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28章 洛家也不是普通人家
  沈千顏洗漱完出來,靳仲廷已經出門了。

  她一下樓,就看到小慈圍著一個龐然大物興奮的不得了。沈千顏走近了一看,竟然是個抓娃娃機,誰把這娃娃機運到孤月山莊里來了?

  “這是哪來的?”沈千顏問。

  “這是少爺買來的。”

  靳仲廷買這個干什么?

  沈千顏想到他抓娃娃吃癟的樣子,難道是買回來練手的?

  呵呵,真是一生要強的靳大佬!

  沈千顏帶小慈玩了一把抓娃娃機之后,直接去了店里。

  她一進店,羅江河就迎了過來。

  “千顏,有人找你。”

  “誰啊?”

  “我不認識,他說他姓洛。”

  姓洛……

  沈千顏心里塵封了很久的記憶忽然涌上來,她認識的姓洛的人好像就那么一個。

  “人在哪兒?”

  “在你辦公室。”

  沈千顏快步上樓,一推門,就看到了一個穿著白襯衫的男人站在落地窗前,望著樓下滿地泛黃的銀杏葉,微微出神。

  “洛司嶼!”

  男人聞聲,朝她側過身。

  “顏顏。”

  他一句顏顏,時光仿佛一下倒退了十年。

  沈千顏的眼眶一下子紅了:“什么時候回來的?”

  “昨天晚上八點飛機落的地。”

  “薇姨怎么樣了?”

  洛司嶼沉默了幾秒,才開口說:“醫生說她時日不多了,最后幾個月,讓我們隨她心愿,做一點自己想做的事情,去一些自己想去的地方。而她,現在最想的就是落葉歸根,所以,我們回到了錦城。”

  沈千顏的心瞬間沉到谷底:“她人在哪兒?”

  “在沁園的家里。”

  “我可以去見見她嗎?”

  洛司嶼點頭:“當然,這次回來,她最想見的就是你,我今天來找你,也是想問你什么時候方便安排見面?”

  “我現在就方便!”

  孫涵的婚禮結束后,玉膳樓暫時沒什么需要沈千顏親自坐鎮的事情了,她時間上完全自由。

  洛司嶼見沈千顏這急切的樣子,微笑著抬手摸了一下沈千顏的頭:“不妄我媽這么惦記你,走吧,那就現在帶你去見她,給她一個驚喜。”

  “好。”

  洛司嶼的母親單奚薇曾是聞名錦城的傳奇人物,她是錦城一代地產大亨單天豪最小的女兒,從國外留學回來之后,與錦城黑dao幫派的老大洛桀塵一見鐘情,兩人快速墜入愛河,未婚先孕,氣得父親單天豪直接和她斷絕了父女關系。

  即使失去了單家這座大靠山,單奚薇也沒在怕的,她變賣了從小到大收到的所有奢侈品,攢下了第一桶金,借著丈夫在錦城的人脈,創立了一家物流公司,短短幾年,就把公司做成了錦城最大最強的物流公司。

  之后,她憑著自己國外留學的經驗,又把生意版圖從國內擴張到了國外,成了那個年代錦城為數不多走出去的企業家。

  沈千顏之所以能和單奚薇認識,是因為外婆退休后,有一段時間曾被單奚薇請去洛家掌廚,那時候,沈千顏不過十三四歲的年紀,她跟著外婆去洛家住家,單奚薇知道沈千顏父母都不在身邊后,對沈千顏格外照顧,她給兒子洛司嶼買什么,沈千顏就一定有一份一模一樣的。

  對外,她甚至把沈千顏稱作自己的小女兒,疼愛至極。

  沈千顏也對單奚薇有著不一樣的感情,她從小離開父母,沒感受過什么母愛,可以說,她人生第一份溫暖的母愛,是從單奚薇身上得到的。

  后來,外婆因為合約期滿離開洛家,沈千顏也沒有因此和單奚薇他們斷了聯系,逢年過節,沈千顏都會去陪單奚薇一起過,直到前年單奚薇忽然查出患了癌癥,為了看病,洛家舉家搬遷到了國外。

  *

  洛司嶼的車在沁園停下。

  沁園的房子是單奚薇父親單天豪去世時留下的產業,雖然父女兩當初鬧得很不愉快,但終歸血濃于水,洛司嶼出生后,單天豪堅硬的心就被這個可愛的小外孫融化了,父女兩快速破冰,又回到了最初的父慈女孝。單天豪去世的時候,甚至把產業的大頭都留給了小女兒。

  單奚薇正在院子里曬太陽,看到沈千顏進門,立馬朝她張開了雙臂。

  “顏顏!司嶼說要去找你。我沒想到今天就能見到你,真好,能看見你真是太好了!”

