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29章 老公這個詞實在拗口
  沈千顏當然沒能贏過洛司嶼,洛司嶼五歲就開始學騎馬,十三歲的時候已經到處參加馬術比賽得冠軍了,沈千顏騎馬從來沒有贏過他,偶爾打成平手,也是他偷偷放水。

  “我還以為你這幾年在國外疏于練習,我搏一搏沒準還能贏呢,沒想到,技術不減當年啊。”

  “我還以為你大言不慚要和我比比,是技術有所精進呢,沒想到,還是當年那個小菜鳥啊。”洛司嶼學著她的語氣。

  兩人相視一笑,牽著馬慢慢往回走,快走到回廊下的時候,馬場的工作人員跑過來,對洛司嶼說:“洛先生,那邊有位姓靳的先生見你馬術超群,想和你跑一場切磋切磋,不知你是否愿意?”

  姓靳的先生?

  沈千顏腦海里最先閃過的是靳仲廷的臉,她一轉頭,果然,馬場的圓傘下,靳仲廷面無表情地坐著,一雙眼直勾勾地盯著沈千顏。

  “認識的?”洛司嶼看出端倪。

  “嗯。”

  沈千顏還沒有和洛司嶼母子說起自己已經結婚的事情,對她來說,洛司嶼母子就是她的親人,越是親近的人,越是不知道該怎么提起。

  “那就跑一圈吧。”洛司嶼從來不是好斗的人,只是覺得這個姓靳的男人看著沈千顏的眼神讓他覺得非常不爽,霸道、危險,像是盯著自己的私有物。

  他猜測這是沈千顏的追求者。

  沈千顏的人氣洛司嶼最清楚,她十三四歲書包里就已經開始塞滿小男生的情書了,每天無數男生爭著搶著送她回家,每次,都是他把那些男生趕跑的。

  對付沈千顏的追求者,他最有經驗。

  “好,我這就去回靳先生的話。”

  馬場的工作人員跑去和靳仲廷回了話,沒一會兒,靳仲廷就過來了。

  他今天穿了專業的馬術裝,黑衣白褲,身姿英挺。

  “洛先生,請。”

  靳仲廷朝洛司嶼比了個請的手勢,說話間看也不看沈千顏,與剛才虎視眈眈的樣子判若兩人。

  洛司嶼點點頭。

  兩個男人,翻身上馬,身手都很嫻熟,行云流水,單從上馬姿勢來看,靳仲廷似乎也有點底子在,但沈千顏知道,無論靳仲廷再怎么厲害,也不可能贏過洛司嶼。

  洛司嶼的馬術是可以和星級運動員媲美的,曾有專業的馬術運動員,都在洛司嶼面前敗下陣來。

  沈千顏暗暗等著靳仲廷吃癟。

  “駕!”

  “駕!”

  兩人同時揚鞭啟程。

  洛司嶼發揮一如既往的穩,但沒想到,靳仲廷對馬匹的駕馭能力和對速度的掌控力也很專業。

  鐵蹄錚錚,駿馬奔騰。

  兩個男人勒緊手里的韁繩,風一樣沖刺,幾乎同時越過終點線。

  沈千顏站在原地,肉眼根本看不出來到底誰贏了,甚至,她隱隱覺得是靳仲廷更快。

  *

  兩個男人到達終點后,短短地交談了幾句,洛司嶼主動朝靳仲廷伸出手,兩人握了握手。

  沈千顏看到洛司嶼主動伸手,就知道,是他輸了,這是他服輸的標志,沒想到,靳仲廷連馬術都這么厲害。

  這個男人,還有他不會的嘛?

  洛司嶼勒馬回到原點,跳下馬時,朝沈千顏搖了搖頭。

  “這位靳先生挺厲害的,我剛問了一下,他學騎馬才兩年。”洛司嶼難得對一個人露出欣賞的神色,“我第一次遇到這么猛的對手。”

  “主要是這個馬場的馬你不熟悉。”沈千顏給洛司嶼找臺階,“而那個人顯然是這里的常客。”

  靳仲廷騎馬過來,恰好聽到沈千顏的話。

  那個人……

  他在她嘴里,就是那個人。

  “走吧,薇姨等很久了。”沈千顏看到靳仲廷過來,立馬對洛司嶼說。

  “好。”

  兩人正準備走,靳仲廷突然開口叫住了她。

  “老婆。”

  沈千顏脊背一僵,這人發什么瘋?

  洛司嶼以為自己聽錯,轉頭去看靳仲廷,靳仲廷跳下馬來,走到沈千顏身邊,長臂一伸,勾住了沈千顏的肩膀。

  “老婆,不介紹一下?”

