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62章 獻點愛心
  芮竹忽然意識到,阮曼霓今天的刁鉆刻薄,似乎并不是在針對她,而是在針對沈千顏。

  可為什么呢,這兩個人看起來壓根不認識啊。

  “怎么不回答啊沈總,是不是做不到?如果做不到……”

  “行,玉膳樓可以做到。”

  沈千顏應下了阮曼霓這刁鉆的要求。

  阮曼霓挑眉,覺得沈千顏完全是吹牛不打草稿,這四個地方,光是來回的路程就能折騰死人,更何況還要找到這些稀有的食材。

  “行,希望沈總說到做到,不然,到時候打臉可就難看了。”

  沈千顏從阮家出來,就直接回了玉膳樓。

  當羅江河得知阮家提出了這么嚴苛的條件,頓時生氣:“這哪是談合作,這分明就是在耍人玩!千顏,你是不是得罪人家了。”

  沈千顏也是一頭霧水,她和阮曼霓明明是第一次見,可她卻明顯能感覺到阮曼霓對她的敵意,像是恨不能立刻生吞活剝了她似的。

  “不管怎么樣,人家提了要求,我們想要拿下這個訂單,就要達到人家的要求。”阮家在錦城也有一定的影響力,阮家長孫的生日宴必定名流云集,如果能順利拿下阮家的訂單,對玉膳樓是百利而無一害。

  “可這實在太難了,而且一周時間也有點短,協調采購運輸,每個環節都需要時間啊。”

  沈千顏想了想,錦江的刀魚和云南的松茸倒是可以拜托靳仲廷之前介紹的那位楊總,楊總在各地都有自己的采購公司,人脈極廣,而且他自從知道沈千顏是靳仲廷的太太后,對沈千顏一直有求必應。

  雖然現在沈千顏已經和靳仲廷離婚了,但楊總應該不至于消息那么靈通,就算他知道了,也不可能會那么快翻臉不認人。

  至于奶油蟹和紫香豬,確實有點麻煩。

  “羅叔,我記得你之前說你有親戚在洛夫對吧,這次能不能麻煩你跑一趟洛夫,務必把奶油蟹給我采購回來。”

  羅江河點點頭:“我倒是沒問題,就是紫原那邊你打算派誰過去。”

  “我自己去。”

  鄭祁柯他們也脫不開身,只有沈千顏勉強還算個閑人,她就自己跑這一趟吧,也當是散心了。

  “你怎么去?紫原那里很偏的,你一個女孩子去,我可不放心。”

  “正好胡師傅最近空著,我讓他跟我跑一趟吧,到了那邊也可以幫我開車。”

  胡師傅是玉膳樓負責運送食材的車隊司機,最近剛跑完一趟遠途回來,正在休假,今天已經是休假的第三天,早上還在群里說休息太無聊,還是上班有勁道。

  “行,那我聯系他做準備。”

  *

  紫原已經靠近藏地了。

  沈千顏他們的飛機落地之后,胡師傅就去租了一輛車,準備開車前往原中縣,據說那一帶紫香豬的養殖戶比較多。

  沿途風景壯美秀麗,高高的山川,白雪皚皚,半是冰雪半是碎石的山坡上掛滿了色彩斑斕的風馬旗,在陽光下迎風颯颯地招展。

  “這里可真美啊。”胡師傅自詡走過了祖國的大半山河,看到這樣的景,還是忍不住要感慨。

  “是啊,真美。”

  雖然路途遙遠,路上折騰得很累,但是這一趟光是看到這樣的風景就不虛此行。

  沈千顏覺得這山川、湖泊,打開了自己的心境,難怪別人總說失戀了就該去旅行,在這樣大開大合的山河面前,人類本身都顯得那么渺小,更何況是人類的情情愛愛呢。

  “沈總,前面的路好像不太好,你坐穩咯。”

  胡師傅話音剛落,車子經過坑坑洼洼的地段,車盤底下“咣當”幾聲,車子突然就熄火拋錨了。

  “呀!糟糕!”胡師傅重新打火發動,卻怎么也發動不了,他氣得狠拍了一下方向盤,“這什么破玩意,還敢往外租,回頭看我不找他們算賬去!”

  “車壞了?”沈千顏問。

  “是啊,沈總,這下麻煩了,前不著村后不著地的。”胡師傅下車,朝著道路兩頭望了望,路上一個人都沒有。

  他掏出手機想打個修車或者拖車的電話,卻發現一格信號都沒有。

  “沈總,你的手機比我的高級些,你看看,有信號不?”

