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30章 顏值一定贏在起跑線上
  燈光太亮,沈千顏下意識地抬手遮住了眼睛。

  她看不清對面車的車牌,只隱隱看到黑色的車身,應該是靳仲廷回來了。

  果然,黑色的轎車擦身而過的時候,沈千顏從車窗里看到了靳仲廷側顏。

  他應該是看到他們了,臉上的表情又硬又臭。

  “司嶼,你先回去吧。”

  “顏顏……”

  “你不用再說了,我答應你,到萬不得已的時候,我會接受你的幫助,但現在,我想靠我自己。”

  靠她自己,靠她自己什么呢?

  沈千顏其實自己也說不上來,或許,是靠她自己走出這段婚姻,又或許,是靠她自己改變這段婚姻。

  她的心里,終歸對靳仲廷存了那么一絲希望。

  洛司嶼無言以對。

  “回去吧,照顧好薇姨,我空了就去看她。”

  沈千顏說完,推門下車。

  夜里的風冷得像是已經入了冬,她快步跑過庭院,靳仲廷的車就隨意地停在院子里,他人還坐在車里。

  沈千顏猶豫著要不要上車解釋一下,就聽到“嘀”的一聲車鳴,響徹夜空,不耐煩寫在聲音里。

  他是在催她上車。

  沈千顏硬著頭皮拉開車門。

  靳仲廷看也不看她,緊抿著唇,給她留下一個孤冷的側影。

  “你是不是又誤會了?”

  “誤會?”靳仲廷冷笑著抬腕看了一眼手表,“這才分開多久?好哥哥就忍不住找上門來了?”

  “他只是找我確認一些事。”

  “深更半夜,能有什么事?”

  沈千顏嘆氣:“靳仲廷,雖然你和我的婚姻很特殊,但你放心,只要我還是靳太太一天,我就會恪守道德,不做傷風敗俗的事情。其他的,你愛怎么想怎么想吧。”

  她覺得自己說這么多也夠了,懶得再理他,直接下車上樓。

  靳仲廷沒有跟上來。

  沈千顏樂得清凈,關燈睡覺,約莫過了一個多小時,她剛迷迷糊糊要睡著,靳仲廷走進了房間。

  他剛鍛煉結束沖完澡,一身的熱氣還沒有完全消散,沈千顏以為他不會碰她,卻不想,他直接掀開被子躺進來,粗魯地撕碎了她的睡裙。

  “你干什么?這裙子我新買的!”這睡裙是前兩天安西晚出差時給沈千顏帶回來的,款式別致,面料舒適,沈千顏很喜歡,誰知道,她第一次穿就陣亡在了靳仲廷的手下,她肉疼得不行。

  他一言不發。

  手在她身上游走,手法沒有了往日的溫柔。

  沈千顏感覺有些疼,她在被窩里像一只蝦米一樣弓起了身,想逃卻無路可逃。

  “嗯……”

  她悶哼出聲,伸手去推靳仲廷,卻被他握住雙手反扣過頭頂,她還沒適應這個姿勢,他已經單槍匹馬殺進她的城池。

  “我是誰?”他在她耳邊低語,“叫我的名字。”

  沈千顏咬著唇不肯。

  他吻住她,撬開她的唇。

  “叫我的名字。”他近乎偏執。

  沈千顏被他撞得靈魂破碎,最終忍不住喊出他的名字:“靳仲廷。”

  這一晚,他極盡所能地懲罰著她,把她撩得渾身空虛時,她要他偏不給,等到她累得難以承受,他又不肯輕易放過她……

  最后,沈千顏終于體力不支,快要昏睡過去時,聽到他在她耳邊威脅:“沈千顏,你要是敢背叛我,我一定讓你生不如死!”

  *

  沈千顏一覺睡到了中午。

  本來她早上有個視頻會議,她定了七點的鬧鐘,哪曾想,她睡得太死,鬧鐘先吵醒了靳仲廷和他二弟,他竟然逮著她又來兩次。

  沈千顏覺得都不用等到她背叛他,她已經懂什么是生不如死了。

  吃完中飯,沈千顏直接去了醫院。她一進沈君成的病房,就看到病床前站滿了醫生。

  這大陣仗讓沈千顏心里一個咯噔。

  “媽,君成怎么了?”

  程玉梅正在落淚,看到沈千顏,趕緊抹抹眼淚說:“千顏,我正要給你打電話呢,你弟弟醒了!”

