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43章 陪我回靳家一趟
  “不要威脅我!”沈君成大喊。

  他根本無法接受自己身上再背負一條人命,車禍時,父親為了保護他而死,已經讓他不堪心理重負。

  “不是威脅,這真的不是威脅。”程玉梅跪在地上,“媽媽只是想告訴你,媽媽有多愛你。君成,我求你了,下來吧。”

  沈君成甚至不愿回頭看母親一眼。

  他今天拖著那條廢掉的腿,費盡力氣爬上欄桿,才知道,原來自己赴死都那么難而吃力了,這樣的他,活著到底還有什么意思?

  正當沈千顏和程玉梅都束手無策的時候,靳仲廷朝沈君成小小地靠近一步。

  “君成。”他放軟了語調,輕聲地哄,“你下來,你看看我,當時躺在病床上比你更久,受傷比你更重,可我現在不是也好好地活著?”

  “我和你不一樣!”沈君成吼。

  靳仲廷看了眼一臉擔憂的沈千顏和跪在地上的程玉梅:“是,你的確和我不一樣,你有母親和姐姐無條件支持你守護你,而我當初,只有無數想要置我于死地的親人。”

  沈君成大概沒想到靳仲廷會對自己開誠布公到這種程度,緊繃的脊背微微開始松動。

  “君成,誰都不想遭遇意外,但既然我們被命運選中了,就要堅強一點面對,你連死都不怕,你還怕活著嗎?”靳仲廷又朝沈君成靠了一步,“你下來,姐夫答應你,一定給你幫你的腿治好,好嗎?”

  “姐夫……”沈君成瞥靳仲廷一眼,“你馬上就不是我的姐夫了,你要和姐姐離婚了,到時候非親非故,你怎么可能還會管我!”

  沈千顏莫名破防。

  “無論我和你姐姐離不離婚,你們都是我的家人。”靳仲廷朝他伸出手,“你下來,明天我就會安排最好的醫療團隊帶你復健,相信我。”

  他的眼神有一種令人信服的力量。

  沈君成被他動搖了。

  “君成,你聽話。”沈千顏柔聲地勸,“下來。”

  兩人同時朝沈君成走過去。

  沈千顏剛握住弟弟的手,沈君成突然又不知哪根神經搭線,崩潰發作。

  “不,你們騙我,我知道我的腿根本不可能好了!”

  他說著突然不管不顧地亂掙,欄桿很細,他的重心本來就不穩,這一掙,人再也支撐不住,徹底滑了下去。

  “君成!”程玉梅嚇得不敢看,閉上眼尖叫起來。

  沈千顏正抓著沈君成的手,突如其來的重力幾乎把她也攥出去,她的身子“嘭”的一下撞在欄桿上,靳仲廷眼明手快,撲過來和沈千顏一起抓住了沈君成的胳膊,才勉強阻止了他的下墜。

  “君成!君成!”

  程玉梅發了瘋一樣地從地上爬起來,扒著欄桿去看沈君成,沈君成的右手被沈千顏和靳仲廷緊緊攥著,整個身體都貼著墻壁亂晃,像一頁隨時會隨風墜落的紙片,輕盈又沉重。

  “千顏,仲廷,你們抓緊啊,你們要抓緊啊!”程玉梅哭喊著,想幫忙卻無從下手。

  沈千顏整個人都抵著欄桿,靳仲廷的胸膛疊著她的后背,兩個人被下墜的巨大重力拉扯著,貼得嚴絲合縫。

  明明程玉梅在耳邊鬼哭狼嚎,可沈千顏卻覺得世界寂靜,她只聽得到靳仲廷穩穩的呼吸聲,還有他那有力的心跳,“咚咚咚”的聲音,給她希望。

  “堅持住。”他說,“救援隊快來了。”

  “嗯。”

  沈千顏想,幸虧靳仲廷也一起攥住了沈君成的胳膊,不然,憑她一個人之力,根本不可能將人拖住。

  每一次危難的關頭,他總會在她身邊幫助她,解救她。

  “姐,你放開我吧,不要再救我了。”沈君成哭著說,“我不配你們一次一次地救我。”

  “閉嘴。”沈千顏喝止他,“你得活下去,無論如何都得活下去。”

