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34章 求我
  網上的圖,拍攝的是玉膳樓西川店的后廚情況。

  從照片反饋來看,玉膳樓后廚又臟又亂又惡心,白天殺的雞鴨魚肉內臟都沒有處理干凈,血淋淋如犯罪現場,蒼蠅亂飛,水池內油膩不堪,頭發、碎屑和各種不知名小蟲的尸體,看一眼都讓人覺得作嘔,更別提要吃下從這里端出來的飯菜了。

  “尼瑪,還敢不敢再惡心一點,我隔夜飯都要吐出來了!”

  “我家后頭的屠宰場,都比這里干凈一點。”

  “這種臟亂程度,沒有百年還真積累不下來,不愧是百年老字號!”

  “原本以為玉膳樓只是短暫地走下坡路,哪知它原來是山體滑坡。”

  “……”

  一夜之間,玉膳樓被罵上了熱搜,各大公眾號黑稿滿天飛,連帶推薦過玉膳樓美食的鐘明月也不能幸免,網友都跑到她的評論區,說她推薦美食的時候根本沒有吃,閉眼吹,現在粉絲都在為她的不負責任買單。

  鐘明月被罵得直接關閉了評論區,這大概是她進入娛樂圈之后遇到的最大的公關事件,鐘明月的經紀人更是直接打電話給沈千顏,向她詢問情況。

  沈千顏自己也是懵的,她承諾會盡快調查出一個結果。

  事發之后,沈千顏立馬趕去了西川店。

  西川店的新店長余郎斌是從其他分店調過來的,也是玉膳樓的老員工了,因為工作勤勉負責,他好幾年都被評為先進員工,當初也是羅江河極力推薦,說他能委以重任,沈千顏才把他調來西川店做店長的。

  余郎斌一看到沈千顏,立馬喊冤。

  “沈總,網上流傳的那些照片純屬誹謗。后廚的衛生我每天都抓得很嚴,怎么可能臟亂成這樣嘛!網上照片里的畫面,我真的一次都沒有看到過。”余郎斌痛心疾首的樣子很真誠,一點都不像是在演戲。

  其實,沈千顏也覺得很奇怪,一個門店每天都會搞衛生,再懈怠的員工,也不可能放著那么明顯的垃圾不處理,更何況這家店還有余郎斌這樣的店長盯著。

  “我們先要確定兩件事,第一,網上流傳的照片背景是不是我們店?第二,這些照片是什么時候拍攝的?”

  “網上的照片我放大了看過好幾次了,背景的確是我們店,很多小細節都能對上,可我們的衛生狀況真的沒有那么差!這些照片特別像擺拍!”余郎斌反復強調衛生狀況,想來也是真的很委屈。

  “這些天有什么奇怪的人進過后廚嗎?”

  “沒有,后廚是禁地,一般人都不會進去。”

  “那這些照片是什么時候拍的呢?”

  “具體哪天不知道,但肯定不是營業時間,營業時間后廚都有人在,不可能被拍到這樣的照片卻沒有人察覺。”

  “后廚的監控查過了嗎?”

  “監控……壞了。”余郎斌嘆氣,“事發的第一時間我就去調監控了,可是監控不知怎么就壞了,攝像頭掉在地上,什么都沒有拍到。”

  監控也壞了?能有這么巧的事情?

  這明顯是有人惡意針對玉膳樓。

  “報警吧。”沈千顏說。

  “好。”

  *

  警察來了店里一趟,但因為監控壞了,店員也不能準確地說出這些照片是什么時候拍的,警察無能為力,只錄了口供、拍了幾張照片就走了。

  玉膳樓陷入了很被動的僵局之中,網上討伐的浪潮一浪一浪被掀起。

  沈千顏讓公關在官網發文澄清,但因為沒有確切的證據,網友根本不買賬,反而被罵得更慘。

  “呵呵,茶里茶氣的聲明,誰那么空來你們后廚搗亂陷害你們啊?”

  “不承認錯誤就算了,竟然還甩鍋,見過不要臉的也沒見過這么不要臉的。”

  “yue了!百年老店修煉了百年的臉皮,果然不是一般的厚!”

  “封殺封殺!誰要去垃圾堆里吃東西啊!”

