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41章 和別的女人共享一個丈夫
  沈千顏沉默,還沒回答這個問題,就見靳仲廷和穆萊茵從餐廳二樓下來。

  兩個人手挨著手,下樓時穆萊茵穿著高跟鞋不好走,還挽住了靳仲廷的胳膊借力支撐重心。

  “那個女人是誰?”洛司嶼也看到了。

  沈千顏別開了頭,沒說話。

  “沈千顏,我問你話呢。”洛司嶼難得對她直呼其名。

  “你別管了,我們吃飯吧。”

  洛司嶼哪能不管,他拍著桌子,幾乎要跳起來去找靳仲廷干架,沈千顏趕緊把他按住了。

  “司嶼。”沈千顏朝他搖搖頭。

  洛司嶼在她眼里看到隱忍了。

  也是,大庭廣眾,要是真的在這里鬧起來,最難堪的還是她這個正妻。

  “顏顏,他既不尊重你,外面還有人,你為什么還愿意在這段婚姻里委曲求全?”

  “我和他結婚的時候,這個人就在他身邊了,嚴格來說,或許是我,破壞了他們。”沈千顏低聲說。

  “顏顏……”他還是想勸她離婚。

  “我們吃飯吧。”沈千顏將菜往他面前推了推,扯開話題,“你不是還要開會嗎?吃飽了才有力氣干活。”

  洛司嶼看著她臉上淡淡的哀傷,也不忍心說更多。

  吃完飯,洛司嶼直接去了公司,他本想派司機送沈千顏回去,沈千顏拒絕了。

  她走出餐廳,正準備打車,停在梧桐樹下的白色保時捷忽然發出“嘀”的一聲長鳴,這聲車鳴響徹城市的街道,周圍的路人聽到聲音,一個個全都皺眉往回看。

  “神經。”

  “有錢了不起啊。”

  靳仲廷車禍后換了一輛車,沈千顏一時沒認出來這是他的車,直到他的電話過來。

  “上車。”

  沈千顏還沒反應過來,白色保時捷又一聲車鳴響起。

  路人罵得更厲害了。

  沈千顏趕緊過去,她一拉開門,就看到靳仲廷端坐在駕駛座上,一只手還打著簡易石膏。

  “你下車,我來開。”沈千顏說。

  靳仲廷抬眸看著她,沒動。

  “你這樣單手開車太危險了,我不坐。”

  靳仲廷沒辦法,只能下車把駕駛座的位置讓給了她。

  沈千顏沒開過保時捷這樣車型的車,手腳都生,一路開得很慢,回孤月山莊半個小時的車程她愣是開了一個小時,可這一路上,兩人都沒有說話。

  直到車子在庭院里停下,靳仲廷忽然開口。

  “就不能不見洛司嶼?”

  沈千顏忍不住輕哼了聲:“那你就不能不見穆萊茵?靳仲廷,我和你說過很多次,我和洛司嶼沒什么,我能發誓我和他之間清清白白,你能保證你和穆萊茵之間清清白白嗎?”

  靳仲廷沉默。

  原本是能的,可自那晚之后,他再也沒有底氣了。

  是他做了對不起沈千顏的事。

  靳仲廷的沉默讓沈千顏心死。

  “靳仲廷,在這段婚姻里,我是欠錢的那一個,我沒有資格提離婚,就算提了你不同意我也只能作罷,因為你知道我現在不可能還上那么多錢。”沈千顏看著他,“你如果還有點良心,你提吧,我保證,就算離婚,錢我一定會還給你的。”

  靳仲廷沒看她,而是隔著車窗望著夜空,他的黑眸里,映著滿天繁星,像是搖著水色,星星點點。

  “下車。”他說。

  “靳仲廷……”

  “下車!”他提高了聲調,像是到了暴怒的邊緣。

  沈千顏忽然有些害怕,連忙推門下了車。

  *

  靳仲廷一直沒上來,沈千顏一夜沒有睡著。

  第二天早上,沈千顏剛睡著一會兒,小慈跑了上來。

  “少奶奶,老太太來了。”

  沈千顏連忙起床,匆匆洗漱后下了樓。

  客廳里,靳老太君和靳仲廷坐在沙發里,靳仲廷還穿著昨天的衣服,沒有換過。

  “你這孩子,公司現在壓力還這么大嗎?到底什么事啊,讓你在車里坐了一夜?你和奶奶說,看奶奶能不能幫幫你。”

  他竟然在車里坐了一夜嗎?

