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70章 多管閑事
  穆萊茵在和鄭迪失聯后,猜測鄭迪肯定會去找靳仲廷、沈千顏或者媒體記者這三者之一,媒體太多家她防不住,所以她只能在靳仲廷和沈千顏這兩邊下功夫。

  她去找尹勝男,通過尹勝男見到了九爺,并且順利向九爺要到了兩批人馬,一批二十四小時守著沈千顏,一批二十四小時跟著靳仲廷。她告訴這些人,只要發現鄭迪的身影,立即向她匯報。

  可九爺這邊的人,都是靠不住的半吊子,明明看到鄭迪去找沈千顏了,也不當一回事,等到昨天晚上,才打電話給她,說看到了鄭迪來找沈千顏。

  這姍姍來遲的匯報,讓穆萊茵又一次錯過鄭迪,她氣得摔了好幾個杯子。兩次失利,讓穆萊茵徹底認清了九爺手下靠不住這個現實,所以今天一早,她就挺著個大肚子自己來跟沈千顏。

  現在,終于讓她等到了,只要鄭迪還沒有見到靳仲廷,一切都還不算太晚。

  穆萊茵盯著鄭迪,鄭迪也對這個女人充滿了防備。

  沈千顏感覺到兩人之間暗流洶涌。

  “沈小姐,你和鄭迪認識啊。”穆萊茵裝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樣子,“真是好巧,鄭迪是我以前的同學。”

  “你別套近乎了。”鄭迪瞪了穆萊茵一眼,“靳仲廷就在里面,我現在就去揭穿你的真面目!”

  “鄭迪,你在說什么呢!”穆萊茵越過沈千顏,走到鄭迪身邊,“我聽小飛說你前幾天喝酒喝多了出了意外,撞到頭了人不是很清醒,要不要我帶你去醫院看看啊?”

  她說著,拉扯住鄭迪的手,似乎想把鄭迪帶離這里。

  這個動作,也變相證實了她心虛。

  鄭迪一把甩開了穆萊茵的手:“你少來這一套,你以為我還會……”

  “看看吧。”

  穆萊茵大聲地打斷鄭迪的話

  鄭迪一下被她震住了。

  “看看吧,你現在都成什么樣子了!”穆萊茵指著鄭迪,“別整天想一些歪門左道來騙錢,我以前認識的鄭迪可不是現在這樣的,麻煩你去洗手間照照鏡子,看看你現在都成什么樣子了!”

  “好了,有什么話進去再說吧。”沈千顏看了看表,“靳總在里面等著呢,可別讓他等急了。”

  她說完,對鄭迪使了個眼色,讓鄭迪跟著她快走。

  誰知,穆萊茵竟然還不要臉地跟著他們。

  “你也要進去?”沈千顏詫異。

  穆萊茵笑得從容:“鄭迪不是說要揭穿我的真面目嗎?那我當然得進去親自聽一聽,看他說的是不是真話了。我總不能由著你們在仲廷哥面前詆毀我吧。”

  沈千顏要不是親耳聽過那段錄音,差點就要被穆萊茵這理直氣壯的樣子騙了,她也是真佩服這個女人,表面一套和背后一套能切換得這樣自如。

  “好,既然你自己要求了,那就進去吧。”

  沈千顏想,當面對質,問題解決得更快,讓穆萊茵自己聽一聽那段錄音,她也就無力狡辯了。

  三人一齊走向約定的包間,走到門口時,鄭迪忽然停下來,說:“等我一下,我去上個洗手間。”

  然后,頭也不回地往走廊東邊過去。

  *

  沈千顏看著鄭迪的背影,腦子里閃過一個念頭,他不會臨陣脫逃吧?

  幸好,沒一會兒,他就回來了。

  沈千顏推開包間的門,看到靳仲廷坐在茶桌前,手里執著玉色的茶壺,正在沏茶,那清風霽月的模樣,沒有了平日里所見的冷酷,更多的是儒雅。

  他聽到聲音,抬起頭,看到沈千顏他們三人站在門口,微一蹙眉。

  沈千顏也知道,他們現在這樣的組合有多奇怪,尤其,是她和穆萊茵站在一起。

  “人我帶到了,你們聊吧。”沈千顏覺得自己繼續留下來也不合適,他們三個人的事,還是留給他們三個人解決吧。

  “別啊,沈小姐,來都來了,一起聽聽吧。”穆萊茵臉上笑意盈盈的,好像一點都不怕丟人。

  沈千顏還沒說話,就聽靳仲廷直接問:“到底怎么回事?”

  “你說吧。”穆萊茵看向鄭迪,“你不是有話要說嗎?”

