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66章 人工呼吸
  阮曼霓一副“看你能吹牛吹到什么時候”的樣子。

  “既然你說你有食材,那就拿出來辨辨唄。”

  “紫香豬是現殺的,血淋淋的怕嚇著各位,我正在讓廚師烹飪,等下就能見到成品了。”沈千顏說著看了一眼手表,覺得時間差不多了,于是對店員使了個眼色,店員從后廚端上四道菜。

  錦江的刀魚切成長方形小段,選取最方正的幾塊,配上香蔥絲和圓形姜片,在陶瓷的長盤中做成了小火車的形狀。

  奶油蟹的四周用細碎的肉松鋪出沙灘,螃蟹置身其中,大鉗子高舉著“生日快樂”的小旗子。

  豬肉做成寶塔,塔尖綴著櫻桃,松茸用各色的磨具按出各色的形狀,一勺下去,能撈到愛心、五角星、小三角等等形狀,喝湯的心情就像是開盲盒。

  四道菜,每一道都充滿了匠心和巧思。

  阮正東和芮竹一看這菜的外觀,就已經喜歡的不得了了,再嘗一口味道,徹底被折服,難得有菜做得既好看又好吃的。

  “老公,很不錯對吧?”芮竹問。

  “嗯。就像你說的,沈總他們的用心是看得見的。”阮正東也給予了很高的評價,“寶寶的生日宴如果能每道菜都做到這樣的有趣,一定會給賓客留下很深的印象,也能讓賓客感受到我們阮家的用心。”

  同樣的創意,同樣的菜品,阮正東和芮竹的評價很正向,阮曼霓則覺得幼稚、沒品。

  這或許就是心懷美好的人,看什么都美好,心中只有負能量的人,看什么都只能看到負能量。

  沈千顏知道,阮曼霓絕對不會那么輕易讓她過關。

  果然,在阮正東和芮竹給出了正面評價后,阮曼霓又甕聲甕氣地開口:“沈總,菜做得花里胡哨沒用,你怎么證明這些食材就是我要你找的那些食材呢。”

  沈千顏早就料到了阮曼霓或許會有此疑問,所以每樣食材裝車的時候,她都讓裝車的師傅用相機拍了定位照片以及視頻,每張照片上,都顯示了食材的供應地。

  她把照片連帶視頻都翻出來給阮曼霓看,阮曼霓還想挑刺,被阮正東喝止。

  “曼霓,可以了。”阮正東看了眼妹妹,示意她別再說話,“我說過,麟兒的生日宴全權交給你嫂子做主,你嫂子覺得玉膳樓不錯,我今天實地考察之后,也覺得不錯,我們兩個決定就夠了。”

  “可是哥……”

  “你不用再說了,也不必再為難沈總,沈總已經足夠給你面子,你說的她都做到了。”阮正東教訓完妹妹,轉頭看向沈千顏,“沈總,抱歉,我妹妹不懂事,給你添了不少麻煩,我家寶寶的生日宴就拜托你了,過后我會派人來簽合作協議。”

  “謝謝阮總阮夫人信賴,也謝謝阮小姐的指點,玉膳樓一定不負各位的期待。”

  沈千顏沒想到阮正東會這么快拍板定下寶寶生日宴的事情,她心里的大石算是落下了一半。

  阮曼霓顯然對她哥的決定很不滿意,她離開時還拉著臉。

  到了車上,阮正東不解地問:“曼霓,你和沈總往日無怨近日無仇的,你為什么要和她過不去?”

  阮曼霓想到那日在酒吧,宋寧遠看沈千顏的眼神,醋意又上來了。

  “我就是看她不爽。”

  “你幾歲了,還這么小家子氣?”阮正東雖然疼愛妹妹,但數落起她來,也絲毫不嘴軟,“難怪宋寧遠總說把你當妹妹,估計在他眼里,你就是個長不大的孩子。”

  “哥!”宋曼霓不爽。

  她最煩聽到宋寧遠說把她當成妹妹了。

  “總之我提醒你,不要再給沈總找麻煩,她不是你可以惹的人。”沈千顏身后可是靳仲廷,哪怕離婚了,那也是靳仲廷的前妻。

  沾上靳仲廷這三個字的,都不好惹。

  宋曼霓撇撇嘴,她偏不信邪。

  *

  沈千顏簽下阮家的訂單后,開始馬不停蹄地準備,除了食材,這次寶寶生日宴用到的菜品道具也很多,這些都需要采購。

  半個月很快過去,轉眼就到了阮家的宴席。

  生日宴當天一大早,沈千顏就帶著團隊去了阮家,阮家這次的宴會辦在城西的連棟別墅里,場地布置得像是森林王國,動物玩偶隨處可見,別說小孩子,哪怕成年人到了現場都會被喚醒骨子里的童真。