  沈千顏還以為他在哪個房間里睡下了,原來他一夜沒睡。

  “沒事,奶奶。”靳仲廷對老太君笑了一下,“你先坐,我去洗漱一下,換個衣服。”

  “好好,去吧去吧。”

  沈千顏下樓的時候,正好和靳仲廷擦肩而過,他一把攥住了她的手:“幫我。”

  說完,抓著她就往上拉。

  他是要洗澡換衣服,但手不方便,必須要有個人在身邊幫他,這幾天大多都是司機上來幫的忙,沈千顏已經好幾天沒有插手了。

  進了浴室,沈千顏幫他放水、脫衣服和擦背,這些事她之前都做過,所以也不算生疏,甚至,看到出浴美男,也沒有了最初那種的那種悸動。

  靳仲廷洗完澡,沈千顏去衣帽間給他拿了衣服,幫助他穿上,最后給系系褲腰上的扣子時,靳仲廷忽然扣住了她的手腕,將她往自己面前一攥。

  “奶奶在樓下。”沈千顏提醒。

  之前每次都是進行到這個步驟,他就突然開始獸性大發,把她好不容易穿上的衣物又全都剝掉,白白浪費她的勞動果實。

  “我知道。”

  “那你別亂來。”沈千顏拂開了他的手,“她還在等我們。”

  “我說我要亂來了?”

  “沒有最好。”

  沈千顏系好扣子,轉身準備出去,靳仲廷又拉住了她。

  “你到底干什么?”沈千顏瞪他。

  “沈千顏。”他喊著她的名字,看著她的眼睛,眼底又開始有她看不懂的情緒在晃動。

  “你有什么就直說。”

  靳仲廷什么都沒說,只是輕輕地把她抱住,將頭埋在她的頸窩里,長久地靜默。

  “靳仲廷……”沈千顏想推開他,卻被他更用力地抱住。

  她實在沒心情和他卿卿我我,在他懷里亂掙著,可怎么掙都掙不開,沈千顏覺得他似乎用盡了全身力氣在抱她。

  “你……”

  “我們離婚。”靳仲廷開口。

  他昨晚在車里坐了一夜,只是想再找一個借口能讓她留在自己的身邊,可整整一夜,直到天亮起來,他都沒想到任何能說服自己再自私困住她的理由。

  穆萊茵的介入完全在他的計劃之外,也讓他們的婚姻變得更加復雜,盡管不愿承認,但他的確做了對不起她的事,成了這段婚姻的背叛者,一個背叛者還有什么權利限制她的自由,阻止她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呢。

  那個洛司嶼,看得出來,對她是真心的,而她,在洛司嶼面前也很放松,言談與笑容,全然不像在自己身邊那么緊繃,或許,他們才是真正的天生一對……

  沈千顏明明等這句話等了很久了,可是當她聽他親口說出來,雙腿還是無力一軟,幸虧他抱她抱得很緊,才阻止了她的下墜。

  “好。”她說,“錢我……”

  “錢的事不必再提,一筆勾銷,但我有個條件。”

  “你說。”

  “這件事等年后再說,我想讓奶奶過個好年。”

  這是個很合理的要求,沈千顏沒有理由拒絕。

  “好。”

  簡簡單單的幾句話,就商量好了離婚的事情,但是,他還抱著她,至始至終都沒有松手。誰能想到,他們竟然是擁抱著談了離婚,就像是電視劇中萬不得已被分開的恩愛眷侶……可沈千顏知道,他們不是的。

  她忽然好想哭。

  *

  沈千顏和靳仲廷一起下了樓,從他松開她開始,他臉上的神色就變回了最初的漠然,就像當初她剛嫁進靳家時,他看她的表情,全然就像是個陌生人。

  靳老太太早在廚房忙活開了,見他們下來,立刻招呼:“仲廷,千顏,你們過來。”

  兩個人走到奶奶身后,老太太指著案臺上的兩只湯碗,說:“仲廷,這是奶奶給你熬的骨頭湯,吃什么補什么,你多喝點湯,手好得快。”

  “好,謝謝奶奶。”

  “還有千顏,這是奶奶特地讓中醫開的調理身體的中藥,之前我看你手腳涼,肯定是身體虛,你需要把身體調理好了才能懷寶寶。”老太太說起寶寶,眉開眼笑,好像沈千顏把眼前的中藥喝下去,她立馬就能如愿抱上曾孫。

