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23章 你覺得有幾個靳太太
  要補辦婚禮?

  沈千顏想起之前那場讓她尷尬到不知所措的婚禮,沒有新郎和她一起完成儀式何嘗不是她此生的遺憾呢。但她并不知道,靳仲廷現在說的是真心話還是只是他場面的托詞。

  “靳總補辦婚禮我們一定參加啊,不過,我可先說好,份子不隨兩份哈。”有人開玩笑。

  “你開玩笑呢,靳總一把牌贏得都比你的份子錢多。”

  “就是,靳總財大氣粗,能差你的份子錢?”

  一群人說說笑笑,完全把尹勝男排除在了聊天范圍內。尹勝男有些下不來臺,她轉頭對穆萊茵說:“走吧,姐帶你去別處轉轉,認識些別的朋友。”

  “好,謝謝姐。”穆萊茵走到靳仲廷身邊,“仲廷哥,那我去啦。”

  靳仲廷點了下頭。

  穆萊茵跟著尹勝男往另一邊去了,一群公子哥看著兩人的背影,不知是誰調笑了句:“尹勝男這是要帶徒弟了么,這徒弟長得是不錯。”

  “怎么?你要學明少?”

  話題再次踩雷。

  幾個人面面相覷,心照不宣地沉默。

  學明少,學明少什么呢?追靳仲廷的女人?

  沈千顏忽然覺得沒意思透了,所有人看破不說破,只不過是在維護靳太太一個虛名。

  “我去一趟洗手間。”她輕聲對靳仲廷說。

  靳仲廷點頭。

  沈千顏快速抽手,繞開了這些男人,徑直去了露臺。

  今天天氣不錯,晴空萬里,清風習習,是個結婚的好日子。

  她靠在露臺的欄桿上,忽然很想點一支煙。

  “沈小姐。”

  沈千顏心頭的躁郁還沒來得及紓解掉,穆萊茵又找上門來了,這女人是在她身上裝了什么感應裝置嗎?怎么她走到哪兒她跟到哪兒。

  “又有什么事?”沈千顏轉頭,一眼看到穆萊茵身上的禮服,這件禮服也是bellissimo家的,而且好巧不巧,正是沈千顏覺得最合眼緣但靳仲廷覺得太透的那一條灰藍色系的泡泡袖蕾絲刺繡裙。

  穆萊茵來的時候身上披著披肩,沈千顏沒發現,這會兒注意到,頓時像吞了蒼蠅一樣難受。

  “是不是覺得我的禮服特別漂亮。”穆萊茵拎起薄如蟬翼的裙擺,“b家的,沈小姐也知道b家的禮服很難借對吧,這件禮服是仲廷哥特地打招呼,我才能拿到的。”

  靳仲廷這是什么意思?

  她穿不可以,但穆萊茵穿就可以?

  “是很漂亮,可惜,是我挑剩的。”沈千顏壓住心里的不快,朝穆萊茵綻開一個大度的笑容,“你也不用特地來找我炫耀,以別人老公姘頭的身份去借禮服,你沒什么光彩的。我要是你,我都不好意思在店員面前抬頭。”

  “什么姘頭,你真搞笑,仲廷哥才不會這么介紹我!”

  “再怎么介紹你,都不可能是靳太太。”一道明快的女聲在露臺的入口處響起,“畢竟,靳太太只有一個。”

  是安西晚來了。

  她今天穿著墨綠色的絲絨長裙,脖子里一串圓潤又有光澤的珍珠項鏈,像是從民國走來的千金小姐,貴氣逼人。

  沈千顏看到安西晚,浮躁的心慢慢安靜下來,無論靳仲廷怎么輕賤她這個靳太太,至少,她還有姐妹撐腰。

  “我當是誰呢,原來又是你啊穆小姐,你還挺會蹦跶的,有請帖嗎?孫涵不至于沒眼力界到給你發請帖吧?我看你真是不要臉到極致了,連婚禮都要來蹭,是知道自己當人小三永遠不可能有婚禮是吧?”

  穆萊茵在安西晚面前吃過癟,一看到她,頓時有些發憷。

  “我和孫總也是朋友,他結婚,我來恭喜他怎么就被你說得這么不堪?安小姐內心可真黑暗。”

  “朋友?照照鏡子你配嗎?以為穿個高定就能野雞變鳳凰了?這種風格你撐得起來嗎?”

