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92章 孩子是誰的
  醫生的這番話,對安西晚來說,簡直晴天霹靂。

  這意味著什么?這意味著和段明錚的這個孩子,和可能會是她此生唯一的孩子?

  “醫生,會不會搞錯了?”安西晚還抱著最后一絲誤診的希望,“我覺得我可以再去做一個更詳細的檢查。”

  “你怕誤診想要再做個詳細的檢查也可以,我給你開單子。”醫生很爽快地又給安西晚開了兩個單子。

  可惜,檢查結果,還是如此。

  安西晚徹底死心了,坐在醫生辦公室,望著白茫茫的墻壁,半天沒有回過神來。

  怎么會這樣呢?

  她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的身體竟然是難受孕體質,她是很喜歡小孩子的,和陳星旭在一起的時候,就曾經無數次地幻想過,以后要生個小足球隊。

  可原來,不止她和陳星旭的未來是幻想,就連她擁有幾個孩子都是不切實際的幻想。

  “晚晚……”

  沈千顏看著安西晚神思縹緲的樣子,有些擔心。

  可她又不知道該說什么安慰,無論如何,這一切最終還得靠安西晚自己去消化,她能做的僅僅只有陪伴而已。

  安西晚一坐就是半小時,醫生等得有些不耐煩了,問她:“你還打胎嗎?”

  “不打了。”安西晚起身,對沈千顏說,“顏顏,我們回去吧。”

  說著,人已經大步流星地走出了醫生辦公室,好像剛才那半個小時,已經讓她徹底想清楚了接下來的方向。

  沈千顏立馬跟上安西晚。

  “晚晚,你什么打算?”她問。

  “生。”

  慷鏘有力的一個字。

  “那段明錚……”

  “不用告訴他,我又不是養不起孩子。”安西晚低頭,摸了摸自己的小腹,“這孩子是我的,是我一個人的,我會把我所有的愛都給ta,去彌補ta缺失的那一份父愛。”

  沈千顏了解安西晚,她雖然表面看上去風風火火,但內里還是細心溫柔的,她相信安西晚一個人也能把孩子照顧好。

  只是,段明錚那里能瞞得住嗎?

  這家伙天天都徘徊在安西晚身邊,等哪天安西晚肚子大起來了,他一定第一時間就會發現,段明錚雖然神經大條但也不傻,等安西晚顯懷,他看著肚子推算一下時間,也能猜到孩子是他的,安西晚想要一個人安靜地生下孩子,恐怕不容易。

  安西晚也是這樣想的,剛在枯坐的那半個小時,她把留下孩子后所有可能發生的事情都想了一遍。

  段明錚的反應當然是她最先考慮的,她知道要瞞住段明錚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她甚至做好了最壞的打算,那就是出國。

  正好,前段時間父親還在說起,說希望她別整天扎在她的服裝品牌里,讓她出國留學,去深度提升一下自己的能力,給自己鍍鍍金。

  當時安西晚想也不想就拒絕了,可今天再想到父親的提議,她覺得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出國一年,正好可以躲開國內這些紛擾的視線和非議的口舌,讓她安靜地把孩子生下來。

  她一定要把孩子生下來!

  *

  沈千顏和安西晚走出醫院,經過露天停車場時,沈千顏看到了靳仲廷的車子。

  他竟然真的來醫院了。

  沈千顏趕緊扭過頭去,假裝沒看到,如果這會兒遇到,可不止她尷尬,會連累安西晚也很尷尬的。

  好在,靳仲廷并不在車上,大概已經去醫院里面找她了。

  沈千顏覺得讓他撲個空也過意不去,所以上車的時候,給靳仲廷發了一條信息,告訴他她已經離開醫院了。

  靳仲廷回復了句“好的”,像是為了緩解她的內疚,他又補了一句:“來都來了,順便和方煜文一起吃個飯。”

  沈千顏沒再顧上靳仲廷,因為安西晚剛上車開過一個紅綠燈,就開始干嘔,說是聞到了對面小吃街飄來的油膩的味道了。

  這嗅覺,著實靈敏。

  “那怎么辦?我停車你吐一下?”沈千顏頭一次碰到孕婦在車上突然孕反,有些措手不及。

  “不要停,你趕緊開走,我不聞到這味道就好了。”

