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64章 人難道比日出還好看
  “你的車在哪?”

  “村口。”

  靳仲廷帶著沈千顏往村口走,這一路泥濘碎石,坑洼不平,沈千顏走得很慢,靳仲廷那雙大長腿也放慢了步調,配合她的速度。

  “你來這里干什么?”他問。

  “捉豬。”沈千顏破罐子破摔。

  “找食材都親力親為,沈總真是愛崗敬業。”

  “我順便散心不行嗎?”沈千顏翻了個白眼,心想早知道在這里會遇見他,她肯定不會來。

  兩人走到了村口。

  靳仲廷的車停在棗樹下,龐大的迷彩車身吸引了村上很多村民的圍觀,等他們走近,有村民忽然向靳仲廷喊話,不過,他說的是原中縣的方言,沈千顏聽不懂。

  “#*&#@%#……”

  靳仲廷似乎聽懂了,沈千顏看到他笑了笑。

  村民又說了句什么,還朝他豎了豎大拇指。

  “你能聽懂這里的方言?”

  “能聽懂一部分,但不多。”靳仲廷說。

  他在這里做慈善也做了好幾年了,每次來都會和村里的書記交流,書記只會土話,一開始兩人溝通還要靠翻譯,但漸漸的,語感靈敏的靳仲廷就能揣摩書記的意思了。

  后來,他又認識了阿樂,阿樂教了他不少方言,所以他在這里基本的交流已經沒有問題了。

  “那他們剛才說了什么?”沈千顏問。

  “沒什么。”

  靳仲廷替沈千顏拉開車門,示意她上車。

  沈千顏撇嘴,他不說她也能猜到,不就是在夸他的車好看嘛。

  她不知道的是,村民對靳仲廷說的第一句話是:“靳先生你老婆真標志。”

  第二句話是:“香車美人,靳先生人生贏家啊。”

  兩人上了車,靳仲廷問她“你住哪兒?”

  沈千顏報了酒店的名字:“你知道在哪兒嗎?”

  “知道。”

  “你對這里還真挺熟悉的。”

  靳仲廷沒說話,發動車子,熟門熟路地繞出了村子。

  兩人一路無話,車廂里也沒有音樂聲,沈千顏在某一刻深刻體會到了和前任相處的那種窒息的尷尬,就是坐在一起聊什么都不合適,什么都不聊也不合適。

  “你什么時候走?”靳仲廷忽然打破沉默。

  “明天下午。”

  “那是蒼涼山。”他的話題轉得極快。

  沈千顏側頭,看到一座巍峨的高山,半邊隱在云霧里。好端端的,突然介紹山干什么?尬聊嗎?

  “然后呢?你想說什么?”

  “你不是要散心?”他降下車窗,“蒼涼山是這里的一大景觀,很多游客會為了看蒼涼山的日出特地來原中縣一趟。”

  “日出很壯觀嗎?”

  “嗯。”

  “你看過?”

  “沒有,聽阿樂說的。”靳仲廷的手指在方向盤上跳了一下,狀似漫不經心道:“要不要去蒼涼山上看日出?明天天氣應該不錯。”

  啥?

  靳仲廷這是什么意思?他是要約她看日出?

  “我對日出沒興趣。”沈千顏立刻說。

  這好不容易離婚了,她可不想和前夫玩舊情復燃那一套,如果不是在這里遇到,沈千顏只想快點把與靳仲廷有關的所有記憶都剔除自己的生活。

  靳仲廷聽她說沒興趣,也不再繼續這個話題了。

  *

  車子在沈千顏住的酒店門口停下。

  “謝謝。”

  沈千顏道了謝下車,她剛一下車,就看到靳仲廷也下了車,跟著她走進了酒店。

  “你跟著我干什么?”她有點生氣,靳仲廷這樣不清不楚藕斷絲連的想干什么?

  “我沒跟著你。”

  “那你進來干什么?”

  靳仲廷看著她,笑了一下:“沈總,有沒有一種可能,我也住在這家酒店?”

  沈千顏還沒反應過來,就見前臺笑著和靳仲廷打招呼。

  “靳先生,活動結束了啊?”

  “嗯。”

  “晚上吃點什么?我讓廚房給你炒?”

