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37章 總裁文小說照進現實
  “這事你別管了,交給警察。”靳仲廷說。

  沈千顏點點頭,但心里還惦著玉膳樓的事情該怎么澄清才好,王奇重傷,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能恢復,如果要等王奇恢復再說出真相,那玉膳樓就錯過了輿論的黃金期,到時候,哪怕真相公之于眾,玉膳樓也成了徹底涼透的黃花菜了。

  她一想到這件事,想到網上鋪天蓋地的罵聲,就覺得喘不過氣。

  下午,沈千顏趁著靳仲廷午休,悄悄去了王奇的病房。王奇涉嫌故意傷人,理應被拘捕,但是又因為他身受重傷無法拘留,暫時先實行監視居住,由公安機關派人看管。

  王奇的家人都不在身邊,醫院聯系了他的前妻姜慧過來。

  姜慧在快遞公司上班,突然被叫來醫院,非常不情愿。

  “我和他離婚了,他是死是活與我無關。”姜慧面對醫院的催款單,無動于衷,“我沒錢,你們愛救不救。”

  年輕的護士頭一次面對這樣的家屬,有些不知所措:“一日夫妻百日恩,你們好歹一起生活過。”

  姜慧笑笑:“小姑娘,一看你就沒結過婚,更沒有經歷過家暴,他打我的時候,可沒想過一日夫妻百日恩。”

  “可是……”

  “別可是了,我現在不沖進去拔掉他的呼吸機都是我善良,你還指望我救他?”

  小護士沒了辦法,也不說話了。

  姜慧走到病房門前,隔著門上的玻璃往里看了一眼,表情很復雜,有種終于解脫的釋然,也有一點點哀傷。

  “你好。”沈千顏走過去和她打招呼。

  姜慧警覺地看她一眼。

  “我是沈千顏,是王奇玉膳樓的前同事。”

  “你也是玉膳樓的?”

  “對。”

  姜慧打量著她,忽然想起什么:“你是玉膳樓的老板吧。”

  “你認識我?”

  “見過你的照片。”姜慧說,“王奇把你的照片釘在墻上,天天對著練習飛鏢。”

  沈千顏有些無語,這樣深刻地被人恨著,她真是“受寵若驚”。

  “方便聊一聊嗎?”

  姜慧點亮手機屏幕看了一眼時間,然后點了點頭。

  沈千顏把她帶到醫院的樓下,給她買了一杯熱奶茶。

  “謝謝。”姜慧把奶茶捧在手心里,暖著有些皸裂的手指。

  “姐,我可以和你聊聊王奇的事情嗎?”

  “你說吧。”姜慧似乎早有預料。

  “前幾天玉膳樓西川店出了很大的丑聞,你聽說了嗎?”

  “聽說了。”

  “我現在懷疑一切都是王奇做的,為的就是讓玉膳樓名譽掃地,也讓我痛苦。”

  姜慧沉默了幾秒,點點頭。

  “是他做的。”

  “你知道?”

  “知道,我們離婚后,一直沒有聯系,前段時間他突然來找我,說自己有錢了,希望能復婚,我當時就問他,哪里來的錢,他說有人找他給玉膳樓潑臟水,他做得很好,對方給了很多錢。”

  沈千顏意外姜慧會這么爽快地說出來。

  “那你知道是誰嗎?”

  “這個我不知道,他也沒說。”

  談話一時陷入了困頓。

  沈千顏確認王奇就是給玉膳樓潑臟水的人,但拔出了蘿卜沒有帶出泥。

  “我和王奇結婚五年,一直沒有孩子,他愛賭,但凡賭輸了,就回來打我一頓,怪我是下不了蛋的母雞,影響他的風水。我想離婚,但之前因為身體不好沒工作,還指著他吃口飯,所以一直不敢離開他。后來,他去了玉膳樓工作,玉膳樓的工資還可以,而且羅領導很好,知道他賭也沒有開除他,而是給他做思想工作,讓他不要再賭,有一段時間,他真的戒了賭,工資也有了余裕,我的日子好過了很多,所以我一直很感激玉膳樓的一切。”

  姜慧開始斷斷續續地說起和王奇有關的事情。

  “可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沒多久,他就又耐不住去了賭場,輸光好不容易攢下來的一點積蓄,錢沒了,他又開始打我,我被他打進了醫院,醫藥費都要去借。他每天煩躁得不行,工作也不認真,最終導致被開除。”

