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38章 帶著你多做運動
  網友在線磕糖的狂歡給靳氏的公關團隊提供了新思路,公關經理馮威連夜趕來醫院,戰戰兢兢地站在靳仲廷的病床前提議:“靳總,您和夫人出院的時候能不能秀一波恩愛?轉移一下注意力。”

  靳仲廷看他一眼,不怒自威:“給你開這么高的工資就只會出這種餿主意?”

  馮威嚇得滿頭是汗,知道自己的雙腳都踩在了靳仲廷的紅線上,一句話不敢再說。

  也是,老板的婚姻,怎么可能成為作秀的工具呢?

  “出去。”

  “是是是,我這就回去想其他辦法。您好好休息。”

  馮威腳底抹油,趕緊逃離病房。

  沈千顏拿起水壺,佯裝去打水,出門卻把馮威給攔下了。

  “馮經理,你剛說的秀恩愛具體該怎么做?”

  馮威頭上的汗冒得更猛了,這靳太太什么意思?秀恩愛還要教?

  “就這樣,撥撥衣領,自然點,在小細節中透露出你們很恩愛,不要讓人看出作秀的痕跡,或者……”馮威壓低聲音,嘰里咕嚕說了一大堆。

  沈千顏點點頭,還行,沒她想象的那樣復雜和夸張。

  靳仲廷隔天就出院了,他睡不慣醫院的床,也不喜歡醫院空氣里時刻漂浮著的那股消毒水的味道,這些都會讓他想起之前那段不快的經歷。

  方煜文見他狀態還不錯,也沒留他。

  出院的那天,醫院外面來了很多的記者,靳仲廷披著大衣,打著石膏的手掩在大衣后頭,整個人看起來精神爽利,頗有種上海灘大佬的風范,徹底打臉網上所謂的身受重傷,不治身亡的流言。

  沈千顏跟在他的身邊,走出醫院大門的時候,貼心地拉住了他,走到他面前替他將衣領立起來。

  靳仲廷意味深長地看著她。

  “風大。”沈千顏說。

  說完,還主動挽住了他沒受傷的右手,攙扶著他下臺階。

  “馮威找你了?”靳仲廷一眼看穿她的把戲。

  沈千顏還以為自己做的足夠自然了,沒想到還是逃不過他的火眼金睛,她頓時有些不好意思。

  “我找的他。”

  “他還教了你什么?”他放慢了腳步,“一并用出來吧。”

  “不用了。”沈千顏說,“我覺得這樣足夠了,要是做得太過,就被人看出來了我們是假的。”

  “我們是假的?”靳仲廷皺眉,“我們哪里是假的?”

  沈千顏意識到說錯話,趕緊低聲道歉:“我錯了我錯了,你別繃著臉,笑一笑吧,大家都看著呢。”

  靳仲廷不理她。

  沈千顏一著急,直接掐了他一把:“快笑啊。”

  靳仲廷又痛又好笑,眉頭輕輕舒展,終于不再繃著。

  兩人上了車,這短短一路,緊張得沈千顏出了一身的汗,裝腔作勢,她果然不在行。

  靳仲廷看她長舒一口氣,像是完成了什么了不起的大事,說:“其實你不用這樣,網上的言論影想不了我什么。”

  “你幫了我,我也想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圍內為你做點什么。”

  *

  司機把他們送回孤月山莊。

  沈千顏一走進院子,就看到穆萊茵坐在庭院里,寒風泠泠,她穿著開叉的裙子,凍得雙腿直打顫。

  “仲廷哥!”看到靳仲廷,穆萊茵立馬站起來,“你怎么樣?好點了嗎?”

  “嗯。你怎么來了?”

  “我知道你受傷的消息好著急,所以一大早跑來看你,可是周姐走了之后,家里的傭人都趾高氣昂、狗眼看人低的,連門都不讓我進。”穆萊茵看了沈千顏一眼,“少奶奶教得真好,一點待客之道都不懂。”

  沈千顏不說話。

  想來,是小慈把穆萊茵擋在外面的,這丫頭向來討厭穆萊茵,如今好不容易掌點權,當然要發揮到極致。

  “我沒事,一點小傷。”靳仲廷說。

  “你沒事就好。”穆萊茵搓著手,有點可憐地說:“仲廷哥我可以進屋去喝杯熱茶嗎?我好冷啊!凍得腿都發紫了!”

