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46章 永遠都是小三的野種
  靳仲廷看著沈千顏眼里的淚水,終是敗下陣來,他替她理好衣服,不再碰她。

  “凌風。”

  “是。”凌風聞聲從外面進來。

  “送她回家。”

  “是。”

  凌風提了地上的三個行李箱就往外走,沈千顏看也不看靳仲廷一眼,直接奪門而出。

  回到家已經是快十點了,程玉梅和沈君成剛準備睡,見沈千顏回來,都愣住了。

  “你怎么這個時候回來?”程玉梅看了一眼沈千顏紅紅的眼眶,敏感道:“是不是和仲廷吵架了?”

  沈君成目光復雜地看著沈千顏,仿佛也在等她的答案,沈千顏怕沈君成多想,搖搖頭:“不是。”

  “那你為什么回來?”

  “后面幾天這邊的分店有個活動,我每天都要去盯場,住在這里近一些。”沈千顏隨口胡謅了個理由,然后對沈君成說,“去睡吧,早睡早起對你身體好,別熬夜。”

  沈君成沒吭聲,默默地轉動輪椅回了房間。

  沈千顏把行李箱推進自己的房間,程玉梅立刻跟上來,反手關上房間門。

  “千顏,你跟媽說,到底怎么了?”

  “我都說了沒怎么?”

  “你說謊,我看得出來,你哭過。”程玉梅咄咄逼人。

  沈千顏簡直要窒息了:“是是是,我們吵架,我們準備這幾天就離婚,你滿意了嗎?”

  “發生什么事情了?今天不是靳家老爺子大壽嗎?你們不是還一起去參加老爺子的壽宴了嗎?怎么好好的鬧成這樣?”

  “穆萊茵懷孕了,靳仲廷的孩子。她今天去靳家了,給靳老爺子送曾孫。”

  “什么!”程玉梅簡直要暈倒了,“這女人怎么這么不要臉,這簡直就是逼宮啊!”

  “不管她是不是逼宮,反正我和靳仲廷本來就要離婚的。媽,你就別再執著我們的事情了,去休息,讓我靜一靜,好嗎?”

  程玉梅原本還想說什么,一看沈千顏滿臉疲態,嘆一口氣,轉身出去,她一拉開門,就看到沈君成不知什么時候又出來了,推著輪椅坐在沈千顏的門口,滿臉陰沉。

  “君成,你怎么不睡?”

  “姐和姐夫要離婚了?”

  “大人的事情你別管。”

  “為什么?誰懷孕了?”

  “君成。”

  “是不是之前你在醫院指給我看的那個女人?”

  “君成!”程玉梅正色,“媽說了,這件事與你無關,你去睡覺!”

  沈君成冷哼一聲,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沈千顏聽到程玉梅和沈君成在門口說話,但是聽不清他們在說什么,她也沒有精力管他們,現在,她只想洗個澡睡個覺。

  她知道今天一定會失眠的,所以洗完澡出來,她吞了顆褪黑素,有了褪黑素助眠,她這一覺睡到了大天亮,什么都沒有多想,也沒有更難過,只是天亮睜開眼的時候,心上隱隱總覺得缺了一塊。

  *

  “千顏!千顏!”

  沈千顏剛起床洗漱,母親程玉梅就在外面大力地拍門。

  “媽,怎么了?”沈千顏一邊往臉上拍水,一邊打開門。

  “君成不見了!”程玉梅滿臉愁容,因為有了之前自殺的事情,程玉梅最近看沈君成看得很嚴,今天早上她見兒子沒醒,只是出去買了個菜,回來沈君成就不見了。

  “會不會去小區樓下散心了?”

  “不會的。”程玉梅搖頭,“君成受傷后很敏感,除了去復健,他基本上大門不出二門不邁,他不想讓任何人看到他的腿變成那樣。”

  “我換件衣服,我們去樓下找找。”

  “好。”

  沈千顏把睡衣換下,跟著程玉梅下樓,雖然他們剛搬過來,但是沈君成之前的自殺事件鬧得沸沸揚揚,小區里的人基本都認識他們,也都同情沈君成的遭遇。

  “肖阿姨,看見君成了嗎?”

  “沒有呢。”

  “陳伯,看到沈君成了嗎?”

