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48章 偷白玉手鐲的小偷
  沈千顏回家已經很晚了。

  洛司嶼開車把她送到小區樓下。

  “我送你上去吧。”洛司嶼欲下車。

  “不用了。”沈千顏怕程玉梅看到洛司嶼起什么心思,“我自己上去,你快回去陪薇姨吧。”

  洛司嶼想想,今天也的確很晚了,點點頭:“那改天再約。”

  “好。”

  小區的電梯這兩天在維修,住戶上下樓只能走樓梯,程玉梅為此抱怨得不行,因為沈君成下樓不方便,想去復健都不行。

  沈千顏跑進樓道,她住在五樓,跑到三樓的時候,就已經聞到了煙味。

  這個點誰在樓道里抽煙?

  她忽然有點害怕,剛才電影里的恐怖鏡頭一個個在腦海里閃回。

  “誰?”

  沈千顏保持著警覺,慢慢上樓,手機握在手里,隨時準備給洛司嶼打電話,因為如果真的有事的話,洛司嶼剛走不久,肯定沒走遠,一定是最快能趕來幫她的人。

  沒人回答她的問題。

  沈千顏又走了兩步,一抬頭,看到樓道里倚著一道挺拔人影,猩紅的煙頭在他手里冒著煙。

  是靳仲廷。

  “你怎么在這里?”

  靳仲廷沒答,只是抬腕看了眼表,似乎不滿她這么晚回來。

  沈千顏無語,都快離婚了,他反倒做起了管家公,而且,他有什么資格管她。

  她不理他,越過他大步往樓上去。

  靳仲廷追上來:“什么時候有空,我們聊聊。”

  “不用聊了。你直接定個日子把婚離了就行。”這段時間,沈千顏無數次催靳仲廷定日子離婚,可是他總推脫太忙沒有時間,這一拖再拖,都不知道能把婚離干凈。

  “離婚,然后呢?”

  “什么然后?”

  “你會和洛司嶼在一起?”

  “離婚后和誰在一起是我的自由,你未免也管得太多了吧,照你這樣,離婚后我是不是還得給你孩子取名字啊?”

  靳仲廷冷哼,以前沒發現,她這么牙尖嘴利,但的確,她反復提起的孩子,是橫亙在他們之間最大的鴻溝。

  他早已沒有資格,去阻擾她幸福。

  沈千顏回到屋里,扔下包,心里還有點小氣,可又忍不住去窗口看他,她家的窗口正好對著小區的出口,進出小區的人,都能看到。

  靳仲廷的車大概二十分鐘后才駛離小區,沈千顏不知道他這二十分鐘在等什么,他們明明已經不可能了。

  原本已經說服自己不要再拖泥帶水,可每次一看到他,還是會忍不住心軟。

  希望他下一次找她,就是離婚,拖得越久,她只會越難過。

  沈千顏又等了幾天,也沒有等到靳仲廷約她離婚,倒是小慈,周三下午,突然給沈千顏打電話,哭著問沈千顏能不能回一趟孤月山莊。

  “小慈,怎么了?為什么哭得這么委屈?”

  “我……”

  小慈話還沒說完,電話那頭忽然傳來“嘭”的一聲,然后,就只剩“嘟嘟嘟”的盲音。

  “小慈?小慈?”

  沈千顏立馬拿起車鑰匙往外跑。

  *

  沈千顏以最快的速度趕到孤月山莊,她一下車,其他人沒看到,竟然先看到了之前被她辭退的管家周姐。

  “少奶奶,好久不見啊。”周姐昂著下巴,嘴上叫著少奶奶,但這個稱呼從她嘴里出來,更多的是嘲諷之意。

  “你怎么在這?”

  周姐笑:“我在這里有什么奇怪嗎少奶奶?再過幾天,你在這里會比我在這里更奇怪吧。”

  沈千顏猜到,這個周姐大概是知道她和靳仲廷要離婚了,才會說出這番話的。

  “讓開。”沈千顏越過周姐,快速走進大廳。

  大廳里,穆萊茵坐在沙發上,小慈跪在地上。

  “小慈!”沈千顏忙跑過去,將小慈扶起來,“為什么跪在地上?”

