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替嫁后植物人老公寵上天 > 第16章 不知道便宜了哪個小妖精
  真是戲劇性的一幕。

  沈千顏想,她這輩子都不可能再碰到這樣抓馬的瞬間了,丈夫的紅顏知己,在他們歡愛的時候突然摸進房里試圖加入,想想都覺得可笑。

  “仲廷哥……”沒開燈,穆萊茵并不知道床上躺著兩個人,她還以為只有靳仲廷,她今天特地穿得性感,就希望在靳仲廷欲望強烈時勾/引到他,沒想到,他這么快就睡了,“仲廷哥,你怎么這么早睡覺,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出去!”靳仲廷開口,嗓音喑啞低沉。

  “仲廷哥……”

  “出去!”靳仲廷壓著怒火,他的手從沈千顏身上挪開的時候恰好碰到她的敏感地帶。

  沈千顏猝不及防,沒忍住輕哼了聲。

  “嗯……”

  穆萊茵聽到女人的聲音,像是被觸了逆鱗,立馬撒潑叫起來:“仲廷哥!誰在你床上,你和誰在一起啊!”

  她說著不管不顧要去開床頭的臺燈,仿佛她是個來捉奸的正妻。

  靳仲廷一把將臺燈拂落在地上:“出去!要我說多少遍?”

  臺燈炸開在穆萊茵的腳邊,碎片彈在她小腿上,痛得她齜牙咧嘴,她滿腹委屈,但是,她不敢繼續在房間里停留,她聽得出來,靳仲廷是真的生氣了。

  穆萊茵嚶嚶哭了兩聲,抹著眼淚離開房間,走到門口,還不忘偷偷拿出手機拍了一張照片。

  自她到靳仲廷身邊,靳仲廷一直都是清冷自持,不近女色的,可今天他的床上竟然有了女人,這明顯就是她的鹿茸發揮了作用。只是可惜,不知道便宜了這酒店的哪個小妖精。

  穆萊茵走了,屋內重歸寂靜,原本的一室旖旎徹底消散。

  沈千顏從靳仲廷的懷里翻出來,剛才他一直覆在她身上,擋著穆萊茵的視線,也不知道是怕穆萊茵看到她還是怎樣,總之,沈千顏有些不爽。明明她是正妻,好像她成了偷/情的那一個。

  靳仲廷倒并沒有這個意思,他替沈千顏遮擋著臉,只是單純怕她覺得尷尬而已。

  他穿上睡袍,下床去檢查門鎖。

  今晚實在太過詭異,平時和他保持距離的沈千顏突然像變了一個人一樣纏上他,千里之外的穆萊茵又突然出現在酒店還能隨便刷卡走進他的房間,這一切明顯是個局。

  “查一下這醒酒湯。”沈千顏躺在大床上,懶懶地指了指邊上的陶瓷湯蠱,“我懷疑被人下了料,而且,應該是沖你來的。”

  靳仲廷點頭:“你睡吧,我會處理。”

  沈千顏也不和他客氣,她現在渾身酸軟,整個人像被打散了一樣,又困又累,翻個身就睡過去了。

  靳仲廷打電話讓凌風上來,把這陶瓷湯蠱交給他。

  一個小時后,凌風就拿到了檢測結果。

  醒酒湯里并沒有放入催情藥物,但有檢測到鹿茸等幾味中藥的成分,方煜文說鹿茸的催情效果因人而異,有人天天喝也沒什么反應,但有的人體制特殊,很可能一吃就會有反應,顯然,剛喝過酒身體里還殘留著酒精的沈千顏是后者。

  凌風還讓人調來了酒店的監控,這一查,便知道是穆萊茵和魏曉麗在搗鬼。

  穆萊茵和魏曉麗被帶到了監控室。

  靳仲廷換好了衣服,坐在椅子里,靜靜地看著這姐妹二人。

  “誰來解釋一下怎么回事?”靳仲廷指著監控中鬼鬼祟祟的兩人。

  姐妹倆互相交換了個眼神,穆萊茵站了出來。

  “仲廷哥,對不起,都怪我,是我讓我表姐誤會了。”穆萊茵眼淚不值錢,說來就來,“其實我這次飛來杭城就是來玩來散心的,剛好表姐在這個酒店工作我就入住在了這里,前兩天聽前臺聊天,我才知道你也住在這里,我就和表姐說起了你,可能是我詞不達意,表達方式不太對,表姐誤以為我對你有意思,她就擅作主張,自導自演了今天這一切。”

  魏曉麗一頭問號,盯著穆萊茵,她這表妹可真能編,明明是她打探了靳仲廷的行程特地飛來趁虛而入的,現在倒好,一個反水,所有鍋都往她身上推了。

  “我……”

  “表姐。”穆萊茵打斷了魏曉麗的話,暗中朝她使了個眼色,示意她閉嘴,“表姐,我知道你疼我,想讓我走捷徑飛上枝頭變鳳凰,可你這樣算計仲廷哥,讓他以后怎么想我?我根本不是個隨便的女人,要不是你騙我說仲廷哥在房間里喝錯了東西難受得不行,我也不可能會拿你的門卡偷偷進他的房間去看他,我是真的很擔心他才會這樣。”