  “哦哦,好。”

  正好紅燈轉綠,沈千顏一腳油門將這味道甩得老遠。

  她們剛到酒店,就看到了段明錚,段明錚穿著棒球服,戴了鴨舌帽,意氣風發的樣子,遠遠望過去,就像是個大學生。

  “其實這樣看看,段明錚長得還可以。”安西晚喃喃自我安慰,“就當是借了他的種了,孩子能遺傳到他一半的顏值,也足夠漂亮了。”

  “他不知道還好,他要知道了,就沖他對你的執著勁兒,哪怕你搬到火星去,他都能跟著去。”

  “我絕對不會讓他知道的,顏顏,你也要替我保守秘密。”

  “當然,你不讓我說,我是絕對不可能說的。”

  “嗯,就當我對不起段明錚了。”

  安西晚話音剛落,段明錚就看到她們了。

  “晚晚,你去哪兒了?”段明錚提了兩個甜品袋,快步走到安西晚的面前,“我按了很久門鈴,你都不在。”

  “我去哪兒要和你交代?”安西晚對段明錚仍和往常一樣沒好臉,“別整天在我面前瞎晃悠了,你就沒點正事做嗎?”

  “有啊,我最近天天都去公司,我是忙完公司的事之后才來找你的。”段明錚一副改邪歸正的模樣。

  自從他睡到安西晚之后,他就決意要給安西晚一個未來,他知道,安西晚是絕對看不上之前那個紈绔少爺段明錚的,所以,他邁出了痛改前非的第一步,向父親討了個職位,開始去公司上班了。

  段明錚的父親見兒子終于開竅,激動地差點落淚,當即就給他安排了個副總的位置,還把正在進行的一個項目交給段明錚練手,段明錚也爭氣,第一次帶團隊,日以繼夜,加班不看點,直接做出了傲人的成績,這讓公司原本覺得他走后門的那些人都徹底對他刮目相看。

  “我最近不是在公司就是在你這里,我已經快要記不起去酒吧的路了。”段明錚說。

  “是嘛,那我豈不是斷了酒吧老板最大的財路?”

  安西晚才不相信這浪子會因為和她一夜情而收心回頭呢。

  “真的晚晚。”段明錚把手里兩個甜品袋子往安西晚面前一遞,“喏,你最愛的榴蓮千層和草莓泡芙,我排了很久的隊才買到的。”

  紙袋子里飄出濃郁的榴蓮味。

  安西晚聞到的剎那,就弓腰開始干嘔。

  “嘔……”

  這一聲撕心裂肺的干嘔直接把段明錚嚇懵了,連沈千顏這個明知一切的局中人都嚇了一跳,誰不知道安西晚最喜歡的就是榴蓮,怎么一下子連這個味道都聞不了呢?這都不暴露,還要怎么才暴露?

  “讓開!”安西晚推開段明錚刷房卡進屋,直沖洗手間扒著洗手臺嘔吐起來。

  沈千顏立刻跟進去,給她拿了一瓶礦泉水。

  等到這陣孕反過去,安西晚已經吐得小臉煞白。

  沈千顏扶著安西晚走出洗手間,看到段明錚一臉嚴肅地站在窗口的小圓桌前。

  “誰能解釋一下這情況?”段明錚問。

  “我吃壞肚子了所以吐個不停。”安西晚反應極快,“顏顏一大早就陪我去醫院了,我們剛從醫院回來。”

  “我沒問你吐。”段明錚指著圓桌上懷孕試紙,“我問的是這個。”

  沈千顏和安西晚相互對視一眼。

  糟糕,剛才去醫院太急,這些東西忘了收起來了。

  “我……”

  “你閉嘴!”

