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56章 一屋兩人,三餐四季
  病房里的氣氛瞬間有了劍拔弩張的味道。

  沈千顏雖然還和靳仲廷置著氣,但是她知道,靳仲廷說的沒有錯,她跟著洛司嶼回沁園肯定不合適。

  “司嶼,你先回去吧。”沈千顏說。

  “那你怎么辦?”洛司嶼完全沒把靳仲廷放在眼里。

  “我會找個護工照顧,等出院了就回我媽那里。”

  洛司嶼似乎接受了這個提議。

  “好,那護工我來安排……”

  “不用安排什么護工,我會在這里親自照顧她。”靳仲廷說。

  “靳總那么忙,有時間照顧她?”

  “大過年的,也沒什么可忙的。而且,什么都沒有我太太的身體更重要。”

  “還是安排個護工吧,男女有別,靳總照顧也不方便。”

  “男女有別?”靳仲廷笑起來,“洛總,你和她是男女有別,但她是我太太,我們是親密無間的夫妻。”

  洛司嶼被“親密無間”四個字刺痛,他明知不該在沈千顏面前提起穆萊茵的事情,卻還是忍不住回:“在靳總的意識里,可以親密無間的,應該不止是自己的妻子吧。”

  洛司嶼在內涵什么,靳仲廷瞬間就聽出來了,他很憤怒,但也無可辯駁,那晚酒后亂性犯下的錯,是他抹不去的污點。

  “好了。你們別再說了。”沈千顏頭疼,她剛醒來,整個人渾身都不舒服,兩個男人還在她床邊吵來吵去,讓她更難受了,“你們都出去,我想一個人靜靜。”

  比起誰照顧她,她現在更想知道的是,到底誰要置她于死地,靳家老宅的毒蛇事件才過去幾天,她就在云中寺又遭到了毒手,到底是誰看她這么不爽?

  這時,門口傳來了敲門聲,沈明耀探進頭來。

  “千顏醒了嗎?”

  沈千顏看到沈明耀,愣了一下:“你怎么在這里?”

  “今天沈伯父一家正好也在云中寺燒香。”洛司嶼解釋,“他看到你出事,就跟著救護車一起來醫院了。”

  沈千顏才不相信沈明耀能有這樣的好心,她甚至覺得,她要真出了什么事,笑得最開心的就是沈明耀一家了……等等,她的腦海里閃過一個可怕的念頭,難道,她被推下山坡和沈明耀有關?

  “我出事的時候,大伯一家也在云中寺?這么巧?”

  沈明耀聽出沈千顏話里有話,大概猜到了她在想什么,立馬解釋:“千顏,你可別誤會,去云中寺的行程是你大伯母一早就定好的,我們也是去了碰到洛總一家才知道你也在,而且,你出事的時候,我們正和洛總一家在一起吃齋飯呢,這事兒洛總可以證明。”

  沈千顏看向洛司嶼,洛司嶼點點頭。

  沈明耀見洛司嶼為他作證,底氣更足了:“千顏,你怎么可以懷疑大伯呢,大伯好歹是你的親大伯,就算我們走動不多,感情淡了,我也不可能殘忍到來害你啊!”

  沈千顏不說話了。

  沈明耀以為她是自知理虧,不好意思說話,語氣又軟下來:“總之現在你沒事就最好,我回去也可以放心了。”

  *

  沈明耀只留了一會兒就走了。

  靳仲廷和洛司嶼還在僵持,誰都不肯先挪步。

  “司嶼……”沈千顏知道洛司嶼比較好勸服,“你回去吧,回去告訴薇姨他們我沒事,我怕他們著急。”

  洛司嶼不想讓沈千顏太為難,最終點點頭,先妥協。

  “那你好好休息,我晚點再來看你。”

  “嗯。”

  洛司嶼走后,病房里就剩下了靳仲廷。

  沈千顏看到他就想起大年三十的煙火,想到獨自跨年的那個夜晚,心里還膈應,不想讓他留下,于是轉頭去找自己的手機。

  “我的手機呢,我要給我媽打電話。”

  “媽來醫院,君成怎么辦?”

