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79章 正牌女友
  “你聽到了?”

  “我不是故意偷聽的。”沈千顏立馬解釋。

  靳仲廷見她慌亂,搖搖頭:“聽到了也沒事。”

  這個遲衛是地產大亨,錦城好幾塊極具商業價值又待開發的地,都是他的,包括靳仲廷最近相中的那一塊秦成河邊的地。

  靳仲廷派了公司里好幾個經理去談判,想用高價買下這塊地皮,好將鳶湖那個項目轉戰到那里,結果這幾個經理個個在遲衛那里碰了釘子,都還沒開口說買地的事情,就被遲衛趕了出來。

  聽說遲衛性情古怪,但凡有人登門,他一定會先擺出好客的姿態,熱情地留人在家里用餐,他甚至還會請廚師做出滿滿一桌好菜招待,可問題是他的“吃”并不只是單純地吃,而是在用餐途中不斷提問,試圖尋找和他在“食物”上有共鳴的人,如果兩人吃不到一起,合作就根本沒門。

  那幾位經理就是吃完飯直接被趕出來的。

  秦成河這塊地對靳仲廷而言很重要,他必須拿下這塊地,重啟被靳天佑背后使壞奪走的鳶湖項目,才能最大限度地減少損失。

  可靳仲廷素來不是個對“吃”有研究的人,雖然他決定要親自掌舵這個項目,但要他從吃食方面攻略遲衛,他并沒有十足的信心和把握。

  沈千顏聽完靳仲廷地描述,更加確認了遲衛就是當年那個遲叔叔,因為當年那位遲叔叔也是一個對吃極其考究的人,他家財萬貫,愿意為了吃一擲千金,經常不遠萬里地來找外婆,只為了吃一口外婆做的素食。

  是的,遲衛是個素食主義者。

  他堅信吃素是一件能凈化身心、延年益壽且樹立六道眾生同胞愛的事情,這些年,他一直都在尋找志同道合的人,但是,在社會的各大欲望之中,口腹之欲大概是最容易得到滿足也最容易回報快樂的欲望,哪個凡人會和自己過不去,去壓抑一日三餐的快樂呢。

  所以,遲衛覺得自己是個注定孤單的人,這也鑄就了他越來越怪異的性格。

  “你什么時候去見他?”沈千顏問。

  “周六。”

  “我建議周一去。”

  “為什么?”

  沈千顏印象里,周六周日一直都是遲叔叔焚香齋戒的日子,雖然這么多年過去了,但是按照遲叔叔的長性,一般不會隨意更改習慣。

  “你認識遲衛?”靳仲廷問。

  “認識,是以前的故交。”沈千顏十分仗義,“如果需要的話,我可以陪你一起去找他。”

  靳仲廷看著沈千顏,微一挑眉:“這么幫我?”

  “你之前救了我那么多次,幫你是應該的,就當是還你的恩。”

  “對我就這么還恩,對洛司嶼就以身相許?差別是不是有點大?”

  沈千顏一聳肩:“既然你嫌棄,那我就不幫了。”

  她說著,就要走。

  “誒。”靳仲廷趕緊一把拉住她的手,“別走,幫我,我需要你。”

  我需要你。

  這四個字配上他看起來有些深情的眼神,讓她頓時渾身酥麻。明明知道他說的是遲衛的事,她卻仿佛聽出了別的意思。

  *

  周一。

  沈千顏跟著靳仲廷去了遲衛的住所,他現在住在日月彎那邊的獨棟別墅,依山傍水,像個世外桃源。

  “好美。”沈千顏忍不住感慨一句,“能在這樣的地方養老,想想都是幸福的事。”

  “幸不幸福,看的是和誰一起養老。”靳仲廷饒有深意地看著她。

  沈千顏想想,覺得他說得也有道理,如果能和愛的人,在這樣風景如畫的地方慢慢老去,那簡直是最詩意的生活。

  兩人走進庭院,看到秋千架那邊站著一男一女,男士穿著深藍色的西裝,女士的裙子也是一樣色調的,明顯是情侶款,光看背影就很般配。

  “遲衛有子女嗎?”靳仲廷問。

  他記得資料上說,遲衛并未結婚,也未生育。

  “遲叔叔是不婚主義,他以前就說過,自己并沒有結婚的計劃。”而當他百年之后,他留下的巨額財產都會捐贈。

  兩人正說話,秋千架旁的一男一女聞聲轉過臉來。

  那位女士竟然是沈曉茹。

  沈千顏已經很久沒有聽到沈曉茹的消息了,這么久沒見,她今日見她的最直觀的印象就是沈曉茹整容了嗎?

