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49章 那就委屈靳總幾天了
  洪美看懂了穆萊茵的眼神,不敢再開口,她還指望后面萬一真出了什么事,穆萊茵會幫她。

  小慈見局勢扭轉,頓時破涕為笑。

  她就知道,少奶奶能救她。

  “謝謝少奶奶,多虧有你。”

  穆萊茵雖然心虛,但還是忍不住嘲諷:“真相都還沒出來呢,這就謝上了,馬屁拍得可真溜,不過你這丫頭就是眼睛不太好使,到現在還看不出風往哪里吹呢。”

  她說著,摸了一下自己的小腹,生怕別人不知道她肚子里有貨。

  “風往哪里吹呢?”門口傳來靳老太君中氣十足的聲音,“我倒是要來看看,我們靳家的風往哪里吹,是誰說了算。”

  靳老太君進來,她身后跟著的靳家老宅的保姆,手里提著大包小包。

  “奶奶。”沈千顏走過去。

  “誒,寶貝兒。”老太君拉住了沈千顏的手,“奶奶來了,沒事,不用害怕。”

  沈千顏倒沒害怕,但是老太太來了,的確讓她安心不少。

  “穆萊茵。”靳老太君走到穆萊茵身邊,順便掃了眼離職了又重新回到孤月山莊周姐,“還有你,你們要不要臉,每天來這里蹦跶真當這里沒人了是嘛?”

  “奶奶,我今天過來是有事……”

  “能有什么事?”

  穆萊茵試圖解釋,被老太太一語打斷。

  “你不就是仗著肚子里懷了個孩子,來這里炫耀嗎?但是我告訴你,我們靳家只認有結婚證的,明媒正娶的,來路不明的孩子我們不認。”

  “奶奶,你這樣說可真是傷我的心。什么叫來路不明?你覺得以仲廷哥的性格,這孩子要不是他的,他能放任我把這么大的一頂帽子戴到他頭上嗎?他又不是傻子!”

  穆萊茵這話,算是真的戳到了老太太和沈千顏的心窩了,對啊,靳仲廷又不是傻子,要孩子真不是他的,他能愿意喜當爹?

  當然,也不排除另外一種可能,那就是他真的很愛穆萊茵。

  “我不管靳仲廷怎么想,總之你放心,我在一天,就不可能會接納你,我心里只有千顏一個孫媳。”老太太瞪了穆萊茵一眼,“我勸你也最好消停一點,趁著胚胎還小,趕緊去流掉,跟著你這樣三觀不正的媽,生下來也是害了他!”

  “奶奶……”

  “我不是你奶奶,趕緊給我滾!”

  穆萊茵現在肚子里有孩子,根本不忌憚老太太,也無所謂老太太怎么想,她只要抓住靳仲廷的心就可以了。

  “寶寶。既然太奶奶不歡迎你,那我們就走吧。”穆萊茵撫著自己的小腹,自言自語地離開孤月山莊。

  周姐趕緊跟上她。

  老太太見人走了,表情才緩和。

  “我剛來時看到警察了。孤月山莊這么多年,從來沒有招來過警察。”老太太看了眼在場的傭人,“看來平時真的是太縱著你們了,導致你們一個個蹬鼻子上臉,自以為掌握了靳家的風向,捧高踩低,助長了不良風氣。這個月的工資結一結,以后,大家都另謀高就吧。”

  眾人見突然被辭,紛紛抬眼去瞪洪美,洪美頭垂得更低了,她也很后悔,不該去趟穆萊茵這趟渾水。

  “老太太,我們都走,那孤月山莊以后怎么辦?”

  “怎么?還怕我有錢招不到人嗎?別擔心孤月山莊了,擔心一下你們自己接下來去哪兒找工作吧。”老太太硬氣道。

  *

  小慈覺得今天真是倒霉透了,先是被無故冤枉,接下來又是被牽連辭退。

  她有些委屈地看著沈千顏。

  “奶奶,小慈沒做錯什么。”

  “我知道,小慈以后就跟著你,你在哪兒,她就在哪兒。”

  “奶奶,我已經搬出孤月山莊了。”

  “搬出了可以搬回來嘛。我說了,你在哪兒,小慈就在哪兒,如果你不住這里,那小慈就只能失去工作了。”老太太聳聳肩,有點賴皮地說。

  沈千顏算是聽明白了,老太太這是拿小慈壓她呢,沈千顏朝小慈使了個眼色,示意她先下去。

  小慈點點頭,走開了。

  “奶奶,我之前和您說過,我和靳仲廷打算離婚了,我繼續住在這里也不合適了。”

