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69章 被戴綠帽子
  鄭迪和穆萊茵談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炒了老板,然后打電話呼了一眾狐朋狗友出來喝酒,在酒桌上,他吹牛侃大山,有意無意地透露自己即將發大財。

  眾人都好奇他的生財之道,他得意地說:“睡到了富婆。”

  “迪哥牛啊!”

  “迪哥,茍富貴,勿相忘。”

  “行行行,老子有錢了一定帶你們吃香的喝辣的。”

  酒桌上氣氛熱烈,鄭迪大瓶大瓶的灌酒,肚子很快容不下那么多水了。

  “兄弟們慢喝,我去上個廁所。”他說完,搖搖晃晃直接去了后巷。他一貫不喜歡去洗手間上廁所,就喜歡去哪個墻角邊解決。

  鄭迪吹著小口哨,這尿還沒尿完,頭上忽然落下一個麻袋,將他整個人都罩住了。

  “艸!誰啊……”

  他話還沒說完,就被按倒在地上,拳頭隔著麻袋,雨一樣地落下,鄭迪抱著頭,蜷成了一團,他能感覺到,這些人是對她下死手的。

  “救命啊!救命!”

  他痛苦地哀嚎著,意識漸漸混沌。

  這時,側門那邊有人出來了。

  “迪哥去哪兒了?上個廁所就不見了。”

  “不會是逃單了吧。”

  鄭迪聽到熟悉的聲音,用盡最后的力氣喊出“救命”。

  同行的朋友聽到聲音,立馬圍過來,把那些施暴者嚇跑了,鄭迪這才感覺自己得救了。

  “迪哥,沒事吧?”朋友們把鄭迪扶起來,扯掉了鄭迪頭上的麻袋。

  鄭迪已經鼻青臉腫,完全看不出臉的原貌了。

  “艸……”他忍著痛咒罵一聲。

  “迪哥,誰啊?誰對你這么狠,這分明就是要至你于死地啊!”

  鄭迪忍痛呆坐在地上,沒有回答朋友的話,但是,他心里清清楚楚,一定是穆萊茵那臭婆娘搞的鬼,她不想給錢,又怕自己去找靳仲廷害她豪門夢破碎,所以殺人滅口。

  他真是太小瞧她了!

  “迪哥……”

  “閉嘴!還不快送老子去醫院。”

  “好好好,可里面還沒買單呢。”

  “老子都快死了,還要老子買單?”

  “行行行,單我們買了,先送迪哥去醫院。”

  鄭迪去醫院掛了個水,睡了一覺,第二天一早就離開了醫院。他覺得自己現在很危險,隨時隨地都可能被人暗殺,他得在穆萊茵再下手之前弄到錢離開這里。

  ……

  穆萊茵是在第二天早上得知九爺的手下沒成功的,她真沒想到,那個九爺號稱在道上呼風喚雨,結果卻連這樣的小事都搞不定。

  尹勝男怎么會看上這么個繡花枕頭的?

  鄭迪沒死成,這就等于她打草驚蛇了,他會不會惱羞成怒去找靳仲廷戳穿她呢?

  早知道這樣,還不如她自己找人下手呢。

  穆萊茵越想越煩躁,決定先打個電話給鄭迪探探口風。

  電話過了很久才接通,接通后,也沒聲音。

  “鄭迪?”穆萊茵試探地喊了聲。

  鄭迪確定是穆萊茵的聲音,才破口大罵:“好你個臭三八,竟然找人搞我,我告訴你,我他媽就算是死,也不會放過你的。”

  “鄭迪,你說什么呢,我怎么聽不懂你說什么?”

  “閉嘴吧,別再和我裝無辜了,我他媽差點被人打殘,你敢說和你沒關系?”

  “和我沒關系,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說什么。”穆萊茵鎮定地裝無辜,“我今天打電話給你,是想告訴你,錢我在準備了,你別著急,等等我。”

  鄭迪有一瞬間差點相信了穆萊茵的鬼話,但冷靜下來想想,知道這一定是她權宜之計,她就是想先穩住他,然后再找時機對他下手。

  “滾吧穆萊茵,真當我是傻子嗎?我告訴你,我現在就去找靳仲廷,揭穿你這個撈女,我會告訴他的,你懷著他的孩子還勾引我和我睡,大不了魚死網破,我不好過,你他媽也別想好過!”

  說完,電話掛了。

  穆萊茵再打,鄭迪已經是關機狀態,明顯就是把她拉黑了。

  她一下亂了方寸。

  這可怎么辦才好?要是鄭迪真的去找靳仲廷該怎么辦!

