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97章 試婚紗
  陳星堯原本還想說什么,見父母和妹妹被帶上了警車,丟下一句“你給我等著”,就直奔警車而去。

  鬧劇結束,因為有段明錚撐腰,安西晚好像也不算輸。

  “你沒事吧?”段明錚上下打量安西晚一眼,最后將視線落在了她的小腹處,“還有孩子,沒事吧?”

  “沒事。”安西晚目前沒有感受到任何的不適,“謝謝你。”

  段明錚沒答,這樣客氣的安西晚簡直讓他覺得陌生,以前她可從不說謝,好像他為她做任何事她都看不見。

  相較而言,落魄千金安西晚似乎比那個張揚不可一世的安西晚可愛多了。

  安西晚見段明錚沉默不語,又想到之前不歡而散的事情,有些尷尬。

  “謝謝你今天為我解圍,沒什么事情的話,我先回去了。”

  安西晚轉身想走,畢竟,讓段明錚撞見今天這樣的場面,她也覺得沒面子。

  段明錚站在原地,看著安西晚走路有些顛簸的背影,想來,剛才那三個人肯定是踢傷了她的腿。

  “我送你。”段明錚跟上去。

  “不用了。”安西晚拒絕,“我自己開了車。”

  “你這樣還能開車?”他一把握住了安西晚的胳膊,攙扶住她,“別倔了,我帶你去醫院檢查一下。”

  段明錚霸道地把安西晚帶去了醫院,醫生一番檢查后,安西晚的腿并無大礙,但兩人還沒有離開醫院,安西晚又忽然開始腹痛難忍,直接蹲倒在地。

  “我肚子有點不舒服。”安西晚撫著自己的小腹,閃過一絲不好的預感,“我的孩子……”

  段明錚知道這個孩子對安西晚有多么重要,他立馬將安西晚抱起來,直奔婦產科。

  醫生在得知安西晚今天曾有強烈的碰撞和強烈的情緒起伏之后,建議先去做個彩超,段明錚找來輪椅,把安西晚送進了b超室。

  “家屬不要進來了。”護士把段明錚攔在外面。

  段明錚站在原地,看著安西晚被推進去,關上了門,心里止不住的急躁,明明不是他的孩子,可他卻仍然很擔心。

  他在門口焦灼地踱步。

  一名前來做彩超的孕婦見狀,和段明錚搭訕:“你們是頭胎吧。”

  段明錚一愣,知道這孕婦是誤會了他和安西晚的關系,也是,年齡相仿的一男一女來婦產科檢查,除了是夫妻還能是什么其他關系?

  他沒解釋,和一個陌生人,沒必要解釋那么多。

  可這孕婦實在等得無聊,還是忍不住要搭話:“我看你這新手爸爸焦慮不安的樣子,就猜你們是頭胎,想當初我懷我們家老大的時候,我老公也是這樣,我一丁點小不舒服,他都急得像是熱鍋上的螞蟻,在醫院里團團轉,現在懷老二,他算是有經驗了,再大的情況,都能鎮定地面對了。這是一個過程,都是這么過來的,等你們這胎生下來,再懷第二個的時候,你也不會和現在這樣緊張了。”

  新手爸爸、老大、二胎……這些詞對段明錚來說,太過生疏。以前他追求安西晚的時候,從沒有想這么遙遠的事情,他只是單純地想和她在一起而已。

  可如今,要想和她在一起,這些問題,就不得不去面對。

  *

  安西晚做了檢查,檢查顯示宮腔積液,醫生考慮是先兆流產的跡象,讓安西晚住院一周,臥床保胎。

  “準爸爸去辦住院手續吧。”醫生開完單子,很自然地把單子遞向站在安西晚身后的段明錚。

  準爸爸,又是一個新名詞。

  段明錚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醫生見段明錚不接繳費單,看向安西晚,小心翼翼地確認:“這不是你老公?”

  安西晚看了段明錚一眼,正準備開口解釋,段明錚快她一步,搶過了醫生手里的單子,說:“等我一下,我去辦住院手續。”

  說完,人就快步出去了。

  安西晚那句解釋,也咽回了肚子里。

  段明錚很快辦好了住院手續,并把安西晚送去了住院部,安西晚得保胎,這段時間都需要臥床休息,不能隨意下床走動,這就意味著,必須有個人在她身邊照顧她。

  “你回去吧,我讓顏顏過來。”安西晚說。

  “不用叫她,她也怪忙的,我不一樣,我閑得很,在這里正合適。”段明錚用腳勾過來一張椅子,坐在了距離病床兩步開外的地方。

  “你不是說你現在去公司上班了嗎?”