  “千顏,奶奶不同意你們離婚。”老太太又拿出了一大袋中藥,“你聽奶奶的,按原計劃調理身體,盡快懷孕,只有你懷的才是我們靳家的寶貝。”

  “奶奶,我心意已決,您別勸我了,和別的女人爭一個男人不是我要的生活。”沈千顏握住老太太的手,“奶奶,我很感激能遇到這么支持我的您,以后,您健健康康的,我會經常來看你的。”

  老太太聽她這話,感覺像是告別,心里不舒服極了。

  “寶貝兒,你聽奶奶說……哎喲哎喲……”老太太忽然捂著自己心口的位置蹲下去,“我的……我的……胸口好悶。”

  “奶奶!”沈千顏嚇了一大跳,“小慈!小慈!”

  “少奶奶!怎么了!”小慈跑過來。

  “快叫救護車!”沈千顏一邊拖著老太太的頭,一邊高聲說,“快!”

  “好!”小慈也嚇壞了,哆哆嗦嗦地打了120,報了地址。

  救護車大概十分鐘就趕來了,但這十分鐘對沈千顏來說,實在太漫長了,老太太時而呼吸急促,時而唇色泛白,她的腦海里不斷想起外婆離開時的樣子,又怕又想哭。

  好在,老太太上了救護車吸上氧氣之后,狀態恢復了平靜。

  沈千顏這才想起來要給靳仲廷打電話。

  靳仲廷正在開會,手機開了靜音放在桌上,看到沈千顏的名字無聲地在屏幕上亮起來時,他整個人都坐正了。

  正在匯報業績的主管見大boss的坐姿突然改變,手心開始沁出細密的汗,他也知道這個月的業績實在拿不出手……

  “停下!”靳仲廷出聲。

  該主管更緊張了:“靳總……”

  “我接個電話。”

  眾人:“……”

  老板平時最不喜歡員工開會的時候碰手機,三令五申,以身作則多年,今天可是頭一回破戒。

  靳仲廷走到門外,接起電話:“終于知道找……”

  “靳仲廷,奶奶不舒服,在醫院。”

  *

  靳仲廷趕到醫院的時候,靳老太君已經打上了點滴。

  “奶奶!你怎么樣?”靳仲廷難得臉上露出焦急的神色,老太太是整個靳家唯一對他好,也是他唯一在乎的人。

  老太太轉開臉,不太愿意搭理靳仲廷。

  “怎么樣了?”靳仲廷轉頭問一旁的沈千顏。

  “醫生說奶奶的心臟有點供血不足。”

  老太太心臟的毛病是老毛病了,早年動過手術后,她很注重保養,這么多年,基本沒有復發過。

  “怎么會忽然復發?”

  “你還問呢。”老太太開口,“還不是被你氣的!家里有這么漂亮能干的老婆,還要到外面沾花惹草!現在好了,那個狐貍精挺著個肚子,到處宣揚她懷了靳家的種,你讓靳家的臉往哪放?”

  “奶奶,這事……”

  “這事你不用和我解釋,你和千顏解釋。”老太太眼睛一閉,“總之,我不許你們離婚,你一天哄不好千顏,我的心就會痛一天。”

  靳仲廷無奈,他看向沈千顏,示意她去外面聊聊。

  沈千顏看了眼老太太倔強的臉,沒法子,只能點點頭。

  兩人走到走廊里。

  “你要說什么,就在這里說吧。”

  “沈千顏,奶奶這樣,我們不離婚了,行嗎?”靳仲廷以商量的語氣問。

  “因為奶奶不離婚,你覺得呢?”沈千顏看著靳仲廷,“你但凡有點責任心,也不可能對我說出這樣的話。”

  “對于我們的婚姻,的確是我做錯了事,我很抱歉。”靳仲廷很誠懇,“我也想解決問題,但是,萊茵有她不得不留下這個孩子的理由,如果……”

  “夠了!”沈千顏打斷靳仲廷的話,“她有不得不留下這個孩子的理由,我沒有不得不留在這段婚姻里的理由,我不可能一邊看著你和別人生孩子,一邊和你過日子。”

  靳仲廷見自己放下了身段和她商量,可她依然態度這么堅決地要離開他,頓時有些生氣。

  “說穿了,還是你自己急著離婚和那個姓洛的在一起。”

  “和洛司嶼有什么關系?靳仲廷,明明是你自己做錯了事情,不要試圖轉移責任!”