  沈千顏想想,也是,沈君成現在情緒還不穩定,沒有程玉梅在身邊看著,指不定又做出什么傻事。

  “那我要找晚晚,讓她來陪我。”

  “大過年的,安小姐想必也有自己的事情。”

  沈千顏再想想,安西晚是說過今年要去陳老師家里過年,的確,也不好去打擾她,她的精力光是應付陳老師那奇葩的一家都夠費勁了。

  “那就讓小慈來,她的工資我來付。”

  “小慈今天早上請假回老家了。”

  “你……”

  “我想留下照顧你。”靳仲廷直截了當地說。

  沈千顏黯然垂眸:“你要照顧的人太多了,我怕你負荷不了。”

  靳仲廷沉了一口氣,不知該怎么解釋。

  “沈千顏,離婚的事情我會聽你的,你想什么時候離就什么時候離。但現在,你受了傷,我不可能不管你,一切等你傷好了再說。”

  靳仲廷已經這么說了,沈千顏也不好再多說什么,他對她,只是最后的責任而已。

  “對了,你剛才是在懷疑沈明耀?”靳仲廷轉了話題,“你懷疑你滾下山坡的事情,和他有關?”

  沈千顏點點頭:“對,我起初只是懷疑,但后來,從他說的話中,我可以確定,這次的事一定和他有關。”

  “怎么?”

  “我剛才只是說好巧他們也同一天在云中寺,大伯立馬噼里啪啦解釋了一堆,你聽到最后他說的那句話了嗎,他說就算我們感情淡了,他也不可能殘忍到來害我,可我從始至終都沒有說過我摔下山坡是被人害了,他怎么就知道是有人害我,而不是我自己不小心呢。”

  沈明耀的馬腳,就暴露在這句話。

  靳仲廷回想了一下剛才沈千顏和沈明耀的對話,覺得沈千顏分析得很有邏輯,唯一一點存疑的是,沈明耀說沈千顏出事的時候,他們一家和洛家人在一起。

  “洛家似乎能為沈家提供不在場證明。”

  “我和洛家人分開的時候,沈家人還沒有出現,這中間存在時間差,所以所謂的不在場證明,根本不成立。”

  “我明白了,接下來,我會讓凌風著重往沈家查的。”

  “謝謝。”

  靳仲廷不語,看著她滿臉細碎的小傷口,一股無言的怒火壓在胸腔里。他想起中午聽到洛司嶼說她出事的那瞬間,他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他以為,大年三十的那場煙火,會是他們最后的回憶。

  幸好,她平安無事。

  *

  沈千顏又睡了一覺,她醒來時,看到靳仲廷對著筆記本電腦正在處理公務,那把小小的椅子和他這英挺的身姿,顯得不搭調極了。

  “咳。”

  沈千顏輕咳了聲。

  靳仲廷聽到聲音,立馬起身走到她的床邊。

  “醒了。”

  “嗯。”

  “渴嗎?”他問。

  “不渴。”

  “餓嗎?”

  “不餓。”

  “那要不要吃點水果?”

  沈千顏也是搖頭。

  靳仲廷見她一副不敢指揮他的表情,笑道:“你總要讓我留在這里產生點什么價值吧?”

  沈千顏猶豫了一下,紅著臉說:“其實我有點想上洗手間。”

  靳仲廷看她臉紅到了脖子里,笑意更深:“上洗手間又不犯法,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他說罷,一把將病床上的沈千顏打橫抱起,大步流星地往洗手間方向走。

  沈千顏靠在他懷里,看著他溫柔又理所當然的表情,一時間又產生了他們是老夫老妻的錯覺。

  靳仲廷把沈千顏送進洗手間,沈千顏受傷的是右小腿,粉碎性骨折,打了厚厚的石膏,行走困難,但單腳站立還是沒問題的。

  “你出去吧。”她扶著墻靳仲廷說。

  “你行嗎?”

  “行。”沈千顏回答,讓靳仲廷抱她進洗手間已經是她的極限了,她總不能讓他還看著她上廁所吧,那樣的話,她寧愿憋死。

  “好,有事叫我。”靳仲廷替她關上了門。

  沈千顏有些費勁的上完廁所,然后單腳跳到洗手臺那里,她剛打開水龍頭,一抬頭,看到自己的臉,嚇得驚叫出聲。

  “啊!”

  門外的靳仲廷聽到聲音,立刻破門而入。

  “怎么了?”

