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83章 擦槍走火
  安西晚除了說幾句夢話,一晚上還算太平,只是第二天一早醒來,人還有些恍惚。

  畢竟是失戀。

  “晚晚,起來洗個澡收拾一下,我帶你去吃早飯。”沈千顏不多問也不多勸,她知道安西晚此時此刻最需要的是她的陪伴而不是說教。

  安西晚頭昏腦漲,渾身難受,但還是聽沈千顏的話,洗澡換衣服,出門之前還硬要擼個妝。

  “失戀沒關系,失態可不行。”安西晚一邊對著鏡子刷睫毛一邊說。

  沈千顏見她這樣,心放下來一半。

  她就知道,安西晚沒那么容易被打倒,她可一直都是瀟灑小姐。

  兩人剛走出房門,就碰到了靳仲廷和段明錚。

  沈千顏訝異,這兩人竟然還沒走!

  “晚晚!你還好吧!”段明錚一看到安西晚就挨過來。

  安西晚看著段明錚,想到昨天晚上睡得迷迷糊糊的時候似乎看到過段明錚的臉,她還以為是做夢,原來他還真在這里。

  那么,中間給她遞水蓋被子的真是段明錚?

  她忽然有點內疚,畢竟,她記得自己一直嫌棄得揮手讓他滾。

  “好得很。”安西晚故作平靜。

  “那就好。”段明錚松了一口氣,“你放心,就算你被劈腿沒人要,我都會一直在你身邊的。”

  安西晚心里的那點愧疚之情瞬間壓回去,怒火“騰”地點燃。

  什么叫她沒人要!

  “段明錚,你說清楚,誰沒人要?姑奶奶我會沒人要?你信不信我出去吼一聲,要娶我的人能從這里排隊排到你家門口?”

  段明錚意識到自己說錯話,立馬討饒說:“信信信,我錯了,我收回我剛才那句話,我只是想表達我對你忠貞不渝,沒有人比我更想娶你。”

  “滾,你想娶我也不嫁!”

  “晚晚……”

  可惜,說再多,都為時已晚。

  安西晚徹底不搭理段明錚了。

  沈千顏在旁看著,為段明錚默哀,好好的一個帥哥,怎么偏就長了嘴?

  四人一起搭電梯下樓,這個點全是下樓吃早餐的,電梯里有點擠,沈千顏被兩個陌生的男人圍著,有些透不過氣。

  靳仲廷不動聲色地側身挪到沈千顏身邊,用自己的身體替她隔開一個小小的空間。

  沈千顏感覺到自己的后背正挨著他的胸口,明明隔著衣物,貼合的那塊肌膚卻像是接收了他的溫度,變得火熱。

  她想起昨晚,如果最后她的理智沒回來,那么,估計他們已經把該做的事情都做完了。

  幸好,她清醒了過來,沒有陷入靳仲廷的荷爾蒙陷阱里,不然,今天見面得多尷尬。

  雖然她也不排斥他的接觸,但她還是想慢慢來。之前的婚姻經歷告訴她,太快太容易得到的一切,都不會被珍惜。

  而這一次,除非不在一起,若最后真要在一起,那她想做那個被珍惜的人。

  *

  出了電梯,安西晚說不想吃酒店的早餐。

  “顏顏,這里的早餐我都吃膩了,今天我想換個口味。”

  “你想吃什么?”

  “想吃大街小巷里熱氣騰騰的東西。”

  “好。”

  失戀者為大,沈千顏盡量滿足她的需求。

  兩人往酒店外走。

  段明錚跟過來:“誒誒誒,你們是不是走錯了?餐廳不在那個方向。”

  “我們出去吃。”沈千顏說。

  段明錚一聽,立馬拉過靳仲廷:“那我們也出去吃。”

  “你跟屁蟲啊!”安西晚沒好氣,“可別跟著我,影響我胃口。”

  她說完,拉著沈千顏就走。

  段明錚被安西晚嗆慣了,也一貫不聽她的話,厚著臉皮拉著靳仲廷跟上去。

  酒店附近都是大型商場,沒有安西晚想要的接地氣的早餐,沈千顏開車帶著她找了很久才找到一條深藏在巷子里的小吃街。

  兩人剛找了一家早餐坐下,就看到段明錚和靳仲廷也跟來了。

  “好巧啊。”段明錚不要臉地拉著靳仲廷來拼桌。

  “走開,誰要和你一桌啊。”安西晚說。

  “這不沒別的空位嗎?”