  “暫時不用。”

  “好嘞。”

  靳仲廷大步流星地上了樓,留下沈千顏一個人站在前臺處,尷尬到無所適從。

  也是,原中縣這個偏僻的地方,像樣的酒店就這么幾家,恰巧訂到同一家酒店的概率很大。

  是她自作多情了。

  沈千顏拿了房卡上樓,這酒店的隔音極差,胡師傅在隔壁房間刷小視頻的聲音隔著房門沈千顏都能聽到。

  她洗了個澡躺在床上,等著胡師傅那邊什么時候能安靜點,好讓她睡個安穩覺,可沒想到,胡師傅那頭手機聲音剛停下,呼聲就“轟隆隆轟隆隆”打雷般的傳來。

  沈千顏望著天花板上的燈,一時不知道該怪酒店隔音差還是該怪自己帶了胡師傅出來,她捂著耳朵,迷迷糊糊睡了一會兒,一覺醒來,呼聲不但沒減,反而更響了。

  她看了眼手機,凌晨兩點四十了。

  再睡也睡不著了。

  沈千顏忽然想起靳仲廷說的日出,那么多游客為了蒼涼山的日出要特地來原中縣一趟,她人都在這里了,不去看看好像有點浪費。

  她立刻拿出手機查了一下,酒店到蒼涼山有專門帶客的面包車,她約了一輛,穿上自己的大衣出門。

  到達蒼涼山的時候,大概三點半,纜車下已經很多游客在等了。

  沈千顏站在人群里,忽然有了旅游的真實感。果然,去哪個景點都避免不了排隊。

  纜車一趟一趟把游客送上山,沈千顏到達山頂時,已經快到五點,天蒙蒙亮,她找了個好位置,將手機調整到攝像模式,準備記錄等下的日出一幕。

  忽然,腳邊多了一雙男士球鞋。

  “這么巧?”

  沈千顏愣了一下,抬起頭,看到靳仲廷穿著黑色的夾克,脖子里掛著相機,手抄在褲兜里,施施然站在她的身邊。

  “你……”她嚇得往后退了一步。

  “我來看日出。”靳仲廷對上她詫異的眸子,“你不是沒興趣?”

  “睡不著,想想,來都來了,應該來轉轉的。”

  靳仲廷不置可否。

  沈千顏看他站在她身邊,沒打算再走開的樣子,她自己悄悄往邊上挪了兩步,誰能想到,他們最后還是得一起看日出。

  早知道……算了,千金難買早知道。

  兩人肩并著肩,看紅光在云層里翻涌,一點點破云而出。

  山頂風很大。

  沈千顏的長發被風吹得亂飛,她舉著手機準備拍攝,可手機的像素根本拍不出日出的美感,她轉頭想去看靳仲廷的相機效果如何,結果一轉頭,看到他的相機鏡頭對準的竟然是她。

  “你干嘛?”

  “咔嚓”一聲落下。

  靳仲廷看著鏡頭里的沈千顏,長發凌亂,卻很有畫面感,她的臉在陽光下白而透露,眼神微詫,既美又呆,極具反差萌。

  “你拍什么呢?”沈千顏伸手去抓他的相機。

  靳仲廷一轉手,躲了過去。

  “人難道比日出還好看嗎?”沈千顏脫口而出。

  “嗯!”

  有一瞬間,耳邊萬籟俱寂,風息全無,沈千顏只聽到自己的心跳聲,震徹山谷。

  該死,又被他撩到了!

  *

  回程的飛機上,沈千顏呼呼睡了一路,直到落地,她都沒醒,用胡師傅的話說,頭一次見女孩子家家在飛機上睡得這么死的。

  沈千顏心想,睡得這么死還不是托你的福。

  紫香豬走貨運,比他們晚一天到達錦城,紫香豬到的那天,羅江河也從洛夫回來了,他不僅順利地找到了奶油蟹,還抓回幾條洛夫江的大青魚,說要做五香熏魚,給玉膳樓創新菜品。

  最難搞的兩樣食材搞定后,沈千顏就一心等著楊總那邊的松茸和刀魚,可轉眼兩天過去,楊總那邊去遲遲沒有傳來消息。

  沈千顏等不及了,主動給楊總打電話,楊總卻支支吾吾的,一會兒說已經弄到食材了,一會兒又說還沒弄到,半天沒有個準信兒。

  “楊總,到底怎么回事?”沈千顏壓著火氣,“之前你滿口答應我能在一周內搞定,所以我全心信你,沒再找其他路子,現在你這樣的態度是什么意思?我都說了,只要你能幫我找到這兩樣食材,價格你定,什么都好說。”

  “沈總啊,不是價格的問題……”楊總欲言又止。

  “那你直說,到底是什么問題,只要你說出來,我一定盡量做到。”

  楊總那頭默了默,好一會兒,才小心翼翼地問:“沈總,聽說你和靳總離婚了?”

