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96章 圍毆孕婦
  “月月!你夠了!”陳星堯看起來有點生氣了。

  “哥,你生什么氣?”陳月月看熱鬧不嫌事兒大,“你現在都有女朋友了,怎么還護著把你甩掉的前女友?你該不會對她還有什么別的意思吧?”

  陳星堯克制著怒火,此刻要不是現場人多,他真的想痛罵陳月月一頓,這擺明了就是挑撥離間。

  從前他只覺得陳月月不聰明,今天才發現真是蠢笨如豬,連在什么場合面對什么人講什么話都不知道!但他又不好發作,畢竟,肖微也在場。

  陳星堯還是挺喜歡肖微的,對比安西晚,肖微溫柔且情商高,更適合做老婆。

  兩相權衡后,陳星堯自然不可能為了安西晚而惹肖微不快。

  “月月,你胡說什么!我從來不是拖泥帶水的人,對待感情也是如此。”

  安西晚聽到陳星堯急著表忠心,冷嗤了聲:“是不拖泥帶水,想出軌就毫不猶豫地出軌。”

  “我沒有出軌。”

  “還沒明確提分手就和別的女人相親接觸,這不是出軌是什么?找備胎?”

  陳星堯被噎得不說話了,被稱作是“備胎”的肖微臉色同樣難看。

  “你說誰是備胎?”肖微氣憤。

  “不說你是備胎,難道說你是小三?”安西晚看著肖微,“備胎至少比小三體面,備胎不涉及道德問題,做人小三就是你人品道德有問題了。”

  這話比直接罵肖微小三還讓陳家人難堪,因為是他們明知道陳星堯和安西晚還沒分手的情況下,擅自介紹肖微給陳星堯的。

  “你怎么說我都無所謂,我知道你是因為家里要破產了,又失去了星堯心里難受,才會這樣的口出惡言,我不和你計較。”

  肖微以退為進,再次博得陳家人的好感,這女孩實在是太識大體太善良了。

  “那我可真是謝謝你不和我計較了。”安西晚掃過陳家人,“現在我可以走了嗎?”

  “等等,包還沒挑呢。”肖微執意要讓安西晚挑包。

  今天這個人情不還清,她怕后面陳星堯還會借著這個由頭和安西晚糾纏不清。

  “不用你買包還我,送給陳小姐的包,我就當自己做慈善了。”安西晚目光掠過陳月月,一臉同情。

  “慈善?你什么意思?”陳月月不爽。

  “沒什么意思,就是覺得你活到這么大還沒有腦子,怪可憐的。”

  “你侮辱誰!”

  陳月月撲上來想打安西晚,卻被安西晚先一個巴掌扇了回去。

  “啪”的一聲,陳月月被扇愣了,從小到大,她都是父母和哥哥的小公主,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了,哪里受過這樣的委屈?

  “你打我?”

  “我看你好像不想接受我的無償捐贈,那就一個巴掌抵消所有好了。”安西晚說完,從包里抽了一張濕巾,冷靜地擦著自己的手,好像剛才那一下,沾了什么臟東西一樣。

  這個動作比那個巴掌更具侮辱性。

  陳月月徹底抓狂了,張牙舞爪地撲過來,安西晚也不是吃素的,徹底和陳月月扭打在一起,什么體面不體面的,完全顧不上了。

  *

  陳家父母見狀,趕緊沖上來幫助女兒,兩個老的力氣還挺大,一拳一腳地落在安西晚身上,生疼。

  “爸!媽!”

  陳星堯上前想要阻止他們,卻被肖微拉住了胳膊。

  肖微對陳星堯搖了搖頭,示意他別插手。

  三對一。

  安西晚顧念肚子里的孩子,戰斗力有所減弱,很快就被按在了地上,圍觀的人漸漸多起來,眾人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指指點點,卻沒有一個人上去幫忙。

  “大家快來看看,這個女人仗著自己家里有錢,就覺得自己高人一等,張嘴閉嘴地侮辱我們這種普通家庭的孩子。”肖微煽風點火,調動圍觀群眾的情緒。

  有錢人仗勢欺人?

  這可徹底戳中圍觀群眾仇富的痛點了。

  “有幾個臭錢了不起啊!”

  “活該被打,打她一頓她就長記性了!”

