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77章 靳仲廷喝醉
  “你可以追,我也可以不答應。”沈千顏答。

  他們雖然有過一段婚姻,但沈千顏覺得自己其實并不了解靳仲廷,還有,穆萊茵口中那個白月光到底是誰?她也不得而知。

  這樣一個接觸過卻仍覺得神秘的男人,她怎么敢再輕易靠近?

  “你也可以不答應,不影響我繼續追。”靳仲廷看著她,像獵人看著獵物。

  沈千顏也不和他較勁,慢條斯理地享受著他切好的牛排:“追唄,反正我的追求者那么多,也不差你一個。”

  她穿著黑色的大衣,坐在燈光下,皮膚白皙,紅唇瀲滟,有種高級出塵的美感。

  靳仲廷知道,她說的是事實,她也的確有這個資本傲嬌。

  兩人吃完晚餐,靳仲廷把沈千顏送回家。

  沈千顏走進樓道的時候,又回頭看了眼,靳仲廷的車還停在原地,似乎是準備等她上樓后再走。

  這樣看看,他某些方面也還是很貼心的。

  她忽然就有些期待,靳大佬追起人來會是什么樣?會不會也和其他男人一樣每天準時準點地送鮮花和禮物,庸俗又浪漫。

  事實上,她想多了。

  接下來幾天,靳仲廷那里一點動靜都沒有,別說鮮花禮物了,連個泡都沒有冒一個。

  沈千顏冷靜想想也是,要這樣高高在上的男人花多少心思在一個女人身上,太奢侈了。

  所幸,她也沒有抱多大的期待。

  靳仲廷不懂怎么追人,洛司嶼這個假男朋友倒是挺上心的,出院之后,每天都有電話問候。

  周六,洛司嶼又打電話來,說讓她明天晚上去家里吃飯。

  “靳仲廷也來嗎?”沈千顏下意識地問。

  洛司嶼在電話那頭一愣,過了會兒才說:“現在還不確定,他這段時間為鳶湖地皮的事焦頭爛額,不一定有空。”

  “什么鳶湖地皮?”

  “你沒看到新聞嗎?”

  沈千顏立刻打開ipad的查了一下,這條新聞還是三天前出來的,說靳仲廷原本看中了鳶湖那塊地皮,準備開發商用,與靳氏另一個商業計劃合二為一,一同推進,卻被他的小叔靳天佑暗中截胡,擾亂了所有規劃。

  這是靳天佑第一次在明面上和靳仲廷撕破臉皮。

  幾乎所有人都在等著看靳仲廷會如何應對,到底是像往常一樣以雷厲風行的手段收拾靳天佑,還是看在家人的面子上后退一步?他的抉擇,關乎了圈里的投資風向,也關乎了靳氏的股價……在旁人看來,這對靳仲廷來說,是一個有點棘手的問題。

  沈千顏想,難怪他這幾天都沒有了聲音,原來,是遇到了麻煩。

  “怎么不說話了?”洛司嶼還在等她回復。

  “哦,好的,跟薇姨說,我會去的。”沈千顏說。

  “好。”洛司嶼開心,“那我來接你。”

  “不用了,你剛出院還是多休息吧,我自己開車。”

  *

  周六。

  沈千顏早上去店里轉了一圈后,就直接去了沁園,讓她沒想到的是,單奚薇夫婦不僅請了她,還請了白簡妤。

  白簡妤雖然是白家的大千金,但自幼和母親離開白家,成年后雖然與白家保持著往來,但也從不靠白家一分一毫。

  她現在在電視臺工作,是一名記者,前幾年國外打仗的時候,她曾深入戰場,是國內最年輕的戰地記者。

  沈千顏一進門,就看到白簡妤和洛司嶼在聊天,兩人郎才女貌,看起來很般配,只可惜他們對彼此都沒有那方面的意思。

  “顏顏,來啦。”洛司嶼看到沈千顏,就帶著白簡妤朝她走過來,為她們引薦。

  三個人都年輕,共同話題很多。

  他們聊了一會兒,白簡妤的電話就響了,她說了句“稍等”,就去了庭院里接電話。

  “白小姐性格挺好的。”沈千顏沖洛司嶼擠擠眼,“剛才進來的時候,看到你們站在一起,我滿腦子都是般配。”

  “你現在的身份是我的‘女朋友’。”洛司嶼提醒,“你這樣說,我會理解成你在吃醋。”

  “當然不是了,我才不會吃醋呢,比起假女朋友,我當然更希望你快點有個真女朋友。”

  “可以弄假成真。”

  “你別嚇唬我。”

  洛司嶼笑了笑,隨手捻起一個櫻桃,送到沈千顏的嘴邊:“開玩笑的,吃個櫻桃壓壓驚。”

  沈千顏覺得這樣喂食的動作實在太過親密,正準備拒絕,就聽到洛司嶼輕聲說:“快吃一個,我媽下來了,正看著呢,好機會。”

  “真的要這樣嗎?”