  不行,她絕對不能坐以待斃!

  *

  沈千顏等了兩天也沒見靳仲廷那邊把緋聞撤下去,她也不知道到底是靳氏的公關不靠譜還是靳仲廷不靠譜。

  算了,她也懶得去說了,反正再過兩天,熱度下去,也就沒有人再記得這無關痛癢的緋聞了。

  阮家的寶寶宴后,玉膳樓菜品用心、設計感豐富的美名就傳了出去,一時間,小孩子滿月、百天、周歲這樣的宴席找上門來了。

  沈千顏又重回之前的忙碌了,她喜歡忙碌的感覺,一忙什么糟心事都拋到了腦后。

  周末,她又忙到了店里關門才回家。

  沈千顏自己開車,車子一路開到小區的地下停車場,她一下車就敏銳地感覺到柱子后面似乎有人在盯著她。

  她有些無語,心想這群記者可真無聊,那么多女明星不去蹲,天天跟著她一個下堂妻挖一點陳芝麻爛谷子的事情有什么娛樂性可言?

  “出來吧?”她回頭看著柱子的方向。

  柱子后沒動靜。

  “我都看到你了,快出來吧記者大哥。”

  柱子后面慢慢走出一個人影。

  沈千顏看到那人的臉,頓時嚇了一跳,這鼻青臉腫的是什么意思?現在記者行業這么卷嗎?傷成這樣還要出來蹲新聞?

  “你……”

  “我不是記者。”鄭迪開門見山地說,“但我的確有勁爆的大新聞要告訴你。”

  “告訴我?”

  鄭迪點頭:“但我說之前,你得先支付我一點費用。”

  “還要付費聽?”

  沈千顏覺得荒唐至極,這年頭賺錢的方式五花八門,但這么直白的她還是第一次見。

  “那不好意思了,我不想聽。”

  沈千顏說完就想走。

  鄭迪立刻迎上來攔住她的去路:“沈千顏,你一定會想聽的。”

  沈千顏聽他能直接叫出她的名字,愣了一下,直覺這一切沒有這么簡單。這男人肯定不是一般的江湖騙子,他明顯是沖她來的,而且他一定在背后調查過她,所以才能在精準的在小區的停車場里堵到她。

  “是關于什么的?”沈千顏問。

  “靳仲廷和穆萊茵。”

  “靳仲廷和穆萊茵?”沈千顏頓時擺擺手,表示自己根本不在乎,“你找錯人了,他們的事情與我無關,我一點都不想聽到他們的消息。”

  “這個消息能讓靳仲廷和穆萊茵關系徹底決裂,你也不想聽?”鄭迪進一步拋出誘餌。

  “我和靳仲廷都離婚了,他們決不決裂和我有什么關系?”

  鄭迪簡直不敢相信這個沈千顏竟然會是這樣的態度,他明明看到新聞,沈千顏和靳仲廷還藕斷絲連,纏纏綿綿的,她難道不想穆萊茵和靳仲廷決裂后,她再回到靳仲廷的身邊嗎?

  眼看沈千顏又要走,鄭迪急了:“穆萊茵給靳仲廷戴了綠帽子!”

  鄭迪直接爆料,也不管錢不錢的事情了,他現在只想搞垮穆萊茵,給自己報仇。

  沈千顏聞言,腳步一頓,雖然有心不理,但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你怎么知道的?”

  “因為她亂搞的對象就是我!”

  沈千顏看他理直氣壯的,心想你還挺驕傲。

  “她和我睡了,就在兩天前。”鄭迪補充。

  沈千顏表示懷疑,第一是穆萊茵正在孕期,按時間推算她應該是孕前期三個月,前三個月就亂來不怕流了助她扶搖直上的龍子?第二,穆萊茵至于這么想不開嗎?放著靳仲廷這樣一個身高腿長,腹肌胸肌肱二頭肌啥肌都不缺的男人不睡,來出軌一個這么平平無奇的男人?

  “你不信?”鄭迪從口袋里掏出一支錄音筆,“我有證據。”

  他按下錄音筆的開關,穆萊茵的聲音就從錄音筆里傳了出來。

  “是不是打個分手炮,你就不會纏著我了?”