  沈千顏看了靳仲廷一眼,他面無表情,也不幫腔。

  “謝謝奶奶。”沈千顏只能硬著頭皮說。

  “謝什么呀,這么見外。”老太太拉著沈千顏的手,說:“寶貝,就是中藥有些苦,你得忍一忍。”

  “沒事奶奶。”

  “那好那好,你們快喝吧,趁熱喝。”老太太催促著。

  沈千顏其實一點都不想喝中藥,一來她和靳仲廷已經準備離婚,根本不需要再調理身體要孩子,二來她實在怕苦。

  可老太太一大早提著這些鍋碗瓢盆遠道而來,她實在不忍心辜負她的一番好意。

  沈千顏正要伸手,就見靳仲廷搶先一步,端起了那碗黑色的湯汁,一飲而盡。

  老太太和沈千顏都愣住了。

  “仲廷啊,那不是骨頭湯,那是千顏調理身體的中藥啊!”老太太接過他手里的空碗,“你真是沒睡好啊,中藥和骨頭湯都能看錯嗎?還囫圇吞棗咽得那么快,哪怕你稍微慢一點點,你的舌頭也能告訴你這味道不是骨頭湯啊!”

  靳仲廷“嘖”了一下嘴:“難怪這么苦。”

  “又不是你生寶寶,好好的浪費一袋中藥。”老太太一邊埋怨他,一邊轉身握住沈千顏的手,“千顏啊,你今天是喝不成了,明天開始吧,以后我會每天派人熬好了送過來的。”

  “知道了,奶奶。”

  沈千顏松了一口氣,轉頭去看靳仲廷,他低著頭,慢條斯理地喝著另一碗骨頭湯,表情淡淡的,看不出來剛才到底是不是故意。

  多虧了他,她今天逃過一劫。

  *

  談妥了離婚的事情之后,靳仲廷就搬出了孤月山莊,不過他搬得很隱晦,只帶走了一些常看的書,以至于小慈她們完全不知道他已經不住在孤月山莊了,還以為少爺只是像之前一樣出長差。

  只有沈千顏知道,他不會回來了。

  沈千顏沒有自己想象的那樣傷心,但日子的確也不好過,靳仲廷離開她的疼痛不像萬箭穿心那樣鮮血淋漓,而是細密的、悄悄的,在每一個夜深人靜的時候,在她的心上下一場雨。

  她只能不斷地用工作麻痹自己,每天都忙到很晚才回家,回到那個充滿了他的氣息的臥室,倒頭就睡,不敢給自己想太多的時間。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玉膳樓的狀況在逐步好轉,“盒飯救店”這個策略穩住了玉膳樓的資金流,給了玉膳樓翻身的時間。

  沈千顏每天兩點一線,忙碌但也充實。

  半個月后,另一個好消息傳來,弟弟沈君成可以出院了。

  沈千顏立馬放下工作,開始到處找房子。

  他們之前住的房子,沈隋唐在時為了緩解資金困難,就已經抵押出去了,現在,程玉梅和沈君成已經無家可歸。

  沈千顏想找一個稍微大一點的房子,這樣的話,她和靳仲廷離婚后就可以回去和他們一起住,相互照應,畢竟,弟弟的腿還得坐輪椅,母親程玉梅一個人照顧會很吃力的。

  找房子也不容易,她沒時間到處跑到處比到處看,安西晚便自告奮勇,接過了這個差事,安西晚是個妙人兒,人脈非常廣,朋友圈隨便一發,這事兒就分分鐘就搞定了。

  安西晚給他們找的是個140平方左右的四室兩廳,非常寬敞,裝修也是沈千顏喜歡的簡潔大氣的風格。

  沈千顏把安西晚發給她的照片轉發給了程玉梅,程玉梅看了也說喜歡。

  不過,程玉梅對沈千顏決定離婚這件事情頗有微詞。

  她勸了沈千顏好多次,不要輕易放棄靳仲廷這樣優質的男人,在她看來,當初結婚雖然雙方都是被逼無奈,但這種“被逼無奈”也不失為一種特別的緣分,兩人已經相處了這么久了,沒必要為了一點小事吵鬧分開。

  “媽,我和他之間不是小事。”沈千顏說。

  “不是小事?那你告訴我是什么事?”程玉梅一門心思想要問出原因來,“是不是上次在醫院后花園碰到的那對母女搞鬼?”

  “媽,你別管了,這是我自己的決定,你難道希望我和別的女人共享一個丈夫嗎?”

  程玉梅一下被堵住了話音。

  共享丈夫,哪個女人會愿意呢。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