  姜慧停頓了一下,似乎在回憶讓她覺得很難受的事情。

  “沒錢沒工作,還要看我病懨懨的樣子,他更暴躁了,辦完交接那天回來,他差點把我打死……”

  沈千顏渾身雞皮倒立:“對不起,是我開除了他,我不知道他會回來找你撒氣。”

  姜慧搖搖頭:“我一點都不怪你,相反,我還很感謝你。就是因為這頓毒打讓我下定決心離開他,離婚的時候,他苦苦哀求我不要走,但我已經做好了準備,哪怕去要飯我都要離開他。我原本以為自己離開他活不下去,沒想到,我順利找到了工作,過得比之前自在了很多。”

  “這個世界沒有誰離開誰就活不下去,離開家暴的男人,絕對是正確的選擇。”

  “嗯。離婚后,我回去過一次,因為我的身份證落在他那里,我回去的時候,就看到他貼了你的照片在扔飛鏢,因為他覺得,他失去工作失去家庭,都是你害的。”

  沈千顏恍然,難怪王奇這么恨她,原來,他把一切過錯都歸結到了她讓他失去工作這件事上。

  “他就是這樣一個人,從來不檢視自己的錯誤,錯的永遠是別人。”姜慧看了一眼病房的方向,“如今,他這樣也算是咎由自取,因果報應。”

  “姐,謝謝你告訴我這一切。”沈千顏掏出自己的手機,“我想加一下你的聯系方式。我希望你能幫我作證,把你剛才告訴我的事情,公之于眾,可以嗎?”

  姜慧猶豫:“我真的不想再和這個人扯上瓜葛,我之所以告訴你一切,就是希望一切能斷在今天。”

  “姐,求你了,王奇不知道什么時候能醒來,玉膳樓不能停留在風暴中太久,不然,店就要毀了,這么多員工都要失去工作。算我欠你一個人情,以后無論你遇到什么困難,只要你來找我,我一定盡全力幫你。”

  “……”

  “而且,我不會讓你本人出鏡,會給你打碼,保護好你的隱私。”

  姜慧想了想,最終被沈千顏的真誠打動。

  “好。”

  *

  姜慧同意后,沈千顏立馬聯系玉膳樓的公關團隊,讓他們來醫院接姜慧,準備錄制澄清視頻,看著姜慧上車,沈千顏才放了心。

  等她忙完這一切,才意識到自己出來太久了。

  她立馬回到病房。

  靳仲廷已經醒了,護士正在給他換點滴,而他坐在床上,緊擰著眉打電話,電話似乎怎么打都打不通,他的表情不快到了極致。

  “你給誰打電話?”沈千顏進門。

  靳仲廷放下手機,看著她:“你去哪了?”

  “出去辦了點事。”

  “手機呢?”

  “在兜里。”沈千顏掏出手機一看,八個未接來電,全來自靳仲廷,但因為她的手機開了靜音,一個都沒有聽到。

  原來他這張臉臭成這樣是因為她啊。

  “靳先生一醒來看不到太太,整個人的氣壓頓時就不對勁了。”小護士在旁對沈千顏擠眉弄眼,那潛臺詞似乎在說你的先生好粘人哦。

  沈千顏笑了一下,走到病床邊解釋:“昨天晚上怕影響你睡覺,所以我把手機調成了靜音,今天忘了調回來。”

  靳仲廷的臉色這才稍有緩和。

  “你去干什么了?”

  沈千顏把遇到姜慧的事情說了一遍。

  “王奇不知道什么時候能清醒,我怕再這么下去,玉膳樓被釘在恥辱柱上,很難再翻身了。”

  靳仲廷理解沈千顏的心情,但是,光有姜慧片面之詞,怕是不能那么快扭轉局面……

  果然,傍晚姜慧的澄清視頻出來,底下的網友仍不買賬。

  “隨便找個女人,隨便編個故事,就想混淆視聽,玉膳樓到現在還在想著怎么甩鍋而不是道歉,真的刷新三觀。”

  “都說死鴨子嘴硬,我看玉膳樓的嘴比死鴨子還硬。”

  “年度最不要臉商家非玉膳樓莫屬!”