  “……”

  輿論一邊倒,壓得玉膳樓喘不過氣。

  更有甚者,還曬出了玉膳樓的消費收據和病歷,在網上寫小作文抨擊玉膳樓餐食不干凈,說吃了玉膳樓的東西,半夜腸胃炎發作去醫院,痛苦不堪。

  這個帖子下面,一群號稱有相同經歷的人跳出來,玉膳樓的口碑雪上加霜。

  墻倒眾人推。

  玉膳樓全國所有門店都受到了這次世間的波及。

  沈千顏剛談下的幾家新人不約而同地瘋狂撤單,原本覺得能請到玉膳樓的廚師烹制婚宴很有面子的新郎新娘紛紛急著和玉膳樓劃清界限,仿佛晚一步都會變得不幸一樣。

  門店的情況更糟糕,白天晚上一個客人都見不到,完完全全門可羅雀的狀態,店鋪業績一落千丈,比沈隋唐剛去世那段時間更讓人憂心。

  對面耀食府趁著玉膳樓丑聞纏身,在官網上大曬自家后廚的照片,力證耀食府的后廚干凈整潔,并且陰陽怪氣地內涵玉膳樓,拉踩著玉膳樓大搞充值活動。

  沈曉茹在停車場見了沈千顏,更是趾高氣昂橫著走。

  “沈千顏,你看,爬得高有什么用?搭上明星有什么用?爬得越高,只會摔得越慘。前段時間你出盡了風頭,但這幾天直接摔進了泥里,這就是因果報應。”

  沈千顏實在沒有力氣和她打嘴仗,沒理她。

  沒想到,隔天,沈曉茹直接提了餐盒找去了沁園。

  “單阿姨,我聽說沈千顏最近一直在給阿姨送飯,但最近玉膳樓出了那檔子事兒,想必阿姨也吃不下玉膳樓的飯了,今天我特地讓耀食府的廚子做了幾道菜,拿過來給阿姨嘗嘗,如果阿姨喜歡,以后我可以天天來給阿姨送飯。”

  單奚薇對沈曉茹落井下石的做法很不齒。

  “玉膳樓的事現在真相不明,我不會因為一件真相不明的事去否定一個人,況且,玉膳樓是玉膳樓,沈千顏是千顏,根本不能混為一談。”

  “單阿姨,那你也可以嘗嘗耀食府的飯菜,耀食府的廚師手藝也都不錯,絕對不會比玉膳樓的差。”沈曉茹一心想征服單奚薇的胃,她知道洛司嶼很在乎他的母親,征服了單奚薇的胃,她就有了光明正大的理由去接近洛司嶼。

  “抱歉,我的腸胃很脆弱,對新菜品的接受能力很差,就不嘗試了,謝謝你的好意。”

  單奚薇拒絕得滴水不漏。

  “好吧,那單阿姨什么時候需要就知會我一聲,我隨時都有空。”

  “謝謝你,有心了。”

  “不客氣。”

  沈曉茹面帶微笑和單奚薇說再見,走出沁園就把手里的餐盒扔了,一個快病死的老婆娘,還挺會裝,沈千顏是什么寶貝嗎?一個個都護著她!

  *

  玉膳樓出事的第三天,相關部門就約談了沈千顏,處以玉膳樓嚴重警告,并要求玉膳樓快速整改。

  沈千顏有口難辯。

  她從沒有感覺這樣無力過。

  約談結束后,沈千顏剛走出監管部門的大樓,就見迎面沖過來一群人。

  “就是她!玉膳樓的負責人!”

  “黑心商家!害我女兒拉肚子!學習都落下了!”

  “封殺她!封殺玉膳樓!”

  一群人圍著沈千顏大罵。

  沈千顏從來沒有遇到過這么大的陣仗,看著這來勢洶洶的黑壓壓一群人,心里不免有一些恐慌。

  “各位,這件事玉膳樓是被冤枉的,我們已經報警了,目前警方還在調查中,等調查有了結果,我們會第一時間給大家一個交代……”

  “啪!”

  一個生雞蛋碎在沈千顏的腳邊,阻斷了她的話音。

  “閉嘴,誰要聽你這滿嘴的謊話!”

  “就是!道歉的話一句沒說,嘴真硬!”