  安西晚尋了一圈,看到角落有一張空桌:“那里有。”

  話落,一對母子進門,坐到了那張空桌上。

  段明錚聳肩:“現在沒了。”

  安西晚氣得牙癢癢,但最終,看在靳仲廷的面子上,沒再趕人,畢竟,昨天她吐了靳仲廷一身,無論如何都是理虧的。

  生煎、胡辣湯、豆漿、油條、餛飩……熱氣騰騰的早餐擺了一桌,四人各自吃各自的,誰都沒說話。

  在這鼎沸的煙火氣息中,他們這桌最奇怪。

  往來的人都下意識地多看他們一眼。

  沈千顏倒不在乎別人的目光,她早就餓了,這會兒只顧埋頭苦吃,因為吃得太急,還不小心嗆了喉。

  “咳咳咳咳咳……”她掩嘴低頭,忍不住咳嗽起來。

  坐在她邊上的靳仲廷抽了張紙巾遞給她,很自然地抬手,替她順著后背。

  “慢點吃,沒人和你搶。”靳仲廷話是數落,語氣卻無盡溫柔。

  安西晚和段明錚兩人一齊抬頭,意味深長地看著這對離異夫妻。

  “你倆……是不是余情未了?”段明錚這張嘴,根本藏不住話,想到什么,就直接問什么。

  沈千顏一下就紅了臉。

  “我說,要是余情未了,干脆復婚得了。”

  沈千顏尷尬得恨不能塞上段明錚的嘴,但靳仲廷卻難得對段明錚露出贊色,一副“會說你就多說點”的表情。

  “這年頭,真情比什么都珍貴,你們別錯過了再后悔……”

  “吃你的包子!這么多吃得堵不上你的嘴?”安西晚看出沈千顏的尷尬,拿起一個包子,直接塞在了段明錚的嘴巴里,“一天到晚逼逼賴賴裝得像個情圣,你一個一個泡妞的時候怎么不想想真情可貴?”

  “誰說我沒想,我想一生一世一雙人,這不你一直不給我機會啊。”段明錚無辜。

  “啊呸,你還一生一世一雙人呢,‘一’字你會寫嗎?”

  段明錚立馬傾倒茶壺,用茶水在桌面上寫了個“一”。

  “你看,一,專一的一,多標準。”

  安西晚直翻白眼。

  *

  安西晚和段明錚正吵吵鬧鬧,門口的客人用完餐離開,那張桌子上又坐下一男一女。

  這可真是無巧不成書,那一男一女正是陳星堯和肖微。

  沈千顏最先看到他們,她正預感大事不好,身旁的安西晚已經直接踢凳子站起來,一個箭步沖到了他們的面前。

  “陳星堯,你行啊。昨天不知道是相親,今天這么早一起吃早餐,應該也是門口剛好遇到的吧?”安西晚語氣極盡諷刺。

  昨晚,她雖然爛醉,但卻總豎耳聽著手機,希望陳星堯能打個電話或者發個信息來解釋來挽回,但他什么都沒有。

  她說了分手,他就輕易地接受了分手的結局,甚至,今天早上就迫不及待地帶著新歡出來吃早餐。

  安西晚原本還抱有一線希望,但此時此刻,所有甜蜜過往都被現實擊打粉碎。

  陳星堯就是個渣男!

  “晚晚,你別鬧,大家都是成年了,既然要分手,體面一點不行嗎?昨天是你提的分手,那么,今天我和誰在一起,又和你有什么關系?”陳星堯說。

  安西晚簡直不敢相信眼前這個冷漠的男人是她認識的那個溫文爾雅的陳老師,到底是他之前偽裝得太好,還是她從來沒有真正看清楚過他。

  牙尖嘴利如她,一時都不知道該怎么接話。

  “我當誰呢,渣男送上門來了是吧。”段明錚走到安西晚身旁,毫不猶豫地揪著陳星堯的衣領,一拳落在他的臉上。

  陳星堯從凳子上直接被打落在地。

  周圍的人都嚇了一跳,小店老板更是沖過來,抱著段明錚的胳膊說:“這位小伙子,別在這里動手啊,我們還做生意呢。”

  段明錚正打得酣暢淋漓,哪里能聽進去老板的話,他指了指端坐在椅子上的靳仲廷,對老板說:“你去找他,今天這里嚇跑多少客人,碎了什么鍋碗瓢盆,他都會十倍賠償給你,好吧。”

  老板將信將疑:“真的嗎?”