  “……”

  安西晚緊緊護著自己的小腹,她之前還覺得這個孩子來的不合時宜,覺得自己和這個孩子沒有任何感情,可在這可能要失去ta的瞬間,她又忽然母愛爆棚,保護欲徹底被激發。

  “住手!”

  人群里忽然傳來一聲呵斥!

  安西晚自眼縫里望出去,看到了一臉怒意的段明錚,他一手拎起了陳月月甩到地上,然后一手一個老的,推到一旁。

  莫名的,安西晚動蕩不安的心瞬間就平靜了下來。

  以前只覺得段明錚總在自己身邊像個影子一樣晃蕩實在是太煩了,今天突然發現,原來他也可以像個英雄一樣從天而降。

  “你誰啊?想打老人是不是!”陳母叫囂。

  “老人又怎么樣?看看你們為老不尊的模樣!三個人打一個人算怎么回事?”段明錚看了眼安西晚臉上的淤青,簡直要氣炸了,“你們等著,今天一個都別想走!”

  “怎么?我們要走,你還能攔著我們不成?”陳月月不服。

  段明錚掏出手機,撥了個電話,商場里成隊的保安立刻飛奔而來。

  “明少!”為首的保安隊長對段明錚恭恭敬敬的。

  陳月月他們很快意識到,這男人雖然穿得休閑,但絕對大有來頭。

  “把這幾個人給我控制住。”段明錚說。

  陳家父母哪里見過這陣仗,嚇得不敢再多說一句話。

  “等等,你憑什么控制我們?”陳星堯見局勢不妙,立刻挺身而出,保護他的家人,“你別以為自己有幾個臭錢就可以為所欲為,這事兒和你沒關系,你要是插手,我們可以報警的。”

  段明錚一眼就認出陳星堯來,這不就是安西晚那個前男友么,這男人可以啊,大庭廣眾之下就這樣看著前女友被人圍著打,一點解圍的意思都沒有,厲害厲害,男人中的極品。

  “報警好提議啊,我就怕你們不報警。”段明錚對保安隊長使了個眼色,“福來,報警,就說商場里有人圍毆孕婦。”

  “是,明少。”

  保安隊長去一旁報警,陳星堯卻愣在了原地。

  孕婦?安西晚是孕婦?她什么時候懷孕的?明明他們分手也沒多久!

  “你懷孕了?”陳星堯看著安西晚震驚地問。

  “關你p事!”

  安西晚看都不看陳星堯一眼,她渾身鈍痛,抓著段明錚的胳膊靠在他身上,像將死之人抓住的最后一根浮木。

  她第一次覺得,段明錚可以是她的依靠。

  “是啊,她懷孕了。”段明錚摟緊了安西晚,挑釁道,“孩子是我的,你們剛才差點謀殺了我的孩子,這事兒是不是就和我有關系了?”

  所有人面面相覷,不敢說話。

  安西晚靠在段明錚身上,感受到他緊繃的肌肉,一時間五味雜陳。

  段明錚明明已經錯判孩子不是他的了,這個時候卻挺身而出,保護了她和孩子,像個父親一樣。

  她的心里一下子變得柔軟了幾分,有種無言的感動在心頭漫開。

  “你們說,我要讓你們付出什么樣的代價才好?”段明錚陰沉著臉,表情宛如弒殺的魔,好像下一刻就要大開殺戒。

  “這是法治社會,任何事情都要講法律的,不是你讓我們付出什么代價我們就需要付出什么代價,法律不是你定的。”肖微是幾個人中最鎮定的,甚至比陳星堯的控場能力都要強。

  “法治社會,對,你提醒我了,福來,記得把商場的監控調出來,讓警察同志幫忙看看,今天這一切到底怎么回事。”段明錚的目光掃過陳月月和陳家父母,“動手的,可千萬一個都別放過。”

  “是,明少。”

  *

  警察很快趕來。

  陳家人原本忌憚段明錚一個電話就調動了整個商場保安的實力,但見警察過來,知道這事兒能公平解決了,頓時又底氣十足。

  “是她先動的手。”陳母指著安西晚,“你們可以看監控,是她先扇了我女兒一巴掌。”

