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22章 我會和我太太補辦一次婚禮
  隔天。

  沈千顏一忙起來就完全忘了靳仲廷的話,直到三點,靳仲廷的司機準時出現在玉膳樓總店的大門口,她才想起來某人昨天霸道地預約了她的時間。

  司機把沈千顏帶到了bellissimo,bellissimo是錦城數一數二的高定禮服店,很多明星都是這里的常客,安西晚曾無數次抱怨這家店的禮服難約。

  靳仲廷要她把時間都空出來是讓她來挑禮服?

  店員似早就知道她會來,一早就等在了門口,看到沈千顏,立刻迎上來。

  “靳太太,您好,我是tina,很高興為您服務。”

  靳太太這個稱呼讓沈千顏意外,她還以為靳仲廷不會輕易對外公開她的身份。

  “靳總昨天就已經都安排好了,今年春秋的最新款都已經送到店里,您可以挑選您想要的禮服,如果都不滿意或需要修改,我們也可以隨時為您聯系設計師。”

  “好的,謝謝。”

  沈千顏看著滿室華服,一時有些頭大,靳仲廷根本沒有和她說這禮服是要什么場合穿,就這樣把她扔到店里,讓她怎么選?

  “你要讓我參加什么場合?”她發信息給靳仲廷。

  靳仲廷沒回,想來,這樣的大忙人是不可能時時關注手機信息的。

  tina看出沈千顏有些為難,熱情地建議:“靳太太,無論什么場合,美就對了,您可以先試,各種風格都試一試,才知道自己適合什么樣的。”

  沈千顏看著這么多高端的禮服,也有一些心動,哪個女人會不喜歡漂亮衣服呢。

  “好,那麻煩你了。”

  沈千顏先挑了一條灰藍色系的泡泡袖蕾絲刺繡裙,她覺得這一條最合她的眼緣。

  “靳太太好眼光,這條禮服款式古典又秀氣,很襯您的氣質。”

  “謝謝。”

  沈千顏拿著衣服走進試衣間,換好衣服出來,還沒來得及照鏡子,就聽到樓道里響起了腳步聲。

  “靳總,歡迎光臨!”

  店員恭敬地和他打招呼。

  沈千顏轉身,剛和靳仲廷打了個照面,就聽他說:“這件不行。”

  “為什么,我覺得挺好看的。”

  “太透。”

  禮服的刺繡是纏身設計,遮住了前胸小腹,后背一層薄薄的蕾絲,約等于無,可那是后背,又有什么關系?

  “換一件。”

  沈千顏還想再堅持一下:“所以到底是什么場合穿?”

  “孫涵婚禮。”

  孫涵婚禮?

  沈千顏微微遲疑,她每天出入中和會所,他一次都沒有介紹過她的身份,這次是打算直接把她介紹給他的朋友圈了嗎?

  “怎么?”靳仲廷見她發呆“舍不得換了?”

  “我去換。”

  婚禮的話,這條禮服的確靚得有些喧賓奪主了。

  沈千顏又去換了一條黑色單肩的禮服,裙擺設計很飄逸。

  “不行。”

  “又為什么?”

  “開叉太高。”

  “……”

  沈千顏又去換了一條接一條,而靳仲廷總有各種理由否決禮服。

  “裙子太短。”

  “v太深。”

  “太緊了。”

  “……”

  沈千顏忍不住翻白眼:“你是來找茬的嗎?”

  tina在旁笑:“靳太太,靳總這是太在意您,所以只想自己欣賞您的美,這世上所有先生都一樣。”

  是嘛。

  沈千顏沒接腔,這世上所有先生都一樣,可他又不是一般的先生,他根本不愛她啊。

  “那你選吧。”沈千顏說。

  靳仲廷還真站起來,正兒八經地走到架子前,給她挑了一件。

  那一條白色的禮服,乍看很平平無奇,但沈千顏穿上之后,往鏡子前一站,連她自己都被驚艷了一下。

  禮服的肩帶不粗不細,能恰到好處得修飾鎖骨的位置,版型稍帶一些豐胯的效果,上身后徹底展現了沈千顏絕美的腰臀比,裙擺曳地處的設計像魚尾,將原本顯得高級的禮服留下了一個溫柔嫻靜的剪影,整個白月光女神的氣質瞬間拉滿。

  “靳總的眼光絕了,靳太太的身材絕了。”tina連聲稱贊。

  靳仲廷目光里也有贊色。

  “靳總挑女人的禮服還挺有經驗的。”沈千顏打趣。

  靳仲廷不置可否,轉頭對tina交代:“就這件,等下派人送去孤月山莊。”

  “是。”

  tina等沈千顏換下禮服后,就將禮服拿下去掛起來。

  沈千顏正準備跟著下樓,靳仲廷忽然伸手拉住了她。

  “怎么了?”沈千顏回頭,卻被他用力帶進懷里。

  她重心不穩,瞬間坐落在他的大腿上。

  “這是在店里。”她提醒。

  “我知道。”

  “那你干什么?”

