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35章 雪上加霜的人生
  凌風不僅是靳仲廷的保鏢,更是靳仲廷手下的干將,據說是刑警出生,有非常強大的偵破能力。

  他找沈千顏大致了解了一下情況后,就驅車去了玉膳樓西川店,里里外外查了后廚,并且把后廚周圍的巷子和馬路都走了個遍,摸清了這附近有多少監控點。

  玉膳樓后廚內部的監控被破壞了,他只能從外部監控入手。

  很快,凌風發現,正對著玉膳樓后廚小門的巷子里,有一輛銀灰色的別克車每天五點之后,都會停放在固定位置,第二天八點才離開。

  行車記錄儀的攝像頭,正好能拍到后廚小門的位置。

  凌風聯系到車主,高價購下了行車記錄儀的錄像,并著重查看了周三到周六夜里的錄像視頻,終于找到了重要的線索。

  “照片拍攝的日期應該是周五凌晨兩點到三點間,就是視頻中的這個黑衣男子。”

  凌風將一段監控視頻拷到孤月山莊,在書房中用手機投屏到白色幕布上,和沈千顏靳仲廷一起觀看。

  “少奶奶,這個人你有印象嗎?”

  視頻中的男人穿著黑衣,帶著鴨舌帽,臉也用黑色的方巾遮著,全副武裝,明顯是有備而來。

  沈千顏暫停了畫面,盯著看了很久,可就是認不出來。

  這身形太過普通,大街上隨便拉一個男人都可能是這樣的身形,毫無辨識度。再加上深更半夜,畫質也不是很清晰,難上加難。

  靳仲廷見沈千顏無法判斷出男人的身份,對凌風說:“繼續往下。”

  “是。”

  凌風讓暫停的視頻繼續播放。

  視頻模模糊糊的,但大概能看到這個黑衣男子從西川店的后面的小門進入后廚,進去停留了大概一個小時左右,又全副武裝地離開。

  “有什么發現?”靳仲廷見沈千顏雙眸瞪得老大,一秒都不敢錯過的樣子,莫名喜感,忍不住逗她。

  沈千顏看靳仲廷一眼,他抱著肘,像臨時出題的課堂老師:“考我?”

  “就當是考你吧,看出什么來了?”

  沈千顏把視頻拉回去一點,重播了黑衣男子從小門進入后廚的這個片段,雖然距離有點遠,畫質也不清晰,根本看不出他用什么開的門,但是,他開門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這里很奇怪,他毫不費力地打開了后廚的小門,我在想,怎么樣才能這么快的打開門,就算是開鎖匠來了,都不可能這么快吧!而且,后廚的門鎖并沒有被破壞的痕跡,難道,他有鑰匙?”

  靳仲廷抬手拍了一下凌風的肩膀,問:“考得怎樣?”

  凌風點點頭對沈千顏表示肯定。

  “少奶奶發現的點的確很重要,結合目前種種情況來看,這個黑衣男子的手上很可能有后門的鑰匙。”

  鑰匙?

  難道是玉膳樓內部人員所為?

  應該不會,西川店在玉膳樓的分店中面積不算大,員工總共那十幾個人,出事后,大家都很沮喪,因為業績下滑就會影響到自己的收入,都是要養家糊口的人,誰會好好的砸掉自己的飯碗呢。

  既然不是內部人員,那么誰會有小門的鑰匙呢?

  沈千顏的腦海里閃過一個不好的念頭。

  難道,是那個人……

  *

  下午,沈千顏就拿著視頻錄像去了西川店,西川店被勒令整改,這幾天都沒有開業,但沈千顏還是把員工都叫來了。

  “你們看看,這視頻里的人,像不像前店長王奇?”

  大家都定睛仔仔細細地把視頻看了兩遍,有人說像他,也有人說不像他,大家各執一詞,沈千顏的思緒又被攪亂了。

  “沈總,你是懷疑王店長嗎?”

  “我只是讓大家幫忙確認一下。因為視頻中的人那么快進入后門,后門的鎖也沒有被破壞,所以我懷疑搞破壞的人有后門的鑰匙。”

  “可王店長離職的時候,店里所有的物品都上交了啊。”余郎斌把當時的交接單找出來,“沈總你看,后廚小門兩把鑰匙,當時他都給羅經理了,羅經理都簽了字的。”

  這樣說來,好像也能排除王奇的嫌疑。

  可是,除了王奇,沈千顏實在想不起還有誰既和西川店有關聯,又與她有過節的。

  還有一種可能,會不會是王奇離職之前,去復制了鑰匙呢?