  沈千顏撲進單奚薇的懷里,緊緊抱住了她。

  這兩年,單奚薇瘦了很多,化療讓她一頭烏發都掉完了,她現在見人帶的都是假發,可即便這樣,她的舉手投足還是不減當年女強人的氣質。

  “薇姨,我好想你。”沈千顏即使面對自己的親生母親程玉梅都很少有這樣軟糯糯的時候,可面對單奚薇,她就會自然而然地變回當年那個小女孩。

  “我也好想你。”單奚薇摸摸沈千顏的頭,上下打量她,“才兩年沒見,你又漂亮了,是吧,司嶼?”

  洛司嶼露出一個溫和的笑容:“顏顏一直都很漂亮。”

  “嘖嘖。”單奚薇睨洛司嶼一眼,“我這兒子,一碰上顏顏就嘴甜。”

  洛司嶼只是笑。

  沈千顏陪單奚薇坐到石凳上,兩人才淺聊了一會兒,家里的傭人過來,對單奚薇說:“太太,該吃飯了。”

  單奚薇擺擺手:“沒胃口,不吃了。”

  “媽,你早上就沒吃東西,怎么還不餓嗎?吃點吧,吃點才有力氣和顏顏聊天啊。”洛司嶼柔聲哄著,“我和顏顏看著你,你多少吃點好不好?”

  單奚薇還是搖頭。

  “真的吃不下。看到那些清湯寡水的東西,就覺得頭疼。要是顏顏的外婆還在就好了,這么多年,也只有蘇老的手藝最對我的胃口。”

  “薇姨,你想吃什么,我去給你做。”沈千顏湊到單奚薇耳邊,輕輕地說:“薇姨,不瞞你說,外婆把手藝都傳給我了,雖然我做的菜不及外婆好吃,但還是有那么幾分像的,你可以試試。”

  沈千顏從沒有把外婆將手藝傳給她的事情告訴過任何人,但單奚薇是她母親一樣的存在,是她可以完全信賴的人。

  “好,那就辛苦顏顏了。”

  *

  沈千顏給單奚薇做了一個鮮蔬羹。

  她記得,外婆在的那時候,單奚薇就常常因為胃病發作胃口不開,每當她吃不下飯,外婆就會給她做一個鮮蔬羹,她每次都會把鮮蔬羹喝得碗朝天。

  沈千顏做的鮮蔬羹一上桌,單奚薇的表情就亮堂了不少。

  “我還沒嘗,但聞著味兒就感覺已經對了。”

  “是嘛,那再嘗嘗看。”

  “嗯。”

  單奚薇舀了一勺,吹冷后放進嘴里,一嘗,就豎起了大拇指:“顏顏這手藝,比起蘇老,有過之而無不及,這味道太鮮了,能鮮掉我的眉毛。”

  “薇姨覺得好喝的話,要喝完哦。”沈千顏哄。

  “嗯。”

  單奚薇一口一口,真的像以前一樣喝完了整碗鮮蔬羹,洛司嶼在旁看著,眼眶一熱,母親自病后,已經很久沒有一下子吃過這么多東西了。

  他把沈千顏拉到一旁。

  “顏顏,能拜托你一件事嗎?”

  “什么拜托,我們之間需要用這個詞嗎?”沈千顏看了眼桌邊消瘦的單奚薇,“我知道你要說什么,我以后每天都會來給薇姨做飯,如果我走不開,也會在玉膳樓做好了派人送過來。”

  洛司嶼想說的,正是這個,沒想到沈千顏提前猜到了。

  他忍不住又揉了一下沈千顏的頭:“謝啦,丫頭。”

  自那天后,沈千顏有時間就會去沁園給單奚薇做飯,實在走不開,也會在玉膳樓做好了讓人送去沁園。

  說來也神奇,只要是沈千顏做的飯,單奚薇每一頓都能光盤,而這幾天吃好喝好之后,她的精神也明顯好了不少。

  “顏顏,周六我想去騎馬,司嶼要去公司,沒空陪我,你和我一起去吧。”單奚薇最近像個小孩子似的,有事沒事就希望沈千顏能陪著她。

  “薇姨,你現在能騎馬嗎?”沈千顏知道單奚薇以前是個馬術高手,可今時不同往日,她現在的身體連上下樓梯都吃力,還能騎馬嗎?

