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54章 新的一年遠離小人
  靳仲廷看到這來電顯示,太陽穴脹痛起來,這段日子,石嵐頻繁給他打電話,不是要房子,就是要錢,他自知在孩子這件事情上理虧,一一滿足了石嵐,可這女人的胃口明顯被越養越大。

  大過年的,也不知道又是來要什么。

  靳仲廷按掉了電話。

  這一刻,他什么都不想管。

  石嵐被靳仲廷掛了電話,短暫消停了一會兒,很快,一條信息跟過來。

  “仲廷,你為什么不接電話,茵茵在浴室里滑倒了,出了好多血,現在人在醫院保胎,還沒脫離危險。”

  接下來,她又把醫院的地址發了過來。

  靳仲廷沉了一口氣。

  “我要出去一下。”他說。

  沈千顏沒看他,她還保持著昂頭的姿勢,璀璨的煙火倒映在她的瞳仁里,一個接一個的綻放。

  她好像什么都不知道,又好像什么都知道。

  “去吧。”她淡然地說。

  “沈千顏……”

  “奶奶現在身體也恢復了,我們年后就離婚,我不想再拖了。”

  靳仲廷沒回答,只說:“我很快回來。”

  他說罷,整理好大衣,轉身就走。

  沈千顏原本不覺得多冷,可被他擁抱過后再抽身,那冷意就像突然翻了倍,直鉆她的心。她寧愿一直都是自己一個人站在冷風里,從沒被擁抱過,就不會去貪戀不屬于自己的溫暖。

  “嫂子,哥呢?”沐沁漪過來。

  “他有事出去了。”

  “大過年的,能有什么事兒?是不是又去找那個狐貍精小三了?等著,我去告訴奶奶,讓她為你做主。”

  沐沁漪義憤填膺地進屋,沒一會兒,老太太跑出來。

  “千顏,仲廷出去了嗎?”

  沈千顏點點頭。

  “這小子,我看他是被這狐貍精勾了魂魄了!我現在就打電話,讓他回來。”老太太說著,就打電話。

  靳仲廷接得很快。

  老太太也不顧新年,破口大罵,說他好好的一個人怎么突然沒腦子。

  靳仲廷在電話那頭無奈地說:“奶奶,萊茵在浴室滑倒了,孩子可能保不住。”

  “保不住?怎么可能保不住?”老太太思緒清明,“現在這狐貍精就是自己死,也要保住肚子里的搖錢樹。你看她今天保不保得住?要是保不住,我老太太的名字倒著寫!”

  “奶奶……”

  “你現在立刻回來!你要是不回來,千顏我也不替你留了!她要和你離婚我絕不再攔著她!”老太太說罷,掛了電話。

  沈千顏看著老太太:“奶奶,你說的是真的嗎?”

  老太太拉住沈千顏的手:“千顏,再給他一個晚上的時間,如果他不回來,奶奶絕對不再攔著你。大家都是女人,奶奶知道,你困在這樣一段婚姻里有多難受,以前是奶奶覺得仲廷不是那種男人,可他最近真讓我失望!”

  “謝謝奶奶能站在我的立場上考慮,但就算今晚他回來,我也還是要離婚的!穆萊茵的肚子里,是他的孩子,如果這孩子真的生下來,那就是一輩子的血脈牽連,以穆萊茵的做派,肯定隔三差五就要出來蹦跶一下,那我豈不是一輩子都要被她膈應?我不想過這樣的日子。希望奶奶真的能理解!”

  老太太嘆氣:“孩子,委屈你了。奶奶看得出來,你在這里住得也不開心,明兒一早,你想去哪兒就去哪兒吧,奶奶支持你任何決定。”

  沈千顏抱了一下老太太:“謝謝奶奶。”

  *

  靳仲廷繞了一大圈才找到石嵐所說的醫院,那是一家私立醫院,規模不大,但裝修很考究,大廳布置得像酒店一樣,新年的氛圍感很濃,完全沒有普通醫院的冷冰冰的感覺。

  穆萊茵的病房在三樓,除了石嵐,尹勝男也在。

  “靳總,過年好。”尹勝男客客氣氣的。

  靳仲廷沒回應,孫涵那事之后,他對尹勝男的印象就很差,再加上老爺子大壽那天,她帶著穆萊茵打著送禮的名號上門鬧事,就徹底把他給得罪了。

  “萊茵突然出事,把我和阿姨都嚇死了,你都不知道,剛才搶救的過程有多驚險。”尹勝男一副驚魂未定的表情,“靳總,我覺得你最近真的得好好陪陪茵茵了,她為你付出太多……”

