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36章 到底和你什么仇什么怨
  “再來一局?”

  靳仲廷靠在椅背上,把玩著手里的骰子,悠然看著她。

  這簡直就是惡魔的聲音。

  沈千顏這回變理智了:“不來了,我還要找人呢!”

  她根本沒有資本和他賭,再輸的話,她一輩子都休想從他掌心里翻出去了。

  靳仲廷像是又看穿了她的心思,無聲地笑著。

  沈千顏感覺自己在他面前無處遁形,就像是老鷹和小雞,根本不在一個級別。

  “我去個洗手間。”

  “女士,里面有洗手間……”

  工作人員話還沒說完,沈千顏已經快步出去了,她只想從靳仲廷仿佛洞悉一切的眼神中短暫逃離。

  沈千顏從貴賓廳出來,剛穿過走廊,就看到洗手間方向,一個男人邊打電話邊過來。

  “艸,又tm的全輸了,我這幾天的手氣真是爛到家了,你再給我打點錢。”

  “……”

  “什么玩意兒?我tm幫你干翻了你的對家,難道就值這么點錢?”

  “……”

  “喂?喂!艸,掛我電話!”

  是王奇。

  沈千顏聽不真切王奇在說什么,只看到他憤怒捶墻。

  “王奇!”她大喊了一聲,快步朝他走過去。

  王奇回頭,看到沈千顏,眼底明顯閃過一絲慌亂,但他以笑掩住了。

  “喲,這不是沈總嗎?怎么?沈總也喜歡來這里玩?今天手氣怎么樣?贏了還是輸了?”

  “我不是來玩的,我是來找你的。”

  “找我?”王奇笑得一臉油膩,“沈總當初把我從玉膳樓開除的時候我就和玉膳樓沒什么瓜葛了,你還找我干什么?”

  “找你問問,周五夜里,你在哪里?”

  沈千顏單刀直入,王奇措手不及。

  “我周五夜里在哪兒需要和你交代?”他故作兇橫,朝沈千顏逼近一步,“你當你是誰,以前給我發工資的時候我尊你一聲老板,現在,你覺得我還會把你放在眼里嗎?”

  “原來你已經一點不顧念之前的情分了,那看來是我自作多情了,我還以為你深更半夜都要回玉膳樓后廚轉轉,是對玉膳樓還有什么感情呢!”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他一把將沈千顏撥開,“滾開,別逼逼叨叨地打擾老子贏錢。”

  “贏錢?你還有本錢來贏嗎?”沈千顏剛才出來的時候分明看到他拿拳砸墻,這架勢一定是輸得很慘,不然不可能那么憤怒。

  “不用你管。”王奇說罷要走。

  “王奇。”沈千顏叫住他,“不如你和我交易吧,只要你愿意在媒體面前說出玉膳樓后廚的秘密,我就給你足夠翻本的錢,怎么樣?”

  王奇盯著沈千顏,有一瞬間似乎心動了,但是思索片刻后突然發笑。

  “什么玉膳樓后廚的秘密?沈總,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說什么。”說完,他撞著沈千顏的肩膀與她擦肩,擦肩而過的時候,他低聲丟下一句:“臭婆娘,我知道你想套我的話,但別做夢了,我什么都不會說的。”

  “你不說我就把證據交給警察,到時候,你再想和我交易,可就沒那么容易了。”

  王奇也不理她,直接走人。

  *

  沈千顏不相信一個賭鬼會難以撼動,她覺得王奇一定會主動聯系她的,而且,她知道,這一切一定不是王奇一個人的主導,她需要的是王奇能夠供出幕后主使。

  今天這一趟,雖然賭博輸給了靳仲廷,但總體來說還是值得的。

  兩人離開king博彩。

  “你等我一下,我去開車。”走到門口,靳仲廷說。

  “好。”

  靳仲廷一離開,沈千顏的手機就響了起來,是母親程玉梅給她發信息,問她玉膳樓的問題解決的怎么樣了。

  那天在醫院不歡而散后,沈千顏和程玉梅就一直沒有聯系過,沈千顏想知道沈君成的消息,都是直接問方煜文的。

  直到前幾天,玉膳樓出事,程玉梅給沈千顏打電話,兩人才算破了冰。

  沈千顏正低頭回程玉梅的信息,忽然聽到身后有人在喊:“小心!小心!”

  她一開始沒注意,直到那喊聲越來越近,她一抬頭,看到一輛面包車正筆直地朝自己沖過來。

  “小心!姑娘小心啊!”