  “沒事,最近不忙。”

  安西晚還是覺得段明錚在這里不合適,畢竟男女有別,萬一她想上洗手間或者擦身換個衣服,他在會讓她覺得約束。

  “你還是走吧,你在也不方便。”

  “有什么不方便的?”他劍眉一挑,“睡都睡過了,你還有什么是我沒看過的?”

  “這畢竟不是你的孩子。”

  “安西晚,你不用時時刻刻向我強調。”段明錚成功被激怒。

  “總之你走吧,于情于理都不該是你留在這里照顧我。”

  段明錚看她一臉堅決的樣子,還真有了要負氣離開的沖動,可一想到她一個人在醫院,心里肯定既焦慮又害怕,他又于心不忍。

  真不知道這女人是給他下了什么迷魂藥,總之,段明錚就是愛慘了她。

  “你想合情合理,那就嫁給我。”段明錚舊事重提。

  安西晚沒想到他還會提起這一茬,她原本以為,他已經打消了娶她的念頭了。

  “你真的愿意娶我?哪怕我懷著別人的孩子?哪怕我生完這個孩子可能再也生不了其他孩子?”

  “嗯。”

  一個淡淡的“嗯”字,對安西晚仿佛有千斤重,她猜不透段明錚的心,又或者,是不相信他真的這么愛自己,愛到愿意喜當爹。

  “這個孩子以我的名義生下來,永遠別告訴ta身世,我會當成自己的孩子養,至于還有沒有其他孩子,以后再說。”

  這是段明錚這些天深思熟慮的決定,他知道,比起孩子,他更在乎的是安西晚。

  安西晚聽得出來,這不是沖動之下的決定,他慎重的態度,讓她有點感動,也有點壓力。

  雖然孩子就是段明錚的,但她并不愛段明錚,為了錢嫁給他,對他并不公平。

  “如果你還有顧慮,我可以給你時間考慮。”段明錚說。

  *

  安西晚根本沒有考慮的余地。

  三天之后,她還沒出院,安建成就出事了,公司的幾個股東,聯合起來一起把安建成告了,也就是說,稍有不慎,安建成真的可能要面臨牢獄之災。

  繼母陳富雅聽說這件事后,連夜將安家值錢的東西變賣,拿著錢出國了。

  安建成同時被公司的股東和妻子背叛,一時受不了這個刺激,心梗發作,直接被送進了icu,可哪怕癱在床上,該面臨的官司也依然逃不過。

  家里情況越來越糟糕,安西晚也躺不住了。

  她提前出院,到處打聽拯救父親的辦法,醫院那邊,沈千顏介紹了方煜文,把父親轉到了方煜文的醫院救治,但官司這邊,她問來問去,身邊的人都說,只有一個人能救父親,那就是錦城的金牌律師段毅文,可段毅文身價斐然,千金難求,一般人都請不到他。

  是的,又姓段,這個段毅文段律師,是段明錚的堂哥。

  安西晚發現自己怎么樣都繞不開段家,一切都像是冥冥之中早已安排好的定數。她從前并不信命,可如今也不得不信。

  她一個人在家枯坐整夜,沈千顏來看她時,她眼下兩團烏青明顯。

  “你現在需要好好睡一覺,如果這個時候你的身體再出問題,你父親怎么辦?”沈千顏把安西晚扶到床上。

  安西晚拉住沈千顏的手,告訴她自己的決定。

  “顏顏,我打算同意段明錚的提議,嫁給他。”安西晚垂眸,眼底情緒復雜,“你說,我這樣是不是很壞?”

