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39章 你要了我吧
  沈千顏累得倒頭就睡,這一覺終于把醫院沒睡好的那幾天都補回來了。

  她睜開眼時,靳仲廷已經不在身邊了。

  “小慈。”沈千顏聽到外面有腳步聲。

  “少奶奶,怎么啦?”小慈推門進來。

  “他呢?”

  “少爺啊?一大早就在書房辦公了。”

  沈千顏點點頭,受傷還這么自律,真不愧是靳仲廷。

  她洗漱好,下樓吃了早餐。

  “少奶奶,少爺還沒吃東西呢。”小慈說。

  “為什么不吃?”

  “剛才說不餓。”小慈看了眼落地鐘,“現在都快兩個小時了,也不知道餓了沒有。”

  “我上去看看。”

  “好。”

  沈千顏上樓,走到書房門口時,發現門沒關,靳仲廷正坐在書桌前,他的桌面上堆滿了文件,大概都是需要他簽字的文件,他一只手處理的速度有些慢。

  “要我幫忙嗎?”沈千顏敲門。

  “進來。”

  沈千顏走到書桌邊,自覺地做起他的小助理,幫他給文件翻頁。

  這樣簽字頓時快多了。

  “你這樣好像古代的皇帝。”沈千顏開玩笑。

  靳仲廷正好簽完最后一份文件,把筆一扔,將她攬過按在自己的腿上:“這樣呢?”

  “色令智昏的皇帝。”

  他笑。

  沈千顏怕碰到他的斷手,小心翼翼地推開他,站起來。

  “餓嗎?想吃什么,我去給你做。”

  “陽春面。”

  “家里今天有很多食材。”她的言外之意是他想吃點什么她也可以做出來。

  “就陽春面。”

  “好吧。”他還真喜歡吃陽春面。

  沈千顏下樓,陽春面簡單又方便,她七八歲的時候就會了。

  靳仲廷聞著香下來。

  沈千顏給他拿了筷子,他單手不方便,筷子挑著面條,一筷一筷吃得緩慢,吃出了虔誠的味道。

  “你這么喜歡陽春面嗎?”之前生日的時候吃了,今天又點名要。

  “嗯。”

  “為什么啊?”

  “有回憶的味道。”

  “你以前吃過很好吃的陽春面?”

  “嗯。”

  “比我做的還好吃嗎?”沈千顏忽然產生了比較心理。

  靳仲廷看她一眼,似乎是在思索,過了會兒,他答:“不相上下。”

  這個答案真是敷衍,誰都不得罪,哪怕那個人并不在現場,他都不得罪,沈千顏忽然好奇,那個人是誰。

  “誰給你做的?”

  靳仲廷沒回答,只是握住她的手說:“沈千顏,下周一能陪我去個地方嗎?”

  “去哪兒?”

  “威海縣的南山村。”

  “威海縣的南山村?”沈千顏感覺自己似乎對這個地方有點印象,“我好像去過那里。”

  靳仲廷眼底的光一亮,就聽沈千顏咕噥:“不過時間太久,有些記不清了。”

  “嗯。”他眼底的光又暗下去。

  “你去那里干什么?”

  “見個故人。”

  “好,那我和你一起去。”

  *

  沈千顏答應了靳仲廷和他一起去南山村,可周一就出了變故。

  周一一大早,沈千顏還沒醒,就接到了洛司嶼的電話。

  “顏顏!”

  靳仲廷躺在沈千顏身邊,隱約聽到聽筒里是個男人的聲音,眼皮一掀。

  “怎么了司嶼。”沈千顏很坦蕩,并不掩藏這是洛司嶼的電話。

  “我媽在醫院,醫生下了病危通知。”洛司嶼的聲音難掩悲傷,“醫生說情況不太妙,她剛還在念叨你,你能不能過來?”

  沈千顏一聽,連忙從床上跳起來:“我現在就過來!”

  她掛下電話,準備去換衣服。

  靳仲廷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提醒她:“我們九點要出發去南山村。”

  沈千顏看了一下時間,已經八點了,時間上根本趕不及,一邊是早已答應的靳仲廷,一邊是危在旦夕的單奚薇,沈千顏稍稍糾結后,最終選是選擇了后者。

  “對不起,我可能去不了南山村了。”陪他去南山村什么時候都可以,但薇姨這一面很可能就是最后一面了。

  靳仲廷攥著她的手腕沒放:“你想好。”

  他的表情陰鶩的,好像連日的溫情,全都化在了這通電話里。

  “抱歉。我真的得去一趟。”

  靳仲廷冷笑一下,松開了她的手。

  沈千顏看他這樣,有點難受,但是她不敢耽擱,她趕緊換了衣服,開車去醫院。

  洛司嶼和洛桀塵早就已經守在了醫院了。

  “洛叔,司嶼!”