  百人廚房是臨時搭建的,廚師們嚴以待陣。

  沈千顏在宴席開始前,看到了靳仲廷,他穿著便西,不算正式,但站在人群里總有鶴立雞群之感。

  宴會上的人,看到他,都借機圍過來和他搭訕。

  隔著重重人影,他不知怎的一轉頭,目光恰好和沈千顏相遇,也許是沒想到會在這里看到她,他的眼底明顯生了幾分意外。

  沈千顏也沒想到,靳仲廷和阮家也有往來,而且,會參加孩子的生日宴,那應該不是普通的交情。

  兩人正遙遙對望著,忽然,一位矮壯的中年男士走到靳仲廷身邊。

  “靳總,好久不見啊。”

  靳仲廷收回目光,看了男人一眼,是靳氏的一位供應商,平時往來不多,靳仲廷甚至不記得對方姓什么。

  他點了下頭,算是回應了

  “聽說靳總和阮總是大學同學啊。”矮壯男人和靳仲廷套近乎,“兩位一樣年輕有為且都有福啊,一個生了大胖兒子,一個大胖兒子也在路上了,靳總,聽說你好事將近,我提前說恭喜啦。”

  靳仲廷蹙眉,這人真是膽大,聽了點八卦也敢來他面前說道,觸了他的雷區還洋洋得意,他身邊的人都知道,離婚、再婚、孩子,這些都是他的禁詞。

  他下意識地再次朝沈千顏的方向望去,她不知何時已經走開了,視線之內空空如也。

  心頭莫名一陣煩悶。

  “靳總……”

  那矮壯的男人還想說什么,靳仲廷直接啟唇,贈他一個“滾”字。

  *

  沈千顏在開席之前,一直在后廚盯場,廚師缺什么,她就找什么,忙得不可開交。

  五點三十左右,突然下去了小雨,芮竹派人把她請去前廳,通知她變更上菜路線,沈千顏拿了路線圖,剛準備回去通知上菜的工作人員,忽然聽到有人喊她:“沈小姐。”

  沈千顏一轉頭,看到了宋寧遠。

  今天真是神奇,處處遇到熟人。

  “你好,宋先生。”那日在原中縣添加聯系方式后,沈千顏還沒來得及聯系他,“不好意思,我最近一直在忙,還沒來得及聯系你。”

  沈千顏解釋。

  宋寧遠笑起來:“沒事,只要不是賴我的飯就行,多久我都可以等。”

  多久都可以等,這話聽著多少有些委屈。

  沈千顏更不好意思了,她想著今天既然遇到就順勢約個時間,話還沒出口,羅江河已經打電話過來催上菜路線了。

  “宋先生,不好意思,我今天在這里是工作,等我今天的事情忙完,一定聯系你。”

  宋寧遠看出她的急迫,立刻善解人意地揮揮手,讓她趕緊去忙。

  沈千顏也不和他客氣,一溜煙就跑了。

  她沒看到,小花園的梧桐樹下,阮曼霓和她的閨蜜姜艷艷正好撞見了她與宋寧遠交談的這一幕。

  “曼霓,那個女的是誰啊?”姜艷艷看熱鬧不嫌事兒大,“你剛看到了吧,宋寧遠竟然對她笑了,天吶,我還真是第一天知道原來宋寧遠也是會笑的。”

  阮曼霓沉默,原本在酒吧,她還不確定宋寧遠對沈千顏有意思,可剛才,她一看宋寧遠對沈千顏說話的態度和微笑的樣子,就知道宋寧遠是心動了,認識這么多年,就像姜艷艷說的,她還是第一次見到宋寧遠笑得這樣燦爛。

  “不過那女的長得的確好看,你看她長得像不像女明星尚喜兒,就是之前和宋寧遠傳過緋聞的那個。”

  “什么傳緋聞,那是尚喜兒碰瓷,單方面在公開場合說喜歡宋寧遠,才傳出來的緋聞好吧。”

  “也是,在女人方面,宋寧遠一直挺潔身自好的,這些年也沒聽說他喜歡過誰,不過前段時間好像聽說他去相親了,和什么沈家的小姐?”

  沈家?

  阮曼霓心里那些疑團可算是撥云見日了,她就奇怪宋寧遠怎么突然和沈千顏走近,原來兩人是相親了。

  呵呵,沈千顏憑什么半路殺出來搶她的人?

