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19章 風流債里有這么明艷動人的一筆
  沈千顏等了兩天,也沒有等到孫涵那邊給消息,倒是聽說耀食府那邊最近和孫家往來密切,耀食府更是頻頻放出消息,說孫家似有意向要把婚宴訂單交給耀食府,博了一大圈眼球。

  生意場上,競爭在所難免,但耀食府竟然也會去爭奪孫家的訂單,這在沈千顏的意料之外。

  畢竟,耀食府新開店,規模排場都還沒有鋪開,婚宴幾千人,廚師起碼得有百人以上的規模,耀食府光憑自己那幾家分店是不可能一下子聚齊這么多廚師的,除非外聘,可外聘有諸多不確定因素,廚師的手藝、價格、地點和時間都很難統一,這會是個極大的工程。

  沈曉茹打算搶婚宴訂單的時候,其實并沒有那么長遠的計劃,甚至心里壓根沒有一點基本的考量,她橫插這一腳,純粹就是想和沈千顏對著干,不讓沈千顏順風順水,可她沒想到的是,這筆訂單后續會有那么多的麻煩。

  除了廚師的選拔,還有食材的保鮮、空運的路徑,等等等等,都是些讓人頭疼的問題。她原本打算走一步算一步,先過了試菜環節再去考慮后面的問題,可偏新郎孫涵是個極其注重計劃的人,他要求所有有意圖合作的餐廳在試菜之前就要拿出承接婚宴的全套方案,否則,連試菜的機會都不給。

  沈曉茹每天焦頭爛額,沈明耀則因為她擅自去爭取了這么大的訂單而頗有微詞。

  “沒有金剛鉆,何必攬瓷器活?我們現在什么規模,你自己心里沒點數嗎?接下這么大的餅,你也不先看看自己吃不吃得下!會不會撐死!萬一搞砸,那就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爸,為什么你就不能抱著鼓勵的態度?你難道不覺得我能打敗這么多家餐廳得到孫涵的青睞,獲得試菜資格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嗎?而且,你想一想,如果耀食府真的能拿下婚禮的訂單,以新娘鐘明月這樣的頂級流量,后續我們還會差生意嘛?這絕對是一筆劃算的買賣。不然,沈千顏也不可能低聲下氣地去爭取啊。”

  沈明耀想了想,倒也是,這回沈曉茹能打敗沈千顏,的確還是挺爭氣的。

  “你怎么做到的?”沈明耀好奇。

  “這你就別問了,總之,這次周旭功勞很大,等我們拿下這個大訂單之后,你可能不許再罵周旭窩囊廢了。”

  沈明耀“哼哼”兩聲,沒接話,他就是看不上周旭,不相信他能有那種本事。

  耀食府那邊如火如荼地準備孫鐘兩家婚宴的事情慢慢傳到了沈千顏的耳朵里,沈千顏還以為這一次是她技不如人,輸給了沈曉茹,直到她意外看到孫涵的采訪,孫涵在采訪中大贊耀食府的負責人非常有心,菜單草圖都是手繪的,讓人一眼看得出誠意和用心,所以打算給新開的耀食府一次機會,現在馬上就要進入試菜階段了,他很期待耀食府會怎樣詮釋家的味道。

  草圖都是手繪的?

  這一點頓時讓沈千顏起疑。

  菜單草圖手繪這是她的風格,除她之外,就是她帶出來的尹祁柯,沈曉茹他們什么時候也開始菜單草圖手繪了?關鍵是,她們有這個本事手繪嗎?

  沈千顏預感到這中間一定是出現了什么問題,她打通了孫涵助理林中的電話,電話中,林中支支吾吾,說早已把沈千顏的菜單拿給孫涵過目,只是孫涵一個都沒有看上,沈千顏想詢問更多細節,林中直接就把電話給掛了。

  這分明就是有貓膩。

  沈千顏打算再去找一次孫涵,可她沒有孫涵本人的聯系方式,要找孫涵,只能去他常光顧的中和高級會所堵人。

  *

  晚上,沈千顏再次來到中和高級會所。

  她一下車,就看到孫涵一行人大步往會所電梯的方向去,沈千顏立馬追上去。

  “孫總!孫總!”她邊喊邊追,可還是差一步,孫涵沒聽到。

  沈千顏被擋在了會所入口。

  會所工作人員露出一臉官方的笑容:“您好女士,請問您是中和的vip會員嗎?非會員不得入內哦。”

  沈千顏無聲地往后退了一步。

  這時,身后忽然響起了一聲冷嗤:“呵。”

  沈千顏回頭,看到穆萊茵朝她走過來。

  “堂堂靳太太,連一張vip卡都辦不起?真是讓人笑掉大牙。”穆萊茵語氣帶著一絲不屑,“沈千顏,仲廷哥對你也太摳了吧?他是有多不屑你這個太太?”