  沈千顏覺得自己應該去會一會王奇,探探他的口風。

  “有誰知道王奇住在哪兒嗎?”

  “他的信息員工系統里應該還能查到,沈總,你稍等,我去給你查一下。”余郎斌說,

  “好。”

  沈千顏按著員工系統里錄入的地址,找到了王奇所住的小區,但是王奇家的門怎么敲都沒有人應門,好像里面沒有住人。

  “你找王奇?”同小區的一個阿姨經過,看到沈千顏停下來詢問。

  “是的阿姨,請問他在嗎?”

  “好久沒見到他咯。”阿姨打量一眼沈千顏,“你是他什么人哦?”

  “我是他前同事。”

  “同事?也沒見他什么時候去上班啊,哪里來的同事?你是不是來要債的?不用騙我,我們小區里的人都知道這個王奇什么德行,而且,小區里好多人都借過他錢,拖了好幾年,都是最近剛還上的。”

  “他到處借錢?”

  “是啊,賭唄。你說一個人染上賭,哪里還像個人嘛?前段時間為了要賭錢,把他老婆打成什么樣哦,警察都上門來了,現在好了,妻離子散,家不像家,他也很少回來了。”

  “阿姨,你剛才說他最近剛把錢都還給大家,方不方便問一下,最近具體是什么時候啊?”

  “就上個禮拜天吧,那天我兒子他們都放假在家,他來還錢的時候春風滿面的,還多給了一千塊利息呢。我們還在猜,他是發了什么財!”

  上個禮拜天,那就是照片拍攝之后,如果是有人雇了王奇拍照,或者王奇自己來拍照把照片賣給誰惡意栽贓玉膳樓的話,時間上來推算,完全能對得上。

  “也就是說他現在有錢了也不回家?”

  “怎么會回家呢,有錢了當然是趕緊再去賭啊。狗改不了吃屎的,這個臭小子,竟然還想拉上我兒子一起去,被我臭罵了一頓才罷休,自己不學好,竟然還要來害別人!”阿姨越說越氣。

  沈千顏趁勢問:“阿姨,你知道他想拉你兒子去哪里賭嗎?”

  “沒錢的時候就去小賭坊和人搓搓麻將,有錢了就去那個金博彩玩大的!他現在看起來賺到大錢了,我猜他一定在金博彩!”阿姨說完,拍了拍腦袋,“哎呀哎呀,我還要接孩子放學呢,差點忘了,姑娘祝你早日要回自己的錢啊。”

  阿姨還當她是來要債的呢。

  “好,謝謝阿姨!”

  *

  阿姨說的金博彩其實是叫king博彩,這是錦城最大賭場,也是唯一一個合法賭場。

  沈千顏去之前,特意在網上查了一下,king博彩的官網上明確說明了,初次進入king博彩的客人,必須得以老會員以一帶一的方式前去辦卡,否則不予進入。

  據說,這奇怪的納新規矩,是在賭場合法之前定的,后來,賭場批準合法后,也沒有廢除這一條,一直沿用至今。

  沈千顏頭大,這就表示,她要進去找王奇,就必須要有人帶著她,可她身邊也沒有混跡賭場的人啊。

  她想來想去,只有靳仲廷可能會有這樣非黑非白的路子。

  于是第二天早上,她趁著靳仲廷還沒出門,問他:“king博彩你知道嗎?”

  靳仲廷抬眸看她:“怎么?想去賭?”

  “當然不是,我要找個人。”

  “就是你說的那個王奇?”

  “對。”

  靳仲廷看了眼表:“我上午有個會,大概十點三十能結束,結束之后我帶你去。”

  “你帶我去?你真的是那里的會員啊?”

  “怎么?我不像?”

  她低頭小口小口地抿牛奶,輕聲咕噥:“我只是沒想到你也賭,黃、賭、毒,沾染一樣就完了。”

  靳仲廷很滿意:“現在是開始管我了?”

  “不是管你,就是隨口一說,賭鬼都沒有好結局。”

  “我只是偶爾去。”他耐著性子解釋,“有時候碰到有這種喜好的客戶,身不由己。”

  沈千顏點點頭。

  “是放心了?”他笑問。

  “我也沒擔心。”

  沈千顏摸摸鼻子,心想,以他的身家,就算是輸,一時半會兒也輸不完,有什么好擔心的。

  而且,像他這樣能攀到金字塔頂端的人,這點定力還能沒有嗎?