  話落,又一枚雞蛋朝沈千顏飛過來。

  沈千顏正要解釋,躲閃不及,眼看雞蛋就要砸到她的臉上,忽然,一道身影從身后繞過來,以自己的胸口擋住了她的頭。

  “啪”的一聲,雞蛋碎在來人的肩膀上。

  “沒事吧?”是靳仲廷的聲音。

  沈千顏抬頭,看到了許久不見的靳仲廷。

  “我沒事。你呢……”

  他的肩膀上,雞蛋液順著外套濕噠噠地往下掉。

  “沒事。”

  靳仲廷單手護著沈千顏,另一只手向上微微一揚,一群穿黑衣的保鏢接受到他的指令,快速地下車,朝尋釁鬧事的人群圍過去。

  那位扔雞蛋的男人,直接就被按在地上。

  原本人多勢眾占據主導地位的一群人,瞬間就落了下風,大家看形勢不對勁,趕緊扔了手里的東西,四處逃竄。

  可惜,這些黑衣保鏢都是練家子,個個身手不凡,他們一抓一個準。圍攻沈千顏的那一群人,一個都沒有溜掉。

  “靳總。”凌風過來請示接下來該怎么處理這群人。

  靳仲廷脫下他的高定西裝,扔進垃圾桶。

  “送警局。”

  “是。”

  *

  一切發生得太快,沈千顏還驚魂未定,人已經被押走了。

  靳仲廷見她還緊皺著眉,牽住她的手,說:“走,回家。”

  沈千顏瞥他一眼,心想,你倒還知道自己有家啊。

  靳仲廷從她的表情中猜到了她的想法,解釋道:“我去國外出差了半個月,今天剛回來的。”

  原來是去出差了。

  出差這么久竟然也沒有說一聲,真是可以。

  “怪我出差沒打招呼?”

  沈千顏驚,這人是去哪里出差?怎么出差一趟回來,忽然就會讀心術了呢。

  “你也沒問。”靳仲廷說。

  他在外這么久,每天都等著她的信息,她倒好,比誰都沉得住氣,丈夫都符合報失蹤人口的條件了,她卻一點都不著急。

  “我以為你狡兔三窟,不止一個家。”沈千顏說,“我這樣只是玩玩的老婆,管太多也不合適。”

  “還生氣?”靳仲廷笑,“不會氣了我半個月吧?”

  “沒有。”她還真沒有,玉膳樓的事情弄得她焦頭爛額的,根本沒有精力去想其他事情。

  “那走吧。”靳仲廷牽著她去車邊,上車之后,他問她:“玉膳樓的事情到底怎么回事?”

  “應該是有人惡意陷害。事發的西川店根本沒有店員看到過這么糟糕的后廚環境,但就是被拍了照片,并且傳到網上。”

  “會不會是p圖?”

  “不會,我找人核對過照片的細節,不像是p的。應該是有人惡意進入了后廚,故意破壞后廚的衛生后拍了照片,然后還原現場,悄悄溜走,所以工作人員根本不知道是哪天被拍了照片。”

  “監控呢?”

  “監控被破壞了。”

  “監控什么時候壞的?”

  “店員的記憶也有些模糊了,周三到周六之間。”

  “那照片拍攝的日期肯定就在這個區間內。”

  沈千顏點點頭,她也是這樣想的,可是,監控被破壞了,就算知道是這幾天被拍的照片,也沒有任何的作用。

  “最近得罪過什么人嗎?”靳仲廷又問。

  沈千顏想了想,實在想不起自己得罪過誰。

  “孫涵婚禮后,玉膳樓生意非常火爆,樹大招風,可能是有人眼紅了,但我也不知道這風到底從哪里刮來的。”

  靳仲廷若有所思地點點頭。

  “你能給點意見嗎?”沈千顏現在當局者迷,迫切地需要一個比她有經驗的人來指導她一下接下來該怎么做才好。

  靳仲廷縱橫商場這么多年,這種事一定沒少遇到,他肯定能給她指條明路。

  “想我幫忙?”靳仲廷沖沈千顏一勾唇,湊到她耳邊,輕聲說:“求我。”

  沈千顏:“……”

  他大爺的!

  剛剛和她一起分析那么多,她還以為他能分析出什么線索來呢,結果,要他開金口竟然還有條件。

  她就知道,靳仲廷這狐貍沒有那么好心。

  沈千顏緊抿著唇不愿服軟。

  “不愿意?”

  沈千顏還不吱聲。

  他忽然吻過來,唇落在了她的唇上,不過,這吻并沒有深入,淺淺地停留幾秒,就松開了她。

  “吻著挺軟,要你開口怎么這么硬?”

  沈千顏瞪他,用手背猛擦過被他吻過的唇,像小孩子要劃清界限。

  靳仲廷被逗笑了。

  “這事我會讓凌風去查的。”他松口。

  “怎么突然又愿意管了?”沈千顏問。

  “雞蛋都砸到我身上來了,還能不管?”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