  樓下傳來消防車和救護車的聲音,救援隊已經以最快的速度趕來了,可沈千顏卻覺得每一分每一秒都那么漫長……

  終于,消防救援隊沖進來,協助他們一起把沈君成拉了上來。

  *

  沈君成雖然一心赴死,但當死亡真的來臨,他還是很怕的,被救上來之后,他坐在地上,瑟瑟發抖。

  “君成!君成啊!沒事了沒事了!”程玉梅抱著沈君成,不斷安撫著他。

  靳仲廷在外面和消防救援隊道謝,回眸時看到沈千顏默默地站在程玉梅沈君成母子邊上,看著他們抱頭痛哭,想加入無從加入,想安慰無從安慰,竟有些手足無措的落寞。

  消防隊走后,程玉梅將沈君成帶回了房間,給他服了一顆安定片。

  沈千顏和靳仲廷坐在客廳里,桌上的菜都已經涼了,兩人都沒有胃口再吃。

  “受傷了嗎?”靳仲廷看著沈千顏,她胸口的衣服剛才擦著欄桿,都磨爛了。

  “沒事。”沈千顏說,“一點皮外傷而已。”

  靳仲廷沒說話。

  過了會兒,程玉梅出來,說沈君成已經睡著了,兩人才離開。

  “我送你回去。”靳仲廷說。

  他送她回去,而不是他們一起回家。

  沈千顏莫名有些難過,但還是點了點頭。

  他的車就停在樓下,出了樓道就是,靳仲廷貼心為她拉開了副駕駛座的車門,還和以前一樣紳士。

  車子開過大藥房的時候,靳仲廷停了下來。

  “你等我一下。”他說完,就下了車。

  沈千顏隔著車窗玻璃看著他,看他跨過綠化帶,快步走進藥店,沒一會兒,手里拿著什么出來。

  “回去擦。”他上車就把手里的小盒子扔給沈千顏。

  沈千顏低頭一開,是擦傷藥膏,盒子上寫著快速治愈,免留疤。

  她的心暖了一下。

  “謝謝。”

  他沒說話,一路把她送回孤月山莊,車子開進了庭院,沈千顏下了車,他還坐在車里,好像并沒有下車的打算。

  直到小慈突然沖出來,看到靳仲廷的車興奮地說:“少爺出差回來啦!”

  小慈勤快地跑到后備箱,扒拉著后備箱,準備幫他拿行李,靳仲廷這才下車來,對小慈說:“沒有行李。”

  “沒有行李嗎?那……”

  “小慈,你進去休息吧。”沈千顏打斷了小慈的話。

  小慈“哦”了聲,其實她早看出來了,少爺和少奶奶在鬧分居,她剛才躲在里面觀察了好久,見少爺沒有意向下車,她才突然沖出來,想故意借此留住少爺的,可看來還是失敗了。

  一個無心留,一個不挽留。

  難道這次真的要分開嗎?

  “那我進去了。”沈千顏說。

  靳仲廷點點頭。

  沈千顏走了幾步回頭去看他,他還站在原地,但并沒有看她,而是點了一支煙,默默地抽著煙望著星空。

  她想,今天白天在廚房里那伸手一握,也許就是他最大尺度地失控了。

  *

  沈千顏一整夜噩夢不斷,夢里,沈君成從高樓墜下,血肉模糊,但他沒有死,頂著一張被摔爛了的臉,追著她喊:“姐、姐、姐……”

  她一路跑,但始終甩不掉身后的人。

  最后,她被堵在巷子里,另一個血肉模糊的人出現在她面前,問她為什么把玉膳樓打理得這么糟糕。

  聽聲音,這個血肉模糊的人是父親。

  父親在怪她,沒經營好玉膳樓,然后,那個人影過來,掐著她的脖子說,既然你什么都做不好,那一起下地獄吧。

  “啊!”

  沈千顏大喊一聲驚醒。

  小慈聽到聲音,連忙跑上來:“少奶奶,怎么了?”

  沈千顏冷靜了很久,才說:“沒事,做了個噩夢而已。”

  “少奶奶,少爺都回來了,你剛才為什么不留下少爺,有他在你身邊陪你多好,這樣你做噩夢都不用怕了。”

  “小慈。”

  “嗯?”

  “我們已經說好離婚了。”

  “離婚?為什么啊?”小慈驚訝,少爺和少奶奶平時相處的時間雖然不多,但她看得出來,兩人每次相處的時候,少爺看少奶奶的眼神都是拉絲的。

  “你是看著我嫁進靳家的,你應該比誰都明白,我們的婚姻就是一場泡沫。”

  “可是……”

  “小慈,不必再多說了,我遲早是要搬出孤月山莊的,我提前和你說是希望我們都珍惜最后相處的時光。”

  小慈難受的都要哭了:“少奶奶,你走了,那個穆萊茵不會住進來吧,她要是來了,我才不要在這里干呢!”