  靳仲廷點頭:“真的。”

  老板見靳仲廷財大氣粗,瞬間就松開了段明錚的手。

  段明錚見靳仲廷給他撐腰,蹲下去又對著陳星堯來了兩拳,陳星堯號稱讀書人,被打的滿臉掛彩,卻絲毫沒有還手的余地。

  肖微大聲尖叫,嚇得花容失色,她一邊蹲下去護著陳星堯,一邊指責安西晚:“你這個毒婦,竟然看著你朋友打人都無動于衷。果然,陳叔叔和陳阿姨說得對,你這種女人,根本不可能真心愛星堯哥,你最多也就玩玩他的感情,他要是娶你,他一輩子都倒霉。”

  安西晚冷笑。

  “娶我一輩子倒霉,娶你就能順風順水了?肖小姐,昨天你都看到了,他還沒和我分手就跑去和你相親,劈腿實錘,就這,你還愿意和他在一起,你也是宰相肚里能撐船。”

  “我就喜歡他,管你什么事?”

  “不關我的事,你喜歡你就拿去咯,反正姐也玩膩了。不過你記住,他今天怎么對我,他日就會怎么對你,男人劈腿也是只有零次和無數次,好自為之。”安西晚說完,拉上段明錚:“走了,打他臟了你段少爺的手。”

  *

  那日之后,安西晚徹底斷了對陳星堯的情絲,悄悄消沉了一段日子。

  沈千顏有空就會去安西晚那里陪她。

  別人都不知道,但沈千顏清楚,安西晚曾經是對陳星堯認了真的,不然,她這位大小姐不會放下身段去討好陳星堯的家人。

  周六,沈千顏忙完手上的工作就去了安西晚那里,安西晚最近都住在酒店,沈千顏每次去酒店,路過安西晚隔壁的套房,就會想起那一天差點和靳仲廷擦槍走火的事情。

  而想起靳仲廷,她自然而然地就想起靳仲廷這段時間總追著她跑,玉膳樓的總店好像成了他另一個家,他從公司下班,就直奔那里,晚餐也每次都是在店里解決。

  玉膳樓的員工們都在背后悄悄稱他:“至尊vip!”

  有一次,靳仲廷又在店里陪她耗到下班。

  沈千顏趁著無人,問他:“你很閑嗎?”

  “不閑。”

  “那你每天跟著我干什么?”

  “追人不得多花點時間?”靳仲廷一本正經地回答。

  沈千顏詫異:“沒有鮮花沒有禮物,沒有任何討得女孩子歡心的驚喜,每天來看著我就是你追我的方式?靳總你想空手套白狼啊?”

  大佬未免也太自信了。

  靳仲廷笑:“怎么會是空手套白狼?你沒看出來我花在你身上的是什么?”

  他花在她身上的是時間,是對他來說最寶貴的時間。

  鮮花禮物和驚喜,這種花錢可以便可以做到的事情,靳仲廷若是想,隨便發句話助理就能安排得花樣百出,可是,他不想敷衍沈千顏。

  他每天抽時間來她的身邊,了解她的工作,陪伴她,這些才是彌足珍貴的。

  “而且,這不還沒追到手,除了看著你,我每天還能干什么?”

  沈千顏想到靳仲廷那委屈巴巴的樣子,就忍不住笑起來。

  “你一個人在我門口傻笑什么?”安西晚恰好開門出來,就看到沈千顏站在她門口笑。

  “沒,你要出去?”

  沈千顏打量了安西晚一眼,她今天打扮得格外光鮮亮麗,和前幾天意志消沉不修邊幅的樣子判若兩人。

  “嗯。”

  “去哪兒?”

  “去店里看看。”安西晚說,“我好幾天沒去店里,大家都懷疑我掛了。”

  “你能打起精神來工作,說明你不僅沒掛,反而又絕地重生了。”沈千顏拉了拉安西晚的手,“你去忙吧,我晚點再來找你。”

  安西晚點點頭。

  兩人一起下樓。

  “對了顏顏,群里的消息你看到了嗎?”

  “你說大學同學聚會的事兒?”

  “嗯。”

  “看到了。”

  “你去嗎?”安西晚問。

  “我還不確定,得看工作安排,你呢?你想去?”

  安西晚點點頭:“班長昨天私聊我了,說我這個氣氛擔當必須得去,我也好久沒有回旦城了,想趁著這個機會順便去散散心。”

  沈千顏想了想:“行,那我陪你一起回去。”

  “你不忙工作了?”

  “工作哪有你重要。”

  安西晚笑起來,抱住沈千顏:“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