  “嗯。”

  沈千顏硬著頭皮從洛司嶼手上咬掉了櫻桃。

  “靳先生,你來啦。”洛桀塵的聲音在門口響起。

  沈千顏一回頭,看到靳仲廷正從門口進來,一雙眼冷冷地看著沈千顏。他明顯是看到了剛才洛司嶼和她親密喂食的那一幕。

  莫名的,沈千顏有一點心虛。

  可轉眼又自我寬慰,都離婚了,看到又怎么樣?

  “靳先生,來來來,快請進,感謝你百忙之中抽空過來吃飯,今天是家宴,就請了你、顏顏和簡妤,謝謝你們在司嶼住院期間的幫助。”洛桀塵說。

  其實,他們都以為靳仲廷不會來了。畢竟,鳶湖事件之后,靳仲廷就沒有露過面,誰能想到,他會把洛家的宴請這樣放在心上。

  這更讓洛桀塵感動。

  “客氣了,洛總。”

  靳仲廷來了之后,單奚薇就宣布開飯了。

  六個人正好坐了一桌,但因為相互之間都不是很熟,餐桌上幾乎都是單奚薇和洛桀塵不斷地找話題,一餐飯吃得有些尷尬。

  飯局結束后,白簡妤最先告別,她臨時被安排了出差任務,要去趕高鐵。

  沈千顏打算多留一會兒,陪單奚薇說說話,可她不走,靳仲廷也賴著不走,五個人坐在客廳里,再一次延續了剛才餐桌上的尷尬。

  這種時候,他不是應該爭分奪秒,忙得焦頭爛額才對嗎?怎么這么閑?

  沈千顏無奈,只能起身告別。

  “那洛叔叔薇姨,我先回去了,改天空了再來看你們。”

  靳仲廷跟著站起來:“洛總、夫人,我也不打擾了,感謝招待。”

  沈千顏快步走到門口,靳仲廷亦步亦趨地跟著,她走到車邊時,靳仲廷忽然一把拉住了她。

  “沈千顏,你不會真打算以身相許吧?”靳仲廷黑著臉,眼神充滿震懾,好像但凡她說出肯定的答案,他下一秒就能掐著她的脖子讓她把答案咽回去。

  “靳總,你管的這么寬,不會真的想追我吧?”沈千顏抬眸,拍落他的手,“不好意思,想追我就排隊。”

  “排隊沒問題,但你得告訴我,隊伍的最前頭是誰?”靳仲廷看著她,“是洛司嶼?”

  “對,就是他。”

  *

  沈千顏說完就上了車,不再理會靳仲廷,車子開遠了,后視鏡里,他一個人似乎站了很久。

  她忽然有些于心不忍,但又不敢自作多情他真的有多在意她。

  沈千顏下午休息,沒去店里,她帶弟弟沈君成去做了復健,復健之路實在辛苦,但好在,沈君成最近的狀態還可以,已經沒有那么消極了。

  回到家后,沈千顏已經筋疲力盡,她洗完澡早早就睡下了。

  難得一個早覺,讓她倍感幸福。是的,她現在的幸福點就是這么低。

  可惜,她剛進入淺眠沒多久,手機就響了。

  是方煜文的電話。

  沈君成出院之后,她和方煜文就沒怎么聯系,他這個點給她打電話干什么?

  “你好,方醫生。”沈千顏接起電話。

  方煜文那頭聽起來很嘈雜,歌聲笑聲,亂七八糟的:“小嫂子,睡了嗎?”

  “剛睡,你這個點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嗎?”鑒于方煜文之前對弟弟有恩,沈千顏哪怕被打擾也顯得很耐心。

  “能麻煩你來接一下仲廷嗎?他喝醉了。”

  “喝醉了就為他請個代駕吧。哦不,靳總這樣的人物,應該司機都不止一個吧。”沈千顏實在奇怪方煜文為什么會找上她這個前妻。

  “小嫂子,我也是這么想的,我找了司機來,可是他動也不肯動一步,嘴巴里碎碎念都是你的名字,我想,應該只有你能把他帶回家了。”

  滿嘴都是她的名字?

