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87章 心機婊
  車里下來的人是沈曉茹的新男友孟州。

  這是孟州第一次來沈家見家長,大包小包,都是厚禮,且周到的每一個親戚都有份。

  沈明耀夫婦眉開眼笑,沈淑芳更是熱情地像見了自家女婿。

  “孟州真是太客氣了,今天是老太太壽辰,你準備老太太那一份禮物就夠了,怎么我們還每人都有份呢。”沈淑芳接過禮盒,看到自己心儀已久的愛馬仕鉑金包,更是笑得魚尾紋都藏不住了,“要說,還是我們曉茹福氣好,遇到孟州這樣的好男人,馬上嫁入豪門做闊太,也不用再這么辛苦。”

  旁人都跟著點頭附和。

  “就是,曉茹從小看著就有福相,不像有些人,看著就沒好命,這不嫁入豪門沒多久,就成了豪門棄婦。”

  這話沒指名道姓,但其實就差報沈千顏的身份證號碼了。

  程玉梅原本就畏畏縮縮,聽到這些話,臉上更是掛不住了,她推著沈君成的輪椅,自覺地走到邊上,垂著頭假裝什么都沒有聽到。

  “媽,不開心的話,就直接回家吧。”沈千顏說。

  沈隋唐去世后,沈家便沒有管過他們孤兒寡母,沈明耀一家更是落井下石,完全不顧手足情誼。而現在,他們已經度過了最難的時候,玉膳樓蒸蒸日上,完全不需要再仰仗沈家任何,也根本不需要來這里忍受他們臉色。

  禮到了,就夠了。

  “你還知道我會不開心么?”程玉梅壓在體內無處發泄的情緒一股腦地涌向沈千顏,“當初你要離婚的時候我勸你多少次你不聽,你看看你現在,被貼上了豪門棄婦的標簽,連帶我和你弟弟都不被待見。”

  “女人的價值非要彰顯在是誰的妻子這一點上嗎?我離婚后不照樣過得很好嗎?”沈千顏完全不理解母親程玉梅為什么總要揪著自己當初選擇和靳仲廷離婚這一選擇不放。

  程玉梅輕哼了聲。

  在她看來,女人沒有男人依靠,表面再強硬,也隨時會被風吹倒。

  母女倆正你來我往較勁,沈曉茹從二樓下來了,她今天穿了大紅色的裙子,看起來很喜慶,不知道的會以為是她做壽。

  “達令。”孟州喊她。

  沈曉茹表情不咸不淡的,其實,自從那天孟州在遲衛家門口對她大呼小叫之后,沈曉茹一直在和他冷戰,甚至一度產生了分手的念頭,但沈明耀一直勸她,小不忍則亂大謀,要想嫁進豪門,受點小委屈是基本。

  今天孟州拎著這么多豪禮上門,算是給沈曉茹賺足了面子,她壓在心頭的那點脾氣才算徹底煙消云散。

  “孟州對曉茹這么好,應該好事將近了吧?”沈淑芳問。

  “是啊大姑。”孟州握著沈曉茹的手,“我現在就等曉茹點頭嫁給我。”

  “哎喲哎喲,好甜哦,這孟家家大業大的,我們曉茹能體面風光地嫁進去,真是修了幾輩子的福喲。”

  沈曉茹露出一抹幸福又嬌羞,她余光睨過沈千顏,故意說:“大姑沒什么好大驚小怪的,沈家嫁豪門的也不是我一個。”

  “你說千顏啊。”沈淑芳嗤笑,“千顏怎么能和你比呢,她嫁靳家時靳仲廷可是植物人,純粹就是交易,婚禮都是她一個人進行的,完全就是個笑話。而且,這都已經是離婚的下堂妻了,和你完全不再一個檔次。”

  沈曉茹最喜歡聽人說沈千顏不如她,頓時揚眉吐氣,虛榮心大滿足,也更加堅定了她要嫁給孟州的心。不管孟州對她好不好,只要她能成為孟太太,就能逆天改命,徹底把沈千顏踩在腳底下。

  *

  沈千顏完全受不了沈家人在耳邊陰陽怪氣的,可程玉梅非要把表面功夫做到底,她沒有辦法,只能硬著頭皮陪母親和弟弟一直撐到壽宴最后。

  壽宴結束,賓客一齊從沈家庭院里散出來。

  “哎喲,那又是誰的豪車?”人群里忽然有人驚呼一聲。

  大家扭頭看過去,孟州的勞斯萊斯旁邊,停了一輛勞斯萊斯的加長版,整個車型和檔次完全甩孟州的勞斯萊斯好幾條街。

  孟州的車在這輛車面前,顯得格外小家子氣,頗有種小巫見了大巫的感覺。

  這故意停在一起,擺明了是來打臉的。

  司機身穿黑色制服,款步下車,徑直走向程玉梅和沈千顏他們。

  “夫人,請上車。”

  程玉梅愣了一下:“你是……”

  “是靳總安排我過來接三位回家的。”司機聲音洪亮,話一出,所有人都聽到了。

  靳總?

  眾人議論紛紛,是他們知道的那位靳總嗎?和沈千顏結婚的那位?可不是已經離婚了嗎?怎么還派車來接前丈母娘和前妻?

  沈千顏也懵了,倒是沈君成,一臉淡定地說:“姐夫過來接人,你們兩個還愣著干嘛?”

  姐夫……

  這下,眾人徹底確定了勞斯萊斯加長版的主人是靳仲廷了。

  “沈君成,你干的?”沈千顏輕聲問弟弟。

  “先別問那么多,上車再說。”沈君成把手遞給沈千顏,“快扶我上去。”

  沈千顏把沈君成扶上車,司機安放好輪椅,把程玉梅也請上了車,程玉梅雖然滿是狐疑,但上車的時候,還是故意挺直了腰背,她憋屈了一晚上,也早已受夠了。

  加長版的勞斯萊斯揚長而去,留下眾人面面相覷。

  “怎么回事?難道這個沈千顏和靳家還有往來?”有人發出疑惑。

  “其實,我倒是聽說,離婚的事是沈千顏那丫頭提的,那丫頭看著文文氣氣,其實特別有自己的主意呢。”

  “靳家的財力,可比孟家豐厚得多,她能這樣的豪門都敢棄,了不得。”

  “看她主事的玉膳樓扭虧為盈,就知道她又是個有魄力的。”

  “……”

  風向一下子就逆襲了,剛剛還在背后數落沈千顏是下堂婦的人,對她的評價一下正向了起來。

  沈曉茹站在人群里,聽著親戚們對沈千顏的評價,感覺好不容易貼到臉上的金瞬間就褪盡了。

  這個沈千顏,到最后了還安排這一出來拆她的臺,可真是個心機深重的心機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