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26章 靳大佬翻車
  培養愛情?

  沈千顏一直以為靳仲廷只是說說而已,沒想到他還真的打算實施,而且看靳仲廷的表情很認真,根本不像是玩笑。

  她有點猶豫,因為她覺得這就像是某種邀請,一旦她接受他的邀請,他們原本純粹的利益婚姻就將變得不再那么純粹。

  “我可能沒空。”沈千顏說。

  “什么時候有空?”

  “一直都沒有空。”

  沈千顏說著要下車,靳仲廷直接“吧嗒”一聲松開了他的安全帶,傾身過來,將她按在副駕駛座上,吻住了她的唇。

  這個吻并不單純只是個吻而已,明顯帶著欲。

  他的手輕易就探進了她的外套,在她身上制造著熟悉的波瀾。

  沈千顏被他吻得渾身酥軟,忍不住“嚶”了聲,他趁勢放倒了車座椅,更霸道地覆身在她身上。

  “靳仲廷!”

  他像沒聽到。

  “靳仲廷,你放開我!”沈千顏趕緊叫停,她覺得再這樣下去,他們也許真得在車里擦槍走火。

  “……”

  “放開!”

  她的拳頭用力的砸著他的肩。

  靳仲廷意猶未盡地吻了一下她的唇瓣,停了下來,可即便吻停了,他的手還停留在她的腰肢上,兩人的喘息聲回蕩在車廂里,空氣里燃起的那把火并沒有那么快熄滅。

  “沈千顏,如果你不想培養愛情,我們也可以跳過這一步,直接進入夫妻之實。”他摩挲著她的額角,語帶壓迫。

  “你不是說在我愿意之前不碰我嗎?”

  “你不愿意?”靳仲廷一聲輕笑,“剛不是喊得挺得勁?”

  “你……閉嘴!”

  “周末有空嗎?”他又問了一遍,像是最后的通牒。

  “我周六上午有個會。”

  “好,那我下午來接你。”

  靳仲廷松開了沈千顏,沈千顏立馬推門下車,逃似的逃進屋。

  小慈正在打掃衛生,看到沈千顏進來,迎過來。

  “少奶奶,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嗎?”

  “沒有啊,為什么這么問?”

  “你的臉好紅啊,感覺像發燒了,要不要我去藥箱拿一下溫度計?”

  沈千顏用手摸了一下臉頰,真的燙得不行,但她知道,她可不是因為生病發燒。

  “不用了,沒事。”

  沈千顏往樓道里走,小慈又在后面叫:“少奶奶,你的禮服怎么回事啊?腰上的拉鏈壞了嗎?怎么開得這么大?”

  天吶!!

  靳仲廷什么時候打開她禮服拉鏈的?她剛才竟然意亂情迷一點都沒有感覺到,還被小慈撞個正著,真丟人啊!

  “沒事,拉鏈可能壞了。”沈千顏故作鎮定。

  “好吧,可是少奶奶,你的腰也好紅啊,你確定你沒事?”

  “我確定,你趕緊打掃吧。”

  “哦,好。”

  沈千顏上樓,把禮服換下來,洗澡時才發現,不僅自己的腰被靳仲廷摩挲得通紅,脖子還被他吻得一塌糊涂,吻痕連成一片,乍看像是一大塊的胎記。

  幸好小慈沒看到這個,不然,就算她再天真,也該猜出她在外面經歷了什么。

  靳仲廷真是個危險的人物。

  *

  周六。

  沈千顏開完會出來,就看到靳仲廷已經在店里了,他正負手站在大廳里的公告欄前,看著沈千顏的一張新聞圖,餐廳的服務員以為他是來用餐的,過去請他入座,被他拒絕。

  “咳。”

  沈千顏輕咳了聲。

  他聞聲抬頭,看到她,沖她微微一笑。

  明明是她在上他在下,可那一瞬間,沈千顏感覺自己像是被從天而降的一道雷擊中,渾身酥麻感不止。

  靳仲廷笑起來有種特別的魅力,只可惜他不常笑。

  “等下,我拿個包。”

  沈千顏快速折回辦公室拿包,和靳仲廷一起走出玉膳樓時,恰好看到沈曉茹也挽著一個男人走出耀食府。

  這個男人很胖,不是周旭。

  沈曉茹和周旭分手了嗎?

  沈千顏詫異,據她所知,沈曉茹和周旭已經在一起很多年了,那時候兩人早戀,沈曉茹還差點被沈明耀關了好幾天禁閉。

  可即便這樣,兩人還是堅持下來了,怎么突然分手了?