  洛司嶼原本已經一頭霧水了,看到靳仲廷一邊喊老婆一邊摟住沈千顏,更是覺得奇怪。

  “顏顏?靳先生是?”

  “他是我……老公。”老公這個詞實在拗口,沈千顏說出口時,自己都起一身的雞皮疙瘩。

  靳仲廷對她這個稱呼很滿意。

  “你好,剛才一直沒來得及自我介紹,靳仲廷,千顏的先生。”

  洛司嶼怔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洛司嶼,我不知道你們……什么時候辦的喜事?”

  “五個多月前。”靳仲廷說,甚至還精確地補一句:“差七天六個月。”

  “恭喜你們。”洛司嶼硬扯出一個笑容,“顏顏從小和我一起長大,就像我的妹妹一樣,她能覓得良人我很高興。”

  “謝謝。”

  全程都是兩個男人在對話,沈千顏根本插不上話,而且,靳仲廷摟她摟得很緊,她感覺肩膀上骨頭都要被他捏碎了。

  神經病。

  沈千顏掙開靳仲廷的手,還沒來得及說話,就聽他先開口:“晚上的餐廳我訂好了。”

  她什么時候和他約了?

  “你不是說想吃泰國菜?”

  她什么時候說想吃泰國菜了?

  “顏顏,既然你有事,那你先回去吧。”洛司嶼不是沒有眼力界的人,他知道沈千顏他們晚上有約,自然不會再拉著她留下來陪伴母親。

  “我……”

  “好的,洛先生,那改天一起吃個飯。”靳仲廷直接搶過話茬。

  “好。”

  洛司嶼轉身,頭也不回地離開。

  沈千顏見洛司嶼走遠,回眸瞪靳仲廷一眼。

  靳仲廷剛才還一副謙謙君子的樣子,這會兒早已冷了一張臉。

  “你什么意思啊?”沈千顏先發制人,“演這出給誰看?”

  靳仲廷冷哼一聲:“你覺得給誰看?”

  “我們不是你想的那種關系!”

  “我們?你和誰我們?”靳仲廷高大的身軀朝她逼過來,“沈千顏,記住,你是我靳仲廷的女人,在外面請注意你的身份。”

  “那是我哥哥一樣的人。”

  “哥哥?”

  “怎么?在你眼里但凡男女就沒有純潔的關系是嘛?我不是你!”

  沈千顏生氣,憑什么就許他在外面有鶯鶯燕燕,她還不能有個在意的親人了?

  “還有,請你不要忘了,我們兩個人為什么結婚。”

  沒有愛情的人,何必裝情深?

  *

  洛司嶼一路收拾心情,可還是沒有掩藏住心頭的失落。

  “怎么了兒子?”單奚薇一眼就看出洛司嶼不對勁。

  “沒事媽。”洛司嶼揚起笑容。

  “顏顏呢。”

  “她有點事情先回去了。”

  單奚薇更覺奇怪,沈千顏不可能一聲不吭走掉的。

  “你們吵架了?”

  洛司嶼沉默。

  “兒子,女孩子是需要哄的,你別端著,喜歡人家就直接說,你現在事業穩定了,也到了適婚的年紀,以后你想和誰在一起,媽都不會阻止你。”

  洛司嶼苦笑:“顏顏結婚了。”

  他放在心尖上近十年的姑娘,就這么悄無聲息地成為了別人的妻子。他此時心底的無措與疼痛,不會有人懂。

  “顏顏結婚了?”單奚薇沒有洛司嶼那么鎮定,“誰說的?顏顏自己和你說的?”

  “我剛碰到她先生了,他們一起回去了。”

  “她先生是哪位?”

  “靳仲廷。”

  “靳家人?”

  錦城靳家是首富,單奚薇早年還和靳家有不少生意往來,這個靳仲廷的名字那是還沒有什么水花,但如今卻已經響徹錦城。

  單奚薇還是震驚,但她很快冷靜下來。

  “這事兒有蹊蹺,顏顏不是那種會不聲不響就結婚的人,雖然我們在國外,但逢年過節也有聯系,結婚這么大的喜事,她不可能不通知我們。”

  洛司嶼被母親一說,也覺得不對勁。

  沈千顏在洛家生活過幾年,什么性格他最了解,她一直把母親單奚薇當成自己的母親,她知道單奚薇病重心情不好,如果真的是喜事,她一定會第一時間分享給母親,讓她為自己高興,可她卻什么都沒有說起過,這樣的沉默很反常。

