的氣度和儀態。

  “喲。兩位真是稀客。”jessica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看到段明錚還能說得過去,畢竟段太太在這里試婚紗,但靳仲廷的出現真是讓她太意外了。

  這是什么風,能把這位人物吹到店里來?

  jessica略一思索,想來,能把靳仲廷引來的,想必就是沈曉茹口中這位靳家的下堂妻了。她頓時覺得沈曉茹更傻了,口口聲聲下堂妻,卻不知道,離婚并不代表不愛。她可注意到了,靳仲廷進門的第一眼,就落在沈千顏的身上。

  沈千顏看到靳仲廷出現在這里,比jessica更意外,安西晚試婚紗,他來干什么?難不成,也是來提供參考意見的?

  “看到我這么驚訝?”靳仲廷走到沈千顏身邊。

  “你來干什么?”

  “看你。”靳仲廷坦然道。

  “看我?”

  “嗯。”

  他今天和段明錚有個會一起開,會議結束,段明錚說起安西晚今天來這里試婚紗的事情,并且隨口提到沈千顏陪著安西晚一起來的,他立刻就萌生了過來看看她的念頭。

  這段日子,他們各忙各的,沈千顏更是一有空就去陪安西晚了,完全把他晾在一邊,他想見她一面都很難。

  今天恰是個好機會,于是他就跟著段明錚的車一起來了。

  段明錚見他跟著上車,也是很驚奇。

  “我是去看我媳婦兒,你去干什么?”

  “看我未來媳婦兒。”

  段明錚:“……”

  *

  沈曉茹看到段明錚和靳仲廷進門,才意識到事態不妙。

  之前家里老太太大壽,沈千顏他們三人被一輛加長的勞斯萊斯接走,她還以為是沈千顏死要面子,高價租車并打著靳仲廷的名義來親戚面前演戲的,沒想到,她真的和靳仲廷還有往來。

  怎么?難道這兩人是離婚了又打算復婚嗎?

  如果沈千顏真的重回靳家,那她好不容易攀上的孟家,又將變得不值一提?沈千顏這個女人,到底有什么狐媚本領,能讓靳仲廷死心塌地?

  還有這個安西晚,不是說安家破產在即,她又是什么時候成為段太太的?孟州早前說過很多次,段家在錦城不畏靳家,但是段家卻是萬萬惹不得的,因為孟家很多生意的上游就是段家。

  她今天算是倒大霉了,一惹就惹上最不該惹的。

  幾個人站在試衣廳里,沈曉茹正想著該怎么不丟面子的悄悄開溜,一抬頭,卻撞上了段明錚的視線。

  “這位是?”段明錚不知沈曉茹身份,還以為是安西晚哪個朋友,開口還有幾分客氣。

  “你好,段總,我是……”

  “這位是孟州孟總的第四任太太。”jessica打斷沈曉茹的話開口介紹,“孟太太也看中了我的設計,剛才這里大鬧試衣間,想從段太身上搶禮服呢。”

  沈曉茹睨了jessica一眼,這女人現在純屬是報復,可在段明錚和靳仲廷面前,她又不敢還嘴。

  “孟州?”段明錚嘴角勾起一個意味不明的笑容,看向靳仲廷道:“這小子都娶到第四個了?”

  靳仲廷沒反應,他和孟家沒什么往來,也一貫看不上孟州的作風。

  “這小子可以啊,投資什么什么不行,換老婆倒是挺勤。”

  沈曉茹心頭一股說不出來的滋味,感覺周身都充滿了壓迫感。

  段明錚明明比孟州年紀還小很多,卻一口一個“這小子”,顯然是完全沒有把孟州和孟家放在眼里,如果說之前“孟太太”這個頭銜對她來說是貼金的一種表現的話,那現在,就是將她身上的金子連肉撕下,生疼生疼。

  “孟州的第四任太太……”段明錚走到沈曉茹面前,“你覺得你這第四任的任期能有多長?”

  沈曉茹不敢說話,雖然孟州求婚的時候口口聲聲說的是一輩子,但她也明白,男人的嘴騙人的鬼,更何況是像孟州這樣早有三段婚姻的富二代,她心里門兒清,但又自我洗腦她對孟州而言不一樣,虛榮地只想享受當下的孟太光環,這會兒被點破,實在難堪。

  “一個區區孟家,就敢到我太太面前來耀武揚威?”段明錚指著門,厲聲道:“現在立刻給我滾出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