  沈千顏不語。

  穆萊茵越過沈千顏,從包里掏出一張卡,對著門口輕“刷”了一下,紅外門就自動打開了。她踩著高跟鞋娉娉婷婷扭著腰肢往里走,走兩步,還不忘回眸甩給沈千顏一個得意的笑容。

  “沈千顏,這是仲廷哥給我辦的卡哦,他對我就是比對你好呢。”

  沈千顏壓著情緒,恨不能立時三刻沖到前臺去辦一張卡,她自己又不是辦不起,何必仰仗男人。可想想,理智最終戰勝了情感,她不常來消費,花六位數辦一張卡閑置在那里不值得,不需要爭這口氣。

  看著穆萊茵遠去的背影,沈千顏忽然想到什么,走到前臺。

  “你好,我想請問一下,我有這里的卡,但是忘了拿,怎么辦?”

  “你好女士,請您提供一下手機號。”

  沈千顏報了靳仲廷的手機號。

  前臺查了一下,問:“持卡人是靳仲廷先生,請問您與靳仲廷先生是什么關系?”

  “我是他太太。”

  沈千顏原本并不想用“靳太太”這個名頭招搖過市的,但轉念又覺得,她本來就是靳太太,沒坑沒騙,為什么不用?不用白不用!她非但要用,而且要狠狠地用!

  “給我開最好的包廂。”沈千顏說。

  她就要在最好的包廂里,一邊享受,一邊等著孫涵。

  “好的,您稍等。”

  工作人員領著沈千顏上二樓,二樓裝潢得富麗堂皇,入目的色調明快艷麗,讓人心情舒暢。迎面而來的服務生姑娘個個身材窈窕,姿色不俗,男服務生也是個個俊秀帥氣,長得小白臉似的,每個人臉上都帶著盈盈笑意,不用說話,只一眼就讓顧客覺得賓至如歸,如沐春風。

  一個地方貴絕對有貴的理由。

  沈千顏在包廂里吃了一肚好食,就去走廊里轉悠,生怕一不小心會錯過孫涵,畢竟她是來辦正事的。

  “試菜憑的是你們的本事,我能做的也就這么多了。”走廊的屏風后,傳來略微熟悉的聲音。

  沈千顏側頭一看,看到了孫涵的助理林中。

  林中一轉眼,也看到了沈千顏,他立馬掛斷了手里的電話。

  “沈小姐,你怎么在這里?”林中問話的間隙,已經走到了沈千顏的面前。

  “林特助你好,我來找孫總。”

  “找孫總干什么?”林中神色警覺。

  “我來問問菜單草圖的事情。”

  “這個事情我不是已經和你電話里都溝通過了嗎?我都說了,你們的菜單孫總看過了,但是看不上,你還來干什么?”林中看著沈千顏,眼底寫滿了煩躁,“你說你們好歹一個百年老字號,怎么做生意靠得是死纏爛打嗎?”

  沈千顏盡量讓自己克制且得體:“林特助,我并非死纏爛打,只是覺得被拒絕得不明不白有些不甘心,所以想當面聽一聽孫總的意見,有哪里做得不夠好的,我們也可以及時改正。”

  “孫總最近忙得很,應酬多到數不清,根本沒空見你,你趕緊走,別再這里亂晃悠了,走走走!”林中說著,伸手像驅趕臭蟲似的驅趕著沈千顏。

  沈千顏穿著高跟,被他虛晃了幾下,嚇得連連倒退,一不小心崴到了腳。

  “啊!”她輕呼了一聲,眼看要一屁股坐到地上,身后忽然攬過一雙有力的臂膀,將她穩穩一提,她瞬間落入了一個踏實的懷抱。

  沈千顏還沒回頭,先聞到了一股鋒利張狂又冷冽的香,就像存在感極強的朗姆酒沖破廣闊無垠的雪域,直奔她而來。

  這味道她很熟悉,是靳仲廷。

  “靳總。”林中先反應過來,恭恭敬敬地對靳仲廷道歉,“實在對不起對不起,沖撞到了您實在不好意思。”

  靳仲廷看了眼懷里的沈千顏,不動聲色地松開她。

  他不說話,沈千顏也懶得和他說話,兩人互不搭理,繼續陌生人模式。

  林中死死瞪沈千顏一眼,小聲提醒她:“道歉不會啊?”

  沈千顏還是不說話。

  林中氣瘋了,又對靳仲廷賠了個不是。

  靳仲廷頷了下首,看著眼前的包廂,問:“孫涵在里面?”

  “是的,孫總在里面,還有常總和周總他們。”

  靳仲廷沒多說什么,直接往包廂那邊走去,林中看他過去,立馬跟上去,可靳仲廷走了幾步卻停住了,他微微側眸,將目光落在原地不動的沈千顏身上:“不是要找孫涵?”

