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53章 祝你和你那位接盤俠幸福
  沈千顏真沒見過這么不要臉的人,竟然還能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問起離婚的事情。

  她覺得自己除了以不要臉治不要臉,別無他法,于是說:“不太順利,你還不知道吧,我們搬回靳家老宅了,奶奶執意不讓我們離婚,我們身為晚輩,也得考慮考慮老人家的意思。”

  穆萊茵一聽,得意的神色頓時一斂。

  婚還沒離成?沒離成就算了,還又搬到一起去了?

  那怎么可以?

  萬一他們住在一起,擦槍走火,沈千顏也懷上靳仲廷的孩子,那她還有什么勝算?

  穆萊茵的神思,徹底被沈千顏這一句話給攪亂了,但她很快恢復鎮定。

  “你拖著也沒用,消耗的是你自己的青春。”穆萊茵撫了一下自己的小腹,從包里掏出一張黑卡,“你都不知道,仲廷哥現在多疼我,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了,恨不能把天上的星星月亮都摘給我。這張卡就是他給我的,讓我想買什么就買什么,沒有上限。”

  “這么疼你?讓你一個人逛街?不怕摔著你肚子里的龍子嗎?”安西晚呵呵兩聲,“你真傻還是假傻,男人這是花錢打發你呢,你都不懂?”

  店里的店員更不屑了,她們早在私底下悄悄討論過了,像穆萊茵這種空有幾分姿色,毫無思想的女人,怎么可能真的征服上市公司的老總,男人不過是玩玩而已,她卻比誰都當真,還沒轉正呢,就開始招搖過市了,一股廉價的味道撲面而來。

  穆萊茵被氣個半死,她深呼吸幾下,不斷提醒自己要沉住氣。

  “你們不用挑撥離間,我和仲廷哥的感情不是你們說幾句就能破壞的。”她說著,把黑卡拍在案臺上,將火氣撒向店員:“一個個都死人嗎?客人都要買單了,還都站著不動?”

  店員們面面相覷,剛才不是她指名要店長一個人為她服務嗎?怎么這會兒又開始嫌她們服務不周到?

  真是不可理喻。

  “好的,穆小姐,請問你最后選了哪雙呢?”兩個資歷較老的店員走出來。

  “全都要。”穆萊茵指著地上的那幾雙鞋,“我全都要了!快給我打包!”

  “真是財大氣粗啊。”安西晚嘲諷,“傍到大款了就是不一樣。”

  穆萊茵只當聽不到,刷卡買單,提了幾個鞋盒快步往外走。她剛走出商場,就在拐角處與人撞到了一起。

  “有病啊!沒長眼睛啊!”穆萊茵本就在氣頭上,忍不住破口大罵。

  “吼,我當是誰呢?茵茵,好久不見你好大的火氣啊。”

  穆萊茵一聽這聲音,立馬抬起頭來,這是她現在最不想見到的人。

  “鄭迪?”

  “喲,還記得我吶,我以為你都把我忘到西太平洋去了!”鄭迪不滿地看著她,“茵茵,你說說,我怎么惹你?微信電話全都給我拉黑,是最后結束那天在床上沒讓你滿意?”

  “閉嘴!”穆萊茵趕緊喝止他,四下望了望,謹慎地將他拉到一邊,“鄭迪,我警告你,你別瞎說!我們已經結束了!”

  鄭迪打量了穆萊茵一眼,一段時間沒見,穆萊茵全身名牌,包也不再是之前那個快背爛的a貨了。

  “發財了?”

  “沒有。”穆萊茵否認。

  “沒有?”鄭迪指著她手里的“ds”的袋子,他是“ds的鞋子那么貴,你手里提那么多戰利品,還說自己不是發財了?”

  “這些都是空袋子,我和店長姐姐要來裝東西的。”

  鄭迪將信將疑:“那你身上的衣服和包?”

  “都是假的。”

  “看起來挺像真的。”

  “你見過真的嗎?就說像真的!”

  “假的就假的,你這么理直氣壯的干什么?”鄭迪說著,上前欲拉住穆萊茵的手,“茵茵,說實話,這段時間沒見你,我還挺想你的,今晚去我那里吧。”

  “你滾開。”穆萊茵一把推開鄭迪的手,再強調一句,“我們已經分手了。”

  鄭迪冷笑:“分手歸分手,上床歸上床,你什么時候分得這么清楚了?一段時間沒見,轉性了?”