  “我馬上派人去查一下這件事。”

  洛司嶼回程的路上就安排了下屬去查靳仲廷和沈千顏的婚事。

  錦城首富家娶親,就算捂得再嚴實,網上也總有風聲走漏,更何況,這場婚事當初就很勁爆。

  靳仲廷植物人昏迷不醒的時候娶妻,沈千顏父親頭七剛過就嫁人,兩位當事人都奇奇怪怪,根本不是在正常狀態下走進婚姻的。

  網上的輿論雖然被刪了一部分,但依然有堅挺著的吃瓜網友,這些人幾乎一邊倒指責沈千顏貪慕虛榮,為了錢不顧孝義,連植物人都嫁。

  沈千顏愛錢?

  洛司嶼當然不會相信。

  順著“錢”這條線索再一查,一切瞬間明了。

  沈千顏的確是因為錢嫁給靳仲廷的,但不是因為她愛錢,而是她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靳家給的幾千萬彩禮,她一分都沒有留,全都去補了玉膳樓虧空的大漏洞,如果沒有這筆錢,玉膳樓倒閉不說,沈家砸鍋賣鐵也不夠還債的,哪里還有余裕去救那位還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沈少爺?

  天吶,這一年,沈千顏到底經歷了什么?

  *

  洛司嶼看著眼前的這些資料,完全無法想象當時的沈千顏的心情,她得走投無路到什么程度,才會點頭嫁給一個植物人?

  他心痛到不能呼吸。

  洛司嶼把母親單奚薇安頓好后,就開車出門,直奔孤月山莊。

  沈千顏剛洗完澡,準備做個面膜,就聽見自己的手機在梳妝臺上不停地震動,她走過去一看,是洛司嶼。

  “喂,怎么了?”沈千顏接起來。

  “你在哪兒?”

  “在家啊。”

  “不是要去吃泰國菜?”

  沈千顏頓了一下,才想起來要圓謊:“吃好了。”

  “那下來吧,我在你家樓下。”

  “我家?”

  “孤月山莊,沒錯吧?”

  “你來孤月山莊了?”沈千顏走到窗邊,朝庭院外望了一眼,遠遠看到一輛車閃著車燈,立馬披了件衣服下樓。

  “少奶奶,這么晚了你還要出去嗎?”小慈問。

  “不是的,有個朋友過來了,我去看看。”

  “哦,那你多穿點,外面風涼。”

  “嗯。”

  沈千顏快步走到車邊,拉門上車。

  洛司嶼鐵青著一張臉,滿臉寫著不快。

  “洛司嶼你怎么了?”沈千顏覺得奇怪,在她的印象里,洛司嶼一直都是個情緒穩定,很能克制的人,就算再突發的狀況,他都能做好表情管理,她很少見他把心情都寫在臉上。

  “你為什么結婚不告訴我們?”

  “你來就為了這事兒?”

  “這事兒?”洛司嶼生氣,“在你眼里,婚姻難道是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兒嗎?”

  沈千顏沉默,她知道,洛司嶼大概是知道了什么,不然,不可能千里迢迢跑來問這個問題。

  “你說話,你到底為什么結婚?”

  “司嶼……”

  “是為了錢嗎?”

  “……”

  “你缺錢為什么不告訴我和我媽?你知道的,無論你需要多少錢,我們都可以給你?為什么你要拿自己的婚姻去做交易?”

  沈千顏眼眶發澀,當時父親猝不及防離世,一切都發生得太突然了,她沒有那么多時間去思考。最無助的時候,她也的確想過去求助單奚薇,但是,她一想到單奚薇正在與病魔痛苦地做斗爭,她就不忍心再去打擾。

  “是的,我當初答應靳家的婚事,的確是為了錢。所以我結婚也沒有通知你們,我不想讓薇姨為我擔心。”

  “你這樣草率嫁人,我媽就不會擔心了嗎?”洛司嶼氣得一拳落在方向盤上,“顏顏,你為什么要拿一生去做賭注,你知道你的一生有多珍貴嗎?離婚吧,你缺多少錢,無論多少錢我都可以給你,你現在就去提離婚。”

  “我不要你的錢,拿你的錢和拿靳家的錢我一樣于心不安。”沈千顏拒絕,“而且我現在已經結婚了,開弓沒有回頭箭,這是我的選擇,我會對自己的選擇負責,你和薇姨不用擔心我。”

  “你聽話,這種時候就不要倔了!”

  “我……”

  沈千顏還沒說完,一道明亮的車燈突然過來,筆直地照亮車里她與洛司嶼。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