  沈千顏嚇傻了,雙腳定在原地一動都動不了,而且,她知道,她現在就是想跑也跑不了了,因為這輛車明顯就是沖著她來的。

  就當她以為自己要一命嗚呼的時候,停車場方向一輛黑色的轎車忽然沖出來,一個漂亮地甩尾,“唰”地橫插進來,以車身擋在了沈千顏的面前。

  “磅”的一聲巨響,兩輛車撞在一起,面包車的車頭直接頂住了黑色轎車的駕駛室。

  這簡直就像是電影的畫面,只差分秒,她就被撞飛了。

  沈千顏死里逃生,雙腿軟得幾乎站不住。

  “快!快報警!叫救護車!快救人!”

  不知誰喊了一聲,過路的人一窩蜂地圍攏過來。

  黑色面包車里的車主是王奇,而飛車過來救下沈千顏的是靳仲廷的車。

  王奇朝沈千顏撞過來的時候,明顯是抱著視死如歸的心態的,所以他的車速非常得快,這會兒,他的頭磕在方向盤上,一動不動,而靳仲廷的車,駕駛座的車門被撞得凹進去一大塊,他整個人都被卡在了車門里。

  “靳仲廷……”

  沈千顏腳步虛浮地朝黑色的轎車跑過去。

  靳仲廷被困在駕駛座上,半邊臉都是血。

  “靳仲廷……”

  沈千顏用力地推著面包車的車頭,想把駕駛座上的靳仲廷拉出來,可憑她一人之力根本推不動。

  “姑娘,不要急,我們一起來!”

  邊上的路人一起發力,將面包車推開。

  救護車呼嘯而至,救護人員將靳仲廷和王奇都抬上了車,沈千顏跟著救護車一起去醫院,路上,她哆哆嗦嗦地給方煜文打電話。

  “喂,小嫂子,怎么?又想問君成的情況?”方煜文帶笑的聲音傳過來。

  “方醫生,靳仲廷出事了!”

  *

  靳仲廷直接被送進了手術室,沈千顏在手術室外來回踱步,思緒混亂如麻,只是不停地祈求,他可千萬不要有事。

  她已經欠了他很多很多,如果再欠一條人命,她的一生都會被這個沉重的十字架壓垮的。

  好在,手術很順利。

  “小嫂子,仲廷沒有生命危險,你放心。”方煜文摘下口罩,“不過他的左手斷了,全身多處軟組織挫傷,還有點輕微腦震蕩,先觀察一晚,明天醒來看情況。”

  沈千顏一聽沒有生命危險,小小地松了一口氣。

  “謝謝,我能去看看他嗎?”

  “當然。”

  沈千顏走進病房,靳仲廷躺在病床上,左手打著石膏,臉上的血跡已經處理干凈了,看起來沒有那么觸目驚心了,但是,她的心里還是很難受。

  “靳仲廷。”沈千顏輕輕握住他的右手,“對不起,今天要不是陪我去找王奇,你也不會受傷。”

  靳仲廷緊閉著眼。

  “還有,謝謝你,謝謝你救了我的命。”

  她的臉貼到他的手背上,輕輕摩挲著他的手背,感受著他的體溫。

  他們是夫妻,歡愛時融為一體,但平日卻從不曾擁有這樣直白的親昵,因為他醒著的時候,她根本不敢向他展現自己對他的依賴。

  她總覺得,在這段畸形的關系里,先愛上的人一定是輸家,所以哪怕她的心里已經輸得一敗涂地,面上還要裝得根本沒有入局。

  這一夜,沈千顏守在靳仲廷的病床前,哪兒也沒去,直到凌晨才微微睡著一會兒,等她一覺醒來,發現靳仲廷已經醒了。

  他睜著眼,正靜靜地看著她,眼神復雜。

  “你醒啦!”沈千顏激動。

  明明才一夜,她卻覺得好漫長,漫長到仿佛已經很久沒有見面。

  “你是?”靳仲廷有些茫然。。

  沈千顏一怔,這是什么意思?

  難道……他失憶了?

  沈千顏感覺自己的心情像是坐了過山車,上一秒還歡天喜地,下一秒就墜入谷底。

  “你不記得我了?”

  “不記得。”靳仲廷的眼神像是看著一個陌生人。

  “真不記得我了?”她的眼淚在眼眶里打轉,這可怎么辦才好,方煜文明明說是輕微腦震蕩,怎么突然這么嚴重?不會是傷到了腦子吧?