  這么邪門?

  沈千顏充分懷疑方煜文胡說,畢竟,這位方醫生雖然醫術高明,但平時油嘴滑舌,說話分不出真假。

  她正猶豫,就聽方煜文“誒誒誒”一通叫。

  那頭似乎有人吐了,而且吐得那叫一個撕心裂肺。

  沈千顏動了惻隱之心:“他在哪兒?”

  “夜后。”方煜文報了酒吧的名字,還貼心地附上了地址。

  沈千顏想了想,起來換衣服,驅車趕往酒吧。

  *

  夜后是錦城最頂級的一家酒吧,出了名的高消費,隨隨便便開一瓶酒,都可能抵上工薪階層一整年的收入。

  這里的客戶,一般都是靳仲廷這類的頂級富豪,像沈千顏,一次都沒來過,差點連門都找不到。

  是方煜文出來迎的她。

  “小嫂子,謝謝你愿意來一趟,我實在搞不定才會這么晚打擾你的。”方煜文一邊給沈千顏指路一邊說,“鳶湖前段時間的事情你也聽說了吧,仲廷最近一直心情不太好,靳家的人都聯合起來搞他,老爺子以前還左右不站隊,這一次卻在背地里支持他那不成器的小兒子,不然,憑著靳天佑那貨,借他十個膽他也不敢做仲廷的攔路虎。”

  沈千顏不懂商場上的事,但也親眼見過靳家老爺子對靳仲廷橫眉冷對的樣子,她還以為靳仲廷在那樣冰冷的環境里成長,早已煉就了金剛不壞的心,可原來他還是會難過。

  也是,再怎么樣,他也是凡人肉胎,有感情的。

  “我怎么都勸不了他,想讓司機把他帶回去他直接摔酒瓶發火,我沒辦法了,聽到他半醉半醒的時候嘴里似乎是在喊你的名字,所以請你來救場。”

  似乎?

  方煜文明明剛剛還說靳仲廷滿嘴都是她的名字,怎么等把她騙來了,就變成了“似乎”喊得是她的名字了?

  這不是大忽悠嗎?男人的嘴,果然是騙人的鬼。

  沈千顏來都來了,再掉頭回去也不是個事兒,只能硬著頭皮跟方煜文上樓。

  靳仲廷所在的包廂很大,沒有想象中的煙味彌漫,酒氣沖天,相反,空氣里一股淡淡的青檸味,清新得完全不像是在酒吧。

  “他人呢?”

  燈光昏暗,她一時沒看到靳仲廷。

  “那兒呢。”

  方煜文一指,沈千顏才看到角落里的靳仲廷,他穿著黑色的西裝,躺在黑色的沙發上,幾乎和沙發融為一體。

  沈千顏走過去,輕輕推了一下靳仲廷的肩膀。

  靳仲廷完全沒反應。

  “小嫂子,你這樣不行的,動作太輕了,他根本感受不到?”方煜文在旁指點。

  “那我該怎么辦?扇他一巴掌?”

  沈千顏問得認真,方煜文嚇了一跳,但轉念想想,也不是不可以,反正這會兒醉死了,打他一頓他自己也不知道。

  “你隨意吧。”方煜文撓撓頭,“我想起樓下酒錢還沒結呢,我去買個單,你隨意你隨意……”

  他一連說了好幾個“你隨意”后閃退,頗有種要把空間讓給她,讓她為所欲為的感覺。

  這位朋友,想必平時也沒少吃靳仲廷的苦,所以逮著機會就開始報復。

  “靳仲廷!”包間里沒其他人了,沈千顏的動作和音量都比之前翻了個倍。

  當然,她不敢真扇他,只是用力地推了推他的身體。

  “靳仲廷,你醒醒!”

  靳仲廷一動不動的,沈千顏都忍不住懷疑他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她一邊更大聲地喊他的名字,一邊伸手去探的鼻息。

  就在她的兩根手指橫向他鼻下的時候,靳仲廷忽然睜開了眼睛。

  他喝了酒,雙眸明亮又迷離,是醉了的模樣,但顯然又沒有方煜文形容的那樣醉。

  看到她站在面前,他微蹙了下眉,好像在懷疑她是真的還是幻覺,直到握住了她的那兩根手指,他才確定她真真切切地站在眼前。

  “當我死了?”他的聲音啞得充滿磁性。

  沈千顏有些窘,誰知道他會在這個時候突然醒來,正好看到她傻到不行的動作。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