  “顏顏,抱歉一大早把你叫過來。”洛桀塵說。

  “沒事,薇姨怎么樣?”

  “今早突然吐了血,就趕緊送到醫院來了,結果醫生說情況更糟糕了。”洛司嶼表情沉痛。

  沈千顏無聲拍了拍他的肩膀,與父子兩和其他親朋一起等在手術室外面。

  手術還算順利,醫生出來的時候,說:“命保住了,但接下來就要留院觀察了。”

  “不能回家嗎?”洛司嶼盡力爭取,因為單奚薇不止一次說過,她已經受夠了醫院的生活和醫院的味道,希望最后的時光能在家里度過,所以他們才會回國。

  “因為病人屬于危重,在醫院的話能比較及時地應對突發狀況。”

  洛司嶼與父親商量了一下,決定暫時在醫院住幾天,等情況穩定后,還是把單奚薇接回家里,請更專業的團隊來照顧。

  “顏顏。”單奚薇一睜開眼,念得就是沈千顏,“顏顏來了嗎?”

  “在呢薇姨。”

  “我剛做夢夢到你外婆了。”單奚薇很虛弱,說話的聲音很輕,“夢到你外婆給我做的紅薯粥,又甜又香,我一口氣喝了好幾碗。”

  “薇姨,你是不是饞紅薯粥了?”

  單奚薇笑了笑:“是有點饞了。”

  “那我等下就去給你做好不好?”

  “不用,你先忙你的,玉膳樓的事情解決得怎么樣了?”

  “還在等那個王奇醒來,但現在網上的輿論已經沒有之前那么一邊倒了。”

  “好,那就好。”

  單奚薇似乎累了,雙眼慢慢合下來,但手還握著沈千顏的手,沈千顏知道她還想自己多陪她一會兒,就沒有馬上離開。

  下午,單奚薇被推去檢查,洛司嶼對沈千顏:“顏顏,謝謝你跑這一趟,你先回去吧。”

  “我回去給薇姨煮紅薯粥,晚點讓人送過來。”

  “謝謝你顏顏。”

  “不客氣,都是我應該做的。”

  畢竟,單奚薇曾對她那么好,這點小事又算什么呢!

  *

  沈千顏回孤月山莊的路上,去市場買了紅薯,回家淘米、泡米,開始給單奚薇熬紅薯粥,等粥熬好,已經傍晚了。

  她派人把粥送去醫院,立刻收拾行李,趕往威海縣南山村。

  威海縣是個比較偏遠的縣城,沈千顏自己打車,路上就花費了三個多小時,等她到達南山村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點多。

  沈千顏來時已經問過了靳仲廷的助理,靳仲廷住的是南山村的一個民宿,她一路打聽過去,終于找到了這家名叫“素緣”的民宿。

  她進門就去前臺,前臺正在嗑瓜子的婦女是民宿的老板娘。

  “你好,請問靳仲廷住在這里嗎?”

  “對啊。”小山村里沒有那么多規矩,不像城里的大酒店,對客戶的信息嚴格保密,相反,老板娘還有些驕傲,“這個靳仲廷可是個大老板,他每年這個時候來南山村祭拜母親,住得都是我們這家民宿,臨走總會給個大紅包,出手可闊綽了!”

  祭拜母親。

  原來靳仲廷所說的故人,是他的母親,原來他今天本來是要帶她來見母親的,這樣一想,沈千顏心里的內疚之情更濃重了。

  “請問靳仲廷住哪個房間?”

  “你誰啊,為什么要打聽靳老板的房間號?”老板娘打量了沈千顏一眼,突然開始變得警覺,“別看我們民宿小,職業節操我們還是有的,我們絕對不會隨便透露顧客的房間號的。”

  “我是他太太!”

  “你是她太太?”老板娘露出狐疑的神色,小小地嘀咕一句:“可靳老板的太太明明剛陪著他上樓了啊,怎么連太太都有人來冒充啊!”

  沈千顏聽到了老板娘的嘀咕:“你是說,靳仲廷這一趟來是帶著太太的?”