  “我沒給任何女人挑過禮服。”靳仲廷說。

  他這是在向她解釋?

  沈千顏意識到這,心里莫名有一些甜。

  “是嘛,那靳總還挺厲害的,一眼就能挑中最適合我身材的衣服。”

  “嗯。”他摟住她的腰,唇瓣擦過沈千顏的耳廓,低聲道:“畢竟睡過。”

  沈千顏:“……”

  *

  一周后,是孫涵的婚禮。

  尹祁柯帶著百人廚師團一大早就已經在酒店待命,所有的食材也全都按時空運到現場,一切有條不紊。

  下午,沈千顏去做了個美容化了個妝,bellissimo早就已經派人將禮服送到家里,連同一起送來的,還有他們家的珠寶,bellissimo所有珠寶都是為禮服而生的,一件禮服配一套珠寶,這聽起來似乎有些本末倒置,但bellissimo家就是這么任性。

  禮服配上特別設計的珠寶,錦上添花。

  沈千顏換完衣服下樓,小慈夸張地尖叫:“這是仙女下凡了嗎?”

  “你嘴抹蜜了嗎?拍馬屁可沒有漲工資。”沈千顏笑。

  “哈哈,這可不是拍馬屁,這是發自肺腑的真心話。”

  “謝謝。”

  司機等在外面,沈千顏上了車直接去酒店,靳仲廷下午有個重要的會議,開完會直接從公司過來,兩人前后腳到達婚禮現場,在門口匯合。

  靳仲廷今天穿的是煙灰色的西裝,色系干凈沉穩,和她的禮服很搭。

  “手。”靳仲廷說。

  沈千顏還沒反應過來,他已經牽起她的手,輕輕將她的胳膊繞進他的臂彎,他抬手的剎那,沈千顏看到他戴了她送給他的那對袖扣。

  婚禮不對外開放,但因為新娘是頂流明星,婚禮外面還是圍滿了記者。

  沈千顏和靳仲廷入場時,記者都在竊竊私語。

  “靳總身邊的女伴是誰啊,沒見過,有點眼生。”

  “他老婆吧,好像是玉膳樓新上任的總裁,靳文博落網的時候,我拍到過她,是蓬頭垢面和破破爛爛都擋不住的美貌,印象深刻。”

  “夫妻兩第一次公開場合亮相,今天蹲到大新聞了。”

  “……”

  沈千顏和靳仲廷進入會場,會場布置得就宛如花海,銀白的燈盞照耀得每一處都散著圣潔的光芒。

  賓客已經到了七八成,新郎孫涵正喜氣洋洋和一群朋友搖著香檳海聊著什么,大家看到靳仲廷和沈千顏進來,全都不約而同的止住了話音。

  “沃吼!”孫涵門兒清,直接吹起了口哨。

  靳仲廷牽著沈千顏朝他們一群人走過去。

  “這是誰啊,我沒看花眼吧。”孫涵調笑,“靳總是不是該好好介紹一下身邊這位美人了?”

  “我太太,沈千顏。”靳仲廷說。

  什么?太太?沈千顏是靳仲廷的太太?

  眾人傻了眼,這丫藏得挺好啊。

  一旁的常明更是吃了一驚。

  “仲廷你早不說!”旁邊有朋友調笑,“害的我們小常小鹿亂撞好幾天,結果空歡喜一場,你損不損啊。”

  “就是!你再晚點帶出來,我可直接奔去玉膳樓表白了!”常明自嘲地打趣,然后轉頭對沈千顏說:“沈小姐,之前若是言語上有些冒犯,實在抱歉。”

  “叫嫂子。”靳仲廷提醒。

  常明立刻改口:“嫂子嫂子,我錯了。”

  沈千顏笑了笑:“沒事,叫什么都沒關系。”

  一群人正說笑,會場里走進兩個穿著禮服的女人,其中一個年長些,沈千顏不認識,另一個是穆萊茵。

  “勝男姐,歡迎歡迎。”孫涵立刻迎上去。

  被孫涵稱作“勝男姐”的女人名叫尹勝男,中和高級會所就是她開的,錦城達官顯貴多為她的座上客,人脈非常廣。

  “孫總,恭喜恭喜啊,祝你和新娘子百年好合,永結同心。”尹勝男握了握孫涵的手,然后指了指身旁的穆萊茵,“我這萊茵妹子說想一起來沾沾喜氣,你不介意我帶她一起來吧?”

