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25章 一起去培養愛情吧
  “后廚沒有出現蟑螂,但蟑螂卻出現在了賓客的桌上,那就有必要著重查一下酒店監控,看看上菜的過程中有沒有出現問題。”沈千顏看向酒店的經理,“何經理,接下來就麻煩你了,玉膳樓也不能無故蒙冤,我們也需要酒店還我們一個清白。”

  玉膳樓的后廚排除了嫌疑,責任的重心忽然劃到了酒店這里,酒店的經理額頭直冒冷汗。

  “好好好,我現在就讓人著重看一下上菜的監控。”

  大家又等了大半個小時。

  這大半個小時,沈千顏已經不似最初那樣繃著神經了,倒是一旁的尹勝男,面色明顯開始焦躁起來。

  如果酒店的監控排除了上菜過程中有問題的話,那這蟑螂就只有一個出處了,那就是來自尹勝男自己帶來的。

  而事實上,這蟑螂也的確是尹勝男帶來的,目的就是為了讓沈千顏當眾下不來臺,給她的玉膳樓招黑。

  這一招是穆萊茵想的,蟑螂也是穆萊茵提供的。

  起初尹勝男覺得這一招太損太下作了,可穆萊茵哭著求她幫忙,她說:“勝男姐,我知道這樣做不光彩,但是沈千顏奪人所愛難道就光彩嗎?她就是個不入流的小三,對付這種人,就該用不入流的方式。”

  “奪人所愛”這四個字完全戳中了尹勝男的痛楚。

  她想起自己這十幾年無果的癡心守候,想起那些深夜流過的眼淚,恨意就涌上心頭。所有奪人所愛的臭小三都該死!

  “可萬一被人發現,我以后生意還做不做了?”尹勝男最大的顧慮就是她的中和會所。

  “勝男姐,不會被人發現的,你有頭有臉有身份,而且和沈千顏又無冤無仇,這件事由你來做,最合適了,大家怎么想都不會懷疑到你的頭上,也不敢有人來懷疑你啊。”

  穆萊茵說得極其在理,尹勝男想想也是,她和沈千顏以及玉膳樓八竿子打不著,就算她做了什么,也沒有人會懷疑到她的頭上來,只會覺得她是受害者。

  最終,尹勝男答應了穆萊茵。

  她把蟑螂裝在一個小小的塑封袋里,趁著無人注意的時候,把手伸到桌下,悄悄將蟑螂扔到了地上,再然后,就是松茸湯上來時的那一出大戲了。

  尹勝男揭開湯蠱蓋子的時候,佯裝看到了什么惡心的東西,厲聲尖叫,快速起身,故意打翻了湯蠱,湯蠱落地,松茸和地上的蟑螂混到一起,旁人圍過來看的時候,這蟑螂真的就像是從湯里出來的一樣。

  所以,蟑螂在湯里,其實只是尹勝男的一面之詞,蟑螂根本就不是在湯里發現的,這就說明,監控怎么查,都不可能查到。

  一旦監控查不到別人的過錯,那最后,一定就會懷疑到尹勝男的頭上。

  尹勝男做了這么多年的生意,也經歷過無數大風大浪,還是第一次落到這么被動的地步,她根本沒想到,沈千顏能這么好運,竟然剛好請了攝影團隊拍攝菜肴,若是沒有攝影師拍到,那這個計劃就是天衣無縫的,玉膳樓就算跳進黃河也洗不清身上的嫌疑。

  現在怎么辦?

  尹勝男莫名生了絲緊張,孫家和鐘家都是錦城名門,朋友圈甚廣,要是她在婚禮上作妖的事情傳出去,那么她的中和高級會所以后都不用開了。

  酒店的工作人員很快趕來。

  “何經理,我們查過監控了,上菜環節一切正常。”

  “后廚沒問題,上菜環節也正常,那到底是哪里來的蟑螂呢?”孫父奇怪。

  大家也都奇怪。

  “何經理,宴會大廳的監控查過了嗎?”沈千顏問。

  “大致看過了,暫時沒發現什么可疑。”

  “大致?”

  “因為剛才著重看得是上菜環節,時間也有些緊,所以只是粗粗過了一遍。”

  “理解,但現在,你可能需要多派些人手仔細察看一下了,尤其是尹總發現蟑螂那一個時間段。”沈千顏說著,看向尹勝男,“尹總,你說呢。”

  尹勝男臉青一陣白一陣,如果監控細查她,那么她扔下蟑螂那一段很可能真的有被拍到。

  “尹總怎么不說話了?”沈千顏眼里閃過一絲冷光,“或者,尹總知道嗎?這蟑螂來自哪里?”