  沈千顏搖搖頭,她剛坐在車上,早就發現收不到信號了。

  “艸,這可怎么好?”胡師傅煩躁地點了根煙。

  “等吧,看看有沒有什么過路車,能捎我們一程。”

  “這得等到什么時候啊?”胡師傅著急,生怕耽誤了沈千顏的正事。

  “除了等也沒辦法了,也許我們運氣好,一會兒就來車了呢。”沈千顏盡量給胡師傅傳達正向的能量。

  胡師傅的臉色緩和了些,一支煙抽完,嘿,還真就運氣好,后面來車了,只不過這車看起來特高級,是最新款的奔馳越野,車主應該非富即貴,也不知道愿不愿意行善事搭他們一程。

  “誒!你好!麻煩停下車!”胡師傅朝奔馳的司機張開雙臂,來回揮舞。

  奔馳車的司機第一時間注意到胡師傅,對后座老板宋寧遠說:“宋總,前面的車好像拋錨了在求救,我們要不要停下?”

  宋寧遠這一路過來都在回郵件,聽到司機的話,這才抬起頭,他一眼看到了那輛黑色的轎車以及轎車旁手舞足蹈全身都在求救的中年男人。

  “停下吧。”宋寧遠說。

  這種地方,如果他們不停車,下一輛車什么時候經過都難說,保不齊他們就得在這里過夜。

  他本來就是來這里做慈善的,這種舉手之勞,自然不會不幫。

  “是。”

  司機停了車,降下車窗。

  “車子拋錨了嗎?”

  “是的是的。”胡師傅立馬上前,“你好,請問你們去哪兒啊?方便拉我們一段嗎?把我們拉到有人的地方就行,我們可以支付車費。”

  “我們去原中縣,你們看順不順路?”

  “這么巧!我們也去原中縣。”

  “行,那就上車吧。”司機看了眼拋錨的黑色轎車,“就你一個人?”

  “不,還有一位女士。”胡師傅回頭朝沈千顏喊,“沈總,這好心人說可以帶我們一程!你快下來吧!”

  *

  沈千顏下了車,冷風簌簌,吹得她滿頭長發胡亂飛舞,她繞到車后,打開后備箱取下自己的行李。

  “我來我來。”胡師傅跑過來,拎起行李箱就往奔馳車跑。

  奔馳車的司機已經很貼心地幫他們打開了行李箱,安置完行李箱,胡師傅上了副駕駛座,沈千顏剛拉開后座的車門,就對上了一雙黑亮的眸子。

  “又見面了。”宋寧遠對沈千顏揚起微笑。

  沈千顏愣了一下,先認出他的金絲邊眼鏡,繼而才想起來,這是那日酒吧救了她后又問她要聯系方式的男人。

  這世界真小啊,再次見面,他竟然又是施救者的身份。

  “你好。”總歸是有求于人,沈千顏放軟了態度。

  “先上車,外面風大。”宋寧遠提醒。

  “好,謝謝。”

  沈千顏上了車,和宋寧遠隔了一臂的距離。

  他原本開著筆記本電腦,似乎是在辦公,沈千顏上車后,他合上了電腦。

  “不好意思,打擾你了。”沈千顏說。

  “與你們無關,是沒有信號了,郵件總是發送失敗。”宋寧遠臉上始終保持著淡淡的笑意,似乎沒信號都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

  “嗯,這里是沒有信號。”沈千顏跟著他的話題接了一句,接下來就完全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腿好了?”宋寧遠往下看了眼沈千顏的腿。

  上一次見面,她還打著石膏呢。

  “對,已經好了。”

  “腿剛好就出遠門?”

  “是工作上的事情,不得不來這一趟。還有,就是順便過來散散心。”沈千顏如實說。

  宋寧遠點點頭,忽然想起什么:“對了,還沒來得及自我介紹,我叫宋寧遠,上次還沒來得及問小姐芳名,請問……”

  “哦,我叫沈千顏。”

  “名字真好聽。”宋寧遠夸贊。

  “謝謝。”

  沈千顏覺得這男人有種特別的魅力,就是無論他說什么,都會讓人感覺很真誠,想來當時她在酒吧太武斷了,一棍子把他判定為見色起意的男人,今天近距離交談一下,發現他根本不是自己想的那樣。

  路況不太好,車子開得并不快,到原中縣還有一段距離,但宋寧遠沒有再開口。沈千顏很想瞇一會兒,可又覺得在別人的車上睡覺好像不太好,于是打起精神繃了一路,哈欠也硬生生被憋了回去。

  約莫撐了一個多小時候,終于到達云中縣。

  胡師傅第一個發現有信號,立馬打電話給租車公司,讓他們想辦法去拖車。

  沈千顏快下車的時候,主動對宋寧遠說:“宋先生,方便給個聯系方式嗎?”