  沈千顏指著鏡中的自己,完全不敢相信這是自己的臉,她的臉上布滿了紫紅色的細碎的小傷口,像是一塊千瘡百孔的白布,看一眼都覺得觸目驚心。

  這世上,絕對沒有一個女人,能接受自己的臉變成這樣。

  “我的臉……”她的眼淚忍不住在眼眶里打轉,“好可怕好惡心。”

  她摔下去的時候,已經盡量用手抱著頭了,可依然沒有擋住那些細小的枝丫直戳她的臉。

  “沒事。”靳仲廷抬手遮住她的眼睛,不讓她看到鏡中的自己,“醫生說了,都是些皮外傷,沒有很深的傷口,這些天你飲食注意一點,都會好的。”

  “真的嗎?”沈千顏問。

  “真的。”靳仲廷抱住她,輕聲安撫,“別擔心。”

  沈千顏靠在他的肩頭,沒有勇氣再往鏡子里看一眼。

  “你看到的時候,是不是覺得我很丑?”沈千顏一想到自己這一天都是用這張臉對著他,就覺得無地自容。

  “沒有。對我來說,一個女人好看與否,并不在臉,而是在心。”

  這話真是官方,任何一個男人這么說,沈千顏都不會信的,可此刻由靳仲廷說來,她竟然感受到了他的真心。

  *

  沈千顏住了三天院,靳仲廷就在醫院寸步不離地照顧了她三天。從一開始,沈千顏什么都不好意思指揮他做,到后面,她對他已經無所顧忌。

  而靳仲廷,也從一開始的手忙腳亂,到最后越來越得心應手。

  三天后,靳仲廷帶著沈千顏回到孤月山莊,沈千顏以為回家靳仲廷就可以徹底解放了,可回到孤月山莊一看,傭人都遣散了,小慈也不在,一切還得他來。

  “你想吃什么?”靳仲廷問。

  “你要給我做嗎?”沈千顏隨口一問。

  靳仲廷猶豫了一下:“也不是不可以。”

  這話明顯的底氣不足。

  “那就隨意發揮吧。”沈千顏笑,“你做什么我吃什么。”

  靳仲廷點點頭,表情嚴肅地走進廚房,沈千顏覺得他好像不是去做飯,而是去戰場打仗一樣。

  這一餐,估計會很慘烈。

  果然,沒一會兒,廚房里就傳來了濃重的煙味和陣陣焦糊的味道。

  “靳仲廷,你沒事吧?”沈千顏拄著拐杖,跳進廚房。

  沈千顏想,她大概永遠不會忘記這一幕,靳仲廷穿著圍裙,站在平底鍋前,臉上一抹焦黑,束手無策的樣子。

  總裁下凡,大概就是這樣的畫面。

  “你做了什么?”

  “我想煎個牛排。”他回頭對她說,“但沒想到,牛排這么難煎。”

  沈千顏心想,是牛排難煎嗎?是他這大總裁完全不懂烹飪好嗎,換了豬排雞排,他一樣煎不好。

  “不做了,叫外賣吧。”沈千顏說。

  “不行,我還想試試。”靳仲廷那股不服輸的勁兒上來了。

  他就不信,百億的上市公司他都能管理得井井有條,一個小小的廚房他還玩不轉了。

  “那我教你吧。”沈千顏說著,跳到冰箱前,打開冰箱門,冰箱里食材不多了,但也足夠管他們兩個一餐。

  “你教我?”

  “怎么?我不配?”

  “當然不是這個意思。”靳仲廷抱拳,朝沈千顏微鞠了個躬,“那就請師傅多指教了。”

  沈千顏被他逗笑。

  “徒兒免禮了。”

  沈千顏有帶徒弟的經驗,鄭祁柯這個國際大廚都是她帶出來的,帶靳仲廷不是難事,而且靳仲廷很聰明,什么都是一點就通,對調料的把控也很有自己的分寸。

  沒一會兒,三道家常菜就出鍋了。

  “這賣相絕了。”靳仲廷自我感覺很好。

  “你嘗一口看看。”沈千顏拔了雙筷子給他。

  靳仲廷每道菜都嘗了一口,驚艷得說不出話,要不是他親手將菜盛出鍋,他簡直不敢相信,這是他做的菜。

  “好吃嗎?”

  “好吃。果然名師出高徒,我覺得我再練練,都可以去玉膳樓上崗了。”

  沈千顏笑,難得見靳仲廷這么厚臉皮。

  她抬手,用衣袖輕輕擦掉靳仲廷臉上的那抹焦黑,柔聲說:“辛苦了靳總,可以開飯了。”

  “嗯。”

  兩人將飯菜上桌,面對面靜靜地坐著吃飯。

  沈千顏一邊吃飯,一邊去看靳仲廷,他觸到她的眼神,會往她碗里夾菜,兩人默契地就好像一起生活了很久很久一樣。

  一屋兩人,三餐四季。

  沈千顏想,也許這就是她期待的幸福,可惜,一切只是短暫的假象。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