  兩人之間又開始劍拔弩張。

  靳仲廷意識到談話的走向變得不對,沉了一口氣。

  “我并不是要轉移責任,我知道錯的是我。”他調整好語氣,“就當是我拜托你,奶奶現在身體不好,她很喜歡你,我擔心我們離婚的事情真的會刺激到她。”

  沈千顏雖然想快點離婚,但也的確擔心奶奶的狀態。

  靳仲廷見她表情有所松動:“不會讓你等太久,等奶奶的身體好一些,你就可以恢復自由。”

  沈千顏點點頭:“好。”

  靳仲廷見她終于同意,勾唇一笑,伸手來牽她的手。

  “干嘛?”沈千顏心想這人可真得寸進尺,她不過是同意暫時不離婚,他就開始上下其手了。

  靳仲廷還是執意將她的手牽住。

  “這樣進去,奶奶會比較高興。”

  沈千顏:“……”

  “她一高興,也許病就會好得快些。”

  沈千顏:“……”

  真能胡扯。

  *

  靳仲廷牽著沈千顏的手走進病房,老太太見了,果然眉開眼笑。

  “對嘛,這樣才對嘛,奶奶瞬間覺得氣不喘了,胸口也沒有那么悶了。”

  老太太狀態轉變的這樣快,沈千顏要不是親眼看到她倒下,都要懷疑她是不是故意裝的了。

  “千顏,過來,奶奶再和你商量個事兒。”老太太朝沈千顏招招手。

  沈千顏坐到老太太身旁:“怎么了奶奶?”

  “年前這段時間,你和仲廷搬到老宅里來陪陪奶奶吧?”

  沈千顏沒想到老太太會提這樣的要求,她一想到老宅里那些陰陽怪氣的人,下意識搖頭。

  “不了吧奶奶……”

  “奶奶不放心你倆,我得看著你們真的好了才放心。”老太太說,“搬去了老宅,我也可以監督你喝藥,這樣,你就可以快點懷上和仲廷的寶寶。”

  又雙叒叕是懷寶寶這件事!

  沈千顏聽得耳朵都快起繭了,她抬手,在老太太看不到地方,輕輕扯了一下靳仲廷的衣角求救,她知道,就憑靳家那些人對靳仲廷的態度,他一定也不會希望搬去老宅住的。

  靳仲廷感受到衣角被扯動,低頭,她兩根細白的手指明明只是揪住了他外套的邊緣,卻像是羽毛撓在他的心上。

  他的確不想回靳家,可轉念一想到這是自己唯一還能繼續和她相處的機會,又無法拒絕。

  “靳仲廷……”

  “你做主吧。”靳仲廷說,他知道她心軟,最終一定會答應奶奶的要求的。

  沈千顏:“……”

  這人可真會踢皮球。

  “奶奶,我覺得老宅離玉膳樓比較遠,我早上通勤不方便。”

  “以后我每天讓司機送你,這樣,你在車上還可以補個覺。”

  “奶奶,我弟弟剛出院,現在腿腳不便,我在家的話,能多照應他們,我搬出來,我怕我媽搞不定。”

  “我從老宅派一個保姆和一個保鏢過去,你看怎么樣?”

  沈千顏:“……”

  老太太真是面面俱到,把她每個理由都堵死了。

  “奶奶,我……”

  “千顏,你是不是不想和我這個老婆子一起住?”老太太突然打起了苦情牌,“是不是嫌棄我多管你們的閑事。”

  “當然不是了奶奶。”

  “那就這么決定了。”老太太拍板,“我出院你們兩個就搬家,我不多留你們,就讓你們陪我一起過個年。”

  三天后,老太太出院。

  沈千顏和靳仲廷搬進了靳家老宅,原本老太太想讓人收拾一個更大的房間給他們住,但靳仲廷說還是想住原來的房間,沈千顏也覺得那個房間不錯,于是,老太太派人重新打掃,更換床單,讓他們安心入住。

  “我們快離婚了,還是不要睡一張床上了。”入住的第一個晚上,沈千顏急著和靳仲廷劃清界限,“你睡沙發吧,或者,我睡沙發也行。”

  “你看我像讓女人睡沙發的人嗎?”

  “行。”沈千顏立馬拍板,“那就委屈靳總幾天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