  接下來,就是兩人毀三觀的對話,以及某些不可描述的喘息聲。

  沈千顏也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么,在勞累了一天之后,還要在冷風戚戚的停車場聽這些令人尷尬的聲音。

  當然,她更沒想到的是,那個聲稱對靳仲廷情深意切的穆萊茵,背后竟然玩得這么花。她忽然覺得靳仲廷有點可憐。

  “我能保證這錄音的真實性。”鄭迪說。

  這是那天他去中和會所的時候錄下的,他原本只是去要錢,沒想到穆萊茵會和在辦公室直接和他亂來……幸好他多留了一手,不然要他空口無憑地說睡了靳仲廷的女人,估計誰都不會信。

  “你想揭穿穆萊茵的真面目,為什么不直接去找靳仲廷?”沈千顏不解。

  這事兒再怎么樣都不該通過她這個前妻來解決吧。

  “我去找過,但靳仲廷身邊保鏢太多,我根本靠近不了他,更別提和他說上話了。”鄭迪看著沈千顏,“我看到新聞,知道你和靳仲廷雖然離婚了,但私下仍然保持著聯系,我現在也不要你的錢了,我就希望你能帶我去找靳仲廷,讓我當面揭穿穆萊茵的真面目。”

  順便,看還能不能問靳仲廷敲一筆封口費。

  畢竟,自己的女人懷著他的孩子在外面亂來,對這樣的企業家來說,太丟人了。他想,靳仲廷或許會為了顧全自己的面子而愿意出這筆錢。

  *

  沈千顏其實一點都不想去淌這趟渾水,但轉念又想到,靳仲廷之前幫她救她這么多次,哪怕作為普通朋友,她也不能眼睜睜看著他頭頂這么大的一頂綠帽子準備婚禮吧。

  “行。我來安排你和靳仲廷見面,你給我個聯系方式吧,等我約好了時間,我給你打電話。”沈千顏說

  “好。”

  沈千顏回家后,犯起了難。

  她該怎么和靳仲廷開這個口呢?被戴綠帽子這種事對男人來說,應該挺傷自尊的吧。

  “在嗎?”她給靳仲廷發信息。

  “?”他直接回過來一個問號。

  瞧瞧這高冷勁兒。

  也不知道他知道自己被心愛的女人背叛后,還會不會這么高冷?

  “你什么時候有空見個面?”

  她這信息剛出去,靳仲廷的電話就過來了。

  “找我什么事?”

  “那個……”沈千顏話到嘴邊了,還是覺得難以啟齒,“有個人想見你,告訴你一些事,可能對你來說,不是什么好事,甚至,會讓你覺得有一點受打擊,但是我覺得瞞著你對你而言更不好。所以,還是希望你能聽一聽,接受現實,人生嘛,總是起起落落,誰都不會一帆風順的,對吧。”

  靳仲廷那頭默了默。

  正當沈千顏以為他是不是敏銳地get到了她的難以啟齒和婉轉的安慰時,就聽靳仲廷低沉的聲音傳過來:“麻煩說人話。”

  “……”

  好吧,他沒聽懂。

  “算了,我也不多說什么,你就說你什么時候有時間吧。”

  “明天下午三點之后。”他的行程在三點全部結束。

  “行,那就明天下午三點半見吧,地點你定,建議私密性好一點的地方。”沈千顏強調私密性。

  “你到底想干什么?”靳仲廷總覺得她今天奇奇怪怪的。

  “你聽我的就是了,我是為你著想。”

  靳仲廷想了想,報了個地址。

  “好。”

  見面的事就這樣定下來了。

  沈千顏卻失眠了一夜,雖然穆萊茵亂搞這事兒和她沒有太大的關系,但她心里還是惴惴不安,生怕靳仲廷會受不了這個打擊,畢竟,愛可以隨時斬斷,可孩子卻始終都是血脈相連的。

  第二天,沈千顏也無心工作,好不容易熬到了下午三點,她帶著鄭迪去了約定的地方。

  鄭迪雖然已經是抱著破罐子破摔的心情了,但是,想到要見的人是靳仲廷,他還是有點緊張。

  他活了三十多年,從沒想過能見到財經雜志上的人物。

  兩人到了一家茶舍,剛走進方方正正的院子,還沒見著靳仲廷,忽然聽到身后又有車子停下,穆萊茵下了車,朝他們追過來。

  “沈小姐!”穆萊茵雖然嘴上叫著“沈小姐”,目光看向的卻是鄭迪。

  沈千顏看到穆萊茵都呆住了,她怎么會在這里?

  難道這幾個人等下要面對面說起出軌偷情的事兒嗎?天吶,這得是什么修羅場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