  “你是……”

  “我是沈千顏,我是你太太啊。”她急切地握住他的手,“你想想,能不能想起來?”

  他繼續盯著她,沈千顏眉頭緊皺,與他相互對視著,漸漸的,他眼里開始止不住地溢出笑意。

  沈千顏又一懵。

  什么意思?裝的?

  “靳仲廷!”沈千顏一把甩開他的手,“你耍我玩是不是?你無不無聊?”

  靳仲廷繃不住了,唇一勾,徹底笑出來。

  沈千顏緩了幾秒,見他狀態不錯,終于安心。

  “這么怕我忘了你?”靳仲廷想起剛才她又懵又怕的表情就覺得有趣。

  “我無所謂。”沈千顏又開始嘴硬,“你不記得我才好呢,那我欠你的錢你也不記得了,昨天你贏我的一個條件也不記得了,我又不吃虧。”

  “誰不記得誰啊?”方煜文正好來查房,聽到他們說話,大步進來。

  “他剛才失憶了。”沈千顏指了指靳仲廷,“方醫生,我建議還得仔細查一查他的腦子是不是正常。”

  方煜文大笑。

  他能感覺到,沈千顏和靳仲廷的相處已經比一開始自然了許多。

  “失憶?這么貌美的小嫂子,我再打他一棍子他都舍不得失憶?對吧,哥們?”

  “少廢話。”靳仲廷沒好氣地看著方煜文,“你給我打的什么石膏,痛死了!”

  “痛就對了。”方煜文毫不留情,“你這左手一年都斷兩次了大哥,咋的?這只手的拇指姑娘不稱你心意嗎?你就專挑它斷?”

  “滾。”

  “也是,你現在都有小嫂子了,拇指姑娘也沒什么用了。”

  話題突然帶了顏色,沈千顏偏還秒懂,她的臉微微泛了紅。

  靳仲廷瞪了方煜文一眼,這家伙說話什么時候能把個門?

  “方煜文。”

  “嗯?”

  “你們院長的信箱還開放嗎?”

  “怎么?要投訴我啊?”

  “你說呢?”

  “行行行,我錯了,小嫂子,我嘴賤,不該瞎開玩笑,你原諒我。”

  沈千顏搖搖頭:“沒事,不過,你剛才說斷兩次?”

  “是啊,上一次游艇意外,仲廷的左手就斷過一次,這才幾個月,骨頭剛長好,又tm斷了!你說他是不是要去廟里拜拜了?”

  “那斷兩次不會有什么影響吧?”沈千顏有些擔心。

  方煜文正要回答,忽然看到病床上的靳仲廷對他使了個眼色。

  什么意思?

  這家伙難道是要他把病情往重了說博小嫂子的同情?

  “這個嘛……”方煜文頓了頓,“這個就很難說,因為是第二次斷,情況肯定比第一次要嚴重,痊愈的速度也會比第一次慢,出院后小嫂子你要多看著他,盡量不要讓他離開你的視線,免得他悄悄提重物,影響恢復。”

  不能離開視線?

  這么嚴重?

  沈千顏狐疑地看方煜文一眼,方煜文摸摸腦門,繼續編:“你不知道,這個人特別不聽醫囑,上次我就和他說了,傷筋動骨一百天,不要那么快提重物,可是他竟然背著我悄悄擼鐵,你說這個人,是不是得找個人專門盯著他?”

  “好,我知道了,出院后我會看著他的。”

  “好好好,辛苦小嫂子了。”

  方煜文朝靳仲廷回了個眼神,咋樣,哥們夠意思吧!

  靳仲廷:“……”

  他只是想讓方煜文別說得太嚴重讓沈千顏擔心,結果這小子會錯意,瞎說一大堆有的沒的,真是服氣!

  “王奇怎么樣了?”為了避免方煜文再胡說,靳仲廷扯開了話題。

  “那家伙,送過來的時候都快斷氣了,昨天搶救了一晚上,今天早上被我同事搶救回來,也是命大。不過,他開車想撞小嫂子,都涉嫌故意殺人了,就算不死,出院后等著他的也是牢飯了。”方煜文好奇,“小嫂子,他到底和你什么仇什么怨,竟然殘忍到想撞死你!”

  沈千顏搖頭。

  她也不知道王奇為什么這么恨她?難道,就因為她當初公事公辦開除了他這件事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