  沈千顏看著這樣糾結的安西晚,某一時刻,想到了當初考慮要不要嫁給靳仲廷的自己。

  她懂安西晚的無奈與恐懼,嫁給不愛的男人,賭上一生,這樣的決定對任何女人來說,都不容易。

  “我們都是被命運選中的人,我們都無路可退。”沈千顏輕輕握住安西晚的手,“你往好處想,至少,段明錚真的喜歡你,你是被逼無奈,但于他,是一個愿打一個愿挨。”

  安西晚點點頭,躺在床上閉上了眼睛。

  一覺醒來后,安西晚約了段明錚見面,她原本想約外面,但段明錚考慮她身體有恙,不適合跑來跑去,說直接去她家里。

  兩人第一次在安西晚的家里見面,偌大別墅,該搬的都搬走了,該賣的都賣了,目之所及,看不到一點值錢的東西。

  客廳空蕩蕩的,瘦削的安西晚套著寬大的睡衣,整個人看起來也是空蕩蕩的。

  安西晚說了父親即將要面臨的官司,并提出希望段明錚出面,請段毅文律師幫忙。

  “好,我會盡快聯系我哥。”段明錚答應得很爽快。

  “謝謝。”

  “等所有事情都解決了,你嫁給我。”

  “我擺明了是利用你,利用這段婚姻,你真的愿意接受我?”安西晚至今不敢相信,段明錚這個浪子竟然對她這般深情。

  “愿意。”

  *

  段明錚很快搞定了安家所有事,他讓段氏出資重啟那個可以扭轉安氏的項目,還把自己的堂哥段毅文介紹給安西晚,為安建成打官司。

  安氏集團算是度過了最難的一劫,病床上的安建成得知這個消息后,一個人偷偷躺在病床上哭了一場。

  這場劫難之后,他才知道,身邊真正靠得住的只有女兒。

  而安西晚,按照承諾,和段明錚一起去民政局低調領了結婚證,并且搬到了他位于九卿山那里的別墅。

  她原以為,這樣他們的婚姻生活就算開始了,但段明錚顯然不是這樣想的。領證的第二天,他就把首席婚紗設計師jessicawang的微信推給了安西晚,讓安西晚自己溝通婚紗的設計。

  “我們還要辦婚禮嗎?”

  段明錚看她一臉驚訝的表情,微微蹙眉:“怎么?我段明錚娶老婆婚禮都不用辦?”

  “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覺得我們這種情況,沒必要大張旗鼓的。”

  “什么情況?你是我大山里搶來的還是怎樣?我們在各自單身的情況下領證結婚,光明正大,有什么見不得人的?”

  安西晚見他認真到過分的表情,也沒有再多說什么。

  “jessica那里我已經打過招呼了,你先和她聯系,有空了就去試禮服。”段明錚交代完,就去了公司。

  為了讓父親出面解決安家的事情,段明錚給父親立下了保證書,以后絕對會收心,好好經營公司和家庭,不再出去亂玩。

  父親為了歷練他,最近接連把好幾個重要項目都交到他的手上,他忙得腳不著地,有時候連回家一趟都沒時間。

  安西晚當然無所謂段明錚在不在家,他不在,她還樂得清凈。

  她聯系了jessica,因為是段太太的緣故,jessica對她很客氣,發了很多款式的圖片供安西晚選擇。

  沒有哪個女人是不渴望婚紗的,安西晚也不例外。看到這么多漂亮的婚紗,安西晚的心徹底冒起了粉紅泡泡,她把自己喜歡的幾款照片發給沈千顏,讓沈千顏幫忙看看。

  “圖片看著頭挺好看的,就是不知道上身效果怎么樣,關鍵還是得去試試。”沈千顏回。

  “你什么時候有空,陪我去試試吧。”安西晚說。

  “我陪嗎?”沈千顏詫異,試婚紗這種事,怎么著也得老公去吧。

  “對,你的意見比較重要。”安西晚總覺得和段明錚一起去試婚紗怪怪的,她暫時還沒有接受段明錚是自己老公的事實。

  沈千顏在電話這頭笑起來:“好,那我周末陪你去。”

  周末,沈千顏開車帶安西晚去了位于錦心江畔的婚紗中心,一進門,兩人就被如夢似幻的各色婚紗迷了眼。

  “太美了吧!”沈千顏感慨,“果然實物比圖片好看得多!”

  jessica的助理來迎她們上樓,兩人剛穿過二樓的走廊,就聽到試衣廳傳來一片夸張的贊嘆。

  “孟太,您的身材也太標準了,這件婚紗在您身上仿佛找到了靈魂。”

  孟太?

  沈千顏和安西晚忍不住往里望了一眼,里面被稱為孟太的人是沈曉茹。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