  穆萊茵是個玩咖,私生活要多亂有多亂,鄭迪比誰都清楚。

  “我實話告訴你也行。”穆萊茵看著鄭迪,“我懷孕了,馬上要結婚了。”

  鄭迪一時無語,像是聽了個天方夜譚。

  “你這是,找到老實人接盤了?”

  穆萊茵聽出鄭迪是在暗諷她破鞋,她笑了笑,干脆破罐子破摔:“是啊,我找到人接盤了,你最好別再來招惹我,如果你把我的婚事搞砸了,我就要纏著你,讓你娶我。”

  鄭迪一聽,頓時打退堂鼓,他只是想和穆萊茵玩玩,圖一時的樂子,可沒想過要和這種女人過一輩子。

  “行行行,我不打擾你,祝你和你那位接盤俠幸福。”

  *

  沈千顏逛街的心情全被穆萊茵毀了,最后隨便買了件大衣,就回了家。

  她到家沒多久,靳仲廷就給她發信息,說公司臨時有事,今天晚上要晚點回家。

  臨時有事,誰知道是真的還是借口。

  沈千顏看著靳仲廷的信息,腦海里全是穆萊茵在商場趾高氣揚的樣子。

  果然,婚姻里一旦出現信任危機,任何小事都值得捕風捉影。

  轉眼大年三十。

  老爺子提前寫好了春聯、福字,能貼的地方都給貼上了,窗花是家里幾個小朋友剪的,雖然剪得歪七扭八的,但遠看還挺像那么一回事兒的。

  沈千顏已經很久沒有感受過那么濃的新年氛圍了,瞬間被感染。

  “千顏,快來,有壓歲錢。”老太太朝沈千顏招手,等沈千顏走到跟前,隨手遞給她一個厚實的大紅包。

  “謝謝奶奶。”

  “不客氣。”老太太湊到沈千顏耳邊,輕聲說:“等你什么時候生了寶寶,奶奶就給雙份的。”

  又催生。

  沈千顏有些尷尬地笑了笑。

  “媽,你真想要抱曾孫,外面不是有現成的嗎,何必這么挑,反正都是靳仲廷的種,從哪個肚子里出來有什么重要的?”靳天佑說。

  老太太瞪了靳天佑一眼:“大過年的,我不想罵人,你今天最好管住自己的嘴。”

  靳天佑比了個給嘴拉上封條的動作,不再說話。

  靳仲廷快吃晚飯才回來,一進門,老太太就給他遞上一碗甜湯,半是心疼半是數落道:“大年三十都不休息,你這是機器人呢還是超人呢。”

  靳仲廷只笑不語,他接過老太太的甜湯,目光自然而然地去找沈千顏,她正坐在沙發里,被沐沁漪他們那群小屁孩拉著玩牌,也不知道是玩兒多大,看她全情投入的,連他回來了都沒有發現。

  “哥!”

  沐沁漪先發現了他,大聲一喊,沈千顏才抬起頭,慢悠悠地回頭看他一眼,她今天穿了象牙白的羽絨外套,領子上一圈白絨絨的毛,整個人都透著溫暖的氣質。

  “哥,紅包!”

  靳仲廷走近了,沐沁漪就伸手要紅包,幾個小孩見大姐開了口,紛紛效仿。雖然平日里總聽大人說靳仲廷怎么怎么不好怎么怎么可怕,但孩子們都不放在心上,他們只知道,逢年過節,靳仲廷給的紅包都是最大的,禮物都是最用心的,而且,他不會動不動就和其他大人一樣說教,很尊重大家的想法,小孩們都喜歡圍著他轉。

  “一個個猴急成這樣,還能少了你們的?”

  靳仲廷從外套里掏出一沓紅包,按著名字挨個分過去。

  “哥,你為什么紅包上還要寫名字?是不是每個人的都不一樣?”靳天佑的小兒子大柱湊到靳仲廷的耳邊問。

  “是啊。”

  “那是看什么決定紅包的數額的呢?”