  *

  中午,靳仲廷結束會議后,就帶沈千顏去了king博彩。

  king博彩里面,金碧輝煌,處處透著紙醉金迷的奢華。

  賭桌前的大多都是男人,女人也有,但很少。這些人或氣定神閑得意洋洋,或捶胸頓足懊惱不已,人性的每一面都彰顯無遺。

  這是沈千顏長到這么大第一次進賭場,原本還覺得有些害怕,但靳仲廷在身邊又讓她沒有了后顧之憂,所以,她東瞧瞧,西看看,對什么都很好奇。

  “你到底是不是來找人的?”

  “我就看看。”

  其實她進門的時候就大致尋了一圈,沒有看到王奇,所以才短暫地放松了警惕。

  “要不要玩一局?”靳仲廷忽然問。

  “我嗎?”

  “嗯。”

  “和誰玩啊?”

  桌上這些人個個殺紅了眼,她一個新人坐下去,估計要被吃得骨頭都不剩。

  “和我。”

  “和你賭什么?”

  “玩點大的。”靳仲廷看著她,“如果你能贏我,欠我的錢就一筆勾銷。”

  這可真是天大的誘惑,但誘惑往往意味著陷阱,沈千顏立馬又警覺,想到另一種可能,賭注這么大,萬一她輸了,怎么辦?

  “我輸了呢?是要讓我把欠你的錢再翻一倍嗎?那我可能這輩子都還不清了。”玉膳樓好的時候她還有點信心,可如今玉膳樓遭遇滑鐵盧,何時翻身都不知道,她怎么可能有底氣和他進行這樣的豪賭?

  “你輸了只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不用錢?”

  “不用。”

  “那是什么條件?”

  “我還沒想好。”靳仲廷說。

  “不會是殺人放火傷天害理或是違反人倫道德的那種條件吧?”沈千顏很謹慎,雖然她知道靳仲廷沒有那么變tai,但該問的還是要問清楚。

  “當然不會。”

  “好!成交!”沈千顏答應。

  靳仲廷看她兩眼放光的樣子,勾唇一笑,早上是誰信誓旦旦地提醒他不要變成賭徒的,這會兒自己倒是沉淪得挺快。

  靳仲廷讓人開了一個貴賓廳。

  沈千顏等上桌了,才意識到自己在干什么,可她一點都不想喊停,她這會兒全身荷爾蒙上頭,一心只想快點恢復財務自由,如果這一局能讓之前的債一筆勾銷,那她可以少奮斗好幾年呢……原來這就是賭的感覺。

  可能每一個賭徒上桌的時候都是這么想的吧,一局就能改變自己的人生,所以他們不顧一切,孤注一擲。

  “我沒有經驗,你不會出老千坑我吧?”沈千顏問。

  “你要是不放心,就玩比大小。”

  比大小就是純看運氣的賭局,根本不存在什么經驗不經驗的。

  “好。那就比大小!”

  一旁的工作人員:“……”

  比大小竟然還要開一個貴賓廳,有錢人的世界真難理解。不過轉念想想,或許這一切只是靳總想哄這位女士開心而已。

  千金博美人一笑,怎樣都值得!

  工作人員拿來六枚骰子,沈千顏和靳仲廷各拿三枚,同時搖擲,同時落桌……真的是特別簡單的賭局,但沈千顏感覺自己的手心都沁出了細汗。

  “一起開?”靳仲廷笑。

  他一笑沈千顏更緊張了,怎么感覺比大小他都信心十足的?

  不,他肯定是虛張聲勢。

  “嗯,開!”

  兩人一起打開骰盅,沈千顏一共七點,靳仲廷一共十六點。

  靳仲廷贏了!

  沈千顏臉上的表情頓時就垮了!

  一旁工作人員:“……”

  原來不是博美人一笑,是真賭啊!

  “輸了,靳太太。”靳仲廷氣定神閑地敲了一下桌上的三顆骰子。

  沈千顏感覺自己被徹底上了一課,什么賭博改變人生,這種念頭動了就是輸了。

  現在好了,她不僅欠了靳仲廷那么多錢,還欠了他一個完全未知的條件……真是雪上加霜的人生。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