  站在最里側的醫生聽到聲音,轉過臉來,對沈千顏露出一個陽光燦爛的笑容。

  “小嫂子,你來啦。”

  是方煜文。

  “方醫生,我弟弟怎么樣?”

  床上的沈君成雖然睜開了眼睛,但意識好像仍不是很清楚。

  “能醒就說明第一場仗已經贏了。”方煜文很樂觀,他走到沈千顏面前,對她使了個眼色,“走吧,剩下的外面去說。”

  “好。”

  沈千顏跟著方煜文走到外面走廊里。

  “方醫生,是有什么不方便在里面說的嗎?”

  方煜文點點頭:“你弟弟雖然醒了,但是車禍對他的左腿造成了非常嚴重的創傷,要康復到車禍之前的狀態,可能有些困難。”

  “你的意思是,也許他下半輩子要靠輪椅為生?”

  “嗯,我怕他剛醒接受不了,還有阿姨最近的精神狀態也很脆弱,所以我就先和你提一句。”

  沈千顏“嗯”了聲,心再一次被揪了起來,沈君成是從小蜜罐里泡大的,心里承受能力比一般同齡人都要弱,如果讓他知道自己的腿廢了,估計要好一陣鬧騰。

  “不過你也別太擔心,只要他遵醫囑積極復健,一切還是有希望的。當初仲廷受的傷也很重,這不現在也好好的嘛,一個人的意志很重要,等你弟清醒一點了,你可以多鼓勵鼓勵他。”

  “好。”

  正事說完了,方煜文開始八卦。

  “小嫂子,說起來,那天在馬場和你一起騎馬的人是誰啊?”

  “那天你也在?”

  “對,我也在,小嫂子騎馬技術不錯,和你在一起的那位兄弟技術更是一流。”

  “那是我的一個朋友。”

  “普通朋友?”方煜文一臉賊兮兮的表情,“不是前任?或者初戀那種級別的朋友?”

  “靳仲廷讓你來打聽的?”

  “不是不是,他哪能派我這么不靠譜的人來打聽這么重要的情報啊。”方煜文趕緊擺手,“是我自己純好奇,你是不知道,那天仲廷看到你們一起騎馬,醋壇子都翻了,哎喲喂,臉臭得好像整個馬場的人都欠他錢似的。”

  吃醋?

  靳仲廷會吃她的醋?

  不,不會的,他對她只是單純的占有欲而已,他看到她和別的男人在一起之所以會生氣,是因為怕她丟他的人,比起她,他更在意的是他自己的面子。

  *

  沈君成的蘇醒給了程玉梅極大的信心。

  “千顏,你一定要替我好好謝謝仲廷,要不是他安排我們轉院到這里,也許君成根本沒那么快醒。”這句話程玉梅至少對沈千顏說了不下五遍。

  “知道了,媽。”

  沈千顏在病房里待了一會兒,直到沈君成睡著才離開。

  她一下樓,就看到穆萊茵推著一個婦人正在花園里曬太陽,這婦人應該就是穆萊茵的母親,兩人的眉眼七八分像。

  “喲沈小姐,真是巧,在這里都能遇見。”穆萊茵推著母親石嵐走到沈千顏面前,“沈小姐,你不舒服嗎?”

  “謝謝關心,我舒服得很。”

  沈千顏說完正準備走,就聽穆萊茵和她母親陰陽怪氣地說:“媽,這就是仲廷哥的老婆,你看看她,搶了別人的愛人還整天一副趾高氣昂的樣子,仲廷哥真倒霉,每天對著這一副嘴臉。”

  石嵐打量沈千顏一眼。

  “長得是不錯,不過,仲廷也不是那種只看臉的無腦男人,只可憐當時他昏迷不醒,連自己的婚事都無法自己做主,娶了個自己不愛的女人。”

  “可不,仲廷哥實在太可憐了。”

  “不過萊茵啊,也沒關系,仲廷有情有義,一顆心都在你身上,你看我這一生病,他忙前忙后,和自家女婿一樣上心。”

  沈千顏太陽穴突突直跳,穆萊茵總是能精準地膈應到她。

  她原本對靳仲廷忙前忙后安排沈君成轉院的事情還有所感激,可這會兒聽到穆萊茵母女的話,頓時覺得諷刺。

  原來他雙管齊下,兩邊都是女婿,對誰都這么上心。

  “是的,當初和我結婚他是沒得選,但是現在他已經醒了,沒人能掌控他的思想了,他為什么還不和我離婚娶你?你心里沒點數嗎?”沈千顏回擊道,“別整天被害妄想癥,覺得是我搶了你的一切,歸根到底,是靳仲廷也沒有那么想和你在一起。”