  “期末成績。”靳仲廷故意說。

  大柱的嘴角頓時耷拉下來:“難怪我覺得我的是最薄的。”

  “那你明年考試還擺不擺爛?”靳仲廷早聽老太太說起,大柱今年期末考試的時候和老師吵架,好幾門功課都交了白卷,而他老子靳天佑平時對別人的事情“叭叭叭”地特別會說,對自己這小兒子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不擺爛了。”大柱摩挲著紅包的邊緣,“看在錢的份上,明年我一定要考最高的分數,拿最厚實的紅包。”

  靳仲廷拍了拍他的肩膀:“小伙子,有志氣。”

  大柱沖他擠擠眼,自己給自己比了個加油的手勢。

  靳仲廷走到沈千顏面前,將手里最后一個紅包遞給她。

  沈千顏看著紅包的封面上用漂亮的小楷寫著自己的名字,輕聲說:“我又不是小孩子。”

  “在我這里,誰算小孩,我說了算。”

  這話換了任何人對沈千顏說,沈千顏可能都會覺得油膩,可當她抬頭,觸到靳仲廷似笑非笑的眼神,非但沒有被油到,反而心跳像是漏了一拍。

  “那我不客氣了,謝謝。”沈千顏掩住自己的心動,接過紅包。

  他的紅包比老太太的還厚實。

  沈千顏忽然知道,他為什么那么討孩子們歡心了。

  誰不喜歡出手闊綽的大哥呢。

  *

  “吃飯了!吃飯了!”老太太在桌邊喊。

  一大家子的人都圍到桌邊,老爺子今天心情不錯,被沐沁漪逗笑了好幾次,桌上的氣氛難得和諧。

  只是靳仲廷,好像始終難以融入這溫馨的家庭氛圍里,就像個邊緣人物,一直被排除在外。

  沈千顏坐在他的身旁,能感受到他的落寞。

  她又忍不住有些心疼,主動給他夾了一個雞腿,放到他的碗里。

  靳仲廷原本低著頭,看到雞腿放到他碗里,愣了幾秒,才抬起頭看向沈千顏。

  “吃吧。”沈千顏對他說。

  “桌上那么多小孩,你確定還能輪到我吃雞腿?”

  “嗯,我夾到的雞腿,誰吃我說了算。”她模仿他給紅包時的語氣說。

  靳仲廷笑了一下,這好像是他進門后最燦爛的一個笑容了。

  吃完飯,沐沁漪他們非要拉著沈千顏去放煙花。

  庭院里,大大小小的煙花一字排開,就等有人過去點燃,可幾個小屁孩誰都不敢。

  “嫂子,你最大,你去吧。”大柱說。

  沈千顏沒放過煙花,但轉頭看到一群小孩眼巴巴地望著自己,又覺得這個任務非她莫屬。

  “好吧,你們誰有打火機。”

  “我有。”大柱從兜里掏出準備好的打火機,剛朝沈千顏遞過去,打火機就被后面過來的靳仲廷截走了。

  “我來吧。”靳仲廷說。

  沈千顏頓時覺得肩頭的擔子輕松了不少,說真的,她還真的不敢。

  靳仲廷點燃了最大的一個煙花,隨著“嘭嘭嘭”火種發射的聲音,天空瞬間被絢爛的煙花點燃。

  沈千顏昂著頭,鼻頭被凍得通紅,眼底的光隨著明明滅滅的煙火起伏,她上一次看到這么好看的煙火,還是在外婆身邊,外婆其實像今天的她一樣,根本不敢去點煙火,但因為沈千顏吵吵好幾次說想看煙火,她就拿著香棒硬著頭皮給她制造了驚喜……

  她好想那老太太啊,每次看到煙火,她都會想起她。

  不知道她在天上好不好?有沒有看到今天的煙火?

  “怎么了?”靳仲廷不知什么時候來到她的身旁,看到了她眼底晃動的淚花。

  “沒事。”沈千顏抽了一下鼻子,說,“凍的。”

  靳仲廷明知道她說謊,也沒有戳穿她,而是解開自己大衣的扣子,輕輕將她一攬,攬到自己的大衣里。

  沈千顏一怔,感受到他的溫度,四面八方地朝自己涌來。

  她知道自己應該掙開的,知道自己不該貪戀的,可是,那一刻,她任由他抱著,一動不動。

  一場煙花的時間,讓她留在他的懷里。

  她想,這把這當成她送給自己的新年禮物。

  可惜,煙花還沒有放完,靳仲廷的手機先響了,他開了震動,那震動在他大衣的口袋里,恰好貼著沈千顏腰。

  “你有電話。”沈千顏提醒他。

  靳仲廷并不想接,甚至不想去看是誰打來的電話,他只想靜靜地抱著沈千顏看完這場煙花,可是,那頭的人實在鍥而不舍,一個不接,就一個連一個地打。

  溫馨的氣氛已經完全被破壞了。

  靳仲廷沒辦法,只能掏出手機。

  電話是穆萊茵的母親石嵐打來的。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