  “我怎么可能知道?”尹勝男瞪著沈千顏,“沈總什么意思,現在是懷疑我自帶蟑螂嗎?”

  “尹總說什么呢,我當然不是質疑你,你堂堂中和的老板,怎么可能干這么齷齪無恥的事情呢。”沈千顏把“齷齪無恥”咬得很重。

  尹勝男一口氣滯在胸口,卻什么話都說不出,她還沒這么憋屈過。

  “既然尹總不知道,那就勞煩何經理了。”

  “好,我這就讓人去查。”

  “不用查了,在湯里投放蟑螂的人我已經抓到了。”

  門口傳到一道清亮的聲音。

  所有人扭頭,看到穆萊茵帶著一個酒店服務生打扮的小姑娘走進會議室,那個姑娘微低著頭,一副做錯了事心虛的模樣。

  “勝男姐,老孫總以及各位親朋,就是這個女孩子裝作服務生混進酒店,在湯里放了蟑螂。”穆萊茵指著她身邊的小姑娘說。

  “是她?你怎么知道?”孫涵的父親問。

  “剛才在走廊里,她在和同伴打電話炫耀自己放蟑螂的事情,正好被我聽到。”

  “她為什么要這么做?”

  穆萊茵推了那小姑娘一把:“你自己說。”

  小姑娘不作聲。

  “說啊,不說我們現在就報警。”

  女孩立刻哭起來:“別報警,我還是個學生,報警的話,我這輩子就毀了,都怪我,我追星上頭,看不慣鐘明月不斷地搶我偶像的代言資源,我想為偶像報仇,所以今天偷偷混入會場,裝成服務員,往湯里放了蟑螂,我想著這出惡作劇一定能讓她的婚禮變得惡心,對不起對不起,我知道錯了。”

  尹勝男看向穆萊茵,穆萊茵還挺有頭腦,這招金蟬脫殼用得倒是挺好的。

  “這一切都是新娘的黑粉所為。”穆萊茵看向孫、鐘兩家的親戚,“各位,她都承認了,也不必再查什么監控浪費時間了,你們看怎么處置合理吧?”

  眾人一時都不知道該說什么,連鐘明月那趾高氣揚的舅媽都沒有聲音了。誰能想到這年頭的黑粉竟然這么猖狂呢。

  “看她年紀還小,估計也是不懂事,算了算了,既然事情已經查清楚了,那就算了吧。”尹勝男說。

  “尹總是代表誰原諒了她呢。”沈千顏掃了那個小姑娘一眼,“立刻送警局吧。年紀小就能慣著嗎?現在是放蟑螂,以后不知道會不會下毒呢。”

  這小姑娘一聽要送警局,嚇得立馬去看穆萊茵。

  沈千顏捕捉到了她的眼神,這個眼神分明是求救的眼神,按照穆萊茵所說,是她將這小姑娘抓了個正著,照理,她恨她還來不及呢,怎么還會向她求救呢。

  “你說是你放了蟑螂。”沈千顏走到那小姑娘面前,“那你能不能說說,是在哪個菜里,哪個位置放的呢”

  “是個……湯,我在……”小姑娘又看了穆萊茵一眼,“我在宴客廳的側門那邊放的。”

  這是穆萊茵提前和她對好的臺詞,因為宴會廳側門正好是監控盲區。

  “湯蠱上的數字是幾?”

  “什么數字。”

  “每個湯蠱蓋子上都標了數字,你沒看見?”

  “看……看見了。”

  “數字是什么顏色的?”

  “紅色。”小姑娘盲猜了一個,大喜之日,紅色總沒錯。

  “那這個數字是幾?”

  “我太緊張忘了,好像是十一。”

  “十一?”

  “不,我真的不記得了,只記得好像有個一。”

  “你撒謊,其實湯蠱上根本沒有數字,更沒有紅色的數字,蟑螂根本不是你放的。”沈千顏看向酒店經理,“何經理,請繼續查宴會廳的監控。”

  “還要查什么監控?”尹勝男叫起來,“現在都已經水落石出了,為什么沈總還要揪著監控不放。”

  “我只是想搞清楚事實而已,尹總剛才不是口口聲聲說要一個公道嗎?怎么現在又不要了?”