  “她自己沒嘴嗎?要你一直說。”靳仲廷打斷了尹勝男的話。

  尹勝男一愣:“靳總,你這是……”

  “出去。”

  “我……”

  “出去。”

  尹勝男看向病床上的穆萊茵,穆萊茵朝她使了個眼色,尹勝男咽下這口氣,擠出一個笑容。

  “好,我出去,靳總好好陪茵茵說說話。”

  尹勝男出去了,病床前還有一個石嵐,顯然也是憋了一肚子的話。

  “仲廷,今天不是阿姨說你,你對茵茵真的陪伴太少了,今天我給你打電話,你還按掉是什么意思?”石嵐一副興師問罪的樣子,“我丈夫生前把女兒托付給你,她好好一個黃花大閨女懷了你的孩子,你以為這是用錢可以打發的嗎?你得負起這個責任!”

  靳仲廷不語。

  “還有,茵茵現在情緒出了問題,我感覺她都有點產前抑郁了。”石嵐滿臉心疼,“你是男人你不知道,懷孕本身就會使女人體內的激素發生變化,你又不陪伴她,不給足她安全感,她的情緒只會越來越糟糕。”

  “阿姨,我一直不建議留下這個孩子。”

  “你現在還說這個干什么!”石嵐跳起來,“你是不是不想離婚娶茵茵,我告訴你,這絕對沒門!你要是想賴賬,我就找媒體找記者,去你們公司鬧,我拼了老命都要為我女兒討回這個公道……”

  “媽!”穆萊茵打斷了石嵐的話,“你別逼仲廷哥了,他已經和那位沈小姐在辦離婚了,我和寶寶都愿意等他。”

  靳仲廷看他們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兩個人配合著就把戲唱完了。

  “既然孩子沒事,那我先回去了。”

  靳仲廷說著,準備離開。

  “仲廷哥!”穆萊茵撲騰過來拉他,因為太過心急,不小心帶出了手背上吊著水的針頭,“啊!”

  她輕呼了聲,眼淚就跟著出來了。

  靳仲廷看她手背上瞬間沁出一串血珠,腳步停下來。

  “仲廷哥……”

  靳仲廷折回去,給她按了護士鈴。

  護士急匆匆趕來,一邊重新給穆萊茵打吊針,一邊說:“你哭什么,保胎期間,情緒不能太激動。你老公不是來了嗎?開心點,才對寶寶好。”

  穆萊茵看靳仲廷一眼,對那聲老公很滿意,連連點頭:“謝謝護士小姐,我會注意的。”

  護士出去了,石嵐也識相地出去了,把空間留給靳仲廷和穆萊茵。

  “仲廷哥。”穆萊茵抓著機會,立馬要問他離婚的事情,“你和沈小姐……打算什么時候去辦離婚啊?”

  “這事你不用管。”

  “我不是替我問,我是替我們的寶寶問的。”穆萊茵又開始賣慘,“你希望寶寶生下來就沒有爸爸?沒有家庭的溫暖嗎?你自己就是單親家庭長大的,你應該比誰都明白孩子沒有爸爸是什么滋味。”

  靳仲廷一下子被戳中了心。

  他出生就跟著母親,從沒有見過父親的樣子,關于童年,他最大的印象,就是一群小孩子圍著他叫他野種,嘲笑他沒有爸爸。也正是那時候,穆譚明在他身邊扮演了類似父親的保護者的角色,守護了他小小的自尊心,填補了很多他童年的缺失,讓他充滿感激。

  穆萊茵見靳仲廷不說話,知道自己是說到他的心坎上了。

  她這才微微松了一口氣。

  其實她這次摔倒,并不是在浴室滑倒,而是和鄭迪推搡的時候,不小心摔倒的。

  鄭迪那個人渣,嘴上說著祝她幸福,回去想想大概又覺得這樣被她甩了實在吃虧,竟然跑到她的家里,要求她再和他睡一次作為補償。

  穆萊茵以前愛玩,睡幾次都無所謂,可現在她肚子里懷著搖錢樹,可不敢隨便亂來,萬一孩子沒了,她可就徹底沒有了著落。

  她讓鄭迪滾。

  鄭迪竟然想要用強的,兩人推搡的時候,穆萊茵摔倒了,鄭迪見她身下流出血來,以為要鬧出人命,倉皇逃跑,她才逃過一劫。

  這次的危機,讓穆萊茵心頭警鈴大作。她知道,自己一定要快點嫁給靳仲廷才好,不然,等到鄭迪發現她傍上有錢人,也攪進這趟渾水想撈一筆的時候,她離成功就會越來越難。

  “仲廷哥,我知道你現在一定左右為難,我和寶寶會等你處理好一切的。”穆萊茵又化作善解人意的天使,“今天,你留在醫院陪寶寶跨年好不好?這是寶寶的第一個新年。”