  “安小姐,風水輪流轉,你以為自己生在羅馬就高人一等,我只是比你沒錢而已,并不比你低賤。”

  “穆小姐,你似乎搞錯了,我安西晚交朋友從來不看對方有沒有錢,嫌棄你可不是因為你沒錢,而是你這個人人品有問題。”

  穆萊茵還想反駁,她的手機忽然響了,她看了一眼屏幕上的名字,立馬恭敬地接起來。

  “勝男姐。”

  “……”

  “我出來轉轉透透氣……不,我沒亂轉,好好好,我現在就過來。”

  穆萊茵掛了電話,匆匆提起裙擺就走。

  安西晚對著她的背影翻了個大大的白眼,然后轉頭看著沈千顏:“欺負你了?”

  沈千顏搖搖頭:“沒事。”

  “還說沒事呢,看你那小臉喪的。”

  沈千顏硬扯出一個笑容,她其實也沒有那么傷心,只是心里有些膈應,想到之前在bellissimo,店員一口一個靳太太,當時多熱情,看到靳仲廷又帶著穆萊茵去,就有多諷刺。

  她原以為靳仲廷愿意帶著她這個靳太太見人,是逐漸開始接納她,沒想到,只是為了更響亮地打她的臉。

  “你別把她當回事,她還以為自己搭上了尹勝男就可以翻身了,真是做夢。”安西晚一臉不屑,“知道那個尹勝男為什么愿意幫穆萊茵嗎?”

  “為什么?”沈千顏對尹勝男一無所知。

  “因為那個尹勝男也是愛上了有婦之夫,糾纏了十幾年,也沒糾纏出個什么結果,估計覺得穆萊茵與她同病相憐,所以動了惻隱之心吧。”

  “糾纏十幾年這么久?這樣的耐心和韌勁要放在其他事情上,干什么都成了吧,為什么非得執著情愛?”

  “可不,關鍵還是一廂情愿,那個男人很愛自己的老婆,就因為一次宴會上對她出手相助,她就覺得這男人喜歡她,你說是不是瘋子?自我感動的瘋子!”安西晚義憤填膺。

  “晚晚,你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

  “因為那個男人就是我的小叔,呵呵,你是不知道,我小叔后來和我小嬸兩個人一見鐘情,到了談婚論嫁的時候,尹勝男還以死相逼,非說是我小嬸橫刀奪愛,是小三,純純大無語。”

  那還是有些不一樣的。

  沈千顏想,安西晚的小叔和小嬸是彼此相愛的,可她和靳仲廷并不是,尹勝男是單純的一頭熱,穆萊茵并不是。

  “怎么了顏顏,怎么突然不說話了?是不是怕被這個穆萊茵也糾纏個十幾年?放心啦,絕對不會的,穆萊茵這個人一看就不是長情的人,要是遲遲在靳仲廷身上得不到結果,她一定會另找飯票的。”

  “我沒有想這么長遠,過好眼前的日子再說吧。對了,陳老師沒來嗎?”沈千顏扯開話題,她不想把自己的負能量太多地帶給安西晚,也不想她為自己擔心。

  “他不來,他今天有課,當然是工作重要啦,我很理解我家陳老師的,也不會讓他來屈就我。”安西晚一副善解人意的可人模樣,眼神里都散發著甜甜的戀愛氣息。

  “之前說要見家長,后來去見了嗎?”

  “見了。”原本開心的安西晚突然嘆氣,“別提了,陳老師真不錯,不過他父母可真奇葩。”

  “怎么了?”

  “他們覺得我是有錢人家的女兒,一定很難伺候,所以極力反對陳老師和我交往,我第一次上門就甩臉子給我看。”

  “直接甩臉子?這么沒禮貌?”沈千顏覺得不可思議,她還以為陳星堯父母高知家庭,一定很通情達理。

  看來,真沒什么是絕對的。

  “對啊,那天我去陳老師的家里,穿了香奶奶家的套裝,那已經是我衣柜里最平價的一套,可他母親看到,直接炸了毛。”

  “嫌貴?”

  “是的,她甚至直接說我動輒就把大幾萬的衣服穿在身上是奢靡無度,她說陳老師養不起我,讓我趕緊離開她兒子。真搞笑,我說要陳老師養了嗎?若陳老師愿意,讓我養他我都愿意。”

  “晚晚,陳老師父母這么反對,陳老師有什么表示嗎?”沒有父母祝福的愛情,女人多半都會很辛苦,而男人的態度尤為重要。

  “他說他很愛我,絕不放開我的手。”

  很愛,絕不。

  沈千顏細細地琢磨了一下這兩個字,“晚晚,我真羨慕你擁有這樣篤定的愛情。”

  大大咧咧的安西晚瞬間看懂了沈千顏眼底的落寞,她趕緊伸手抱住沈千顏,“寶貝,你別難過,你一難過我就想找人去揍靳仲廷一頓,他真是瞎了眼了,放著你這么好的媳婦兒不珍惜。”