  “少奶奶!”小慈看到沈千顏,像看到了救命稻草,“少奶奶,穆小姐說我偷她東西,我可沒有,真的沒有。”

  沈千顏看了穆萊茵一眼,她側身坐在沙發上,手里端著一杯果茶,細細地飲著,姿態像極了民國時期大戶人家的女主人。

  “到底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問這個下賤的傭人咯。”穆萊茵指指小慈。

  “注意你的措辭。”沈千顏冷著臉,“別以為懷了靳仲廷的孩子就高人一等了,現在什么年代了,你以為是古代宮闕母憑子貴嗎?哪怕靳仲廷在這里,也不能這么說,小慈只是在這里工作,不是賣身在這里,她和靳家是平等的的雇傭關系,你算哪根蔥,就口出臟言。”

  “我說她下賤是因為她偷東西。”

  “小慈,到底怎么回事?”

  小慈搖頭:“其實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早上,穆小姐忽然來了孤月山莊,說是來找少爺,可少奶奶,自從你搬出孤月山莊之后,少爺就再也沒有回來過。”

  然后,穆萊茵繞了一圈,上了個洗手間就走了。

  小慈沒放在心上,只暗暗覺得,穆萊茵一定是來刺探軍情的,可沒想到,穆萊茵下午又來了。

  她說上午不小心把她的白玉手鐲落在了洗手間,特地回來拿,但家里的傭人去洗手間找了一圈,也沒看到什么白玉手鐲。

  “大家都說沒看到那手鐲,也沒有人承認自己進過那個洗手間,然后,洪美姐突然跳出來,說上午看到我進了那洗手間,一定是我拿的。”小慈憤恨地望著同事洪美,“我早上根本沒進過那個洗手間,倒是她,鬼鬼祟祟地在洗手間里不知道干什么。”

  “我沒有,我一早上都和大家在一起,大家都可以幫我作證,明明是你。”洪美說。

  沈千顏盯著洪美,這個洪美,平時是傭人里最不起眼的,話少,內向,不參與是非,沒想到,今天會站出來指證小慈。

  洪美感受到沈千顏的目光,默默垂眼低下了頭,好像又變回了之前那個洪美。

  “然后呢,你為什么跪在地上?”沈千顏問。

  “有了人證,穆小姐更加認定是我拿了她的手鐲,非要讓人去我房間搜。”

  穆萊茵下午來明顯是有備而來,她還帶了自己的走狗,孤月山莊的前管家周姐,周姐以前是掌管她們這些傭人的,她知道小慈住在哪個房間,直接推門而入,對著小慈的床和衣物一通翻找。

  誰知道,還真的在小慈的包里找到了那個白玉手鐲。

  *

  小慈見在自己的包里翻出手鐲,都懵圈了。

  “你看看,還不承認,這就是人贓并獲。”穆萊茵一臉得意,“今天,在場的所有人都是人證,對吧?”

  “對。”眾人異口同聲。

  穆萊茵之前就將自己與孤月山莊這些傭人的關系打點得很好。沈千顏沒嫁進來之前,大家都以為穆萊茵會成為少奶奶,對她溜須拍馬,唯她馬首是瞻,她說什么,就是什么。

  后來,周姐被趕走,這群人群龍無首,也沒有人敢繼續鬧騰,算是沉寂了一段時間。而現如今,沈千顏和靳仲廷鬧離婚搬出孤月山莊,穆萊茵懷孕,風向明顯又變了,大家自然而然又抱起了穆萊茵的大腿。

  哪怕是白的,穆萊茵使個眼色,大家也能統一口徑說成黑色。

  小慈見自己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嚇得哭起來,立馬給沈千顏打電話,結果電話還沒打完,就被洪美拍落了手機,推到在地。

  是的,洪美是穆萊茵的人,早被她收買了。

  穆萊茵讓小慈下跪道歉,說這樣的話,愿意考慮放小慈一馬,否則,她立馬報警,送小慈去監獄吃牢飯。

  小慈平時是個硬骨頭,但今天,看到這么多人站出來為穆萊茵作偽證,她知道自己有口難辯,只有穆萊茵松口放過她,她才能逃過一劫。

  所以,她忍著委屈跪下了,也就是沈千顏進屋看到的那一幕。

  “小慈,我問你幾句話。”沈千顏把小慈拉到邊上。

  “少奶奶,我真的沒有拿她的東西,少爺那么多值錢的小東西,我在孤月山莊這些年,如果我手腳不干凈,我早就下手了,何必等到今天去偷她的東西!”

  “小慈,我當然相信你的為人。我知道你沒偷穆萊茵的東西,我要問你的是,那枚白玉手鐲,你碰過嗎?”