  沈千顏心里一個咯噔,消息這么快傳出來了嗎?

  “楊總,你怎么知道?”

  “現在誰不知道啊!昨天不是有娛記拍到靳總和一個女人……”楊總不敢說下去。

  “你直說。”

  “娛記拍到靳總和一個女人去醫院婦產科產檢。”

  那個女人的身份很快就被扒出來了,正是中和會所的穆萊茵,據說穆萊茵得知被拍后,很是恐慌,為了不產生誤會,她還主動聯系了記者,上門去找記者澄清,說她不是第三者插足,說靳總早就已經離婚了,現在正和她穩定地交往中,兩人的小寶寶也在腹中健健康康地長大,希望媒體能給他們一點空間。

  這個驚天大瓜,剛一爆出來就被靳氏的公關強壓了下去,可是金錢并不能完全阻斷消息地傳播。

  楊總還是聽到了風聲。

  “我和靳仲廷離婚,和這批食材有什么關系?”沈千顏問。

  “當然有關系了。”楊總也不藏著掖著了,“沈總,不瞞你說,我的公司現在遇到一些問題,只有靳總能幫到我,我原本打算替你弄到這批食材后,讓你幫著在靳總面前美言幾句,吹吹枕邊風,可沒想到,你們竟然離婚了。”

  離開靳仲廷的沈千顏,對楊總來說,就失去了價值。

  這個楊總這么勢利這么直接,倒是沈千顏沒想到的,她真想直接掛了電話,可轉念想想,生意場上,不都在相互利用么,自己既然逃不開這個名利場,就不必矯情。

  “楊總,方便透露一下你需要靳總幫什么忙嗎?”沈千顏問。

  “你都和靳總離婚了,你還問這個干什么?難道你和靳總還有聯系?”

  “離婚了就不能聯系了嗎?一日夫妻百日恩,我們是和平分開的,關系沒有你想象的那么壞。”

  沈千顏說這些話的時候,自己都覺得窒悶,可是現在,她從其他路子找食材已經來不及了,只有從楊總手里拿是最快的。

  為了玉膳樓的生意,死馬當成活馬醫。

  “靳總都帶著別的女人去產檢了,沈總你竟然還能和靳總和平分開,不愧是女強人,大格局,楊某佩服佩服。”

  “楊總,說正事。”沈千顏才懶得聽他戴高帽子。

  “好好好,說正事。”楊總立馬又變回之前的諂媚嘴臉,“沈總,其實我要靳總幫的忙很小很小,靳總只要動動手指頭,幫我打個電話,引薦個朋友就可以了。”

  “欠人情可不是小忙。”

  “不欠人情,只要隨便找個飯局幫我引薦一下就可以了,至于后面的事成不成,我不賴你也不賴靳總,好賴全看我。”

  “行,那我去找靳總。”

  “爽快沈總!”楊總高興,“只要你能說服靳總,我今天就把食材給玉膳樓送上門去。”

  “好。”

  沈千顏掛了電話去犯了難,那日看完日出下山后,他們就分道揚鑣了。

  她現在突然給他打電話請他幫忙,總覺得不合適,可這批食材又對玉膳樓那么重要……

  沈千顏暗自糾結了一會兒,還是撥通了靳仲廷的電話。

  靳仲廷正在中和會所,穆萊茵的辦公室。

  “說不舒服讓我陪你去產檢,找記者跟拍,然后以澄清之名順理成章地接受記者的采訪,透露我離婚,透露你懷孕,借輿論向我施壓,穆萊茵,你可真是打得一手好牌。”靳仲廷大發雷霆,“是我之前太小看你了?還是你一直都有這么深沉的心機?”

  “仲廷哥,我沒有找記者跟拍,我怎么會做這樣的事情呢!你把我想成什么了!”穆萊茵眼淚簌簌地落,“而且我去解釋只是因為我不想被人誤會成小三,我根本沒有想過向你施壓!”

  “是嘛?”靳仲廷冷冷地看著穆萊茵,“要我把跟拍的記者拎過來和你對峙?”

  穆萊茵頓時慌了,她知道,以靳仲廷的手段,要調查出自己的那些小伎倆,根本不是什么難事。

  她立馬討饒。

  “仲廷哥,我錯了!我做這么多事,只是因為我沒有安全感,你原諒我好不好?”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