  沈千顏一愣,林中更是一愣。

  “靳總……不是……她……”

  “還不走?”靳仲廷無視林中,對著沈千顏側了下頭,示意她跟上。

  沈千顏這才反應過來,立馬跟上去。

  林中很想攔下沈千顏,但根本不敢得罪靳仲廷,畢竟,這位大佬是孫涵都不敢得罪的人,他只能垂著頭趕上去,弓著身為他們推開門。

  包間里四五個年輕人,局很干凈,沒什么煙味兒,只有淡淡的茶香和酒香。

  靳仲廷帶著沈千顏一進門,就吸引了包間里所有人的注意力,這些人平時都是混一個圈子的熟人,看到靳仲廷突然來訪,短暫的詫異后,就只剩下了往來玩笑的揶揄。

  “仲廷,你行啊,前幾天帶一個妹妹,今天又帶一個妹妹,結了婚反倒比不結婚的時候更瀟灑了。”一個穿著條紋襯衫的男士調侃,“快讓孫涵學一學吧,他這還沒結婚呢,就開始要學習戒煙戒酒戒應酬了,無趣得很。”

  沈千顏不用猜也知道,他們嘴里前幾天帶來的那個妹妹是穆萊茵。

  真行,結了婚還帶著紅顏知己四處招搖過市。

  靳仲廷沒說話,也沒打算介紹沈千顏的意思。

  “這位女士是?”孫涵看著沈千顏,言語上稍有收斂,雖然他并不認識沈千顏,但總有一種預感,眼前的這個女人不是他可以隨意唐突的人,因為她身上自帶一種氣質,一種不容輕易褻瀆的高冷氣質。

  “找你的。”靳仲廷對孫涵說。

  “找我的?”孫涵笑了一下,自嘲道:“我可不記得自己的風流債里有這么明艷動人的一筆。”

  沈千顏上前一步,自我介紹道:“孫總,您好,我是玉膳樓的沈千顏,這次冒昧來找您,是為了您和鐘小姐婚宴訂單的事情。”

  孫涵沒想到會是這個事,看了眼靳仲廷,吃不準他到底什么意思,默了片刻后,對沈千顏比了個請的手勢,將她引到包間無人的另一側。

  “沈小姐,請說。”雖然不知道靳仲廷和沈千顏什么關系,但畢竟是靳仲廷帶進來的人,孫涵對沈千顏格外客氣。

  “是這樣的孫總,幾天前我聯系過您的助理,想要爭取您與鐘小姐婚禮的婚宴訂單。我與林助理溝通過后,就將準備了很久的菜單手繪草圖送到了他的手上,拜托林助理轉交給您,但我一直沒有收到您的回復,所以今天我過來,就是想和您確認一下,您是否有收到我的菜單草圖。”

  孫涵聽了沈千顏的話,轉頭看了一眼站在門口的林中,林中一直探頭探腦,密切留意著兩人的動向,觸到孫涵的眼神,他立刻看向了別處,這鬼祟的樣子,一看就是做賊心虛。

  “我的確收到過手繪的菜單草圖,但具體是哪家送來的,可能我的助理有所混淆,這事兒我會和助理再確認。”孫涵的回答滴水不漏。

  沈千顏也理解,畢竟是自己的助理,助理的行事作風,也事關孫涵自己的臉面。

  “好,那麻煩孫總確認后回我個信息,玉膳樓非常希望能有機會在您和鐘小姐的婚禮上出一份自己的力。”

  “謝謝沈小姐。”孫涵對進退得當的沈千顏印象不錯,于是更加好奇:“不知沈小姐和靳總是?”

  沈千顏看了一眼靳仲廷,他坐在沙發里,屏風擋去了他半張臉,只留給她一側桀驁的身影,有個長相可人的服務生小妹穿著短裙正半跪在他腿邊為他斟茶,他神色很冷,不予人半分目光,但還是惹得那小姑娘臉紅不下。

  “您可以去問靳總。”沈千顏不答。

  畢竟,孫涵這些人不像前臺,都是靳仲廷圈子里的朋友,如果靳仲廷本身并不想讓大家知道她是他的太太,那她自報家門就顯得有些自取其辱了。更重要的是,她不知道穆萊茵已經滲透到了靳仲廷朋友圈的哪一層,靳仲廷又到底是如何在朋友圈里介紹穆萊茵的……這話趕話的,萬一說錯一句,尷尬的就是她自己。索性不說了,都交給靳仲廷自己去梳理吧。

  “好,我去問靳總。”

  沈千顏什么都不說,反倒讓孫涵高看了一眼,畢竟,那天那位穆萊茵小姐是恨不能全包廂的人都知道她和靳仲廷關系匪淺。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