  “對啊。”

  老板娘想到剛才扶著靳仲廷的那個女人,她問她是不是靳仲廷的太太,她明明笑著點頭了啊。

  既然剛才那個是太太,那眼前這個不就是冒充的嘛。

  沈千顏正覺得奇怪,就聽到樓道里傳來“噠噠噠”的高跟鞋的聲音。

  “老板娘,能幫忙換一床干凈的被子嗎?我先生他吐了!”穆萊茵從二樓下來。

  沈千顏看著穆萊茵,她先生?

  靳仲廷是她先生?

  她可真是不要臉!

  “誰是你先生?”沈千顏問。

  “仲廷啊。”穆萊茵厚著臉皮說,反正靳仲廷這會兒醉得不省人事,沒有人來證明誰到底是靳太太,她只要胡說得足夠理直氣壯,就沒有人能識破,“我今天還是陪他來給我的婆婆媽掃墓的,怎么?你是誰?”

  沈千顏覺得有一把刀狠狠地扎在她的心口上,鮮血如注。

  原來,在靳仲廷心里,她和穆萊茵都是可以稱作是他妻子的人,一個妻子沒有空,就讓另一個妻子作陪。

  真是離了大譜!

  沈千顏不想和穆萊茵在這里爭吵,否則,她這千里迢迢的一路趕來,別人還以為她是來捉奸的呢!

  她冷哼了聲,轉身就走。

  老板娘一看她離開,還以為她是心虛。

  “哎喲,這年頭的小姑娘真是不要臉啊,別人老婆都敢來冒充!”她諂媚地小跑到穆萊茵面前,壓低了聲音說:“靳太太,靳老板這樣的男人太有魅力了,你真得看看牢啊,你瞅瞅,這么偏遠的地方都有人追來,真是危險哦,幸虧你今天在這里,不然靳老板喝成那樣,很容易搞出事來的!”

  “是啊,我先生就是這么受歡迎,我都習慣了。不過沒關系,他定力很強的,一般女人入不了他的眼,他至始至終愛的只有我一個人。”穆萊茵朝老板娘笑笑,“老板娘,麻煩給我們換一床被子哦。”

  “誒,好好好。”

  *

  穆萊茵抱著一床干凈的被子上樓,靳仲廷已經醉得不省人事了。

  靳仲廷的母親是個喜歡小酌的人,所以靳仲廷每年回來祭拜母親都會在母親的碑前和她喝幾杯,可今年不知怎么的,一喝喝得停不下來。

  穆萊茵趕來的時候,他已經醉倒在他母親的墓碑前了。平時那么高高在上的一個人,今天外套壓得皺皺巴巴的,手打著石膏,看起來有一點狼狽。

  “仲廷哥!”穆萊茵把他扶起來。

  靳仲廷聽到聲音,抬起頭來看著她,也不知道把她認成了誰,竟然一把就把她抱住了。

  “你到底還是來了。”他在她耳邊說。

  穆萊茵激動壞了,這是靳仲廷第一次對她這么熱情,他從來沒有抱過她,她伏在他懷里,感受著他堅硬的胸膛,心如鹿撞。

  他的懷抱好有安全感!這是她期待已久的安全感,她等這個擁抱等了太久了!

  “仲廷哥。”穆萊茵眼淚在眼眶里打著轉,小心翼翼地回抱住他,“我來了,我來陪你了,你別傷心,阿姨看到你這樣會難過的。”

  靳仲廷沒出聲。

  穆萊茵又安慰了幾句,他還是沒出聲,她這才意識到他已經醉死過去了。

  真是皇天不負有心人啊,穆萊茵內心激動,她原本以為自己已經沒有機會接近靳仲廷了,可眼下,他醉成這樣,不就是最好的機會么。

  穆萊茵附近雇了村民,讓他把靳仲廷扶到民宿門口,然后再由她帶著他進去入住,在老板娘面前造成一種他們是一起來的假象。

  天真的老板娘絲毫沒有懷疑,一口一個靳太太叫得她格外舒心……

  “仲廷哥!”

  穆萊茵走到靳仲廷身邊。

  他躺在床上,絲毫沒有意識。

  “仲廷哥,你要了我吧。”穆萊茵蹲下來,在靳仲廷耳邊吹氣。

  靳仲廷依然沒有反應。

  穆萊茵知道今晚要他主動已經不可能了,他醉成這樣,手還受著傷,根本不可能和她做那件事。

  她沉了口氣,俯身將他的外套解開,把他身上的衣物都扒下來,然后又脫光了自己的衣服,和他躺進了一個被窩……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