  “看什么?”靳仲廷問。

  “沒什么。”

  “專心點。”他牽住她的手,“約會的時候不要三心二意。”

  約會。

  這個詞讓沈千顏心跳加快,突然開始對今天的行程有所期待。

  靳仲廷的車就停在路邊,沈千顏剛坐進車里,靳仲廷就從后座上拿過來一束花放在她的腿上。

  花很美,是卡布奇諾玫瑰,溫柔恬靜的色調,看一眼就能讓人心靜的顏色。

  沈千顏很喜歡這束花,雖然她知道這花很可能只是靳仲廷派助理訂的,但她還是被這小小的儀式感感動了一下。

  “謝謝。”

  靳仲廷開車把沈千顏帶到了嘉禾廣場。

  “聽說最近有不錯的電影上映。”他說。

  其實靳仲廷壓根沒有“聽說”這種消息的途徑,他的朋友圈聊天是不會聊電影的,公司的員工更不可能和他說這些八卦。為了今天的約會,他特地讓助理提前去做了功課,助理也是盡心,他一看老板終于愿意放下工作去休閑娛樂一下,趕緊把近期上映的片單都理出來了,不僅附上了各個電影的票房、口碑,甚至自己的觀后管都寫了好幾篇。

  結果,靳仲廷就把他寫了觀后感的電影都pass了,全都劇透了他還看什么?

  今天的電影是靳仲廷自己選的。

  “你等一下,我去取票。”靳仲廷對沈千顏說。

  “好。”

  沈千顏坐到一旁的沙發上,靳仲廷去排隊。

  今天是周六,嘉禾廣場這邊大學生占據了大半,靳仲廷穿著淺色的風衣,站在一群年輕的男孩子中間,有種突出的氣質,很沉穩,很有魅力,隊伍后頭的不少小女生在偷偷看他。

  他訂的是vip廳,廳內沒什么人,有種包場的感覺。

  電影是文藝片,片名聽起來就有種淡淡的悲傷,不知道靳仲廷為什么會選這個,沈千顏原以為自己不會喜歡,可沒想到看著看著竟然入了迷。

  影片的末尾,男女主角因為意外分開時,她的眼眶止不住地發熱,她扭頭偷偷去看靳仲廷,靳仲廷安靜的坐著,大銀幕的光斑駁地落在他的側臉上,讓他看起來有種游離在世俗之外的深沉。

  沈千顏覺得他雖然坐在自己的身邊,但他們好像有很遠的距離。

  *

  電影結束后,靳仲廷帶著沈千顏去五樓的西餐廳吃了西餐。

  吃完飯,從旋轉電梯下樓的時候,沈千顏忽然看到一樓有很多小情侶在娃娃機抓娃娃,有一個機子的娃娃是她小時候玩過的齙牙兔,她不由多看了一眼。

  “想要?”靳仲廷順著她的視線望去,“給你抓一個?”

  “你能抓到嗎?”

  許是這句話燃起了靳大佬的勝負欲,電梯下到一樓,他徑直就走向了娃娃機,因為沒有硬幣,他以十換一,用一百塊錢和身旁的學生換了十個硬幣。

  第一個硬幣下去,抓空。

  第二個硬幣下去,抓住了,但機爪移動的過程中,娃娃掉落。

  第三個硬幣下去,再次抓空。

  ……

  手上的硬幣越來越少,靳大佬的表情越來越凝重,他原本以為十個硬幣足夠他抓到一個娃娃,沒想到,十個硬幣塞完,他竟然一個都沒有抓到。

  空氣里漂浮著一絲尷尬的味道。

  沈千顏在旁看著,覺得好笑又不敢笑。

  “不如,不抓了吧,這是小孩子們玩的,我不是非得要。”

  靳仲廷不理她。

  “同學,再換十個硬幣。”他又往那位同學的手機上掃了一百塊錢,換來十個硬幣。

  結果,又一個都沒有抓到。

  “同學……”

  “大哥,我等價換給你吧!”那位同學已經不好意思再賺靳仲廷的錢了。

  畢竟,這位大哥人挺帥,錢挺多,但手實在也挺殘。

  “不用。”靳仲廷執意又往他手機上掃了一百塊錢。

  “大哥,要不我幫你抓吧。”

  “不用。”

  那位同學看了眼靳仲廷身旁的沈千顏,也是,這么漂亮的姐姐跟在身旁,要是自己一個都抓不到反讓旁人幫忙,那得多丟人啊,這可事關男人的尊嚴啊。

  “好,那大哥,你加油。”

  靳仲廷沉著臉,又一個接一個的扔下硬幣,可這娃娃機像是和他有仇似的,就是不給面子。

  眼看第三次換來的十個硬幣只剩下了兩個,沈千顏一把將硬幣搶過來,說:“我來試試。”

  她想著,如果她也抓不到,那就說明娃娃真的挺難抓的,也算是給他一個臺階下,可哪曾想,沈千顏第一枚硬幣下去,娃娃就抓到了!