  魏曉麗想了想,算了,反正她這份工作是丟定了,再離譜的鍋也無所謂了,背就背著吧,只要表妹還有機會,將來嫁入豪門變有錢,她就能以今日的恩情去要補償,到時候,她一樣能拿到豐厚的報酬,殊途同歸。

  “對,靳總,都是我鬼迷心竅,我以為我妹妹喜歡你,想幫她一把,所以才出了這個餿主意,你可以怪我,但可千萬別怪我妹妹,她真的很無辜,這一切都與她無關。”

  靳仲廷冷著臉,面無表情,看不出來是信了還是沒信。

  屋內氣壓極低。

  魏曉麗全程緊張得冒汗,她算是明白了,什么是一個眼神就能殺人,穆萊茵竟然斗膽想和這樣的人過一輩子,真是勇氣可嘉,要換了她,再多的錢她都不敢。

  “仲廷哥……”穆萊茵走到他身邊,軟軟地求饒,“表姐已經知道錯了,也會承擔責任,你不要再和她生氣了好不好嘛?”

  靳仲廷揉了一下太陽穴。

  要說生氣,其實他也沒有那么生氣,想起沈千顏在自己懷里千嬌百媚的樣子,他甚至覺得今天這個插曲也未必是壞事。

  過了片刻,靳仲廷起身,對凌風說:“通知酒店處理。”

  “是。”

  穆萊茵松了口氣,魏曉麗也松了口氣,她竟然覺得,哪怕立時三刻被辭退,也比被這個男人審視著更輕松,剛才那幾分鐘,簡直就像人間煉獄。

  靳仲廷大步往外走,穆萊茵小跑跟上去,雖然事情過去了,但是,她還是有些不甘心,她想知道剛才那個躺在靳仲廷床上的女人到底是誰。

  “仲廷哥,剛才你房間里,那個女人……”

  靳仲廷側眸掃過穆萊茵。

  穆萊茵被他眼神一懾,剩下的話全都咽回了肚子里。

  “萊茵,我念在穆叔的面上,把你當成自己的妹妹,很多事情都縱著你,但希望你不要失去邊界感,擺正自己的位置,不要得寸進尺。”

  穆萊茵滿腔情緒,但又不敢在靳仲廷面前造次,只得點點頭,乖乖巧巧地說:“知道了仲廷哥,我以后會注意的。”

  *

  沈千顏一覺醒來,房間里沒有人,她猜想,靳仲廷一定是急著去哄穆萊茵了,畢竟,被心愛的女人撞見這樣的場面,想解釋清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她有些失落,但心里也明白,昨晚發生的一切并不能改變什么。

  沈千顏起身去沖澡。

  昨夜酣暢淋漓地一場床事后,她的皮膚狀態特別好,難怪安西晚總說性愛是女人最好的美容藥,果然不假。

  沈千顏從浴室出來,靳仲廷恰好推門進來。

  兩人視線一對上,沈千顏莫名就想到了昨晚他撩撥她的樣子,她紅著臉挪開了目光。

  “昨晚的事,謝謝你幫忙。”沈千顏怕他為難,主動劃清界限“你不用有什么心理負擔,我不會纏著要你負責。”

  靳仲廷脫下外套,扔在沙發里。

  “你是不是沒睡醒?”靳仲廷瞥她一眼,“你和我什么關系?一大早和我說這個?”

  “我們現在的關系,還真的挺難定義的。”

  靳仲廷微瞇起眼:“你倒是說說看。”

  他一副“看你還能說出點什么玩意兒來氣我”的樣子。

  “就像……婚內炮友?”

  “沈千顏!”

  靳仲廷提高了聲調,簡直能被她氣死。

  婚內炮友?炮友?她竟然敢這樣定義他們的關系!

  靳仲廷直接欺身,一把將沈千顏放倒在床上,重重地吻住她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嘴。

  “唔……”

  沈千顏沒料到他會突然殺個回馬槍,措手不及,用力推他,卻沒有推開,他的手已經輕車熟路地探進了她的浴袍。

  昨晚一戰,靳仲廷早已摸清了她身上的敏感部位,他手落下的位置,每一處都能引起她的顫栗與呻吟。

  “靳仲廷,你干什么?大早上發什么瘋!”

  “早上的男人都很危險,你不知道?”