  “別嚷嚷,我們會查監控的。”年紀較長的警察說。

  正好,事發附近的奢侈品包店門口安裝了高級的高清攝像頭,不僅把畫面拍進去了,甚至連他們所有的對話都收錄了進去。

  從監控來看,雖然是安西晚先動手扇到了陳月月,但撲過去欲打架的姿態卻是陳月月先發起的,而且最開始,也是因為陳家人先挑釁安西晚,才導致爭吵發生,事態加劇。到最后,安西晚幾乎沒有再動手,全程只是瑟縮在地上,保護著肚子里的孩子。

  警察認定陳家才是過錯方。

  “你們這是什么警察,明顯偏幫。”陳母撒潑,“還說什么人民警察為人民,你們就是畏懼強權,所以顛倒是非黑白,你們這樣,我絕對是要往上去告你們的。”

  “證據都在這里呢,還瞎嚷嚷。”年紀較長的警察也是個剛正不阿的,“要告你就去告,告到哪一級我們都是按證據辦事,絕對不會被你戳到脊梁骨。”

  陳母還想說什么,就見老警察往她面前一湊,用他們所有人都聽得到的嗓音說:另外,我提醒你一下,我們局長姓段,再往上,更高的層級里,也都是那小子的親戚。”

  他朝段明錚站立的方向使了個眼色,言外之意就是,那小子不好惹,你們乖乖挨點罰就算了,鬧得越大,吃虧越多。

  陳家父母顧慮兒子陳星堯的編制,怕這次的事情會影響兒子的飯碗,不敢再多說什么,哪怕讓他們承認打人,在派出所拘留幾天也就算了,可千萬別連累陳星堯。

  可陳月月沒那么復雜的腦回路。

  她聽老警察這么說,立馬道:“果然還是搞裙帶關系,我要去網上曝光你們,保準讓網友把你們祖宗十八代的隱私都扒出來,到時候,管你是高官還是顯貴,最終都要被網暴!”

  “去吧。”段明錚滿不在乎地聳聳肩,“曝光的時候記得把這段監控捎上,讓廣大的網友看看,是誰渣男劈腿?是誰小三上位?是誰貪得無厭地向哥哥的女朋友要包?又是誰為老不尊以三敵一地圍毆孕婦?網友只是愛吃瓜,網友不是傻,孰是孰非,他們自有判斷。”

  段明錚說得這幾點,幾乎都長在網友吃瓜的點上。這監控要真的流出去,勢必能引爆社交平臺的流量。

  陳星堯和肖微這樣一聽,徹底慌了,尤其是陳星堯,他還要養家糊口,這事兒如果真的在網上鬧大了,傳到學校領導的耳朵里,他很可能連工作都保不住。

  肖微也害怕,小三就像過街老鼠,網友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把她淹死,她是個鋼琴家,人人都覺得她很脫俗,她可不想成為人人喊打的小三,要是被父母知道,她現在交往的人是她搶來的,那她估計會被逐出家門。

  “月月,別鬧了。”陳星堯生氣。

  今天這一切,和陳月月有很大一部分的關系,要不是她,最后也不會鬧成這樣,如果他真的因此丟了工作,他絕對不會原諒陳月月。

  “什么叫我鬧!哥,你不會真的還愛著安西晚這個女人吧!你趕緊睜大眼睛看看,她嘴上說你無縫連接,劈腿出軌,其實她自己呢,她速度可比你快多了,人家連孩子都有了,要我說,你們之間,指不定是誰先劈的腿呢。”陳月月翻了個白眼,“你別頭上頂著綠帽子都不知道!”

  陳星堯何嘗不是這樣想的呢,但男人的自尊不允許他去探聽安西晚到底什么時候懷孕的,他只是氣憤,自己當初沒有早點發覺,他早該知道的,安西晚這樣愛玩的女人,怎么可能為他收心呢,是他低估她了。

  安西晚看著陳星堯臉上的表情,那種厭棄,那種懷疑,讓她徹底死心。

  “陳月月,你別說風就是雨,也別侮辱我的人格,我安西晚只是看男人的眼光不好,但從來沒有對待一段感情三心二意。”

  “看男人的眼光不好?”陳星堯被激怒。

  “是啊,我在垃圾堆里找男人,所以我現在承受的一切,都是我活該,但我現在已經和你這垃圾劃清界限了,以后你是發爛還是發臭,都和我無關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