  “沒有,我一次都沒有碰過。”

  “你確定?剛才她們從你包里翻出來之后,你也沒有碰過嗎?”

  “沒有。我剛才都懵了,根本沒有去看。”小慈拉著沈千顏的胳膊,“少奶奶,你可一定要救我,我不想吃牢飯。那穆萊茵,就是因為我之前不讓她進門,她記恨我,所以,她一小人得志,就立馬要來報復我!”

  沈千顏點點頭:“我知道了。”

  兩人正說著話,穆萊茵放下茶杯站了起來。

  “怎么樣?你們商量出什么狡辯的臺詞沒有?要是沒有,干脆兩人一起跪,我心情好不報警的概率就能大大加大。”

  “跪什么?”沈千顏轉頭,笑著看著穆萊茵,“我這膝蓋,只跪墓園里的墓碑,你是死了還是下葬了?這么想讓人跪你?”

  “沈千顏!”穆萊茵撫著自己的小腹,“你詛咒誰呢,我告訴你,你詛咒我就是詛咒仲廷哥的孩子,他不會放過你的。”

  “我沒詛咒任何人,你大可以去告狀。”

  穆萊茵還真掏出了手機,她正打算撥通靳仲廷的電話,周姐走過去,附到她耳邊說了句什么,她立刻把手機收起來了。

  “沈千顏,你可真是心機婊,故意讓我去告狀,是想我把仲廷哥引來,然后好讓他給你開脫為你撐腰是嘛?你休想,我絕對不會被你利用的。”

  “我可沒這么多歪歪繞繞的心思,我們行得正坐得端,也不需要任何人來撐腰。你說要報警,你就報警吧。”沈千顏說。

  “少奶奶。”小慈嚇得握緊了沈千顏的手。

  “沒事。”沈千顏低聲安撫,“只要你沒碰過,再多人作證都沒有用。”

  小慈見沈千顏信心滿滿,也被她感染,腰板挺起來。

  “報警,你確定?”穆萊茵拿出手機,在屏幕上按下“11”兩個數字,然后戲謔一樣看著沈千顏,“你要是真的確定,我就按下最后一個數字,你要是反悔,現在下跪還來得及。”

  “你報吧,我還怕你不報警呢。”沈千顏說。

  穆萊茵被刺激,立刻就按下110報了警,說明了情況。

  警察很快趕來,錄口供,做筆錄,將白玉手鐲放進塑封袋,說要調查取證。

  穆萊茵看著小慈笑:“好好給你機會你不要,非要聽信讒言,看你之后去牢里怎么哭。”

  沈千顏走到穆萊茵面前,提醒她,“穆小姐,現在是信息和科技的時代,可不是人多嘴多就是真理。你不會天真地覺得警察會聽信你們的一面之詞,完全不講證據吧。”

  “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就你這水平,還好意思出來陷害別人?”沈千顏簡直要笑出來,“那我就和你明說了吧,小慈沒有碰過這手鐲,這手鐲上壓根不可能會有她的指紋。”

  “沒準是她擦了。”穆萊茵說。

  “如果是她擦了,那這手鐲上目前肯定只有兩個人的指紋,一個是你的,一個周管家。”沈千顏目光掃過洪美,“絕對不會有第三個人的指紋,如果有第三個人的,那就是這第三個人拿了手鐲誣陷小慈。”

  洪美嚇的目光渙散。

  穆萊茵也怔住了,是她買通了洪美陷害小慈,白玉手鐲的確是洪美放進小慈的包里的,她當時根本沒有想過指紋的事,只是想著那個洗手間附近沒有監控,傭人又都站在她這邊,她人多勢眾,好把控形勢,沒想到,最后會這樣。

  “還有你們。”沈千顏目光掃過家里的幫傭,“你們剛才錄口供的時候,有誰說看到是小慈偷的,那你們就是誣陷做偽證,到時候,誰都別想逃脫干系。”

  所有人面面相覷。

  “我們沒說她偷的,我們只看到是從她包里翻出來的。”其中一個傭人連忙撇清關系。

  “我也沒說。”

  “我也沒有。”

  洪美見所有人都撇清關系,忙看向穆萊茵。

  “穆小姐……”

  “閉嘴。”穆萊茵朝洪美使了個眼色,“現在什么都不必說,等警察調查真相,要是警察查出來是你誣陷同事,我不會給你好果子吃。”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