  沈千顏搖搖頭,孤月山莊下一任的女主人是誰,得看靳仲廷,她說了不算。

  天將亮時,沈千顏睡了個回籠覺,所幸,噩夢沒有再繼續。

  她洗漱完換好衣服就去了程玉梅那里。

  家里有好幾個人在,據說是靳仲廷請來給沈君成做復健的醫療團隊,為了方便治療,靳仲廷還在附近酒店給他們都訂了房間。

  主治醫師正在和沈君成聊天,沈君成睡了一覺,精神狀態看起來比昨天好了很多,醫生問什么,他回答得也認真,想來,是已經打消了輕生的念頭了。

  “千顏啊,你看看,仲廷對我們家真的是太上心了。”程玉梅稍有精力就開始在沈千顏耳邊念經,講靳仲廷的好話,“你要不還是繼續和他過吧,婚姻都差不多,你以為你離開了他能找到什么好男人,結了婚都一樣,哪個男人不想家里紅旗不倒,外面彩旗飄飄?”

  “媽,別用你那套理論來禁錮我的思想。”沈千顏有些生氣,“你照顧好君成就行了,我的事我會看著辦的。”

  沈千顏再次和母親不歡而散,但出門的時候,她還是給靳仲廷發了個信息,感謝他這么快就給沈君成找好了復健的醫療團隊。

  信息早上發的,靳仲廷下午才回。

  “不客氣,其實我也有事要你幫忙。”

  “什么事?盡管說。”

  “下周三爺爺大壽,你陪我回靳家一趟。”

  沈千顏看著靳仲廷的信息,心想這算什么幫忙,他們還沒有離婚,陪他回靳家都是應該的。

  “好。”

  *

  周三,沈千顏推了工作,陪靳仲廷回靳家,參加靳老爺子靳蹇的八十歲大壽。

  這是沈千顏和靳仲廷結婚后,第一次見到老爺子,因為他們結婚的時候,老爺子身體不太好,所以沒有參加他們的婚禮,大婚第二日,沈千顏去靳家敬茶的時候,也是靳老太君主事,他并沒有出來見她這個孫媳。

  外界一直傳言靳蹇這幾年身體很差,需要靠服藥和打點滴維持生命,但沈千顏今日一見,發現他精神矍鑠,神采奕奕,完全不像傳聞中的那樣病入膏肓。

  媒體真的是太能胡扯了。

  “爺爺。”靳仲廷把沈千顏帶到靳蹇面前,介紹說:“這是千顏,我太太。”

  沈千顏立馬打招呼:“爺爺你好。”

  靳蹇看了沈千顏一眼,神情冷冷淡淡。

  沈千顏立馬向身后的保鏢使了個眼色,保鏢會意,遞上她的壽禮。

  那日靳仲廷提起之后,沈千顏就特地托朋友拍來了大師白巖墨的四尺書法《福壽康寧》,當做老爺子八十大壽的壽禮,今日特地帶來當面送給老爺子。

  “爺爺,這是白大師親手所寫的字畫,‘福壽康寧’寓意幸福、長壽、健康、安寧,諸福齊備,祝您老人家年年有今日,歲歲有今朝,福如東海,壽比南山,長命百歲。”

  沈千顏面帶笑意,真誠至極,可靳老爺子靳蹇還是那冷冷的態度,只“嗯”了一聲,不多說一個字,也不多看那壽禮一眼,便走開了。

  現場賓客往來,歡聲笑語不斷。

  沈千顏站在原地,感覺身上心上都拔涼拔涼的。

  她明明是第一次見到老爺子,他怎么會對她這個態度?是他生性涼薄,一直如此?還是他對她有什么偏見?

  難道,當初靳老太君執意要娶她進門,老爺子也是反對的嗎?又或者,老爺子也認定她是貪慕虛榮的人,嫁進靳家只為錢財,所以才不給她好臉看?

  正當沈千顏一臉落寞,胡思亂想的時候,身旁的靳仲廷默默牽住了她的手,他這個動作,讓沈千顏微微回神。

  今天他們雖然已夫妻之名回到靳家,但是,從進門開始,他們就沒有什么肢體接觸,沈千顏還以為他不會碰她了,怎么突然又牽起了她的手?

  “難過了?”靳仲廷看著她。

  “爺爺是不是不喜歡我?”她小心翼翼地問。

  “他不是不喜歡你,他是不喜歡我。”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