  相親?也不看她配不配!

  “曼霓啊,你說你守了這么多年的人,不會被這個女人彎道超車搶了去吧?”姜艷艷早就嫉妒阮曼霓家世好長得好,這次好不容易遇到阮曼霓陰溝里翻船,自然要好好借題發揮,刺激刺激她。

  “你閉嘴!”阮曼霓喝止了姜艷艷,“不可能,我阮曼霓喜歡的人,誰都搶不走!我一定會給這個女人好看的!”

  *

  上菜的路線臨時被修改后,剛開始幾道菜上得有些亂,沈千顏為了讓大家找準位置,滿場定點。

  等上到第五道菜的時候,大家徹底掌握了上菜的節奏,沈千顏終于松了一口氣。

  外面雨也停了,小花園萬物凝珠,美得別有一番風味。

  她走到后院的荷塘邊,正準備找張紙巾擦干石凳坐一坐,身后忽然躥出個人影來,朝她伸出手,猛地推了一下她的肩膀。

  沈千顏猝不及防,瞬間跌落池塘。

  “噗通”一聲,水花四濺。

  沈千顏不會游泳,一頭下去,猛嗆了口水,連句救命都沒來得及喊出來,人就沉了下去。

  阮曼霓看到沈千顏撲騰幾下沒了聲音,正得意,忽然看到池塘的對岸有人快速地扔掉手里的煙頭,毫不猶豫地跳進了池塘。

  隔得有些遠,阮曼霓看不清那人的臉,但那人身形健碩,氣度不凡,看著就是今日宴席上的貴客。

  怎么辦?有人看到了!

  阮曼霓頓時有些害怕,要是讓哥哥知道她在小侄子的生日宴上推人下河,估計能氣得把她所有卡都停掉。

  還有,那沈千顏可千萬別死了啊,如果她死了,那么有人證在現場,完全可以證明她謀殺,這可就不是停卡的問題了,這是要坐牢的啊!

  “救命啊!有人落水了!救命啊!”阮曼霓急得大叫起來。

  屋里的賓客聽到聲音,全都圍出來。

  初春乍暖還寒的時候,池塘的水冷得徹骨,沈千顏有一瞬都覺得自己快死了,手腳沒有撲騰的力氣,也完全不能呼吸……

  忽然,她在水中看到了靳仲廷的臉,看到他正奮力地游向自己。

  沈千顏一時錯愕,分不清這是現實還是臨死前的回光返照,她應該還沒有那么愛靳仲廷吧?如果臨死前一定要見一個人,那她最想見的人一定是外婆啊。

  她正胡思亂想,靳仲廷已經握住了她的手。

  好神奇,河水冰冷徹骨,他的手心竟然是暖的。

  明明還在水里,明明還是不能呼吸,可他握住她的那一秒,沈千顏忽然心生篤定,知道自己死不了了。

  靳仲廷總能給她別人無法給予的心安。

  她一直強撐的意識慢慢渙散……

  再次醒來,沈千顏已經是在岸上,她感覺到胸腔正被一股很蠻但又很有章法的力量擠壓著,她緩緩睜開眼,看到靳仲廷的臉在她眼前無限放大,唇上傳來溫熱的觸感,這是,人工呼吸?

  “醒了,醒了……”

  “還好沒事,萬幸萬幸。”

  耳邊傳來七嘴八舌的聲音。

  沈千顏咳了幾聲,咳出一大口水,這才感覺呼吸順暢。

  靳仲廷半跪在她身旁,渾身濕漉漉的,外套里的白襯衫緊貼在身上。明明是瀕死向生,沈千顏的第一反應竟然靳仲廷若隱若現的肌肉也太完美了吧。

  “沒事了吧?”他的手托著她的后背,扶她坐起來。

  “沒事了,謝謝。”

  她說著,又咳嗽起來。

  無論怎樣,終歸是嗆到了肺。

  阮家的傭人拿了幾條浴巾過來,給靳仲廷和沈千顏披上,靳仲廷把自己身上的浴巾摘下來,悉數按在沈千顏身上。

  “好了好了,沒事了,大家繼續去用餐吧。”阮曼霓怕事情鬧大,趕緊清場。

  靳仲廷站起來,走到阮曼霓面前。

  阮曼霓觸到靳仲廷冰冷的目光,嚇得往后退了一步:“干……干嘛?”

  “會游泳嗎?”靳仲廷問。

  阮曼霓也不知道他什么意思,僵硬地點點頭。

  “嘩”的一聲!

  眾人還沒反應過來,就見阮曼霓被靳仲廷扔進了池塘里。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