  “我只是覺得大家這一天已經很累了,不要再耽誤大家的時間了。”

  “出了這樣的事,大家的時間已經被耽誤了,我想誰也不差這一會兒了。”

  “對啊,我們不差這一會兒,與其不明不白的,不如多花點時間查個水落石出。”孫涵的父親開始倒向沈千顏這邊。

  酒店的工作人員再次去核實監控,婚禮宴會廳的監控攝像頭比較多,核實花了很長時間,最終,酒店方查到了尹勝男鬼鬼祟祟弓身往桌底扔東西的幾秒視頻。

  “尹總,你這是在干什么?”

  “我……我只是在扔紙巾。”

  “紙巾?到現在還嘴硬?”孫涵父親大怒,“我怎么都沒想到,竟然是你在背后搗鬼!”

  “不是的,老孫總,請你聽我解釋。”

  “不用解釋了!玉膳樓的后廚完全沒有問題,上菜過程也干干凈凈,你自己搗鬼,還想找個替死鬼來背鍋,真是可惡至極。我家涵涵哪里得罪了你,你要在他大喜的日子干出這么膈應人的事情?”

  “老孫總,我真的不是針對孫總……”

  “你不用說,你現在立刻給我滾,中和會所以后都會劃進孫、鐘兩家朋友圈的黑名單,還有,這件事情我們也不會善罷甘休,一定會交給警察處理,你等著被傳喚吧。”

  孫涵的父親說完,拂袖而去。

  所有親戚也都朝尹勝男擲去鄙夷的眼神,像看到了什么晦氣東西一樣。

  尹勝男又羞又惱,這些年已經不知臉紅是什么滋味的她,這次是徹底臉紅了,她逃似的逃離這個會議室。

  穆萊茵趕緊追上去。

  “勝男姐!勝男姐!”

  尹勝男甩都不甩她,穆萊茵心想這下完了,好不容易抱到的大腿毀于一旦了。

  “勝男姐!對不起,都是因為我,都是為了幫我,才會弄成現在這樣的。”她說著流下淚來,“對不起,我以后不會再癡心妄想,不會去打一些不該打的主意,愛一些不該愛的人了。”

  “你在說什么?你是想放棄了?穆萊茵你給我清醒一點,你以后一定要更爭氣才行!”尹勝男的眼底露出一抹兇光,“從今天開始,這個沈千顏是我們共同的敵人了。就算你不想搞垮她,我也一定要搞垮她!”

  穆萊茵心頭涌上一陣狂喜,她還以為今天發生的事情會讓她失去一個同盟,沒想到,不僅沒失去,反而讓她們的同盟更緊密了。

  這個尹勝男,真是人傻錢多,只要能利用好她,何愁不能翻身。

  *

  沈千顏處理完婚宴的事情離開酒店,已經是半夜。

  真相水落石出后,孫家和鐘家的長輩都和她道了歉,為一開始不分青紅皂白的責怪而感到愧疚。

  沈千顏表示理解,畢竟,這是孩子的婚禮,出了這樣的事情哪個長輩都會不開心。

  酒店外,冷風習習,夜涼如水。

  靳仲廷的司機還在等她,她裹緊了外套,快步拉門上車,等她上了車,才看到,車上等著的人不是司機,是靳仲廷本人。

  他正支肘看著視頻里一檔國外的科技探索類節目,聽到她拉門的聲音,抬起頭來。

  “怎么是你?”

  “事情解決了?”

  “嗯,解決了。”

  沈千顏以為他會問尹勝男和穆萊茵怎么樣了,結果他什么都沒有多問,直接發動了車子回孤月山莊。

  路上兩人沒有說話,沈千顏累得直接睡著了,等她打了個盹醒來,車子已經停在了孤月山莊的大門口,她身上蓋著靳仲廷的外套,靳仲廷也沒下車,還坐在駕駛座上,繼續看著剛才那檔科技節目,耐心地等著她。

  他的手機聲音調得很低,幾乎全程只靠字幕在消化節目的內容。

  “怎么不叫我?”

  “叫了,沒叫起來。”

  不會吧?

  沈千顏覺得自己根本沒睡熟,怎么可能叫不起來?

  “我是豬嗎。”

  他勾唇,“還挺有自知之明。”

  “……”

  沈千顏把外套還給靳仲廷,正準備推門下車,卻被靳仲廷扣住了手腕。

  “等等。”

  “怎么了?”沈千顏回頭看著他。

  “周末有空嗎?”

  “又有什么事情?”總不是還有婚禮要參加吧,他的應酬也太多了吧。

  “一起去培養愛情吧,靳太太。”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