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78章 她的痕跡
  靳仲廷直勾勾地看著她,眼神里有清醒時絕對不會出現的欲望,他的掌心灼熱,熨帖著她的皮膚,讓她的身上也像是埋下了火種,由點到線,由線到面的開始發燙。

  沈千顏抽手,稍稍坐遠一點。

  他舔了一下干澀的唇,胳膊肘搭在額頭上,又閉上了眼睛。

  “別睡了,要睡回去睡。”沈千顏推他。

  包間里雖然暖氣開得很足,但沙發肯定沒有家里的大床舒服啊。

  靳仲廷不吱聲。

  “靳仲廷……”

  他忽然坐起來,雙手攬住了她的肩膀,一個翻身,直接把她壓進了沙發里,沙發很軟,但他很硬,整個人像塊巨石一樣壓在她的身上,推也推不開。

  昏暗的燈火編織出一張曖昧的網,牢牢將兩人困住。

  “靳仲廷,你放開我,你想干什么?我們離婚了,你別耍流氓。”沈千顏用手捶打著他的胸口,但是,他卻無動于衷。

  靳仲廷黑眸深沉,無聲地望著她。

  沈千顏心中警鈴大作,剛才電話里她明明聽到有人吐了,大概率就是靳仲廷,他不會用剛吐過的嘴來吻她吧。

  她看著他一點點地傾向她,用力抵抗,可身上的靳仲廷似乎更重了,她的力氣在這個常年擼鐵的男人面前,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沈千顏絕望地閉上眼睛,但想象中的吻卻沒有落下,她睜開眼,發現靳仲廷垂下頭來,枕著她的肩頭徹底睡著了。

  猛獸變成了乖仔,安靜地伏在她的身上,讓沈千顏抑制不住地母愛泛濫。

  她抬手,輕輕地去摸了一下他短而堅硬的黑發。

  氣氛從曖昧,悄然轉變成了溫情。

  就在這時,包間的門忽然被推開,方煜文從外面進來,看到沙發上的那一幕,他“哎喲哎喲”曖昧地怪叫兩聲,又急急忙忙地往屋外退。

  “不好意思,我什么都沒看到,你們繼續,你們繼續……”

  繼續什么?

  靳仲廷睡得死豬似的,還能繼續什么?

  “方醫生。”沈千顏把方煜文叫住,“你快來幫個忙。”

  她被靳仲廷壓著,根本推不開也起不來,要是這樣壓一夜的話,估計得去見閻王爺。

  “怎么了小嫂子?”方煜文再次探頭進來。

  “他睡著了,你幫我把他扶起來。”沈千顏說。

  “睡著了?”方煜文的語氣頗有種恨鐵不成鋼的意味,這么好的氛圍,這么好的體位,靳仲廷竟然能睡著,他還是個男人么?

  “是的,你快點。”沈千顏都有點透不過氣來了。

  方煜文把靳仲廷扶起來,和沈千顏兩人合力把他扶到樓下,弄上了車,送回孤月山莊。

  沈千顏不知道靳仲廷是什么時候搬回孤月山莊的,她還以為靳仲廷不會再搬回來住呢。

  方煜文像是看穿她所想,笑著說:“仲廷上個月剛搬回來的,雖然他那么多的別墅,但是,孤月山莊曾經是你和他的婚房,感情最特殊了。你別看仲廷平時冷冰冰的,但其實他是個很念舊的人。”

  沈千顏心想方煜文又開始忽悠她了,他這嘴最不可信,況且,他又不是靳仲廷,怎么知道靳仲廷怎么想?

  *

  孤月山莊。

  兩人把靳仲廷扶到房間里安置好后,方煜文就說自己有事找借口開溜了。

  “小嫂子,我醫院那邊臨時有事,我得回去了。麻煩你留下來照顧他一下。”

  “需要嗎?”沈千顏問。

  靳仲廷這會兒睡在床上,一動不動的,看起來根本不需要人照顧的樣子。

  “當然需要!你是不知道,仲廷他喝醉了之后酒品有多差,他會半夜爬起來夢游,亂吃東西,甚至好幾次都會跑去陽臺,爬到欄桿上,要是沒有人看著他,那可是要出大事的。”方煜文說得要多夸張有多夸張。