  她的鼻子明顯變挺了,下巴也像是做了填充,整張臉乍一看似乎比之前漂亮了,但再細細一看,人工的痕跡明顯。

  是的,沈曉茹的確去做了整形,那日跌下山崖之后,沈曉茹的臉上就留了疤,她去整形醫院最開始的目的只是祛疤,但被整形醫院的醫生一通洗腦后,她又整了鼻子和下巴。

  她自己對現在這張微調后的臉非常滿意,也因此更有信心。

  “喲,這是誰啊。”沈曉茹看到沈千顏和靳仲廷有些驚訝,“離婚之后還能看到你們同框,倒是稀奇。”

  沈千顏暗吶,沈曉茹竟然敢當著靳仲廷的面說這些有的沒的,想必她身邊的男士大有來頭且和她關系親密,能為她在靳仲廷面前撐腰。

  果然,她挽住了男士的胳膊,笑著介紹:“達令,這是我的堂妹沈千顏。”

  被沈曉茹稱為達令的是孟州,孟氏的太子爺,而孟氏,是錦城之內唯一敢叫板靳氏的企業。

  “好巧啊,靳總。”孟州看了眼沈千顏,直接將目光落在了靳仲廷的身上,“沒想到靳總竟然也選擇了今天來拜訪遲先生,而且和我一樣,都帶著一位女士。”

  孟州的意思,聽起來就像是靳仲廷抄襲了他的創意一樣。

  “那可不一樣哦達令。”沈曉茹一臉傲嬌,“你帶的是你的正牌女友,靳總帶的可是他的下堂妻。”

  沈曉茹說到“下堂妻”三個字的時候,一副勝利者的姿態,好像,是她把沈千顏擠下正妻之位似的。

  “靳總和前妻都能處得這么融洽,看來真如傳言所說,宰相肚里能撐船。”孟州是在借沈千顏暗諷靳仲廷舍讓鳶湖的項目。

  “過獎了。”靳仲廷對孟州不咸不淡的,顯然沒有放在眼里。

  靳仲廷的態度讓孟州有點不太高興,于是他的語氣更為辛辣:“靳總是想退而求其次拿秦成河那塊地來頂鳶湖的項目吧,但是,你連靳天佑那個草包都搶不過,如今還想從我們孟氏手上搶東西?”

  “第一,我不像孟總,從不求次,第二,秦成河這塊地花落誰手還不一定。”靳仲廷說完,看了眼沈千顏,“走吧。”

  沈千顏點點頭,跟上靳仲廷。

  她不認識這個孟州,但是本能地對他反感至極。

  “走?”沈曉茹沖上來攔住他們,“你們以為遲先生的地盤是隨便可以進的嗎?我們先來的,還在等通知呢,你們想插隊,可休想。”

  沈曉茹的嚷嚷聲驚動了遲衛家里的管家,他立刻出來查看情況。

  “怎么回事?”管家問。

  “他們想插隊,明明是我們先來找遲先生的,見或不見,總也得我們先得遲先生的回音吧?”沈曉茹說。

  管家打量了沈千顏和靳仲廷一眼,禮貌地說:“這位女士說得對,凡事都有先來后到,遲先生是個極講規矩的人,他不喜歡人插隊。”

  沈曉茹洋洋得意,她走回去,挽住了孟州的胳膊,半是撒嬌半是承諾:“達令,你別著急,放心,等下我一定為你爭得和遲先生合作的機會。”

  “曉茹,你可真是我的賢內助。”孟州作勢要去捏沈曉茹的下巴以示親昵,沈曉茹趕緊躲開了。

  她好不容易釣上這金龜婿,可不能讓他發現自己整容。

  話說沈曉茹能和孟州走到一起,也算因緣巧合。

  沈曉茹那日從山崖上跌下來輕微毀容后,就錯過了和宋家宋寧遠的相親,她一次一次夢斷豪門,沮喪到以為自己沒有豪門緣的時候,孟州來耀食府用餐,遇到了整容后的她,一見鐘情,并且發起猛烈的攻勢。

  說實話,五大三粗長相又泯然眾人的孟州,根本不是沈曉茹喜歡的類型,但孟州有錢有身份啊,他可是孟氏的太子爺,孟氏又是錦城唯一能和靳氏去爭一爭高下的大財團,這樣的背景,怎么讓人不心動?