  “誰不珍惜媳婦兒了,我去揍他。”

  露臺那邊傳來段明錚的聲音。

  “段狗煩死了,這個家伙和穆萊茵一樣陰魂不散的。”安西晚輕聲咕噥。

  沈千顏轉眸,看到段明錚正大步地朝她們過來,而他身后,靳仲廷正信步跟著,也不知道有沒有聽到安西晚剛才說的話。

  “你們兩個大美人在這里露臺上摟摟抱抱干什么?”段明錚一臉嬉笑,“晚晚,你就算男女通吃,也不能打千顏的主意啊,她可是靳總的老婆。”

  “你滾開,美少女的事情你少管,走走走。”安西晚一如既往地嫌棄段明錚。

  段明錚一如既往的厚臉皮:“行行行,我不管千顏,我管你好吧。”

  “我也有男朋友的,你少挨著我,讓我男朋友誤會可就不好了。”

  “你男朋友?就那大學老師?還沒分吶,晚晚,你怎么突然變長情了?這樣我好不習慣。”段明錚可憐兮兮地湊到安西晚身邊,“可以分手了,你再不分手我都要吃醋了。”

  “神經病。”

  安西晚甩也不甩段明錚,直接大步離開,段明錚立馬跟上去。

  露臺上只剩下了沈千顏和靳仲廷兩個人,沈千顏想起穆萊茵的那件禮服,心里堵得慌,她并不想理會靳仲廷,快步追著安西晚和段明錚的背影而去,可惜,她穿了高跟鞋,根本走不快。

  “要找人揍我?”靳仲廷一把握住她的手腕,“我是哪里不夠珍惜你?靳太太?”

  “別叫我靳太太,我覺得這個稱呼很諷刺。”

  “諷刺?”

  “你自己做的事情你自己不清楚?”

  靳仲廷:“?”

  “b家,你到底帶了多少女人過去?”

  “我只帶過靳太太,你覺得有幾個靳太太?”靳仲廷表情看著完全沒有一點心虛。

  沈千顏略略一思索,如果靳仲廷沒有撒謊,那么就是穆萊茵說謊,這個女人為了刺激她,也是無所不用其極。

  而更奇怪的是,穆萊茵竟然能一下挑中她最喜歡的那件禮服呢,這中間,怕一定還有什么別的貓膩。

  不過,只要不是靳仲廷就好,只要不是他左右逢源,讓靳太太變成一個笑話就好。

  她心里堵著的石頭悄悄落地。

  靳仲廷看她眉頭松開,問:“還要找人揍我嗎?靳太太。”

  “看你表現。”

  他微微揚唇,將她的手牽起來,放進自己的臂彎:“走吧,去觀禮。”

  兩人手挽著手回到會場。

  穆萊茵跟在尹勝男身邊,遠遠看到靳仲廷和沈千顏出來,心瞬間一沉,她還以為自己的那些話能夠挑撥沈千顏和靳仲廷的關系,沒想到,沈千顏竟然一點反應都沒有,跟在靳仲廷身邊仍然喜笑顏顏,仿佛無事發生,真是個能忍的女人。

  “怎么?禮服的事,沒能起作用?”尹勝男順著穆萊茵的視線看了一眼。

  “是的,勝男姐。”

  bellissimo的禮服是尹勝男托關系去借的,她還特地讓店經理調出了那日沈千顏和靳仲廷來借衣服的視頻,故意替穆萊茵借了沈千顏一眼相中的泡泡袖蕾絲刺繡裙,想以此刺激沈千顏,造成沈千顏和靳仲廷的隔閡,可沒想到,兩人壓根就沒有產生誤會。

  “這個沈千顏看起來文文弱弱,但道行還挺深的。”尹勝男拍了拍穆萊茵的肩膀,安慰道:“你也別太著急,對付男人,最重要的就是沉得住氣,你越是激進,男人跑得越快。”

  穆萊茵覺得尹勝男的說辭極其蠢笨。

  女人最美好的青春就那幾年,要是不把握這個時間,等年老色衰,誰還來多看你一眼,尹勝男是挺撐得住氣的,可沉了十幾年的氣,也不見男人來愛她啊。

  當然,穆萊茵嘴上是不會懟尹勝男的,畢竟,這個女人是她此時抓住的最好的上流社會敲門磚,有了她的同情和幫助,她才能有更多機會接觸靳仲廷,斗敗沈千顏。

  穆萊茵裝得楚楚可憐:“勝男姐,我怕時間太久,仲廷哥就真的被沈千顏蠱惑了心,到時候,我們之前那一點情分,他哪里還會在意。”

  “別擔心,我會幫你的。”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