  鄭迪定定的看著靳仲廷,到了最后關頭,忽然卡殼了,也不知他在思索什么,竟許久沒有開口。

  “說啊。”穆萊茵催促,“靳總可不是一般人,你不要糊弄他,想好了再說,別到時候后悔都來不及。”

  “靳總,我不想騙你。”鄭迪看了眼沈千顏,又看向靳仲廷,“是這位沈小姐讓我來的,她給了我很多錢,讓我在你面前承認自己和穆萊茵有一腿。”

  沈千顏抬手揉了一下自己的耳朵,以為自己聽錯了。

  這什么劇本啊?劇情的走向怎么完全在她意料之外?

  “鄭迪!你有沒有搞錯!”沈千顏措手不及,“你怎么睜著眼睛說瞎話呢?”

  她看向靳仲廷,靳仲廷面目冷峻。

  大概是沒想到她今天約他出來是因為這么荒唐的事情。

  “靳總,我沒有說謊,我和穆萊茵是同學,很久沒見了,有一次我們兩個一起吃飯被沈小姐看見了,她就開始不斷的聯系我,讓我幫她陷害穆萊茵,一開始我沒同意,但最近我剛辭了工作,實在缺錢,正好她又聯系我,給得金額翻了倍,我實在受不了誘惑,所以就同意了。”

  靳仲廷看了沈千顏一眼,沈千顏還沒來得及解釋,就見穆萊茵氣勢洶洶地朝她沖過來。

  “沈千顏,你不要臉,怎么可以這么血口噴人!”她惡人還先委屈上了,裝出被誣陷后的憤怒,揮起手就沖沈千顏的臉扇過去。

  沈千顏眼明手快,一把握住了穆萊茵的手,反手在她臉上落下一個巴掌。

  “啪”的一聲,把穆萊茵都打懵了,緩了幾秒后,穆萊茵忽然發了瘋一樣沖向沈千顏。

  “你打我!你憑什么打我!”她揚手在沈千顏身上一通亂捶。

  靳仲廷見狀,立馬起身:“住手!”

  穆萊茵已經什么都聽不到,還是瘋了一樣對沈千顏拳打腳踢,沈千顏念在她是孕婦的份上,不想和她計較。她往后撤了幾步,就這幾步,讓穆萊茵撲了個空,一下摔倒在地上。

  “啊!”穆萊茵驚叫一聲,臉色瞬間煞白,“我的肚子,我的肚子好痛……”

  這聲慘叫完全不像是裝的,靳仲廷和鄭迪趕緊朝穆萊茵圍過去。

  沈千顏愣在原地,滿腦子都在回憶,自己是否碰到了穆萊茵,可是,她明明沒有碰到她。

  “快叫救護車。”靳仲廷提醒她。

  沈千顏這才反應過來,她剛按下120,就聽穆萊茵大叫起來:“我不去這里的醫院,我要去瑪利亞醫院。”

  瑪利亞醫院是穆萊茵平時產檢安胎的醫院,可是距離這里很遠。

  “你都這樣了,當然是就近。”鄭迪焦急地插嘴。

  “你閉嘴,你懂什么!”穆萊茵一邊哭一邊看向靳仲廷,“仲廷哥,我就是要去瑪利亞醫院,那里的醫生好,他們最了解我和寶寶的情況。仲廷哥,你送我去那里……求你了,為了寶寶,送我去那里……”

  靳仲廷沒辦法,點了點頭,抱起穆萊茵就往外跑。

  沈千顏和鄭迪快步跟上去。

  *

  瑪利亞醫院離茶社有將近一個小時的車程。

  一路上,靳仲廷連闖了好幾個信號燈,以最快的速度把穆萊茵送進了醫院。

  穆萊茵被推進手術室。

  鄭迪在手術室的門口連連打轉,看起來比誰都著急。

  “都怪你,都怪你出餿主意讓我來誣陷萊茵。”他指著沈千顏,“要是萊茵肚子里的孩子出了什么事情,你可是要負刑事責任的!”

  沈千顏覺得自己攤上這個人真是倒霉透了。

  “鄭迪,你到底要不要臉,本來這件事與我無關我不想開這個口,但現在,臟水潑到我身上來了,那就別怪我多嘴了。”沈千顏轉頭看向靳仲廷,“我不知道鄭迪為什么忽然改口,但事實是,他找到我,告訴我穆萊茵懷著孕仍和他有染,他還給我聽了他們茍合的錄音……”

  “錄音?什么錄音?我根本不知道什么錄音。”鄭迪打斷沈千顏的話,徹底不認賬了,“你有證據嗎?我可從來沒有給你聽過什么錄音。”

  沈千顏懊悔,都怪她一時大意,沒留一手,現在好了,徹底被動了。

  “鄭先生。”一直沉默的靳仲廷開口。

  “是,靳總。”鄭迪被靳仲廷點名,有點緊張。

  “既然你說收了沈小姐的錢來幫她陷害穆萊茵,那你為什么又突然變卦,說了實話?”靳仲廷沉著臉,眼神壓人。

  “因為我覺得靳總英明神武,如果我說假話,一定會被你戳穿。”鄭迪彩虹屁還拍得挺溜。

  “那沈小姐有沒有和你說,她為什么要這么做?”