  “你……你……”

  “昨晚是我幫你,現在換你幫我。”

  他攫住她的唇,挑開她所有防線。

  沈千顏被他吻得喘不過氣。

  昨晚沒開燈,黑夜像塊遮羞布,能讓她不顧一切去享受,但此刻,陽光透過輕薄的窗簾,照得滿屋光明,她能看到他修長的手指一顆一顆除去襯衫的扣子,能看到他雕塑一樣完美的身材暴露在光里,能看他在她身上縱情放火的樣子,也能看到他眼底涌動的類似深情的眼神。

  她比任何一刻都清醒,卻也阻擋不住自己的沉淪。

  “唔……輕點。”

  “沈千顏,說,我們到底什么關系?”他一邊索取,一邊要她回答。

  沈千顏在他懷里已經軟的一塌糊涂,但嘴卻仍很硬。

  “我覺得我們這樣……更像婚內炮友了。”

  靳仲廷低頭,懲罰似的去咬她的唇。

  沈千顏唇上吃痛,伸手推他,他更用力地擁緊她占有她,她在他的臂彎里漸漸放松下來,徹底依賴交付于他……

  一早上就這么荒廢了。

  沈千顏覺得自己好不容易拼湊回來的四肢,再一次支離破碎,靳仲廷卻像沒事兒人一樣,氣定神閑地下床披上睡袍。

  “沈千顏。”

  “干什么?”她沒好氣。

  “既然你執意要做婚內炮友,行,這個設定我接受了。”他俯身摸了一下她紅到沁血的唇,“以后常切磋。”

  沈千顏:“……”

  切磋你個鬼啊!

  *

  沈千顏又在杭城留了兩天,這兩天,她有意避著靳仲廷走,生怕一不小心再次被他吃抹干凈。

  兩天后,員工培訓大會徹底結束,她立馬收拾行李回錦城。

  接下來一周,她都在匯總員工反應的問題,開會尋求解決方法,忙得不可開交。靳仲廷更忙,杭城回來之后,沒停留兩天,又輾轉飛去了國外,兩人雖然住在同一屋檐下,但壓根沒機會碰面。

  不見面挺好的,不見面就不會有尷尬,不見面就不會想起在杭城那段荒誕的回憶。

  雖然靳仲廷不在家,但穆萊茵還是天天報道,而且看得出來,穆萊茵是沖沈千顏來的,沈千顏無意與她正面沖突,但還是在周五的早上出門時被穆萊茵堵個正著。

  “沈千顏,我們談談吧。”穆萊茵開門見山。

  “不好意思,我實在想不出來我們之間有什么可談的。”

  沈千顏說罷要走,卻被穆萊茵抬手攔住。

  “我要說的事情很重要,你不聽會后悔的。”

  穆萊茵欲蓋彌彰,可沈千顏依然提不起興趣:“好,那就讓我后悔吧。”

  她大步朝自己的車子走去,找車鑰匙解鎖,穆萊茵小跑著追上來,從包里掏出手機,打開一張照片遞到沈千顏的面前。

  “沈千顏,你看,靳仲廷他在外面有女人。”

  照片黑乎乎的,采光不怎么好,但還是能隱隱看到,酒店的大床上,有兩個相互重疊的人影身陷在白色的床單被褥中,渣像素也蓋不住的旖旎氛圍,曖昧沖出屏幕。

  別人看不清照片里的人是誰,但沈千顏太清楚了,照片里和靳仲廷躺在一張床上的人就是自己,她沒想到,穆萊茵那天竟然還偷偷拍了照片保留證據,更沒想到她會拿著證據來當面挑撥。

  這女人有時心眼多得數都數不清,有時候又感覺不太聰明的樣子。

  “你想說明什么?”沈千顏停下來,看著穆萊茵。

  “你老公在外面有女人,他在外面出差的時候和別的女人上床,難道你一點都不在乎?”

  沈千顏燦然一笑:“是啊,我不在乎。”

  穆萊茵要氣炸了,這和她想象的完全不一樣啊,她原本以為沈千顏看到照片會覺得被背叛被傷害,哭著鬧著去找靳仲廷討要一個說法,甚至一氣之下離婚,可沒想到,她竟然這樣淡定。

  看來,她和靳仲廷果然只是契約婚姻,沒什么感情,越是這樣的女人,越難打發走。

  “沈千顏你肚量可真大,老公在外面尋花問柳你也不管。”

  “我肚量不大能容得下你三番五次出現在我面前蹦跶嗎?”沈千顏指了指穆萊茵的照片,“還有,靳仲廷知道你拿著這種照片來找我嗎?”

  穆萊茵一怔,靳仲廷前段時間才警告過她讓她不要越界,要是知道她來找沈千顏挑撥離間,估計又會發火。

  “沈千顏,同為女人,我來提醒你是好意,你不會傻到要告訴靳仲廷我今天來找你這件事吧?”

  “你會有好意?”沈千顏挑眉,“你不就是希望我和靳仲廷鬧掰離婚把靳太太的位置讓給你嗎?不好意思,你打錯算盤了。”

  沈千顏拉門上車。

  穆萊茵還不死心,扒著她的車門喊:“沈千顏,這樣沒有感情的婚姻有意思嗎?是不是有一天靳仲廷私生子滿地跑了,你都不會在乎?”

  私生子?

  哪兒那么容易有孩子?靳仲廷這樣嚴謹的人,避孕措施也做得一絲不茍,無論多少次,他都沒有忘記戴套。

  可等等,沈千顏忽然一個咯噔,說起來,她這個月的生理期似乎已經推遲了很多天了,難道,有漏網之魚?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