  沈千顏不太相信素來穩重的人喝醉了會做出這些事情來,可又怕這個醉鬼晚上真的會出什么事。

  孤月山莊現在連一個傭人都沒有,萬一真有緊急狀況連個急救的人都沒有,她的責任心驅使她留下來。

  沈千顏下樓燒了壺熱水,又拿鍋熬了點粥,以備不時之需,等忙完這一切,她上樓看了眼靳仲廷,他睡的似乎不太安穩,眉頭皺成了小山,還時不時囈語一句。

  她湊近了過去,想聽聽他說的是什么,但他說得不真切,她只隱隱約約聽到了他在喊“媽”,據說靳仲廷再回到靳家之前,都是和他媽媽相依為命,想必,母子兩人感情很深厚。

  原來大佬難受的時候也會想媽媽,沈千顏瞬間覺得靳仲廷身上的人情味重了些。

  她伸手用手指輕輕去撫平了他眉間的那座山,然后,坐在他身邊,靜靜地守著他,可她等到天蒙蒙亮,也沒見方煜文所說的那些夸張的現象發生。

  靳仲廷睡得四平八穩的,連身都不曾翻一個。

  沈千顏這才意識到,自己又被方煜文那個家伙給套路了,她連打了兩個哈欠,準備起身離開,躺在床上的靳仲廷像是感應到她要走似的,一個翻身,忽然就攥住了她大衣的衣角。

  “別走……媽……不要離開我……”

  沈千顏看他又重新皺起的眉頭,心又軟下去,他到底在做什么夢,讓他痛苦了一夜還沒有結束。

  算了,看在他都喊她“媽”了的份上,她就當陪自己兒子了。

  沈千顏重新坐回床邊,但架不住實在太困,趴在床邊就睡了過去。

  等她再睜開眼時,她已經睡在了床上,懷里抱著她曾經最喜歡的夾腿枕。

  這個夾腿枕是她還沒離婚的時候從網上淘來的,每天夜里睡覺就放在被子里,算是防止自己翻翻滾滾就去抱著靳仲廷的一道小屏障。

  她離開孤月山莊收拾東西的時候,因為這夾腿枕放在被子里,她忘了,所以沒帶走……可這個枕頭怎么還會在靳仲廷的床上,難道她離開之后,他沒把這個枕頭丟掉嗎?

  沈千顏從床上坐起來。

  浴室里傳來“唰唰唰”的水聲,應該是靳仲廷在沖澡。

  沈千顏正迷糊呢,水聲戛然而止,沒幾秒,靳仲廷腰間圍著塊浴巾,直接從浴室里出來了。

  他頭發濕漉漉的,黝黑的皮膚上還掛著水珠,整個人透著一種野性的荷爾蒙,讓人看一眼就控制不住臉紅心跳的那種。

  “醒了?”靳仲廷一邊用毛巾擦頭發一邊看著沈千顏,“怎么不多睡會兒?”

  沈千顏紅著臉,立馬從床上下來。

  雖然這曾經是他們的婚床,但他們現在已經離婚了,她繼續躺著終歸是奇怪。

  “我回去了。”沈千顏說。

  “就這樣走了?”靳仲廷打量她。

  沈千顏轉頭,從落地鏡里看到自己的蓬頭垢面的樣子,她這樣出門的確不太好,好歹她也是玉膳樓的負責人。

  “去洗漱吧。”靳仲廷指了指浴室。

  沈千顏這次沒和他客氣,轉身直接沖進了浴室。

  靳仲廷看著她拘謹又慌張的背影,忍不住勾了下唇角,他想起今天早上他睜開眼時看到她的那一秒,她趴在床沿上,長發散在他的手邊,讓他的心一下子就柔軟了起來。

  他一時以為是在酒吧看到她的那個夢還沒醒,直到起身時發現自己的手表被她的長發勾住了……他怕吵醒她,脫下手表,輕手輕腳繞了很久才把手表從她的長發中釋放出來。

  然后,他把她抱上了床。

  沈千顏睡得很沉,他抱她的時候她完全沒有意識,可睡到床上她原來的那個位置,一翻身,就滾過去將她之前最喜歡的那個夾腳枕給抱住了。

  果然,肌肉記憶勝于一切。

  而更讓靳仲廷欣喜的是,這個房間又有了她的氣息,好像又有了家的味道。

  *

  浴室有備用的牙具。

  沈千顏刷完牙,洗了把臉,正準備用手梳理一下頭發,一抬眸,看到鏡子旁邊的小掛鉤上掛著她之前的發繩。

  她愣了一下。

  這個家,她不過短暫地來了一下,怎么會留下那么多關于她的痕跡?到底是她走的時候清理得不夠干凈,還是某些人有心保留?