  是的,抓到了!

  沈千顏:“……”

  靳仲廷:“……”

  圍觀的同學:“……”

  氣氛頓時更尷尬了。

  沈千顏拿上娃娃,拉上了一旁還有些不甘心的靳仲廷,快步離開現場,等走到門口,她終于忍不住大笑了出來。

  今天這一下午,從送花、看電影、吃西餐,靳仲廷全程都表現得像個有精準算法的機器人,滴水不漏,但因為一切太標準太完美,反而顯得這樣的約會平平無奇,而帥了一天的靳大佬突然翻車,反倒有了一絲情侶約會的趣味性。

  沈千顏覺得,剛才看靳仲廷吃癟的時候,是她今天最開心的時候。

  “喏,送你。”沈千顏把手里的娃娃遞給靳仲廷。

  靳仲廷沒接。

  “不要?”沈千顏笑,“我看你剛才好像挺想要的。”

  靳仲廷看她一眼,她笑眼彎彎,梨渦深陷,他從來沒有見過她笑得這么開心,他忽然覺得,剛才出得糗,都值了。

  “謝謝。”

  靳仲廷接過沈千顏抓得娃娃,放在手里微拋了一下又接住,這是他第一次收到這樣的禮物。

  很特別了。

  *

  從嘉禾廣場出來,天已經黑了。

  “接下來去哪兒?”沈千顏問。

  “先上車。”

  “嗯。”

  上了車,靳仲廷一路往北,開過落雁山后,沈千顏的眼前出現了一大片的海,她從來不知道,錦城原來還有這么大的海。

  “是大海!”

  沈千顏很久沒有看過海了,有些激動,一下車就朝著沙灘狂奔而去,風吹起她的裙擺,也撩起她的長發。

  濃重的夜色里,她是星空下的一抹絕色。

  靳仲廷跟在她身后,看著她張開雙臂似要起飛,忽然覺得,此刻的沈千顏才是真實的,沒有了平日里的壓力,沒有了玉膳樓負責人的枷鎖,干凈開朗的像個小女生。

  海浪一浪一浪地漫上沙灘

  沈千顏脫了自己的單鞋,一腳踩進水里。

  靳仲廷想拉她,沒拉住。

  “涼不涼?”

  “不涼。”沈千顏趁機蠱惑,“靳總,你要不要也來試試?”

  靳仲廷搖頭。

  沈千顏也不勉強,自己提著鞋踩著水玩得起勁。

  每一次浪打過來,靳仲廷都會伸手拉住她,起初沈千顏還會躲,后來,也不知怎么的,兩人就變成了十指緊扣,在沙灘上踏著海浪和夜色往前走。

  沈千顏看著兩人相依在一起的倒影,心想,如果是外人遠遠朝他們望過來,一定會覺得他們非常相愛。

  她有些貪戀這一刻的溫馨感,忽然希望眼前的路,永遠不要走到盡頭。

  沙灘上不知道是哪個公司正在舉辦篝火晚會,男男女女,有人談著吉他有人唱著歌,氛圍感滿滿。

  “你唱歌好聽嗎?”沈千顏忽然問。

  她唱歌一點都不好聽,安西晚每次聽沈千顏唱歌都會說,上天還是公平的,給了她天使吻過一般的面孔,也給了天使砍過一般的嗓子。

  “想聽?”

  “可以嗎?”她雙眸放光。

  “稍等。”

  靳仲廷松開了她的手,朝沙灘上唱歌的那位女生走去,也不知道他和女生說了什么,女生立馬紅著臉把手里的話筒遞給了靳仲廷。

  所有人都朝靳仲廷圍過去。

  音響切了一首全英文的曲子,前奏淡淡的,像風一樣吹開夜色。

  靳仲廷坐在高腳凳上,單腳支著沙灘單腳踩著凳圈,月光落在他的臉上,將他的側顏勾勒得更加迷人。

  “wheniamdownandmysoulsoweary,whentroublescomeandmyheartburdenedbe……”

  這一開口就是王者級別的。

  “哇哦……”

  眾人歡呼,歡呼過后又不約而同地靜下來,專注地聽著他唱。

  沈千顏之前聽過靳仲廷的全英文演講,知道他的英文很純正,而這一刻,當那些單詞被他低沉的嗓音唱出來,又是完全另一番韻味。

  “theniamstillandwaithereinthesilence……”

  他的目光帶著一絲憂傷和蒼涼,遠遠地落向海平面,并沒有看她,可沈千顏還是覺得,自己的心被他精準的狙中了。

  砰。

  她聽到了愛情慘烈的槍響。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