  “沒有,我剛下樓散步。”

  “好謝謝。”

  沈千顏和程玉梅在小區問了一圈,都說沒看到沈君成,直到路過外面的煎餅果子攤,賣煎餅果子的小趙把沈千顏她們攔下,說自己看到了沈君成。

  “我看到他坐著輪椅去打車,最后上了一輛白色的suv。”小趙翻找自己的手機,“因為我之前聽說這小哥想不開鬧過自殺,所以我看他一個人出門就多留了個心眼,我把那輛車的車牌拍下來了。”

  “謝謝你小趙!”沈千顏記下車牌,“等我找到弟弟再來謝謝你。”

  “不客氣,應該的。”

  沈千顏記下車牌后,立刻給洛司嶼打電話,她記得洛司嶼有個朋友在公安機關工作,之前去洛家的時候見過,還聊過天,他應該可以幫忙找到司機的聯系方式。

  洛司嶼剛到公司,接到沈千顏的電話,聽說沈君成不見了,立馬托他的朋友查了車牌。

  司機的電話很快被查到。

  沈千顏打電話過去,司機對沈君成印象深刻。

  “我記得這個小哥,是個坐輪椅的,他說用軟件打我的車就是因為我的車寬敞,我還下車幫他抬輪椅了呢。”司機是個熱心腸,“我記得我把他送到了中和高級會所附近,他下車后去了哪兒,我就不清楚了。”

  中和高級會所?尹勝男和穆萊茵?

  沈千顏瞬間想到了什么:“媽,昨天君成在我房間門口和你說什么了?”

  程玉梅想了想:“他問我,誰懷孕了?是不是之前醫院見過的那個女人?”

  “他見過穆萊茵?”

  “見過,當時那個穆萊茵正好在樓下經過,我就多嘴說了句,那是你姐夫的姘頭。”

  “媽!”沈千顏真是佩服程玉梅這腦子,“你和君成說這個干什么?”

  “我……我那不是氣不過,隨口一說嘛。我……”

  “好了好了,現在立刻去中和會所,君成肯定去找穆萊茵了!”

  沈千顏帶著程玉梅趕到中和會所的時候,洛司嶼也到了。

  “司嶼,你怎么也來了?”

  “我過來看看,能不能幫上什么忙。”

  “嗯,謝謝。”

  *

  洛司嶼是中和會所的vip,三個人暢通無阻地進入了會所大廳。

  “你好,請問又看到一個坐著輪椅的男生來這里嗎?”沈千顏拉著一個工作人員詢問。

  “看到了,在三樓,和我們經理吵鬧,剛剛差點打人呢。”工作人員說。

  沈千顏他們立馬上了三樓。

  三樓的辦公區,一大群人圍著。

  “你小子,知道我們穆經理現在懷著誰的孩子嘛?就憑你一個殘廢,也敢來沖撞她!要是她有什么事,你一輩子都不夠賠的!”人群里響起一個男人的聲音。

  沈千顏他們撥開人群,看到沈君成坐在地上,他的輪椅翻在一邊。

  穆萊茵坐在一把貴妃椅上,她身邊兩個保安護著她,說話的正是那個胖胖的保安。

  “君成!”

  沈千顏和程玉梅沖過去,想將沈君成扶起來,卻被保安推開。

  洛司嶼上前,擋在沈千顏和程玉梅的前頭,護住了她們。

  “注意你的手。”洛司嶼雖然平時溫文爾雅,一旦生了脾氣,還是很恐怖的。

  胖保安一看這男人的衣著打扮就知道肯定是有錢人,但是,他也不怕,因為他是在保護穆萊茵,中和會所誰不知道穆萊茵懷的是靳仲廷的孩子。

  眼前這男人再厲害,能比靳仲廷有錢有權?

  而他,護好了龍太子,也許還能升官發財呢。

  “你們誰啊?”胖保安一副狗眼看人低的表情,“別碰這個人啊,這個人試圖謀害我們穆經理,我們報了警的,警察正在趕來的路上,你們別想帶走他啊!”

  沈千顏看向穆萊茵。

  穆萊茵穿著很寬松的大衣外套坐在貴妃椅上,手堪堪護著自己的小腹,一看到沈千顏,頓時恍然大悟。

  “沈千顏,原來他是你派來害我和我肚子里的孩子的啊?”穆萊茵抬腳,踹了一下沈君成的輪椅,“你的心情我理解,但是你也太麻痹大意了吧,竟然派一個殘廢來?怎么?是覺得殘廢好接近我嗎?”