  她感覺到自己平靜的心湖被這些小東西激起了漣漪。

  算了,不想了,沒意義。

  沈千顏又掬了捧清水撲到自己的臉上,拿起那個發繩隨手把頭發綁起,快步下樓。

  “吃了早餐再走吧。”靳仲廷見她下來,對她說。

  沈千顏雖然很餓,但并不打算留下和他一起吃早餐,她覺得這樣的早晨太過溫情脈脈,這種溫情比起昨晚在酒吧包間里的曖昧,更讓她不安。

  “你自己吃吧。”她說。

  “你熬的粥太多了,我一個人吃不完。”靳仲廷看著她,像是看著幼兒園的小朋友一樣,一本正經地說:“浪費糧食不好,對吧?”

  浪費糧食不好,這是從小外婆就對她耳提面命的重要道理。

  沈千顏想想,昨晚自己熬得粥的確是兩人份的,他吃不完就要倒掉,浪費糧食太作孽,還是留下來吧,反正已經留了一整晚了,也不在乎多吃一碗粥的時間。

  靳仲廷見她被自己說動,拿完舀了兩碗粥放到餐桌上。

  “鍋里有我煎的餃子。”靳仲廷說。

  “你還會煎餃子?”

  “看不起我?”

  沈千顏笑了,倒不是看不起他,只是意外他會的還挺多的。

  她過去揭開鍋,鍋子的餃子排得整整齊齊的,上面灑了黑芝麻和蔥花,底金黃薄脆,看起來讓人食欲大振。

  “怎么樣?”靳仲廷見她一副查作業的表情,立刻問。

  “不錯。”

  沈千顏把餃子盛進盤子里,清白消粥加煎餃,很中式的早餐。

  兩人坐到桌前,面對面,和沒離婚時一樣的位置。

  “你昨晚怎么沒走?”靳仲廷問。

  “方醫生說你發酒瘋的樣子很可怕。”沈千顏把方煜文說的話那些話復述了一遍。

  靳仲廷真想立刻把方煜文抓過來,撕爛他的嘴,不過,也多虧了他這番胡言亂語,讓沈千顏留下來,陪了他一整晚,看在這層面上,暫時放他一馬。

  “以后他說的話,你可信可不信。”靳仲廷說。

  方煜文作為醫生是專業的,但作為朋友是極損的。

  沈千顏正準備點頭認同靳仲廷的說法,他的手機響了,靳仲廷對她比了個稍等的手勢,走到客廳里接電話。

  是工作的電話。

  沈千顏聽到他說的都是她聽不懂的專業術語。

  她也不打攪他,安靜地喝完粥,清洗完自己的那一副碗筷,準備離開。

  “放棄鳶湖的地,已經是我最大的讓步了,現在你們又告訴我秦成河那邊的地都拿不下?你們是想怎么樣?逼我直接放棄這個項目是嗎?”靳仲廷坐在沙發里,拿著一份文件一邊翻閱一邊向電話那頭的人發火。

  那頭的人似乎在解釋,但靳仲廷越聽臉越黑。

  “借口還挺多。”

  “……”

  靳仲廷一把將文件摔在茶幾上:“你現在把遲衛信息都發給我,我親自去找他,這個項目以后你不用管了,我自己負責。”

  沈千顏聽到“遲衛”這個名字,稍稍怔了一下,靳仲廷口中的“遲衛”,是她認識的那個遲衛嗎?

  靳仲廷掛了電話,回頭看到沈千顏站在門口,有些意外:“你吃好了?”

  “嗯,我正準備回去了。”

  “這么快?”

  靳仲廷起身,看到盤子里的餃子幾乎沒少,有些不滿意:“沈總,這么不賞臉?是我做的不好吃?”

  “不是的,我早上吃不下太多。”一碗粥對沈千顏來說已經足夠了。

  “你昨晚怎么來的?”

  “坐方醫生的車。”

  “等下,我吃完送你。”靳仲廷說著,大步走到桌邊,快速地喝下一碗粥。

  沈千顏見他囫圇吞棗的樣子,連忙說:“你慢慢吃,我不著急。”

  這時,靳仲廷的手機連著震了好幾下。

  大概是剛才一大早就被他訓的那位將遲衛的資料傳過來了,靳仲廷夾了個餃子,打開手機去看信息。

  沈千顏也不是故意的,只是一轉眼,就在他手機上看到了遲衛的照片。

  果然,他口中的遲衛,就是他認識的那位遲叔叔。

  “我能問你個問題嗎?”沈千顏看著靳仲廷。

  靳仲廷從工作中分神抬眸看她一眼:“說。”

  “這個遲衛,對你很重要?”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