  靳仲廷點頭。

  來者是客,這點要求當然不可能拒絕。

  穆萊茵跟著靳仲廷和沈千顏進門。

  小慈早在屋里候著了,看到穆萊茵厚著臉皮又來了,有些無語,她剛才費了好大的勁兒才把她打發走的,誰知道她竟然死賴在外面不走,故意吹風受冷,用起了苦肉計,在少爺面前博了同情。

  這女人的段位可真不是一般的高!

  “小慈。”

  “是,少爺。”

  “給穆小姐倒杯熱茶。”

  “是,少爺。”

  沈千顏并不想和穆萊茵共處一室,見沒什么事,就直接上了樓。

  小慈端上一杯滾燙的綠茶,放在穆萊茵的面前。

  穆萊茵摸到杯壁,就驚叫起來:“這茶也太燙了吧,你想燙死我啊!”

  “穆小姐,水不燙怎么把茶葉泡開呢。你嘗嘗吧,新到的綠茶,茶香四溢,你應該會喜歡的。”

  “什么叫茶香四溢我一定會喜歡的?你在內涵我是綠茶嗎?”

  “穆小姐,你怎么會這么想呢,我可什么都沒有說。”

  靳仲廷看了小慈一眼:“你先下去。”

  小慈求之不得:“是,少爺。”

  客廳里只剩下了靳仲廷和穆萊茵,穆萊茵立馬抓準機會告狀,“仲廷哥,你看看她,真是沒禮貌!就這樣的素質做管家,會讓客人見笑的!”

  “這里的事你不用管。”靳仲廷知道小慈是沈千顏選的人,平時很會察言觀色,也是個乖巧周到的人,今天突然跟個刺猬一樣扎人,一定是有原因的,“你最近又不上班了?”

  穆萊茵知道靳仲廷對她動不動就辭職在家不上班的做派頗有微詞,連忙說:“我上班的,我每天跟著勝男姐能學到很多東西,這份工作我很喜歡。今天出來是因為太擔心你。”

  “我沒事。”

  穆萊茵看了一眼靳仲廷打著石膏的手:“仲廷哥,你的手這樣一定很不方便,我真想留下來照顧你,可是……”

  “不用,你好好工作。”靳仲廷拒絕得干脆。

  穆萊茵點點頭,心里有些失落。靳仲廷自從結婚之后,對她越發冷淡了,時時刻刻都和她保持著距離,讓她一點接近的機會都沒有。

  她的肚子眼看就要顯懷了,如果她再不快點睡到靳仲廷,那么她以后要想把孩子嫁禍給他就難上加難了。

  “仲廷哥,阿姨的忌日馬上要到了吧?”穆萊茵問。

  “嗯。”

  “今年我陪你一起回南山村去祭拜阿姨吧。”

  “不用。”

  穆萊茵被靳仲廷再三拒絕都有些難過了,但她轉念想想,靳仲廷每年都是一個人回南山村的,不帶她也正常。

  “那我回去了,你好好休息吧。”

  “嗯。”

  *

  沈千顏剛上樓,小慈就追上來了。

  “少奶奶,你上來干什么?下去撕了她啊!”小慈戰斗力滿滿。

  “我太累了,我只想洗澡。”

  “少奶奶,這個女人茶得很,今天一大早就上家里來找少爺,被我趕出去了!結果她狗皮膏藥一樣又貼上來。”

  沈千顏不想說話。

  蒼蠅不叮無縫的蛋,穆萊茵反復叮上靳仲廷,就說明靳仲廷本身也有問題。

  “少奶奶……”小慈看出沈千顏心情不好,少奶奶平時佛系得很,好像什么都看得開,什么都很淡然,但今天似乎被穆萊茵那個女人影響了,“少奶奶,你不開心了嗎?”

  “我沒事小慈,你先下去休息吧,我洗個澡。”

  “好。”

  小慈出去了,沈千顏拿著衣服在床沿上靜靜地坐了一會兒。

  她這是怎么了?

  也不是第一天知道穆萊茵的存在,明明心里有準備,也告訴自己要看開的,可進門看到穆萊茵的瞬間,她的心情還是瞬間布滿了陰云。

  這大概就是一個信號,她越來越在乎靳仲廷了,因為在意,所以會介意他身邊有別的女人。

  可他呢?

  他在意她嗎?應該也是在意的,不然,他不會那么危險地飛車救她,可在意到哪個程度呢?她不得而知。或許,和穆萊茵平起平坐,或許,還低穆萊茵一頭。

  沈千顏心亂如麻。

  她洗完澡出來,靳仲廷已經在衣帽間了,他正打算把自己身上的大衣脫下來,但一只手有些費勁。

  沈千顏走過去,默默地幫他脫下大衣。

  靳仲廷從鏡面中看著她秀眉緊鎖的臉:“生什么悶氣?”