  “……”

  沈千顏面對怎么解釋都不聽的網友,簡直要被氣得嘔一口血來,她真的不想對這群無腦黑的網友再解釋什么,可偏偏這群人主導了輿論的風向。

  就當她以為姜慧這張牌也將失效的時候,王奇開車撞她的視頻突然登上了熱搜。

  這段視頻從一開始就被限流了,因為視頻里出現了靳仲廷的車,一旦靳仲廷受傷的消息傳出去,靳氏的股價將受到影響,所以靳氏的公關對此很敏感。

  那現在是怎么回事?

  沈千顏看向靳仲廷,他左手打著石膏,右手也有一點挫傷,用手機很費勁,但是他一個晚上消息不停。

  “這視頻不會是你讓人放出去的吧?”沈千顏不確定地問。

  除了他,沒有誰能讓這樣的視頻登上熱搜,不然,就是靳氏的公關嚴重失職。

  靳仲廷點頭。

  “你……這是舍己救人?”沈千顏頓生感動,靳仲廷這犧牲也太大了吧。

  “玉膳樓我也有股份,最多算拆東墻補西墻。”他說得簡單,頗有種做了好事深藏功與名恬淡。

  “謝謝。”

  靳仲廷看她一眼:“就口頭謝?”

  不然呢?

  他還想怎樣?

  沈千顏茫然看著他。

  靳仲廷用右手指了指自己的左臉頰。

  沈千顏的臉頓時紅了,什么意思?讓她親一口?

  “不懂?”

  “不懂。”

  “過來,我告訴你什么意思。”

  沈千顏湊過去,盡管她已經高度警覺,可還是沒有防住靳仲廷偷襲,他的右手突然一勾,將沈千顏快速拉進,吻就落在了她的臉頰上。

  “會了?”

  “……”

  “不會我還可以再教你一遍。”

  沈千顏不答,只是趁他不備,飛快地湊身過去,蜻蜓點水般在他的臉頰上落下一個吻。

  “謝謝。”

  靳仲廷滿意勾唇:“客氣。”

  *

  王奇飛車撞沈千顏的視頻出來后,網上終于出現了不一樣的聲音。

  “這男人變tai吧,家/暴、殺/人都干得出來,抹黑老東家這種事對他來說大概就是毛毛雨了。”

  “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好粥,玉膳樓太慘了,從出事到現在一直在解釋,卻沒有任何人相信,無端被黑成這樣。”

  “難怪這么剛一直不道歉,原來真的是清白的。”

  大片大片的網友開始倒戈,心疼起無辜被抹黑被冤枉的玉膳樓。沈千顏看到大家的態度轉變,瞬間熱淚盈眶。

  “一個百年老字號能堅持到現在多不容易,差點就毀于一場網絡暴力。”

  “歪個樓,飛車過來救人這輛賓利也太帥了吧。三分鐘,我要車主的全部信息。”

  “樓上的姐妹醒醒,賓利,而且還是這種級別的牌照,你竟然還妄想要車主的信息,這種大佬的信息肯定是查不到的!”

  “怎么可能還有互聯網查不到的信息?強大的網友們,讓樓上這位看看我們的力量是多么的強大!”

  “……”

  然而一整天過去,賓利的車主是誰還沒有被人挖出來。

  直到,一個新注冊的號突然跳出來說:“這車是靳氏總裁靳仲廷的車,我有朋友看到他曾開這輛車去參加聚會!”

  這個評論點贊瞬間破萬。

  很明顯,這是無中生友,這個號爆出靳仲廷車禍受傷的消息,只是為了影響靳氏的股價,可以確定,這一定是靳仲廷的對家所為。

  這幾年靳仲廷起來得太快,樹大招風,他就是那棵參天大樹!無數人想讓他倒下卻不得其法!

  “天吶,車撞成這樣,也不知道人怎么樣了?不會一命嗚呼了吧!”

  “之前的游艇爆炸好像也是靳仲廷吧,這個靳仲廷也太水逆了吧!”

  “醫院的至尊vip客戶!”

  “oh!我又要來歪樓了,這個靳仲廷救得好像是他老婆吧!大家還記得那場全網嘲的婚禮吧!美嬌妻和植物人那一對!”

  “姐妹一說我就想起來了!不是利益婚姻嗎?怎么靳仲廷開車沖過來的時候能讓我感覺到奮不顧身呢?難道是總裁文小說照進現實?先婚后愛?”

  “哇!突然覺得好甜!他好愛她!磕到了磕到了!”

  靳氏的高級公關團隊誰都沒想到,正當他們焦頭爛額地加班時,網友們集體磕起了boss和他老婆的cp!根本沒有人在意靳氏的股價!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