  于是,沈曉茹牙一咬,也就同意了孟州的追求。

  兩人交往后,孟州對沈曉茹也是真不錯,包包鞋子,珠寶豪車,送起來根本不手軟,這極大程度地滿足了沈曉茹的虛榮心,也滿足了沈耀明望女成鳳的愿望,他們一家都極看好孟州,要沈曉茹好好抓住這個金龜婿。

  這不,沈曉茹聽說孟州最近遇到了遲衛這個對吃極其挑剔的大麻煩,便自告奮勇前來,她想,她好歹是經營過耀食府的,雖然不像廚師那么專業,但對吃還是有那么幾分見解的,沒準,她就能說服遲衛和孟州合作。

  要是她能助孟州拿下這個項目,想必也會讓孟家人刮目相看,到時候,她要進門也容易許多。

  *

  管家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他也知道,最近很多企業都跟風盯上了老爺在秦成河的地,每天來找老爺的人幾乎要踏平門檻,但老爺對他們都沒有興趣,趕走了一茬又一茬的人。

  “我們來找遲先生和他們并不是因為同一件事,所以也就沒有先來后到之說。”沈千顏對管家說。

  “什么不是為了同一件事,你敢說你們不是為了秦成河的地來的?”孟州在旁拆臺。

  “我們是想來和遲先生共進午餐的。”沈千顏湊到管家的耳邊,低聲地說了句,“麻煩您進去替我帶個話,問一下遲叔叔是否還想嘗一嘗當年蘇山村的水晶肘和茄汁鮑魚?”

  管家遲疑地看了眼沈千顏,一時猜不透這女人是否有什么話外音。

  水晶肘和茄汁鮑魚是葷菜,可他們家老爺是吃素的,這話要是冒然去問,肯定要挨批,但他跟在老爺身邊多年,又清楚的知道蘇山村對老爺來說是一個很重要的地方。

  真啊真矛盾。

  管家糾結了幾秒后,對沈千顏說了句:“稍等,我這就去問。”

  蘇山村可是老爺做夢都想回去的地方,他不敢耽誤。

  沈曉茹見管家真的被沈千顏說服,跑去向遲衛請示,忍不住上前一步大放厥詞:“沈千顏,你又使什么狐妖本領呢?真是不要臉,連一個管家都狠得下心去誘惑。”

  沈千顏還沒來得及說話,靳仲廷先護身到了她前面。

  “沈小姐,看來云中寺的佛和魔,都沒教會你做人,是不是又想回爐重造?”靳仲廷說這句話的時候,眼露兇光。

  沈曉茹自然而然地想到了那日將她嚇到滾下山崖的鬼面男人,那個男人想必就是靳仲廷的人,而他現在就是在威脅她,要是再敢對沈千顏胡亂亂語,他就會讓人再一次給她點顏色瞧瞧。

  “你……別嚇唬我。”沈曉茹克制住自己內心的恐懼,強打起精神說,“我已經不是之前那個任你們欺負的沈曉茹了,我現在是孟州的女朋友,背靠著孟氏和孟家,我看誰敢動我!”

  靳仲廷冷笑:“收點禮物就當自己是孟家的準兒媳了?也不照照鏡子自己夠不夠格端起孟家那碗飯。”

  孟家的確家底雄厚,但孟家子女比靳家還要多,關系還要復雜,孟家可是龍潭虎穴,非一般女子能闖的,所以,孟州三結三離,最后一個老婆都沒留住。

  且不說沈曉茹是不是真的能嫁進孟家,光是孟州那三位前妻以及前妻們所生的孩子,就夠沈曉茹吃一壺的。

  而沈曉茹似乎還不知道自己遇到的是個什么男人,真以為自己遇上了救灰姑娘的白馬王子。

  沈曉茹被靳仲廷噎得說不出話,想反駁,但畢竟她現在也的確沒名沒分的,只是掛著女朋友的虛名,并不受法律保護。

  “達令……”沈曉茹回頭去撒嬌,想借此得一句孟州的承諾。

  可孟州還沒來得及說話,就見管家匆匆從屋里跑出來,弓身對沈千顏和靳仲廷比了個“請”的手勢。

  “兩位,快里邊請,遲先生要見你們。”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