  安西晚正要再找個借口,卻被段明錚直接打斷了話茬,段明錚看向沈千顏,說:“顏顏,我知道你不會撒謊,你來說。”

  沈千顏早知道紙包不住火,但她沒想到,會這么快露餡。

  她尷尬地立在那里,腦中一片空白,根本編不出什么完美的謊言能把這么明顯的破綻蓋過去。

  “這是我的。”沈千顏心一橫,干脆將懷孕試紙都攬到自己的身上,“這些都是我買來的,我手機上還有藥房的購買記錄呢。”

  安西晚感激地朝沈千顏投遞一個眼神,姐妹為了自己也算是拼了,連這么隱私的事情都敢認。

  可,段明錚根本不上當。

  “你買的不代表你用的。”段明錚這會兒思路清晰得很,“而且,我記得你們兩個一個喜歡榴蓮,一個不喜歡榴蓮。可剛才,喜歡榴蓮的人聞到味道吐得胃酸都要吐出來了,你還和往常一樣只是蹙了蹙眉,你們到底誰有古怪,一目了然。”

  沈千顏這下徹底不知道該怎么編了。

  男人認真起來,福爾摩斯都甘拜下風。

  安西晚也知道,段明錚猜出來了,說再多欲蓋彌彰的話都沒有用了。

  “顏顏,你先回去吧。”安西晚拍了下沈千顏的肩膀,“這事兒與你無關,不該為難你,你先回去,我和他單獨聊聊。”

  沈千顏立刻點點頭,事已至此,她繼續留在這里,的確也不合適。

  “那我先走了,你們好好聊,心平氣和地聊。”

  “嗯,知道。”

  *

  沈千顏離開時帶上了房門。

  偌大的房間,頃刻間只剩下了安西晚和段明錚,段明錚的表情自他看到那兩條杠的懷孕試紙后,就一直很嚴肅。

  他很少露出這樣的表情,安西晚看著,有些不合時宜地覺得他這樣還挺性感。

  “你別用那種眼神看著我。”安西晚避開段明錚的目光。

  她對段明錚隨心所欲慣了,這是第一次覺得眼前的男人對她充滿了壓迫感,這種壓迫感讓她意識到,從前不過是他讓著她,他們兩個要真在力量上一較高下,她完全不是段明錚的對手。

  “你先給我解釋一下你到底怎么回事?”段明錚繞到安西晚面前,強迫她看著自己,“你老實說,你是不是懷孕了?”

  “是。”安西晚也不繞圈,直接坦白。

  段明錚一瞬欣喜,立馬向她確認:“我的,對不對?”

  “不對。”安西晚否認,“孩子的爸爸另有其人,絕不是你。”

  “又撒謊。安西晚,你什么時候變得謊話信手拈來了?”

  “我一直都是這樣的人。”安西晚聳聳肩,“我也不知道你到底戴了什么濾鏡看我,追著我跑那么久,但我告訴你,段明錚,你錯了,我其實就是個玩咖,我和你一樣,只不過你海女人,我海男人而已。”

  “你何必把自己說得那么不堪?”段明錚生氣,他見不得任何人說安西晚不好,包括安西晚自己。

  “這有什么不堪的?花花世界,男人玩就是玩,女人玩就是不堪?我可從來沒覺得自己不堪。”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我知道你是個對待感情很虔誠很認真的女人。”所以,當段明錚看到安西晚對陳星旭動了情,他都快嫉妒瘋了。

  他知道,安西晚是和那個男人奔著結婚去的。

  “你把我想得太高尚了,我可不是什么玉女,男人對我而言,就和衣服一樣,正因為如此,我才能和你說睡就睡。”

  “我不想和你說這些,你直接告訴我,孩子是誰的?”段明錚直截了當地奔主題。

  “記不清了。”安西晚揉著太陽穴,故意裝作頭疼的樣子,“那段時間我剛失戀,報復性地睡了好幾個男人,我根本不知道孩子是誰的。”

  “安西晚!你說的是實話?”段明錚徹底怒了。

  雖然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是安西晚心里的唯一,但他以為,至少他對她而言是有一點特別的,所以她才會在失意時投入他的懷抱,可原來,他只是她眾多選擇中的之一,根本挑不出一點特別。

  “當然是實話。”安西晚看段明錚生氣,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但她知道,她只有這么說,才能徹底打消段明錚對自己的意思,“我雖然不知道孩子是誰的,但我肯定不是你的,你應該記得,那一晚,我們做了措施的。”

  段明錚不語。

  是的,那晚為了保護她,他全程都戴了安全套,不敢有一絲懈怠,就怕萬一有什么意外會傷到她。

  這樣想想,孩子好像的確不可能是他的。

  段明錚更生氣了,難道,安西晚真的在同一段時間和很多男人在一起?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