  “當然能,最近這幾天我食量漸長,雙腿有力了不少。我感覺醫生說得一點都不準,我一時半會兒都死不了,我還能再活好幾年呢。”

  她開玩笑一樣說起自己的生死,讓沈千顏心里像是壓了千斤巨石一樣難受。

  人生到了盡頭,還有什么不能滿足她的呢。

  “好,薇姨,你想去哪里我都陪著你。”

  *

  周六。

  沈千顏早早就去了沁園,和單奚薇一起出發去馬場。

  秋日的馬場,陽光繾綣,落英繽紛。

  單奚薇很久沒有出去放風了,興奮得像是個要去秋游的小學生,相反,沈千顏全程繃著神經,跟在單奚薇身邊,寸步不敢離。

  洛司嶼私下交代了沈千顏好幾次,讓她盡可能地多看著單奚薇,雖然沒人攔著單奚薇,但大家其實都不放心她的狀態。

  單奚薇上馬時的確有些吃力,但騎上馬后,整個人頓時神采奕奕,頗有當年的風采。

  “駕!”她騎著馬,突然不打一聲招呼就飛馳而去。

  “薇姨!”

  沈千顏嚇了一大跳,趕緊跳上馬跟著單奚薇,可她太久沒有騎馬,技術早已生疏,不敢騎得太快,沒一會兒,單奚薇就甩開她老遠。

  “薇姨!你等等我!”

  沈千顏正不知道如何是好,身后突然有人騎馬追上來,快速超過她,緊隨著單奚薇而去。

  是洛司嶼。

  他到底還是不放心,在最后一刻推掉了公司所有事情,也悄悄來到了馬場,果然,不出他所料,母親單奚薇突然提出要騎馬,意圖不簡單。

  “薇姨!”

  沈千顏看著遠處的單奚薇騎馬騎得好好的,突然,她松開了手里的韁繩,人從馬上掉了下來。

  “薇姨!”

  沈千顏的心像被什么撕扯,瞬間揪到了一起。

  幸好,洛司嶼及時追上去,從馬上跳下來,撲過去,抱住了單奚薇。

  兩人墜地的瞬間,洛司嶼成了單奚薇的人肉靠墊。

  “砰”的一聲,塵土飛揚。

  洛司嶼吃痛悶哼了聲,但他還是張開雙臂緊緊將母親護在懷里。

  單奚薇原本想著墜馬落地,一了百了,哪曾想兒子竟然不要命地撲過來抱住了自己,嚇得驚魂失色,“司嶼!司嶼!你沒事吧?”

  沈千顏策馬而來,看到洛司嶼弓身躺在地上,原本帥氣的臉色沾滿了塵土,趕緊跳下馬來。

  “司嶼!怎么樣?要不要叫救護車?”

  洛司嶼痛得一時出不了聲,好一會兒才緩過來,沖沈千顏搖了搖頭。

  “兒子,你真的沒事嗎?”

  “媽!你不是答應過我,不再做傻事嗎?”洛司嶼蹙眉,盯著母親單奚薇,“你明明答應得好好的!可你今天,借著騎馬為幌子,又動了輕生的念頭,你考慮過我和爸爸的感受嗎?考慮過顏顏的感受嗎?要是你今天有什么事情,讓顏顏怎么受得了?你想讓她余生都活在沒有照顧好你的愧疚之中嗎?”

  單奚薇聽著兒子的質問,看了眼驚魂未定的沈千顏,忍不住掉下淚來。

  “對不起顏顏,是薇姨不好,嚇著你了。”

  “沒關系薇姨。”沈千顏蹲下來,握住單奚薇的手,“你沒事就好,你不要再做傻事了,你這樣,我會很難過,對我來說,你是像我媽媽一樣的人。”

  單奚薇聽到沈千顏說出“媽媽”兩個字,眼淚落得更兇了。

  她一把抱住了沈千顏。

  “顏顏,你不懂,我活著太痛苦了,我活著,對所有人而言都是拖累。反正我也只有幾個月可以活了,早晚都是死,何必還要再拖著大家,長痛不如短痛,我不想讓司嶼他們再為我煎熬了。”

  “媽,我從來沒有覺得你是我的負擔,我現在珍惜著有你的每一分每一秒。”洛司嶼抱住了單奚薇,連帶單奚薇懷里的沈千顏一起摟住,“媽,我知道,你現在最大的遺憾就是沒有看著我成家,我答應你,從今天開始,我會好好物色結婚的對象,請你再等等我,我一定會讓你看到我結婚的。”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