  “這……”鄭迪眼神躲了下,明顯還沒想好怎么編,“這我也不清楚,可能她對你余情未了,不甘心被你拋棄,所以想設計陷害穆萊茵,好回到你身邊。”

  “你說的什么鬼話。”沈千顏生氣,“我當初要是對靳太太的位置有什么執念的話,我大可不必堅持要離婚。”

  靳仲廷眉心跳了一下。

  “算了,這事過后再說。”靳仲廷冷冷地道,“現在最重要的是萊茵和孩子的安危。”

  沈千顏沉默,心里像是被壓了一塊石頭一樣難受,在靳仲廷心里,她一定既惹是生非,又多管閑事,還害他孩子。

  走廊寂靜,只有醫護的腳步聲來來往往。

  半個小時后,醫生出來,說穆萊茵的孩子沒什么大礙,但是動了胎氣,需要靜養。

  沈千顏這才松了一口氣,如果穆萊茵和孩子出了什么事,她都不知道該怎么面對靳仲廷。

  “既然沒事,我就先走了。”

  沈千顏說完就大步離開,等走到門口,才發現靳仲廷默默跟著她。

  “你不去看孩子跟著我干什么?”沈千顏沒好氣。

  “今天的事,你沒有其他要說的了?”

  “你是不是覺得我多管閑事?”沈千顏看著靳仲廷,“我本來不想插手這件事,但是我想著你幫過我那么多次,我也不忍心眼睜睜看著你被戴綠帽子,所以才牽頭安排了今天的見面。不管你信不信,總之我把話帶到了,我問心無愧了。”

  沈千顏說罷,攔了輛出租車直接走人。

  *

  病房里,鄭迪等醫護人員都走開后,悄悄走到穆萊茵的病床邊,一把虛掐住她的脖子。

  “穆萊茵,你最好把話給我說清楚,你肚子里,到底是誰的孩子?”

  “找死啊你!”穆萊茵甩開了鄭迪的手,比了個“噓”的手勢,“說這么響干什么?輕點不會嗎?生怕別人不知道這是你的孩子?”

  是的,鄭迪突然在靳仲廷面前反水,是因為穆萊茵在進門之前往鄭迪的手里塞了紙條,紙條上,她明確地告訴鄭迪,她肚子里懷的是鄭迪的孩子。

  鄭迪假意去洗手間,看了穆萊茵的紙條后,震驚到了極致。

  他想到了之前的確有一段時間穆萊茵每天都和他混在床上,兩人也沒做什么保護措施,懷孕完全有可能。

  如果,穆萊茵懷的真的是他的孩子,那么等穆萊茵嫁入豪門,他是不是可以父憑子貴,有敲不完的竹杠?

  神吶,這完全等于給他生了一棵搖錢樹啊。

  鄭迪已經迫不及待地要伸手去摸穆萊茵的肚子了。

  “茵茵,這真的是我們的寶寶嗎?”

  “我騙你干什么?”穆萊茵推開被子,露出孕肚,“那天在我辦公室,你看不出來嗎?我的肚子已經五個月大,五個月之前,我是不是和你在一起?”

  鄭迪一聽,嘿,時間還真的對得上。

  “行啊,貍貓換太子,真有你的!”鄭迪激動,“不過,那個靳仲廷這么聰明,有沒有讓女人懷孕他會沒數?”

  “所以,你都不知道我費了多少心思才讓他相信!你差點就讓我前功盡棄!”穆萊茵握住鄭迪的手:“鄭迪,如果你想讓你兒子逆天改命過上好日子,你就別搗亂了!我和孩子要是過得不好,你的日子肯定也好不了,但如果我和孩子過好了,我們隨便拉你一把,你都不必再過現在這種低人一等的生活,你明白嗎?”

  鄭迪不住地點頭,這點道理他能聽不懂嗎?

  “我不會再搗亂了,以后我都聽你的,你讓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鄭迪低頭去吻了吻穆萊茵的肚子,“我的寶貝兒子,以后爹就靠你了。”

  “行,先把錄音給我!”穆萊茵攤手,“把你之前錄的音,給我。”

  “不行。”鄭迪雖然開心,但也保持著謹慎,“我的手上,總也得留個保命符吧,不然,誰知道你這位豪門太太什么時候突然翻臉不認人。”

  “你剛才還說什么都聽我的呢。”

  “一碼歸一碼,總之,只要你不背叛我,我絕對不會背叛你。”

  穆萊茵雖然覺得有把柄在鄭迪手上不放心,但也沒辦法。

  “好,互不背叛,一言為定。”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