  沈千顏想,反正靳仲廷也不再現場,哪怕他愛穆萊茵愛得要死,也沒人反駁她的說辭,她逞口舌之快出氣就行了。

  穆萊茵被沈千顏戳中軟肋,有點難堪。

  “走吧,媽,我們沒必要和她多說什么。”

  石嵐還想說什么,輪椅直接就被穆萊茵推走了。

  沈千顏深呼吸,正調整情緒,身后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

  她一轉頭,看到母親程玉梅站在她后面,手里拿著她的手機。

  “媽,你怎么下來了?”

  “你的手機忘拿了,我給你送下來。”

  “嗯。”沈千顏接過手機,“你上去吧。”

  “千顏。”程玉梅叫住她,不放心地問:“剛才那個女人真的是仲廷的愛人?你和仲廷不會有什么問題吧?”

  沈千顏不知道該怎么回答。

  “你們不會離婚吧?”程玉梅緊蹙著眉,抓住沈千顏的手,“千顏,你可千萬別和仲廷離婚,君成這才剛醒,以后要仰仗他的地方還多呢,你們要是離婚了,仲廷以后就不會再管君成了,那君成怎么辦?”

  “君成君成君成,你滿腦子都是君成,你考慮過我嗎?”沈千顏忍不住發火,“在你眼里,永遠只有你兒子,我的感受一點都不重要,對嗎?”

  “不是的。”程玉梅慌了神,“千顏,媽不是這個意思,只是我們現在的確需要仲廷的幫助……”

  “你別說了。”沈千顏緩了緩怒意,“你上去吧,我一個人靜一靜。”

  *

  沈千顏一個人坐到車上,眼淚才緩緩流下來。

  這些年,她對程玉梅的感情都很復雜。當初,剛一開始被送到鄉下外婆身邊的時候,沈千顏每天都想回到程玉梅身邊,每天夜里想媽媽想到淚濕枕頭,她不理解,媽媽為什么這么狠心不要她,后來,她的不安漸漸被外婆治愈,外婆在她面前說了很多程玉梅的無可奈何和好話,她對程玉梅的怨恨才慢慢減弱。

  可就算不怨了,愛也不會再像一開始那么濃烈了,哪怕最后她回到母親身邊,兩個人也再也無法像普通母女那樣親密無間了。

  在她眼里,單奚薇是比程玉梅更像母親的人。

  想到單奚薇,沈千顏才想起來,自己今天還答應了單奚薇要去給她做晚餐的。

  她立馬驅車趕往沁園。

  沁園今天很有客人,沈千顏一進門就聽到了爽朗的笑聲,是單奚薇的妹妹單敏敏在。

  “敏敏姨。”沈千顏和單敏敏也是認識的,只不過見面的次數不多,沒有那么熟。

  “你是……千顏?”單敏敏看到沈千顏很是驚訝,“天吶,我印象里你還是個孩子呢,怎么一下就長成大姑娘了,而且還長得這么標志,我的天啊,我可真是老了老了。”

  “敏敏姨一點都不老,皮膚狀態比我還好。”

  “小嘴真甜啊。”單敏敏被夸得心花怒放。

  沈千顏走到單奚薇身邊,輕聲問:“薇姨今天想吃點什么,我給你做。”

  “今天突然想吃魚湯,魚我已經讓人買回來處理好了,你看看怎么做好吃。”

  “好。”

  沈千顏對單敏敏點頭致意,走進廚房,不再打擾她們姐妹兩敘舊。

  單敏敏的目光一路跟著沈千顏,見她穿戴起圍裙,才挪屁股坐到姐姐單奚薇身邊,輕聲地問:“這丫頭怎么來給你做飯了?”

  “她的手藝合我胃口,她就天天過來給我做飯了。”

  “還挺有良心,不枉你當初把她當成親女兒一樣疼。”

  單奚薇笑:“是啊,千顏是個有心的孩子。”

  “司嶼呢?我記得司嶼以前最喜歡和她待在一塊兒了,他還悄悄和我說過,說以后長大了要娶顏顏做老婆的。”單敏敏露出一臉姨母笑,“這小子,眼光真不錯。顏顏從小就漂亮,現在長開了,更是傾國傾城的,他們兩個要是結婚,生個孩子,顏值一定贏在起跑線上。”

  “來不及了。”單奚薇嘆氣,“司嶼慢了一步,顏顏已經結婚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