  沈千顏原本不想說什么了,可既然他問起,她便也直說了:“靳仲廷,雖然我們是利益婚姻,但畢竟也是婚姻,我覺得有些原則不能破。”

  他看她上綱上線的樣子,忽然來了興趣:“你說。”

  “你和穆萊茵在外面怎么樣我管不著,但我希望她別再蹦跶到我面前來。”

  “吃醋了?”

  “我沒有,我只是覺得這是底線。”

  靳仲廷忽然伸手攬住了她的腰,將她往懷里一摁。

  沈千顏怕碰到他受傷的手,嚇了一大跳,趕緊伸手抵在他的胸膛上。

  “你干什么?”

  “沈千顏,誰說我在外面怎么樣你管不著?”他的手指撥著她的腰線,“就看你想不想管。”

  *

  沈千顏被他撩撥的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他是什么意思?

  她想管,他就會和穆萊茵斷了聯系嗎?

  沈千顏不敢往下問,怕自作多情。

  她覺得自己永遠斗不過靳仲廷,他明顯是個情場高手,總能四兩撥千斤地擾亂她的心,卻又在她沉淪時全身而退,那種感覺就像是手里攥著一把流沙,好像握住了,又好像什么都沒有握住。

  “洗澡了?”靳仲廷嗅了嗅她脖子里的清香,“我也想洗澡。”

  “不,你不能洗澡。你手上的石膏不能碰到水,方醫生反復交代了!”沈千顏想起方煜文說這個病人不老實,果然,這才第一天就想著要作妖了。

  “不碰到左手就行了。”

  “怎么可能不碰到左手?”

  “你幫我洗就可能。”

  “……”

  原來這繞了一大圈是在套路她。

  算了,想來他這么愛干凈的人這幾天在醫院不能洗澡也的確難受了。

  “那我去放水。”

  沈千顏去浴缸放滿了水,又找來了保鮮膜,給靳仲廷的石膏手纏上了保鮮膜防止被水打濕。

  “幫我脫衣服。”靳仲廷走進浴室,說得理直氣壯。

  沈千顏紅著臉去解開他的衣服扣子,他身上還有好幾塊被撞擊出來的淤青,分布在麥色的肌膚上,雖然看起來不明顯,但碰到就疼得渾身發顫。

  “疼嗎?”她一想到這些傷都是因為救她,她就滿是內疚。

  “不疼。”靳仲廷并不習慣喊疼,而且,他曾受過更重的傷,這點根本不算什么。

  上衣艱難地脫掉后,剩下的就是褲子了。

  “褲子。”靳仲廷似笑非笑,“我單手脫不了褲子。”

  “你試試。”

  “不用試,我脫不了,你幫我。”他湊到她耳邊,輕聲說:“就當給香蕉剝皮了,你有經驗的。”

  沈千顏的臉“唰”的漲紅。

  她想到了他們的新婚夜,當時她幫他脫褲子的時候,就是這么給自己做心理建設的,沒想到他都聽到了

  “我……”

  他的右手抓住了沈千顏的手,放到自己的皮帶上,眼神不帶遮掩地望著她。

  沈千顏心一橫,“吧嗒”一聲按下了皮帶,隨著這聲音響起,靳仲廷的吻就朝她覆了過來。

  她躲閃不及,被他直接挑開了貝齒,長驅直入,糾纏不斷。

  沈千顏根本無力抵抗。

  吻到意亂情迷時,她已經被他單手抱進了浴缸。

  身上的衣物被怎么脫去的沈千顏完全不記得,等她反應過來時,她已經被他抵在浴缸里狠狠占有。

  果然是平時健身的人,他一只手的力量支撐著浴缸的邊緣,竟然也足夠他完成這場高難度運動,并且保證另一只手完全不被弄濕。

  反觀沈千顏,一開始還下意識地要護著他受傷的左手,到最后已經完全放棄,因為她根本自己都顧不上自己,甚至洗完澡,她還是靳仲廷單手扛出浴缸的……

  “靳太太,你真的太弱了。”靳仲廷把她放在床上,居高臨下地看著她。

  沈千顏渾身都泛著事后粉,像一只蝦微微弓著身,根本無力搭理他。

  靳仲廷將她掰過來,又單手支撐覆到她身上:“以后,我要帶著你多做運動才好。”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