  孫涵立馬搖頭:“怎么會介意呢勝男姐,穆小姐愿意參加我的婚禮,是我的榮幸。”

  “謝謝孫總。”穆萊茵立刻道謝。

  “不客氣,穆小姐請隨意,今天人多,若有招呼不周請見諒。”孫涵嘴上客客氣氣,心里已經對穆萊茵鄙夷到了極點。

  孫涵對穆萊茵一開始就印象不佳,這女人太會借著靳仲廷的名頭來事兒了,其實她已經不止一次委婉地在孫涵面前提起說自己想參加孫涵的婚禮,孫涵都假裝聽不懂,誰能想到,她直接搭上了尹勝男這條線找上門來呢。

  尹勝男帶著穆萊茵和孫涵打過招呼后,又走向靳仲廷他們,大家都是中和會所的常客,與尹勝男有幾分交情,見面也都尊她一聲姐。

  “勝男姐今天也太美了吧,剛才進來的時候,我還在想,哪兒來這么一個仙子下凡?”常明又開始嘻嘻哈哈。

  “一個?”尹勝男睨常明一眼,“明少從前嘴最甜了,怎么如今越來越不會講話?我身邊這位萊茵妹妹難道不美嗎?”

  常明趕緊打了一下自己的嘴巴:“我嘴笨我嘴笨,兩位都是天仙下凡。”

  “再美也不及靳總身邊這位啊。”尹勝男的目光看向靳仲廷身邊的沈千顏,“靳總,不知道這位美人是?”

  “我太太。”靳仲廷毫不避諱地介紹。

  穆萊茵聽到靳仲廷當著這么多人介紹沈千顏是他太太,心里特別不是滋味。

  她先前還以為靳仲廷不把沈千顏介紹給自己的朋友們是因為他壓根不想承認自己的婚事,可誰能想到,他竟然這么快就把沈千顏帶出來參加朋友的婚宴,還是打扮得這樣明艷動人的沈千顏。

  “原來是靳太太啊,失敬了。”尹勝男一邊伸手去握沈千顏的手,一邊說,“這是我第一次見靳太太呢,很抱歉,你和靳總的婚禮我沒有去參加,因為那時候我覺得靳總在昏迷的狀態下被迫結婚,這是一件非常荒誕的事情。”

  她突然說到靳仲廷和沈千顏的婚禮,眾人始料未及。

  氣氛一度有些尷尬。

  尹勝男似乎還挺滿意自己這一句話制造的效果的,她掃了一眼大家,又補刀:“在場的各位好像都沒參加靳總的婚禮吧。”

  眾人又一默。

  還是常明反應快,他立馬解圍道:“是啊,當時我們都沒有去參加,不過現在都挺后悔的,早知道新娘這么漂亮,我們一定是會去參加的,管他新郎在不在,至少我們能飽眼福。”

  尹勝男一臉諱莫如深地笑:“是啊,早知道新娘這么漂亮,我也是一定會去參加的。不過,我實在很好奇,沈小姐長得天仙一樣美,當時到底是為什么愿意嫁給昏迷不醒的靳總呢。”

  她是明知故問,就差報著沈千顏的身份證號碼說她貪財愛錢了。

  沈千顏正在思忖該怎么應對尹勝男這么隱晦又明顯地挑釁時,一旁的靳仲廷冷冷一笑:“勝男姐是在含沙射影地表示我不值得嫁?”

  “不不不,靳總開玩笑,我哪兒敢。”尹勝男雖然自己是個人物,但對靳仲廷還是忌憚那么幾分的。

  “倒不是不敢,只是我覺得以勝男姐的情商,還不至于會這么當面質疑我的個人魅力,你今天是不是失水準了?”

  “靳總說笑了,靳總的個人魅力根本無需質疑,單看靳總身邊那么多美人對你死心塌地就該了解了。”尹勝男看了眼對著靳仲廷星星眼的穆萊茵,仿佛看到了某一時刻的自己,心疼滿分,繼而更打抱不平道:“我質疑的,是靳太太到底以什么心態嫁給一個昏迷在床的男人。”

  “質疑我太太,就是質疑我。”靳仲廷說話語氣淡淡的,但這話其實很重了。

  尹勝男多么通透的一個人啊,她察覺靳仲廷的不快,立馬圓場:“靳總說笑了,左右都是靳總的家事,我一個外人實在不該太多八卦,實在抱歉實在抱歉,靳總大人有大量不要和我這個婦人計較啦。”

  靳仲廷微微一笑:“勝男姐說笑了,我怎么會與你計較。不過,我倒是聽出來了,大家都對我之前的婚禮不是很滿意,說實話,我也不是很滿意,等機會合適,我會和我太太補辦一次婚禮,以彌補之前沒有參加我們婚禮的遺憾。”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