  “閉嘴!”沈千顏瞪著穆萊茵,“你說話放尊重一點,別一口一個殘廢,我們可以告你侮辱。”

  “告我?我只是罵他殘廢而已,他剛才可是想推倒我,殺害我的孩子啊。”

  “就是就是!”

  在場的所有人都向著穆萊茵,是她的有力人證。

  沈千顏看向沈君成:“君成,你來說,到底怎么回事?”

  沈君成不說話,他的確是想來找這個破壞姐姐家庭的狐貍精,與她同歸于盡,反正他賤命一條,自己也想死,死前不如為姐姐做點什么,可是,穆萊茵警覺性很高,他剛碰到她,還沒來得及推她,她就發現了,立馬尖叫著喊人來幫忙。

  然后,他就被保安推倒在地上。

  “你看,他做賊心虛,連話都不敢說。”

  “君成。你說吧,姐姐在,沒人敢誣陷你。”沈千顏低聲安撫,試圖讓弟弟說出真相。

  “原來這是你弟弟啊。”穆萊茵盯著沈千顏,“沈千顏,你覺得我的孩子威脅到你的地位了是嘛?你等著吧,仲廷哥馬上就來了,我要讓他看看,你是多么蛇蝎心腸。”

  穆萊茵話音剛落,走廊里就傳來了腳步聲。

  眾人轉頭,看到靳仲廷凜著一張臉走來。

  靳仲廷原本今天有個客戶要見,一早卻接到電話說穆萊茵出事了,要他立馬來中和會所,打電話的人說得極其夸張,好像他不來,就會一尸兩命那么嚴重,他沒辦法,只能把和客戶的會議推到了下午,趕來了中和會所。

  “仲廷哥!”穆萊茵見靳仲廷來了,趕緊起身,跑到他身側,挽住他的胳膊尋求安慰,“仲廷哥,你可來了,你看這個人,他想害我和我的孩子。”

  靳仲廷看了眼地上的沈君成。

  “君成?怎么是你?”

  “怎么不能是我。”沈君成終于愿意開口,“姐夫,我現在終于知道你和我姐為什么要離婚了,原來,你是外面有人了。”

  離婚?

  穆萊茵一陣竊喜,原來靳仲廷和沈千顏已經在準備離婚了,看來,靳仲廷還是在意她和孩子的。

  “這事你別管,你先起來。”靳仲廷走過去,想把沈君成扶起來,卻被沈君成甩開了手。

  “你別碰我,你以后就不是我的姐夫了!”

  洛司嶼看了靳仲廷一眼,俯身把沈君成扶起來。

  沈千顏把輪椅推過來,讓沈君成坐進輪椅里。

  “走吧。”洛司嶼說。

  “誒,這就想走啦?”那位胖保安出來,攔住他們一行人,狗腿子一般湊到靳仲廷面前,“靳總你好,我是小馬,剛才這個殘廢想傷害穆小姐和你們的孩子,是我攔住了他,你可一定要給穆小姐討回一個公道,別白白放過這個殘廢。”

  “滾開。”靳仲廷看也不看保安一眼。

  胖保安一愣。

  穆萊茵立馬對胖保安使了個眼色:“小馬你走開,這里輪不到你說話。”

  胖保安撇了撇嘴,退到一旁。

  沈千顏將輪椅轉了個彎,正準備走,穆萊茵不干了。

  “沈千顏,你別走啊,警察在來的路上了,這件事,我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你弟弟試圖傷害我和我的孩子,我一定讓他付出代價。”

  沈千顏還沒說話,就聽靳仲廷說:“你也沒事,這件事就算了。”

  “這怎么能算了,仲廷哥,這可是我們的孩子,你還記得我之前和你說過的話嗎?這孩子對我有多珍貴,要是他出了什么事,我都不想活了!”

  穆萊茵說著,就哭起來。

  靳仲廷頭大。

  “君成,你真的推她了?”

  “推了又怎么樣?”沈君成嘴倔。

  “君成!”沈千顏喝止沈君成胡言亂語,走到穆萊茵面前,“穆小姐,你的孩子這么珍貴,你一定很想給ta個名分吧?”

  “你什么意思?”穆萊茵警覺地看著沈千顏。

  “我知道你急著嫁入靳家,給你自己和孩子一個名分,但是,我現在還沒和靳仲廷正式離婚呢,要是你咄咄逼人,那我就不離婚了。”沈千顏冷冷盯著穆萊茵,“只要我不同意,這婚就離不成,我們不離婚,你就永遠是小三,你的孩子,永遠都是小三的野種!”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