  宋寧遠想到在酒吧要聯系方式被拒的事情,笑了笑:“當然,這話我可是憋了一路了,因為怕再次拒絕,所以也不好意思說。”

  “不好意思,上次在酒吧,那樣的場合讓我慣性保持警惕心。”

  “女孩子在外面,的確不該隨隨便便把手機號碼給陌生男人,你沒錯。”宋寧遠表示理解,順帶解釋一嘴,“不過沈小姐放心,我并不是壞人,上一次也沒有別的意思,只是覺得有緣遇到,大家交個朋友。”

  “當然是朋友了。”沈千顏笑得真誠,“你幫我兩次,等回錦城,我一定請你吃飯。”

  “好,那我等沈小姐的電話。”

  *

  沈千顏和宋寧遠告別后,帶著胡師傅打了個電瓶三輪車,去找縣上的養豬戶。

  紫香豬是紫原地帶特有的瘦肉型豬種,肉質非常的鮮香,肉中的氨基酸和微量元素含量很高,它的豬皮很薄,口感q彈,而且紫原的養殖戶都喜歡將豬放養在山林里,它吃得是林間的蟲草,人參果都野生藥材,肉還能做藥引,非常珍貴。但這種豬不太好養,它的成長周期很長,且繁殖能力弱,所以當地居民都不太愿意養。

  沈千顏找了好幾家村民,才找到一家養殖紫香豬的養殖戶,不巧的是,這戶居民家的成豬都已經被訂購了,沒有多余的豬可以賣給沈千顏。

  “老哥,那你有沒有這里的親戚朋友養這種豬呢?”胡師傅怕白跑一趟,迫不及待地打聽。

  這位養殖戶想了想,說可以給沈千顏他們介紹一家,然后熱情地駕著自家的小三輪拉著沈千顏他們往東邊去。

  三輪車經過一所學校時,沈千顏看到學校大門口張燈結彩的,看起來很是喜慶,便問:“那里是有什么喜事嗎?”

  村民大叔點點頭:“那里有個慈善活動,專門針對我們縣里的孤兒和留守兒童的。大城市的企業家跑來這里獻愛心,這所學校就是不久前剛建好的。”

  沈千顏覺得這樣的活動倒是挺有意義的,等玉膳樓生意稍微穩定一點,她也得往這方面發展。

  “誒,那不是宋先生的車么。”胡師傅忽然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樣,興奮地指著校門口的那輛奔馳,“原來宋先生千里迢迢跑來原中縣是來獻愛心的啊,這宋先生真不錯,人長得帥,還很善良呢。”

  胡師傅對宋寧遠贊不絕口。

  沈千顏順著胡師傅指著的方向望過去,眼皮忽然跳了一下,她以為自己看錯,揉了揉眼睛,才確定自己的確是看到了靳仲廷的車。

  那也是一輛越野車,披著迷彩漆,之前一直停在孤月山莊的車庫里,像個囂張的龐然大物,雖然靳仲廷從來不開它,但是,它的存在感極強,沈千顏每次去車庫開車都要多看幾眼。

  靳仲廷的車在這里,難道,他也來了?

  這也太巧了吧。

  “我看你們都挺感興趣的,要不要也去看看,獻點愛心?”村民大叔問。

  “不要!”沈千顏一口拒絕。

  村民大叔和胡師傅都看向她,村民大叔更是直接露出“你好小氣”的表情。

  “不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沈千顏忙解釋,“我的意思是我現在比較著急找紫香豬,所以大叔你先帶我們去找到食材,至于愛心,我一定會獻的,到時候就麻煩你幫我帶到學校。”

  “好好好。”村民大叔一聽她愿意獻愛心,立刻眉開眼笑。

  沈千顏又看了一眼靳仲廷的車,心有戚戚,她才不要在這里遇到他!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