  *

  靳家老宅。

  樓下的小孩都在守歲,沈千顏先回了房間,她洗完澡原本是想先睡,可翻來覆去又怎么都睡不著。

  她干脆起來收拾行李。

  這一次,她下定決心無論如何都要離開靳仲廷。

  午夜鐘響,手機里涌進很多很多的祝福短信,靳仲廷還沒有回來,沈千顏等樓下的孩子都散了,搬著行李悄悄離開。

  她沒有回家,這個時候回去,程玉梅一定又要喋喋不休,她干脆去酒店開了房,打算等新年過去再回家。

  凌晨一點左右,她剛準備要睡覺,靳仲廷的電話進來了。

  沈千顏沒有接,只是發信息告訴他,自己在奶奶的同意下搬出了靳家老宅,等他什么時候有空離婚了再聯系她。

  靳仲廷問她在哪兒,沈千顏沒有再回。

  在酒店的第一晚,沈千顏意外睡了個好覺,原來不用等誰回來的感覺,就是自由的感覺。

  早上起來后,沈千顏去采購了拜年的禮品,拎著大包小包去沁園給單奚薇一家拜年。單奚薇看到沈千顏來很驚喜,當然,更驚喜的是洛司嶼。

  “怎么來都不提前說一聲?”洛司嶼說。

  “我知道薇姨一定在家。”單奚薇身體抱恙,過年肯定不會走親戚或者去哪里旅游,百分之百是在家里的,而沈千顏最大的目的,也就是來陪陪單奚薇。

  “誰說我媽一定在家的,你再晚來個把小時,她可就出去了。”

  “薇姨要去哪兒?”

  “去廟里。”單奚薇說,“今天大年初一,想去廟里上香祈福,讓佛主保佑這一年都順遂。你用空嗎?有空的話,可以和我們一起去。”

  沈千顏想了想,初一到初三玉膳樓是不營業的,她一個人也沒什么事,去廟里拜拜也好,她不求大富大貴,只求這新的一年遠離小人。

  “好啊。”

  洛司嶼見沈千顏同意一起去,喜笑顏開:“那我去換輛大一點商務。”

  沈千顏和洛司嶼一家驅車前往紫燕山的云中寺。

  大年初一,和單奚薇一樣懷著虔誠信仰來燒香的游客特別多,進入寺廟,空氣里的香火氣撲面而來,沈千顏頓覺自己浮躁的心變得安寧與開闊。

  金光四射的大雄寶殿供奉眾佛相,佛祖高高在上,頷首俯視間,蕓蕓眾生渺小如塵,俗世煩惱輕微如煙,一切都不值一提。

  沈千顏在蒲團上虔誠跪拜,除了遠離小人,實在想不出還應該讓佛主保佑自己什么,最后,她只希望,佛主保佑玉膳樓明年一切順利,生意紅火。

  從大雄寶殿出來,單奚薇帶著沈千顏去捐功德箱,沈千顏沒什么經驗,單奚薇怎么做,她就跟著怎么做。

  洛司嶼笑她們,像是在進行什么模仿秀。

  單奚薇正色,讓洛司嶼可不許胡說,還安慰沈千顏,心誠則靈。

  捐完功德箱,沈千顏他們一行人準備轉道去吃齋飯,他們剛出來,就見沈明耀一家從大門口進來。沈明耀今天穿得很厚實,跟在窈窕的老婆和女兒身邊,有點像森林里的熊。

  沈曉茹先看到洛司嶼,雙眸瞬間一亮。

  “媽,你不是讓我來求姻緣嗎?你的嘴開過光吧,真是求什么來什么。”沈曉茹在母親鐘玉琴耳邊輕聲說。

  “你這是看到誰了?”鐘玉琴問。

  “那兒,洛家的洛司嶼。”

  鐘玉琴順著女兒的視線望過去,看到了一表人才的洛司嶼。

  “難怪你念念不忘,長得可真俊。”鐘玉琴拍了拍沈明耀的胳膊,“老沈,這么巧遇到,我們快去打個招呼吧。”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